•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四集 黃金之路 第二十五章 七寶琉璃VS靈眸(四)

    作者:唐家三少

        這也就是他在霍雨浩身邊,兩人武魂融合,對彼此的武魂都有很強的免疫能力,換了其他人,就算沒有被霍雨浩這一擊正面命中,恐怕也會出現暈眩。

        如果說寧天在剛才是覺得大腦被針刺了一下,那么,這一次,她只覺得自己被一柄大錘狠狠砸中了似的,眼前一片空白,身體一軟,就倒在了地上,更有如同小蛇一般的鮮血順著鼻子和嘴里流淌而出。

        她的第二魂技能夠解除的只是輔助技能,而霍雨浩的靈魂沖擊乃是真正意義上的精神系攻擊技能,又其實她那第二魂技所能抵消的?更何況,這一擊乃是霍雨浩與王冬合力完成的。七寶琉璃塔武魂再強,也沒有防御精神系攻擊的能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寧天的增幅能力其實是正好被霍雨浩所克制的。

        已經發足沖向霍雨浩三人的巫風身體突然一緩,剛剛得到增幅的速度和力量全部消失了。她吃驚的回頭看向寧天,正好看到她倒下去的樣子。再也顧不得去攻敵,返身跑回寧天身邊,一把將她抱住。

        “寧天、寧天你怎么了?”看著口鼻出血的寧天,巫風頓時慌了手腳。

        蕭蕭驟然回身看向霍雨浩和王冬,吃驚的低聲道:“你們倆搞的?”

        王冬得意的一笑,霍雨浩聳聳肩膀,道:“你這個搞字用的不好。”

        一旁的監考老師都有些發呆,還是在霍雨浩的提醒下,才宣布他們獲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盡管巫風依舊是一臉的不服氣,但失去了寧天的輔助和南門允兒的速度,她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是王冬和雙生武魂的蕭蕭對手。而且,她急于去救治寧天,也顧不上這許多了。

        觀戰高臺之上,木槿早已是完全呆滯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兩名大魂師加一名魂尊,更是有天下第一器武魂之稱的七寶琉璃塔魂尊,居然輸給了兩名大魂師加一名只有十年魂環的魂師。

        別說她不信,只要是聽了這種實力對比的,估計沒人會相信。

        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寧天她們三人就是輸了。

        帆羽眼中流露出一絲笑意,向周漪道:“這真是一場精彩的比賽。你的學生令我很驚訝。尤其是那霍雨浩,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

        周漪眼中只有欣慰,“我們走吧。”一邊說著,她率先向高臺的臺階處走去,在經過木槿身邊的時候,冷冷的掃視了她一眼,卻沒有說什么,縱身一躍,就從二十米的高臺上跳了下去。

        帆羽卻是連看都沒有看木槿一樣,同樣是飄身而落,跟著周漪去了。

        “你們兩個剛才做了什么?那寧天怎么會就昏迷了?”出了考核區,蕭蕭還不忘問出心中的疑惑。

        霍雨浩呵呵笑道:“是我用精神力發動的沖擊,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我用精神力撞暈了。”

        “啊?還能這樣?難怪她之前的魂技就被打斷過,也是你了?”蕭蕭一臉的震驚。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或許這就是本體武魂的優勢吧。而且,這也有我們唐門練眼絕學紫極魔瞳的作用在。我用紫極魔瞳來催動自己的精神力,才能產生這么好的攻擊效果。至于我后來叫王冬回來之后精神沖擊變強,那是因為,我們這幾天練成了武魂融合技。”

        大家是隊友,蕭蕭在前面的比賽中盡心盡力,而且霍雨浩和王冬的浩冬之力在后面比賽中肯定還要再用,瞞是瞞不住的。所幸就說出來,以免蕭蕭心中產生隔閡。

        蕭蕭呆呆的看著他們,指指霍雨浩,再指指王冬,蹦出了一句令二人哭笑不得的話:“我越來越懷疑你們兩個搞基了……”

        霍雨浩撓撓頭,道:“什么是搞基?”

        蕭蕭分別拉起霍雨浩和王冬的一只手,再把他們倆的手放在一起,鄙視的看了霍雨浩一眼,道:“這么流行的東西你都不知道。搞基,就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情。”

        “你……”

        霍雨浩和王冬同時暴走,蕭蕭卻在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中掉頭就跑,甚至還不忘釋放出她那九鳳來儀簫,吹奏起減速之曲來減慢兩個追來家伙的速度。

        與他們歡天喜地的笑鬧截然相反的是,寧天在醫務室經過治療系高階魂師的幫助才緩緩清醒過來。

        才一醒轉,她就忍不住抱著自己的頭蜷縮在一起,大腦傳來的一陣陣劇痛令她額頭上立刻冷汗涔涔。

        “寧天、寧天……”

        巫風關切的抱住她的身體,南門允兒也站在一旁,一臉的困惑。

        她們的木槿老師臉色十分陰沉,向剛剛為寧天治療過的老師問道:“她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導致她昏迷的?”

        治療老師沉吟道:“我也說不好,感覺上,就像是她的頭部被重擊,從而引起的腦震蕩似的。你也知道,我們的大腦是全身最精密的器官,時至今日也沒人能夠真正的研究透大腦的情況。我也只能從表象上進行判斷。不過,她自身魂力有很好的調整能力,問題已經不大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過來。”

        “謝謝。”木槿謝過了治療老師,來到床邊。

        在短暫的不適應之后,寧天的頭痛漸漸得以舒緩,呼吸也平穩了許多。

        南門允兒低聲向木槿問道:“木老師,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們是怎么輸掉的比賽?”直到現在她還不明白己方是怎么輸的。

        木槿臉色沉凝,閉口不言,南門允兒的疑問又何嘗不是她心中的疑惑呢?她也不知道這一戰究竟是輸在那里。她在高臺上觀戰,雖然能夠看清比賽的情況,但卻看不清細節。尤其是在王冬用雙翼掩護之下,霍雨浩以浩冬之力發動靈魂沖擊的那一下,她更是看不到絲毫情況。這個答案也只有等寧天醒來后才有解答的可能。

        足足又過了一刻鐘之久,寧天才緩緩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當她睜開雙眼的時候,忍不住又皺起了眉頭,頭部的疼痛已經緩解了許多,思緒也漸漸回歸。

        巫風將她扶起來喝了點水,寧天蒼白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看到木槿站在窗前,她那俏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羞慚之色,“木老師,我們熟了。”

        木槿向她點了點頭,溫和的道:“沒事,比賽輸了不要緊,只要你人沒事就好。”

        木槿的話令寧天心中一暖,“木老師,您在觀戰臺,能看出我們是輸在什么地方么?”

        木槿一呆,“你也不知道?”

        寧天手扶額頭,定了定神,“當時我剛剛為巫風輔助完畢,為了保險起見,我也為自己附加了三大輔助技能。可是,就在下一刻,我好像看到了一團紫金色光芒在我眼前放大,然后就像是有一個大鐵錘砸了我的頭一下似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巫風憤怒的道:“那幾個混蛋下手這么狠,木老師,不能就這么算了。”

        木槿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那你還想怎樣?那是考核,你以為是宗門比斗么?”

        巫風低下頭不說話了,但雙拳卻攥得緊緊的,眼中不只有怒火,更有一份深深的恨意。

        木槿向寧天問道:“你再仔細想想,在你昏迷之前,有沒有什么異常情況?”

        寧天思索片刻后,道:“我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做到的,但問題應該是出現在那一環魂師身上。從始至終,他的魂環始終在閃亮,也就是說,他一直在施展著一個我們感覺不到卻在影響著戰局的魂技。我隱約看到過,他眼中似乎有金色的光芒閃爍。他們這樣的一支團隊,有一位實力很強的強攻系戰魂師,還有一位雙生武魂的控制系戰魂師。能與這樣的兩名新生一組,那個只有一個十年魂環的新生憑什么?他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他在之前最關鍵的時刻,就曾經中斷過我的輔助,當時我只覺得頭像是被針扎了一下似的。而第二次,他的攻擊就要強的多了。”

        木槿心中一動,是啊!那名只有一個魂環的新生從始至終都沒有什么太多的行動,一直都是光明女神蝶魂師和雙生武魂魂師在戰斗,那么,他起到的作用又是什么呢?難怪周漪會那么有信心,這個只有十年魂環的新生一定有什么秘密。

        平復下內心的那份怨憤,木槿道:“輸了就是輸了,但輸了要總結經驗教訓,你們已經通過了新生考核。未來與他們之間的競爭必定還會再次出現。寧天,你好好休息吧。”

        “謝謝木老師。”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