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十七章 二級魂導師徽章(上)

    作者:唐家三少

        “周老師來了。”蕭蕭低喝一聲,頓時嚇得前面的曹瑾軒和周思陳機靈靈打了個寒顫,迅速回到自己位置上,老老實實的坐好。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蕭蕭突然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沒等她取笑那兩位,周漪真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周思陳和曹瑾軒不約而同的回頭看了蕭蕭一眼,向她比出了大拇指。

        “這個……”本想戲弄他們的蕭蕭頓時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周漪又帶回了她那張總是一個表情的面具,冰冷的目光掃過,別說是學員了,就算是同樣是老師的王言都覺得后背有些發冷。

        王言快步上前,在她身邊低聲道:“周老師,霍雨浩今天來了。”

        周漪迅速的看了霍雨浩一眼后,同樣低聲道:“王老師,那你看應該怎么辦?”她當然不會說自己早就知道。

        王言眉頭微皺,道:“昨天雨浩沒來報道的事知道的人不少,今天早上他們來的時候還和戴華斌發生了言語上的沖突。這件事瞞是瞞不住的,只能由我們力保了。我們兩個統一口徑,說什么也要將雨浩留下來。校規雖然森嚴,但雨浩之前畢竟還享受著核心弟子待遇,我們兩個執意要求的話,學院應該也會考慮我們的意見。”

        聽了他的話,周漪不禁流露出一絲欽佩之色,王言可并不知道霍雨浩為什么會遲到啊!而且也是才剛剛看到他,在沒有詢問原因的情況下。他第一個想的是如何保住霍雨浩,而不是質疑。單是這一點,連周漪都有些自愧弗如的感覺。當下她也就不忍心再隱瞞什么了,低聲道:“王老師,雨浩在上一學年一直在選修魂導系的事你知道吧。”

        王言點了點頭,道:“知道啊!只是不太清楚他在那邊學習的情況如何。”

        周漪道:“他的成績很好。已經拜了帆羽為師。帆羽決定收他為魂導系核心弟子了。所以你不用擔心,雨浩不會被開除的。”

        “什么?”王言的語調驟然升高了幾分。吃驚的道:“這怎么可以?”

        之前兩人竊竊私語,下面的學員們還沒聽到,他這一提高聲音。頓時引來了學員們關注的目光。

        王言也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趕忙道:“周老師,我們出去說。”一邊說著。他就急匆匆的走出了教室。

        周漪心中暗嘆一聲,對不起了王老師,為了我家那位,只能如此。我能做的,也就只有不瞞你而已。一邊想著,她先目光凌厲的掃視了一下下面流露出吃驚之色的學員們,之后才跟著王言走出了教室。

        “周老師,這是怎么回事?我以前怎么沒有得到一點風聲?我知道你和帆羽是夫妻,可你別忘了,你是咱們武魂系的老師啊!怎么能把雨浩這么優秀的人才讓給魂導系呢?不行。這絕對不行,我不同意。”王言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

        周漪嘆息一聲,道:“王老師,你先別著急,你聽我說。沒錯。在你我眼中,雨浩是一名極為優秀的學員,甚至可以用前途不可限量來形容。可是,在學院高層眼中是這樣么?無論是言院長還是杜主任,甚至是你找來玄老,他們都不認為雨浩有足夠的前途。不肯給他一個核心弟子的身份。你讓這孩子怎么想?獲得了新生考核冠軍團隊的團長。卻連一個武魂系核心弟子的資格都沒得到,換了你是他,在同樣的年紀,心里會不會有不平衡?”

        聽她這么一問,王言頓時沉默了,周漪說的是事實,但杜主任那邊也有他的理由。

        周漪道:“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有我們對雨浩的關照,我們相信憑借雨浩的天賦和努力,未來一定會近一步展現出他的能力。用不了幾年,他一樣會成為核心弟子,甚至在未來成為內院弟子。但是,他自己卻選修了魂導系,我聽我家那位說,他在魂導系的表現,只能用驚才絕艷來形容。甚至已經驚動了錢院長,由錢院長特批,要讓他成為魂導系核心弟子。”

        王言有些焦急的道:“這不可能吧。他接觸魂導系才多久,七、八個月而已。魂導系的核心弟子一向只會出現在四年級以上的學員之中啊!除了極少數幾名魂導系特招的學員外,還從未有過例外。雨浩只是課余時間去學習,能有多大的成績?”

        周漪嘆息一聲,道:“王言,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沒錯,在我心里確實是向著帆羽一些,畢竟他是我男人。但是,你說的沒錯,我還是咱們武魂系的老師。如果從一開始,咱們武魂系就對雨浩有足夠的重視,我絕不會答應帆羽,讓他成為魂導系核心弟子。但我們武魂系這邊做了什么?我們讓這孩子傷心了。你知道雨浩有多么努力么?他每天除了上課之外,放學后都要去魂導系那邊學習兩個時辰,風雨無阻。我不會用謊言欺騙你,我能告訴你的是,在上一學年結束的時候,在雨浩還沒有獲得第二魂環之際,他就已經成為了一名二級魂導師。帆羽的嚴格你是知道的,是帆羽親口評定他為二級的。八個月,雨浩小小年紀,卻只用了八個月的時間就成為了一名二級魂導師,創造了魂導系那邊的紀錄,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魂導系能不急于收他為核心弟子么?”

        聽了這番話,王言突然有種啞口無言的感覺。是啊!是武魂系先不肯給霍雨浩核心弟子名分的,人家在魂導系那邊展現出了優秀的天賦,自己有什么理由阻攔?他還深深的記得,當初在宣布武魂系核心弟子沒有霍雨浩的名字時,他從霍雨浩眼中看到的那份深深的失望和傷感,一時間,他也不知該如何反駁周漪的話了。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海神島上,兩個狡猾的老人也正在聊著類似的話題。

        “老言啊!當初你賭輸給我的那件事,可以兌現了。”錢多多大咧咧的坐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向著寬大辦公桌后的言少哲說道。

        言少哲雙手放在桌案上,身體微微前傾,卻是一臉的愕然之色,“賭書給你的事?什么事?我怎么不記得了?”

        “啥?不記得了?”錢多多頓時瞪大了眼睛,“老言,你要不要臉啊!你這臉皮也太厚了吧。去年新生考核的時候,我們對賭那支團隊能夠獲得最后冠軍,你輸給我的事兒難道你忘了?你信不信我把你這里鬧個天翻地覆給你提提醒。”

        言少哲有些好笑的看著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的錢多多,“行了、行了,你至于的么?就這么點小事還用你親自跑過來?我日理萬機,管著那么多事,那還記得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說吧,看上我們武魂系那名學員了。我強調一下啊,上次我們可是說好了,核心弟子除外,那都是本院長的心頭肉,你想都不要想。”

        錢多多見他認賬,這才悻悻的重新坐回沙發,“只要你記得就好。你這只鐵公雞、瓷鵪鶉,我要是從你這里拐個核心弟子走,你還不跟我拼命?放心吧,只是一個普通學員而已。”

        言少哲心中突然升起幾分警惕,錢多多越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越是覺得有些奇怪,“老錢,你少用自己的綽號形容我。老夫可不像你那么小氣,你們魂導系有的是錢你都不忘記來剝削我呢。說來聽聽,是那名學員入了你的法眼。”

        錢多多有些無奈的道:“什么入了我的法眼啊!說起來老子就郁悶,是你們武魂系自己內部的事兒,卻要用到我好不容易贏你一次的賭約,真是虧大了。”

        “哦?”聽他這么一說,言少哲也好奇起來,“到底怎么回事?”

        錢多多道:“你們武魂系那個周漪,你知道吧,就是總把自己弄成一副老太太模樣那丫頭。她不是帆羽的老婆么,這丫頭班里有個她很喜歡的學員報道遲了,過了時間。按照校規是要被開除的。杜維倫那死樣子你還不知道,那小子對校規就像對著自己親爹似的。找他說情是不可能的,周漪那丫頭昨晚就會去吹了枕頭風。帆羽本來不想管,可耐不住老婆不讓上床啊!這才找到我。非要讓我動用那個名額把那小子收過來,弄成我們魂導系的核心弟子。你也知道,帆羽是下任院長的候選人,我也不能不照顧他的情緒。反正你輸給我那賭約也有些日子了,再不兌現,你這老家伙估計還真的要不承認了。我這不就跑來一趟么。”

        言少哲一臉疑惑的看著錢多多,“遲到的學員值得你、帆羽這么大動干戈?這名學員叫什么名字?”

        錢多多一臉坦然的道:“叫霍雨浩。”

        言少哲眼神一動,“我好像有點印象。”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