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八十四章 拯救,南水水(下)

    作者:唐家三少

        直到那綠色煙霧冒起,才有兩道身影從不遠處的房廊下躥了出來。

        “小江,你太敏感了,這大晚上的,誰知道是耗子還是貓,弄出點小動靜別那么疑神疑鬼的。這院子都快讓你的腐蝕毒球弄的千瘡百孔了。”說話的是一名身材較為矮小的邪魂師,臉色鐵灰,鼻孔翻天。

        “哼!”小江捏了個蘭花指,一雙三角眼翻了翻,不屑的哼出聲時,還露出兩顆齙牙。

        “這叫有備無患,上次三長悳老不是還夸我機敏了嗎?有殺錯沒放過嘛。管它是貓還是耗子。毛毛,你總是這么大大咧咧的也不行,要是被三長悳老知道了,你又要挨鞭子了。”

        南秋秋在暗中,聽著這嗲聲嗲氣的聲音,只覺得背后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她沒有急著動手,是在等霍雨浩信號。屋子里的邪魂師是有可能威脅到她母親生命的,而外面這兩個,都只有四環左右修為,不足為懼。

        霍雨浩此時已經在屋內了,兩名四環邪魂師在沖出房廊的時候,他已經悄然而入。憑借模擬魂技,根本不需要擔心被發現。

        南水水被關在地窖之中,房間里的兩名邪魂師就守在地窖上方的房間里。他不能給對方殺人滅口的機會,所以,不但要小心,而且,一旦動手,必須是雷霆萬鈞。

        悄無聲息的來到兩名邪魂師所在的房間外,周圍的空氣伴隨著霍雨浩身上升起的瑩白色魂環,開始輕微的扭曲起來。精神干擾領域開啟。

        里面那兩名邪魂師正在喝酒,雖然只有兩個人,卻擺了一大桌子菜,喝的不亦樂乎。

        “咦,我說兄弟,你腦袋怎么變成倆了?”

        “倆什么倆,你喝多了吧你,怎么今天量這么差?用魂力排排。”

        “放屁,用魂力排掉了,喝酒還有什么意思?暈了才好,待會兒睡個好覺。最近魂力到瓶頸了,說什么也提升不上去,看來,要再殺幾個人,吃點人心來提升我的血氣了。

        “真惡心,人心有什么好吃的,人腦才是極品。那柔柔糯糯的味道,嘖嘖……”

        “砰——”

        正沉浸在對人腦美味幻想中的邪魂師突然一呆,因為他對面的那位,腦袋突然爆掉了,他口中柔柔糯糯的人腦,四散紛飛,腦汁四濺,果然是那熟悉的味道。

        用手指沾了一點濺射在自己臉上的腦汁,再放入嘴里嘗了嘗,“看來我也喝多了,幻想著’腦汁的味道都這么真實。哈哈,真是美味啊!幻想吃著腦汁下酒,不錯、不錯。咦,怎么這么冷?”

        鉆石冰晶閃爍著的手掌,直接捏上了他的脖子。下一刻,“咔嚓”聲響起,這位魂王級別的邪魂師,也步了他那同伴的后塵。

        在精神干擾領域的作用下,他們從始至終都沒有感受到任何魂力波動的跡象,這也是為什么喜食人腦的這位認為對面爆頭是自己的幻想。

        可實際上,那爆頭是真實的,一名魂王級邪魂師,又不擅長精神能力,在命運之眼加持下的靈魂沖擊面前,死亡是唯一的歸宿。

        至于另外這位,被霍雨浩永凍之域籠罩全身的時候還陶醉呢。直接殞滅于冰帝之螯下。

        霍雨浩在動手的同時,也提示了外面的南秋秋。泯滅之力肆虐。只用了幾次呼吸的時間,南秋秋就已經沖入房中。

        “雨浩,我媽呢?”南秋秋快步來到霍雨浩面前,看都不看那兩具邪魂師的尸體一眼就急切問道。

        霍雨浩沒有吭聲,走到酒桌旁邊,右腳在地面上一點,“噗!”一塊石板破碎,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里面隱隱有股陰風傳出。

        “你媽媽在下面,去救她吧。動作要快一點,我在外面等你們。”說完這句話,霍雨浩就轉身向外走去。

        南秋秋此時顧不得霍雨浩有些怪異的神情,縱身一躍,就下了地窖。

        地窖內雖然陰風陣陣,但當南秋秋落下來之后,卻驚訝的發現,這里面不但通風很好,而且干爽異常,有些陰森卻不冷。

        “媽——”下一刻,她就看到了自己的母親,但是,這一看不要緊,南秋秋的眼睛瞬間就瞪大了。吃驚的張大了嘴。

        地窖內的環境遠遠好過南秋秋先前的猜想,在她看來,母親一定是受了很大的罪。可實際上呢?在這地窖之中,不但十分干爽,而且桌椅板凳、床一應俱全,而且都很干凈。桌子上還擺著各種水果。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除了陰氣略重之外,簡直就是一間豪華臥室啊!

        而南秋秋之所以吃驚,當然不會是因為這里的環境,而是因為她的母親。

        南水水看上去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卻還算健康,看到南秋秋的到來,她的目光也是一下就呆滯了。她坐在桌子前,正在吃著水果,唯一不正常的只有一點,這位地龍門門主,身無寸縷。右腳上有一條細細的銀色鎖鏈。

        “媽……”南秋秋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南水水手中的水果“啪”的一下,就掉在了桌子上。臉色頓時變得一片慘白,顫聲道:“秋秋。”

        南秋秋的眼神下一瞬就變得清明了,一個箭步,來到南水水身邊,彎腰拉起那鎖鏈,粉紅色的泯滅之力瞬間釋放。

        但是,令她驚異的是,這銀色鎖鏈看上去很纖細,但卻極其堅韌,哪怕是她的泯滅之力也無法損其分毫。

        “秋秋,秋秋你怎么來了?快走,那個人要是回來了,就麻煩了……”南水水似乎也清醒了幾分,趕忙急聲叫道。

        南秋秋沒有去看母親,只是低著頭看著手中鎖鏈,“媽,我是來救你的。我一定能把這鎖鏈弄開的。”一邊說著,她已經將自己的魂力提升到了極致,將手中鎖鏈都映襯成了粉紅色。

        鎖鏈紋絲不動,沒有半分要斷開的意思,南秋秋的雙手,已經被勒出血痕。她的淚水,也不爭氣的大滴、大滴滑落。

        “哇……”淚水狂涌而出,南秋秋猛的撲入母親懷中放聲大哭,“媽媽、媽媽你受苦了,媽媽,我來晚了。媽……”

        南水水抱著女兒,心中同樣是百感交集。嘆息一聲,道:“傻丫頭,不是你想的那樣。媽媽沒事。那個家伙雖然毀了我的衣服,但卻并沒有玷污我。你別想多了。”

        “啊?”南秋秋抬起頭,淚眼朦朧的道:“什么情況?”

        南水水一臉無奈的道:“那家伙多年之前就認識我。在我年輕的時候,他曾經是你爸爸的情敵,后來,我嫁給了你爸爸,他一怒之下,成為了邪魂師。但也因此喪失了男性的能力。這些天我也沒受什么罪,只是被他毀了衣服,他每天都來看看我。照顧我的起居倒是也算盡心。坦白說,我不恨他。甚至對他還有些愧疚,如果不是我,他也不會走上邪魂師這條路。

        南秋秋目瞪口呆的看著母親,她也是怎么都想不到,在母親身上,居然還有這樣的插曲。

        “這鎖鏈怎么辦?”南秋秋一臉郁悶的道。

        南水水苦笑道:“在他沒有給我吃那什么滅魂散之前,我試過。以我的修為都弄不斷,更別說你了。你趕快走吧。反正他肯定不會殺我的。你先安全離開這里再說。哦,對了,給我件衣服先。他要是下次再敢毀了我衣服,老娘就一頭撞死在這里。”

        南秋秋這才反應過來,趕忙從自己的儲物魂導器之中取出衣服幫母親穿上。只是,那銀色鎖鏈著實有些礙事。

        “快走吧。”南水水穿好衣服,臉色頓時變得好看了許多,趕忙催促女兒道。

        南秋秋用力的搖了搖頭,緊緊的抱住母親,“不、我不走。我好不容易找到您了,怎么能就這么走了。我一定要把您救出去。哦,對了,我不行,那個家伙或許可以。雨浩、雨浩,你快下來,我媽媽腳上的鎖鏈我打不開。”

        霍雨浩聽到呼喚,這才從外面重新進入房間,跳下地窖。

        看到他,南水水輕輕的點了點頭,南秋秋俏臉上卻立刻飛起了一抹紅暈,瞪了他一眼。

        她此時已經明白,霍雨浩先前為什么不肯跟她一起下來,一定是通過精神探測已經事先知道媽媽沒穿衣服了。這家伙……

        霍雨浩恭敬的道:“南前輩,您好。”

        南水水輕嘆一聲,道:“你們怎么能以身犯險呢?這日升城內,全都是日月帝國的人。還有圣靈教的人。太危險了,趕快走吧,我腳上這鎖鏈,你們是打不開的。”

        霍雨浩從南秋秋手中接過鎖鏈,看了看,然后右手在自己額頭上一抹,一道碧光就出現在了他掌握之中。

        碧光一閃,只聽“鏗”的一聲,鎖鏈應聲折斷。南水水這邊的話才剛說完,眼睛就瞪大了。

        霍雨浩拉著鎖鏈,快步來到墻壁盡頭,手中碧光再閃,就把這整條鎖鏈給切了下來。直接收到了自己的儲物魂導器之中。

        “這……”南水水完全呆滯了,這鎖鏈她可是親自試過的,以她八環魂斗羅級別的修為,加上泯滅之力都不能破壞。在霍雨浩面前,卻是如此輕而易舉的就完成了。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