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結局!

    作者:唐家三少

        三間小木屋中最左側的那一間已然打開。門口處,一位布衣荊釵的女子站在那里,俏臉上已經滿是淚水。她扶著門框,仿佛下一刻就會摔倒似的。她的美是柔弱的,卻分外惹人憐愛,雖然看上去有些滄桑,但依舊是人間絕色。

        “媽——”霍雨浩突然大叫一聲,飛也似的撲了上去。他整個人就像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直接撲到那婦人面前,緊緊地抱住她的腿,放聲大哭。

        是的,眼前這個婦人就是霍雨浩那可憐的母親霍云兒啊!

        朱竹清瞪了戴沐白一眼,眼圈微紅,道:“你就是討厭,非要做這多此一舉的事。”

        戴沐白嘿嘿笑道:“這小子不愧是我的后代,有骨氣。我就喜歡這樣的孩子,沒白讓我耗費這一番心力。好小子,不錯!這下,奧斯卡那家伙要艷羨得眼紅了吧!哈哈哈!”

        霍雨浩萬萬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會見到母親,一時間情緒完全失控。大哭之下,他心中多年以來壓抑的情感完全爆發,就連最近舞桐離開、他又連番遭遇打壓的痛苦也全都釋放出來。

        霍云兒輕輕地撫摸著兒子的頭,淚水滂沱而下,想要將霍雨浩拉起來,可她哪有那么大的力氣啊!

        戴沐白等霍雨浩哭了一會后,打不來到他身邊,一把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男子漢大丈夫,哭一會兒發泄就行了,別沒玩沒了的。這是喜事,應該高興才對。”說著,他還拍了拍霍雨浩的后背。雄渾的神力沖入霍雨浩的體內,將他因為情感強烈爆發而引起的神力紊亂壓制下來。

        “多謝老祖宗成全!”霍雨浩此時如果還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那他也就太傻了。他直接撲倒在地,重重地向戴沐白磕了三個響頭。

        戴沐白由著他這么做,臉上笑盈盈的,甚至還帶著幾分驕傲。看那樣子,他是得意得不能再得意了。是啊!任誰有這么一個后代,也會這么得意的。

        “起來吧。”戴沐白揮了揮手,朱竹清將霍雨浩從地上拉了起來。

        戴沐白道:“現在你們母子重逢,你還叫霍雨浩嗎?云兒,這事我交給你了。”

        “是,老祖宗。”霍云兒哽咽著答應一聲,美眸中滿是感激。

        朱竹清微笑道:“你們母子分別這么久,一定有很多話要說,到屋子里去說吧。去吧。”

        “是。”霍雨浩趕忙恭敬地答應一聲。他此時只覺得喉中仿佛哽咽著什么東西,大腦更是一片混亂。母親復活這件事對他來說實在是刺激太大了。在這一刻,他覺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只想守在母親身邊。

        和霍云兒一起走入木屋之后,霍雨浩猛地蹲下身子抱住她,卻強忍著沒讓淚水流下來。

        霍云兒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發,癡癡地道:“我的小雨浩長大了,真的長大了啊!孩子,這些年你一定吃了好多苦吧?”

        霍雨浩搖了搖頭。他當然吃了好多苦,也經歷了無數磨難,但是現在這些已經完全不重要了。能看到母親復活,就算再苦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心中明明有很多話想對母親說,可是在這一刻他什么都說不出來。

        做了十幾年孤兒,突然又成了有媽的孩子,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珍貴了。

        母子倆就這么相擁著,情緒漸漸穩定下來。霍云兒向霍雨浩說起了自己的事情。

        原來,霍云兒確實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但是霍雨浩身為一級神祇,享有普通神祇不具備的福利——可以帶少量的家人來神界之中。

        戴沐白和朱竹清都做不到這一點,因為只有一級神祇才具備這樣的資格。

        唐三畢竟是神界執法者,雖然不能輕易干涉人間的事情,但涉及到神界,就有一些變通的權力。于是,戴沐白在和唐三商量之后,就在冥界中找到了霍云兒的魂魄,令她復活來到神界。雖然霍云兒連三級神祇都算不上,但總算活了過來。

        霍雨浩是戴沐白的后人,唐三在考驗霍雨浩、磨礪霍雨浩的時候,怎么會向戴沐白隱瞞呢?所以,霍雨浩的一切,戴沐白都知道。他也清楚,霍云兒是霍雨浩心中最大的心結。唯有解開這個心結,霍雨浩才能成為真正的神祇,所以才有了眼前這一幕。

        霍雨浩帶家屬進神界的名額只有兩個,一個給了霍云兒,另一個自然要給戴浩了。在神界中本來就孤獨,總要讓霍云兒的一腔真情有所回報。

        斗羅大陸上發生的一切,別的霍云兒是見不到的,但她能夠感受到自己墳墓周圍百米的一切,這些天正是她最快樂的日子,因為她每天都能聽到自己心愛的男人傾訴的聲音。她心中的悲苦與戾氣,伴隨著這個聲音和兒子即將到來的喜訊,終于逐漸消散。今天見到霍雨浩,她的情緒又何嘗不是完全釋放出來了呢?

        霍雨浩自然不知道之前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但聽霍云兒說是戴沐白將她復活之后,心中滿是感激,還有什么比母親活過來更加重要呢?

        霍雨浩情緒平復了之后,將自己這些年發生的事情講給母親聽。當然受的那些苦自然而然的就被他忽略了,只講述了一些開心的事情。

        神界似乎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敲門聲響起。

        霍雨浩趕忙站起身,打開房門,只見外面站的正是戴沐白。

        “老祖宗。”霍雨浩立刻要跪下行禮,卻被戴沐白一把拉住了。

        “行了,在這神界之中,哪有這么多禮數。怎么樣?云兒說服你了沒有?愿意姓戴了嗎?你放心,等你爹那個臭小子到神界來了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他,給你娘出氣。這混小子,一心為國沒錯,但怎能忽略自己的家人呢?”

        從始至終,其實霍云兒都沒有向霍雨浩說出改姓這件事,但霍雨浩何等聰明,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再多說了。母親復活,他心中的怨念已然消失。

        “老祖宗,我愿意認祖歸宗。”說著,他再次跪下。這一次,戴沐白沒有阻止他了,哈哈大笑道:“好!以后就叫你戴雨浩了。”

        至于戴雨浩這個名字,戴沐白似乎滿意的很,拉著他走出房門,來到院子里。

        自此,霍雨浩終于認祖歸宗,變為戴雨浩。

        一桌酒菜早已準備好了,一家人圍著桌子坐下。戴沐白拿起一大壇子酒,給自己到了一碗,然后遞給戴雨浩。

        戴雨浩趕忙接過,給朱竹清和母親都倒了一碗,最后才是自己的。

        戴沐白拿起酒碗,道:“今天這一頓,算是為你慶賀成為神祇。”

        “謝老祖宗。”見到母親,戴雨浩心情暢快,一口飲盡杯中酒。

        戴沐白也一口飲盡,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

        話鋒一轉,戴沐白向雨浩問道:“你來到神界之后,可曾見過唐三了?”

        戴雨浩頓時苦了臉,將自己來到神界之后遭遇的事情詳細的講了一遍。

        聽他這么一說,戴沐白愣住了,霍云兒則是一臉的擔憂。

        朱竹清哼了一聲,道:“還反了他了!回頭我們就去找他,看他能把你怎么樣。”

        戴沐白瞪了朱竹清一眼,向她使個眼色,道:“這件事我也聽唐三說過,他對你還是有幾分怨氣的。他就那么一個女兒,從小就寵的不得了。女兒受了這么大委屈,難怪他會如此。神界是個講究實力的地方,你是一級神祇,擊敗他當然不可能,但是你要向他展現出足夠的實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平息他的怒火,讓他認為你有能力保護他的女兒。其他的你不用擔心,如果他再提出讓你戰勝他,你就放手施為,盡量多堅持一段時間,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

        “是,多謝老祖宗。”聽了戴沐白的話,戴雨浩心中大驚,想想自己和貝貝他們之間的關系,自然明白老一代史萊克七怪之間的親密。有兩位老祖宗給他撐腰,找回唐舞桐自然要容易多了。

        這餐飯吃的賓主盡歡,吃過飯,戴沐白和朱竹清讓霍云兒留在木屋,兩人一起帶著戴雨浩騰空而起。神界之中,云霧很低,千米之上即是那飄渺的云端。云霧中有濃濃的天地元氣。呼吸之間,體內的神力就會奔涌、沸騰。

        有了戴沐白的叮囑,戴雨浩此時收斂心神,調動著自己體內的神力,同時默默地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是啊!他已經是一級神袛了,是情緒之神,想要讓岳父認可,就要展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行。

        可是究竟怎樣才能在岳父面前堅持更長的時間呢?

        戴沐白似乎看出了他心中在想什么,淡淡地道:“如果你只是單純地想要去抵抗唐三,那么,這一戰不用打你就已經輸了,連一點機會都沒有。無論是人還是神,如果沒有爭勝之心,又如何能夠將自身能力發揮到極致?你既然能夠修煉成神,這個道理沒有理由不明白吧?”

        聽他這么一睡,戴雨浩頓時一驚。是啊!如果連爭勝之心都沒有了,他的戰斗力還能發揮出多少?

        “可那是舞桐的父親啊!”戴雨浩有些苦澀地說道。

        戴沐白不屑地哼了一聲,道:“難道你認為以你的能力傷得了我那兄弟不成?相信我,你到時候只要全力以赴地發揮就行了。別說你不可能傷他,就算你能,在神界也是大好事。”

        戴雨浩沒有再說什么,但眼中已經少了之前的畏懼。

        初入神界之時,陌生的環境讓他內心之中難免會出現一些恐懼,幸好在這關鍵的時候碰到了戴沐白和朱竹清,他的心漸漸穩定了下來,信心也逐漸恢復。他畢竟曾是斗羅大陸上的最強者,并且擊敗了無敵神話獸神帝天。神界會帶給他壓力,但當他此時完全冷靜下來之后,這份壓力也就逐漸轉化成動力。

        時間不長,那座宮殿已然在望。

        看到那宮殿,戴雨浩的眼神頓時變得熱切起來,因為唐舞桐就在那啊!無論如何,今天有兩位老祖宗在,他一定要見到舞桐才行,一定要親口向她解釋,讓她原諒自己。

        尚未接近宮殿,十幾個金色身影就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但看到戴沐白和朱竹清之后,他們又立刻躬身行禮。

        戴沐白和朱竹清雖然都是二級神坻,但因為和執法者唐三關系密切,在神界之中的地位自然比較高。

        戴沐白道:“請海神出來,我們有事相商。”

        “是,請您稍等。”一名金衣人迅速離開。

        時間補償,一道湛藍色的光芒從天而降,正是唐三。只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之前追殺戴雨浩時的樣子了。

        看到戴雨浩,他眼神一凝,冷冽的殺氣頓時升騰起來,但再看看戴沐白和朱竹清,殺氣就隨之減弱了幾分。

        “沐白,你們怎么來了?”唐三淡淡地問道,表情顯得有些冷淡。

        戴沐白道:“還不是因為這個小家伙。小三,你也一把年紀了,還跟孩子較什么勁?我知道你疼愛舞桐,但總要給我這個后代一個解釋的機會吧。”

        唐三冷哼一聲,道:“以我們兄弟之間的情分,別的事情怎樣都可以,但這件事無論怎樣都不行。我就這么一個女兒,竟然在人家受到這么大的傷害,我絕對不允許他再次傷害舞桐。除非他能戰勝我。”

        戴沐白怒哼一聲,道:“戰勝你又如何?難道你真以為自己是無敵的了?雨浩,上,讓他看看你一級神袛的實力!”

        戴雨浩臉色微微一變,他原本以為憑戴沐白和朱竹清跟唐三之間的關系,說不定就能見到唐舞桐呢。可誰知道,這才沒說幾句話。竟然就要動手了,心中頓時十分為難。

        唐三冷冷地看向他,問道:“你敢和我一戰?”

        戴雨浩深吸一口氣,一步跨出,身形前飄,向唐三躬身行禮,道:“我只想見舞桐一面,如果前輩執意如此的話,晚輩愿意一試。”

        唐三突然笑了,笑得及其輕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憑什么與我抗衡。”

        滔天威壓驟然爆發,鋪天蓋地一般朝著戴雨浩奔涌而去。

        唐三森冷的聲音在他耳邊回響:“你的機會只有一次,看在沐白的份上,我可以不殺你,但這次之后你再敢前來,我就抹去你的記憶,讓你永遠忘記舞桐。”

        戴雨浩猛然瞪大了眼睛。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逆鱗,他也一樣。自從來到神界以后,他就一直承受著唐三的壓迫,他盡可能地調整自己的心態,面對唐三也不敢如何反抗,可此時聽唐三這么一說,心中的戰意頓時熊熊燃燒起來。為了舞桐,為了能夠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他現在什么也顧不得了。

        一層奇異的光芒驟然從戴雨浩身上迸發而出,他整個人的氣息為之一變,一道碧綠色的

        身影在他身后亮起,正是冰帝。

        冰帝在戴雨浩的情緒之中,代表著憤怒!

        強盛的意念隨之升騰,戴雨浩雙眸亮起,額頭上的命運之眼開啟。命運之眼內,隱隱有一

        圈奇異的光芒在閃耀。頓時,戴雨浩腦后出現一圈光輪。這光輪外圈呈現為荊棘狀。

        這正是戴雨浩靈眸的第九魂環——荊棘光環。

        雖然他已經成神,但以前的魂技全部存在,而且實現了升華。在神識的作用下,這荊棘光環

        綻放出奇異的光彩。遠處的戴沐白和朱竹清感受到其中散發出的氣息,都不禁微微一驚。

        好強大的神識波動啊!不愧是一級神祇的力量。

        這荊棘光環自然來自于邪眼暴君主宰。之前哪怕在面對獸神帝天的時候,戴雨浩都沒有使用

        過。那是因為,他擔心帝天通過這個魂技發覺自己已經吸收了邪眼暴君主宰的魂環,從而有提防

        之心。后來他直接發動時空之光,獸神果然不敵,這得益于他在前面隱藏了實力。

        而現在,面對唐三這種層次的強者,他哪里敢有半點隱藏啊?

        唐三已經出手了。

        他朝著戴雨浩的方向抬起右手,周圍的一切頓時完全變成了藍色,恐怖的壓力瞬時升騰,他

        右手一收,手指向外彈出,頓時一團青碧色的光團就朝著戴雨浩的方向飛了過去。

        戴雨浩雖然不知道唐三使用的是什么能力,但以他對唐三實力的判斷,自然不敢有半點小看

        之心。

        魂力瞬間轉換為極致之冰,一道深藍色光芒驟然斬出,正是帝劍,冰極無雙!

        “叮!”脆響聲中,冰極無雙竟然瞬間破碎,化為無數碎片在空中四散紛飛。而那青色光團

        依舊朝著霍雨浩的方向飛過來,速度不快,但在飛行的過程中,帶著極其恐怖的威壓。

        唐三不屑地道:“有形無神的能力也想抵抗我的天青寂滅神雷?”

        戴雨浩深吸一口氣,他明白,任何普通的魂技在自己這位岳父大人面前,恐怕都沒有任何作用。

        他的心神驟然一收,背后的冰帝身影瞬間變得清晰起來。

        冰帝神冷冽地看向唐三,才不管對手是誰,強烈的怒意瞬間升騰。以戴雨浩的身體為中心,一道碧光沖天而起,竟然硬生生地在周圍的藍色空間中破開一道縫隙。

        戴雨浩的左腳一步跨出,思念之意迸發。額頭上的命運之眼驟然變成了黑白雙色,緊接著,兩道光線已經電射而出。

        在那黑白雙色光線射出的瞬間,空中為之一暗。緊接著,藍色的世界竟然瞬間變成還黑白二色。

        一只巨大的豎眼仿佛撐起了整個天空一般,懸浮于戴雨浩背后。那黑白雙色光芒也瞬間充斥在這個空間之中。

        無論是唐三還是戴沐白、朱竹清,臉上都不禁流露出了驚訝之色,知識驚訝的程度略有不同而已。不僅是他們,就連戴雨浩自己也不禁驚訝萬分。他引動的命運之力竟然強大如斯?

        靈魂剝奪、命運之殤兩大神技,在這神界之中似乎綻放出了它們真正的光彩。

        兩道光芒瞬間落在了唐三身上。

        雖然唐三全身爆發出了強烈的藍光,但對這兩道光芒沒有產生阻隔的效果。他的身體也隨之變成了黑白雙色。

        而那顆天青寂滅神雷在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戴雨浩面前。

        戴雨浩右拳揮出,雙眸之中竟然出現了唐舞桐的身影。

        思冬拳,思如泉涌,附加情緒之怒。

        所有阻止他見到舞桐的力量,都要在它的憤怒中消亡。

        這就是他此時的意念。

        “轟隆隆!”

        黑白雙色的天空在戴雨浩這兩大神技爆發之后,變得更加暗淡,但緊接著青碧色的光芒就充斥在整個空間之間。

        戴雨浩只覺得似乎有一條巨大的青龍纏繞上了自己的身體,然后就迸發出了無與倫比的恐怖爆發力,那爆發力是從身體到靈魂全面爆發的,劇烈的痛苦仿佛要將他整個人都撕裂似的。

        碧綠色的身影轉化為八角玄冰草,一點淡淡的喜悅突然包覆住戴雨浩的身體。云端的天地元力頓時以瘋狂的速度朝著他的身體匯聚過去。

        八角冰源凝!

        龐大的天地元力洗滌著戴雨浩的身體,撫平他身上受到的傷害。

        而遠處的唐三的身體震了一下,口中發出一聲低低的悶哼,身上的黑白雙色波動也變得劇烈了幾分。

        但下一瞬,那黑白雙色已經散去,只是唐三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他受傷了?這是戴雨浩的第一反應。

        是的,唐三受傷了。連唐三自己也沒想到,戴雨浩那荊棘光環的效果居然會這么強,他足夠了解戴雨浩,但這荊棘光環還是第一次看到。

        荊棘光環的效果是,使用者自身受到了多大傷害,就會有百分之五十直接反饋給對手,化為精神傷害。

        如果在正常情況下,這點反饋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傷害唐三,但在那一瞬唐三身上還中了戴雨浩的靈魂剝奪啊!那時他的精神防御力急劇下降。

        “好,你很好!”唐三冷冷的說道。

        戴雨浩趕忙急切地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會這樣。”

        “不用說了。”唐三抬起右手,一道戴雨浩十分熟悉的光芒出現在他的手中。燦爛的金色光芒隨之迸發,正是黃金三叉戟。

        戴雨浩中了天青寂滅神雷,雖然在八角冰源凝的幫助下恢復了積分,卻依舊十分疼痛,看到黃金三叉戟,他不禁臉色大變。只用意念,他就能感受到那黃金三叉戟內釋放出的恐怖威能。

        唐三的眼神突然變得凌厲起來,周圍的云霧再次變成了藍色,但這一次是大海般的藍色。

        唐三手中的黃金三叉戟動了起來,左一圈,右一圈,一道道金色光環就那么朝著戴雨浩飛了過去。

        戴雨浩的感知能力極其強大,他知道現在自己最應該做的,就是持續釋放荊棘光環,并再次施展命運之力,唯有如此,他才能讓唐三有所忌憚。

        但是他沒有這么做,那畢竟是他的岳父,是唐舞桐的父親啊!他怎么能去傷害唐三?

        戴雨浩的身形驟然后退,迅速向后飛遁。

        但是那金色光環如影隨形,瞬加追了上來、

        戴雨浩駭然發現,當那金色光環到達他頭頂上方的時候,他的所有能力竟然像被完全封印了一般,任何魂技都無法使用了。

        緊接著,那光環就落了下來,套在他身上。一圈圈金色光環將他的身體緊緊箍住,令他再也動彈不得。

        “唐三,你不要太過分了。你竟然對一個孩子用出無定風波!你想干什么?”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光芒一閃,一道身影就出現在唐三面前,一把握住了他準備刺向戴雨浩的黃金三叉戟。那可不正是前任情緒之融念冰嗎?

        唐三冷冷地掃了他一眼,突然,手中的黃金三叉戟再動,又是一圈圈金色光環釋放而出,融念冰和唐三近在咫尺,而且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唐三居然會對他出手,頓時被那一圈圈金色光環套在身上,動彈不得。

        不僅如此,一圈圈金色光環也突然在遠處升起,竟然將戴沐白和朱竹清也套住了。

        唐三目光森然地看向融念冰,道:“我想干什么?我想殺了這小子,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想拋卻責任遠離!我殺了他,也就絕了我女兒的念想,再抹去她的記憶便是,至于你,情緒之神的神位會重新回到你身上,你給我老老實實地留在神界輔佐我,你等著看他怎么死吧。”

        “你——”融念冰勃然大怒,他萬萬想不到唐三竟會如此。他全身光芒大放,全力調動神力,想要從這金色光環中掙脫出去。

        可是,唐三以黃金三叉戟發動的無定風波,號稱神界第一控,又豈是那么容易掙脫的?如果融念冰還有神袛之位在身,并且提前有準備的話,或許還有和唐三抗衡的可能,可此時此刻任由他如何催動神力,也無法從那強大的光環中掙脫出來。

        這一切全都看在唐三眼中,戴雨浩只覺得身上那一圈圈光環開始向內收縮,速度不快,卻極其鑒定。他體內的神力已經全都調動起來了。卻依舊無法阻止那些光環。

        這股壓力迅速提升,戴雨浩的全身骨骼已經被壓迫得“咔咔”作響。他竟然要抹去舞桐的記憶!

        他真的要殺了我!

        舞桐,舞桐!

        戴雨浩在心中瘋狂地吶喊著,體內的神力,神識瘋狂的燃燒著。

        可是,奈何那金色光環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任由他如何掙扎,也無法讓那些金色的光環收攏的速度減慢。

        壓力越來越大,戴雨浩已經有些窒息了。他甚至看到自己的身體開始在那壓迫中變形。

        遠處的融念冰似乎向唐三吶喊著什么,可唐三仿佛聽不到一樣,將黃金三叉戟掛在地面上,冷冷地看著戴雨浩。

        就要死了嗎?在那恐怖金環的束縛之下,哪怕神識都無法逃脫,只能不斷地感受著死亡的靠近。

        舞桐!舞桐!戴雨浩心中瘋狂地吶喊著。

        他不想死,更不想舞桐忘記自己。

        兩位老祖宗被束縛住了,老師也被束縛住了,如果他死了,舞桐就將永遠忘記他,他就再也見不到她了。不能和梧桐在一起了。成神又有什么意義?

        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發!戴雨浩猛地抬頭,一種難以形容的光芒驟然從他身上爆發開來。

        喜!

        八角玄冰草的光影浮現,喜悅的情緒釋放出來。

        那強烈的情緒波動瞬間與他的神識,神力融為一體,猛然向外一張,讓他承受的壓力略微降低了幾分。

        怒!

        憤怒的情緒爆發,此時是此刻他心中擁有最多的就是憤怒!不能和唐舞桐在一起,被他視為的岳父的男人又要殺掉他他怎能不怒?

        哀!

        片片雪花飛舞,無盡的悲傷迸發,此時此刻,戴雨浩仿佛又回到了當初自創浩三絕的時候。

        思東泉,思如泉涌。

        念冬劍,念念不忘。

        浩冬掌,生生世世。

        樂!

        快樂的回憶總是那么美好。曾經的室友,海神湖上海神緣時美麗的粉藍色凌波仙子,一起經歷風風雨雨的愛人,他們曾經那么快樂。

        憎!

        憎恨是一種負面的情緒。離開公爵府的那一天,他充滿憎恨,失去冬兒,秋兒的時候,她恨意滔天。增韓讓人瘋狂。

        惡!

        邪惡,陰險,這種情緒戴雨浩本身并不具備,但他曾經無數次感受過邪魂師的惡。

        情緒之中,這是最陰暗的一種。此時此刻他內心深處最陰暗的東西正在被這種情緒點燃。

        六種情緒同時爆發!

        情緒的釋放,神魂的升華!

        代表著喜的八角玄冰草,代表著怒的冰碧帝皇蝎,代表著哀的冰天雪女,代表著冰熊王小白,代表著憎的人魚公主麗雅,代表著惡的邪眼暴君主宰,一起出現了!

        六道光影出現在戴雨浩身后,忽而重合,忽而分散。而就在那重合與分散之時,戴雨浩身上迸發出一層六彩光芒。這光芒變得無比強盛,竟然硬生生地將那金色光環緩緩撐開。

        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突然出現在那六大魂靈之后,金色的光芒宛如橫空出世一般,將六大魂靈,六種情緒全部吞噬,一種參雜著柔和,奔放,狂野,眷戀的復雜情緒瞬間爆發。

        那是……

        愛的力量!

        梧桐,我愛你!

        戴雨浩放聲吶喊,這一刻,他的聲浪化為一道七彩光芒,直刺遠處那巍峨的宮殿。

        濃濃的光霧在空氣中回蕩變換,排開,戴雨浩身上那一圈圈金色光環,在他的吶喊聲中,開始出現一道道鬼裂的紋路。

        喜怒哀樂愛憎惡!最終,愛的力量戰勝了其他情緒,也融合了所有情緒。

        這一刻,戴于浩的神力,神識和心靈完完全全的再升華。

        在她心中已經沒有了唐三的阻隔,也沒有了任何的擔憂與憤怒,有的只是隨唐舞桐無盡的擔憂和不舍。

        遠處的唐三揮動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一道道金光飄然流轉,但這一次不再是像戴于浩攻擊,而是化解了融念冰以及戴沐白,朱竹青身上的束縛。

        一抹淡淡的微笑出現在唐三臉上,他很自然地抬起手,樓主融念冰的肩膀,而此時融念冰的臉色卻陰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來,眼神之中更是充斥著無盡的悲憤。

        砰!束縛著待遇好的金色光環轟然破碎,他破障而出。七彩光芒華為七圈光環,在他背后組成一個奇異的光輪,他的氣息不知道比之前強盛了多少倍。七種情緒波動不斷回蕩,神識與神力完全融為一體。來到神戒指后,他終于有了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

        唐三看著戴于浩,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這還差不多,有點我女婿的樣子了。”

        戴于浩此時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當中,聽到唐三的話,不禁呆住了,有些失神。

        傻小子,還不拜見岳父!”戴沐白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戴于浩立刻跪倒在地,向唐三拜了下去,道;“拜見岳父大人。”

        唐三大手一揮,道;“起來吧。”此時她一臉微笑,藍色長發飄動,那俊逸的摸樣動人心魄。

        看著他那和煦的笑容,戴于浩恍若夢中。這還是那個一心為難自己的岳父大人嗎?怎么須臾之間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傻小子,如果唐三真的要為難你,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嗎?”戴沐白笑著說道。

        朱竹青卻有些怨懟得道;“三個你也太狠了吧?”

        唐三微微一笑,道;“還是我來說吧。”

        他看向戴于浩,道;“你和橘子的事情,其實我早就知道了。這件事,錯不在你,只是造化弄人罷了。我們雖然是神,但也無法干涉人間之事。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只要你的心在梧桐身上就好。”我之所以一直為難你,自然是有些用意的。當初我選中你,一直按照繼承我神位的方式對你進行種種考驗。就連那王秋兒,其實也是我將梧桐的一絲神識附在那三眼金身上,才得以出現的。否則就算他是命運神獸,也不可能擁有那么多靈智。所以,你不需要再為王秋兒的事情感到難過。他本來就是梧桐的一部分。知道王秋兒獻祭給你之后,那部分靈識才重新回到梧桐身上,讓王冬兒徹底地變成了梧桐。

        “后來某些人趁虛而入,許你神地之位。但你之前一直是在按照我的方式在修煉,雖然繼承他的神位沒有任何問題,但在能力的融合上多少會有些欠缺。進入神戒指后,你自身的能力和情緒之神的能力想要完全融合也很困難,所以,我采用這種方法來壓迫你,讓你在壓力之下自我融合。現在看來,效果還好。未來,你應該能夠青出于藍,勝過某人。”

        融念冰在旁邊憤怒的道;“原來這都是你計劃好了的,都是你的陰謀。唐三,你好卑鄙!你剛才還在騙我發誓。”

        唐三一臉云淡風輕得道;“你以為拐走我的傳承者,就那摩容易脫身嗎?不付出點代價怎么行?”

        戴于浩低聲向融念冰問道;“老師,您發了什么誓?”

        融念冰沒好氣的道;“為了讓她不要傷害你,我發誓在神界多留三十年。誰知道上了這家伙得當!他這出戲不只是演給你的,也是演給我看的。戴沐白,你們夫妻倆早就知道,是不是?”

        戴沐白一臉無辜得道;“咦?我不知道啊!我怎么會知道?我只是個二級神詆罷了。”

        融念冰怒道;”胡說!以你那暴脾氣,如果唐三真的要下狠手為難你的后輩,你會這么平靜,一點都不作為?”

        朱竹清不屑地哼了一聲,道:“知道你還上當,我很懷疑你的智商。”

        “你們……哼!氣死我了!”融念冰氣得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唐三摟著他的肩膀,道:“行啦,別生氣了,留下來幫幫我不好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咱們神界不太平,在這種時候你卻要跑路,兄弟還做不做了?更何況,你搶了我的傳承者,還賠

        上我的女兒,還有什么不滿意的?雨浩這種好苗子難道是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嗎?”

        戴雨浩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原來從一開始他就在唐三的掌控之中,恐怕那如同星斗大森林一般的地方,也是唐三創造出來,引他去見兩位老祖宗和母親的。

        戴沐白哈哈笑道:“你們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后代,小三,趕快把你女兒放出來吧,沒看到這小子快急死了嗎?”

        唐三微微一笑,道:“去吧,雨浩,舞桐就在宮殿中,你沿著這條路去找她。我不怪你,至于她怪不怪你,我就不知道了。”

        “是,多謝岳父大人。”無論他現在有什么情緒,都不如找到唐舞桐重要啊!

        一道金光順著唐三指的方向朝那宮殿處蔓延開來,戴雨浩趕忙飛速朝著那邊跑去。

        目送著他進入云霧之中,唐三眼中流露出幾分悵然之色,道:“女大不中留啊!”

        融念冰一臉鄙視地看著他,道:“行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我還不知道你嗎?神界正值多事之秋,你那寶貝女婿繼承了我的神袛之位,今后必然是你的一大臂助。難道他在神界還有別的

        地方去嗎?你女兒又不會離開你,你在這里長吁短嘆什么?”

        唐三嘆息一聲,道:“念冰,你知道我為什么一定要你多留三十年嗎?”

        融念冰愣了一下,道:“不就是那些家伙一直不服氣,想趁著兩大神王不在鬧點事情嗎?難道我們還怕他們不成?”

        唐三搖了搖頭,道:“對于他們,我倒并不怎么擔心,無論如何,那都只是咱們神界內部的事情。我擔心的是另一件事。兩位神王離去,神界主控權在我手中,所以只有我能夠感覺到神界

        的所有變化。三十年內,神界恐怕將有大變,至于是什么,現在我還看不清楚,但我能感覺到,那將是一場有可能令神界覆滅的大災難。”

        “嗯?”融念冰神色一凜,他知道唐三絕對不會亂說。

        戴沐白沉聲道:“小三,無論什么情況,我們大家在一起,齊心協力,總會渡過難關的。”

        唐三苦笑道:“希望如此吧。這場災難很不簡單。這也是我沒有將自己的神袛之位傳給雨浩的原因。念冰,難道你認為我真的不知道你偷偷去見雨浩的事情嗎?就算再忙碌,我也會一直關

        注自己的繼承者。我是故意放棄了這次傳承的機會。因為我必須保持最強的實力,才有可能應對這未知的危機。”

        融念冰問道:“那這場大劫有沒有可能化解?”

        唐三雙眼微瞇,道:“看不清楚,很難化解,卻又有一線生機。我們盡力而為吧。”

        融念冰道:“好。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攘外必先安內。”

        “嗯。”

        戴雨浩順著那金光一直向云霧深處走去,眼前的景物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一座巍峨的宮殿出現在他面前。

        他顧不得去贊嘆這宮殿,快速走入其中。

        剛進門他就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坐在大廳之中,正在下棋。

        他們看上去年紀都不大,男人身穿黑衣,相貌英俊,而那女子有著絕色容顏,一身白衣純潔如雪。

        戴雨浩走進來,似乎驚動了他們,四道目光同時投了過來。

        那男子站起身,向戴雨浩點了點頭,走上前道:“你好,我叫姬動,你就是雨浩吧?歡迎你來到神界委員會。”

        “啊!你好。”這里就是神界委員會嗎?戴雨浩不禁有些驚訝。

        那白衣女子也站起身來,道:“我叫烈焰。”

        “你們好。”戴雨浩趕忙行禮。雖然他不知道這二人是誰,但如果這里真的是神界委員會的話,這二位的地位就絕對不低。

        烈焰微微一笑,道:“快去找舞桐吧。”

        “謝謝二位。”戴雨浩謝過二人,繼續順著金光走去。

        看著他離開的身影,烈焰微笑道:“雨浩用情專一,倒是很像當年的你呢。”

        姬動呵呵一笑,道:“我很懷疑唐三大哥就是按照我的標準招女婿的啊!”

        烈焰“撲哧”一笑,道:“臭美。”

        姬動將她摟入懷中,道:“其實,苦盡甘來的味道才是最美的,我相信,他很快就會體驗到了。”

        (欲知姬動與烈焰的故事,詳見拙作《酒神》,也名《陰陽冕》。)

        金光一直蔓延到頂層才停下來。面前是一扇房門,戴雨浩抬手在門上敲了敲。

        “進來。”一個溫和的女聲響起,十分動聽,但戴雨浩的臉色微微一變,因為他聽出這個聲音并不是屬于舞桐的。

        戴雨浩推門而入,目光驟然收縮。

        房間內有兩個人,一站一坐,那站著的女子身穿粉色長裙,一頭長發梳成長長的蝎子辮輕輕垂下,從側后方能夠看到她那精致,修長的白皙美頸,長裙束腰處盈盈一握,將她那動人的身材完美地勾勒出來。

        此時她已經轉過身來,絕美的容顏讓戴雨浩看得不禁微微一呆。

        而那坐在床上的人,雖然只能看到側臉,但戴雨浩還是一眼就認出來,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嗎?

        “您好。”戴雨浩趕忙向眼前的女子問好,但目光始終停留在唐舞桐身上。

        女子走到她面前,仔細地打量著他,但戴雨浩恍然未覺。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小舞微笑著說道,美眸中滿是滿意之色。那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她輕輕地拍了拍戴雨浩的肩膀,然后從他身邊走過,將門帶上。

        “舞桐!”此時已經沒有其他人,戴雨浩疾呼一聲,就撲到了唐舞桐面前。

        唐舞桐坐在那里,面無表情,就像被人下了定身法似的,一動不動。

        “舞桐,都是我不好,是我錯了,你讓我解釋,好不好?”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將她有些冰涼的雙手握在自己手中。

        唐舞桐的眼神中似乎多了幾分神采,扭頭看向他,但美眸之中還是充滿迷惑。

        “你是誰?”

        簡單的三個字卻如同三把巨錘一般,狠狠地捶在戴雨浩心頭。他頓時臉色蒼白,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恐懼瞬間從他心底升起。他下意識地松開了唐舞桐的手,身體不受控制

        地顫抖著。

        他寧可唐舞桐痛罵他,甚至驅趕他,也不愿意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

        她失去了記憶,不認識我了!她不認識我了啊!

        無與倫比的恐懼令戴雨浩陷入混亂。

        “你是誰?”唐舞桐歪著腦袋,看著他問道。

        看著他眼神中的恐懼,唐舞桐突然笑了:“我想起來了,你是霍雨浩,也是戴雨浩,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未來孩子的父親,也是那個傻傻的,在外面喊著愛我的傻瓜!我的傻瓜!”

        (全書完)

        新書《天火大道》已經開始連載,請大家收藏!http://www.3056717.com/tianhuodadao/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