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百一十二章 逼迫(上)

    作者:唐家三少

        玄老沉默著,什么都沒說,在內心深處,他甚至有些佩服這位星羅帝國皇帝。他很清醒,他說的沒錯,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自己這個極限斗羅,也已經無力回天。最終的結局已然注定。所有的一切,都不可逆轉。

        白虎公爵戴浩一代人杰,但卻生不逢時,在魂導科技的絕對壓制下,他的統帥能力根本無法完全發揮,只能眼看著日月帝國憑借著絕對優勢的魂導科技對帝國碾壓。

        史萊克城雖然有唐門,有軒梓文,可是,軒梓文畢竟只是一個人啊!以一人之力,又怎么可能和一個國家數千年的科技底蘊相比?軒梓文這些年也蒼老了許多,他雖然已經成就封號斗羅,但每天的消耗卻實在是太大了。

        唐門的魂導科技有著長足進步,甚至已經真的要去追逐最主流的魂導科技水準了,但無論是資源還是生產能力,以及規模和研發范圍,卻和日月帝國依舊有著本質的差距。這些都是不可逆轉的。

        真的要讓日月帝國統一大陸了嗎?玄老有些痛苦的閉上雙眼。

        雖然日月帝國始終都沒對史萊克城發起進攻,可是,玄老心中卻依舊像壓著一塊大石。

        “陛下,臣告退,來生再侍奉陛下。”一位大臣突然掉頭就走,淚流滿面。

        一個人,可以視死如歸,可是,能夠站在這里的臣子,都不可能只有一個人啊!不為自己,他們也要為自己的家族考慮。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一會兒的工夫,整個朝堂已經空了一大半。

        許家偉自嘲的笑笑,緩步來到玄老面前。

        “玄老!”他彎下身子,向玄老鞠躬行禮。

        玄老雙手虛抬,柔和的魂力將他托起,同時玄老也站了起來。這不是對一位帝王的尊敬,而是對一位尊重生命帝王的敬佩。

        “陛下!”

        許家偉嘆息一聲,道:“朕代表星羅帝國,感謝史萊克學院,感謝唐門的支持。沒有你們,星羅帝國早已不復存在。謝謝你們。但是,事已至此,回天乏力。玄老,您和史萊克學院以及唐門的諸位,也早些離開吧。史萊克學院畢竟是**的。并不屬于任何一個國家,你們為了我們星羅帝國做到如此地步,已經是仁至義盡。不能再繼續下去了,以防那日月帝國遷怒學院。星羅帝國可以亡,但史萊克學院不能滅,在史萊克,才有著我們斗羅帝國真正的傳承所在。”

        玄老眉頭緊皺,長嘆一聲,他知道許家偉說的很對。正像那些離開的大臣一樣。玄老可以不計個人得失,但他卻是海神閣的閣主,他必須要為史萊克城上上下下百萬人考慮啊!更何況,史萊克城中。還有斗靈帝國的參軍,天魂帝國最后的皇室血脈,都在史萊克城。

        “陛下,史萊克雖然不足以守護星羅。但如果陛下愿意,我們還有能力帶領皇室返回史萊克,以后再等待機會。尋機復起,如何?”

        許家偉笑了笑,搖搖頭,道:“不可能了。日月帝國占領整片大陸,史萊克終究只是一城之力,日月帝國只需要以大軍彈壓,甚至不需要攻擊,只要斷絕各種補給,就足以讓史萊克城無力抗衡。玄老,我勸您一句,回去之后,讓斗靈帝國皇室和天魂帝國皇室,各自散開兵卒吧,那樣,還有茍活于世的可能。否則的話,史萊克城也不可能護住他們周全。”

        說到這里,許家偉突然跪倒在在玄老面前。

        “陛下,您這是干什么?”玄老讓開半步,一臉吃驚的看著這位星羅帝國皇帝。從他剛才那一番話,玄老就能看得出,這位星羅帝國皇帝陛下,確實是要在天魂、斗靈兩國皇帝之上。這估計也是星羅帝國是最后一個滅國的最重要原因了吧。

        “玄老,我有一事相求。”這個時候,許家偉已經不再自稱為朕了。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不但認真,更是充斥著一種難以形容的堅定。

        “陛下請說。”玄老同樣認真的回答道。

        許家偉沉聲道:“日月帝國統一大陸之后,如果他們要將我們斗羅大陸更名為日月大陸。那么,請您為我們原屬斗羅大陸三國留下一顆報復的種子,未來,終有一天,我們的后代,一定要將大陸名字改回。”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斗羅大陸,這已經存在了數萬年的名字,難道真的就要改變了嗎?

        幾名剛剛悄然走出大殿的大臣都停下了腳步,他們的拳頭,都不自覺的攥緊。

        玄老身體一震,原本昏黃的眼眸中,驟然迸射出無與倫比的精光。

        “如果日月帝國真敢改大陸名稱,那么,老夫以饕餮斗羅之名起誓,定要讓日月帝國無皇室傳承,哪怕是天下大亂,也在所不惜!”

        斗羅大陸這個名字,傳承數萬年,更是承載了所有魂師內心的渴盼。斗羅之名,怎容褻瀆?

        國可以破,但斗羅之名,絕不能改。

        一時間,整個大殿內,群情激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朝著玄老拜了下去。

        正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浩瀚而宏大的聲音。

        “傳帝后戰神令,三日內交出白虎公爵戴浩,星羅帝國可降,可不殺一兵一卒,不劫掠,不破城,星羅城一切如舊。否則,雞犬不留!”

        說到雞犬不留四個字的時候,巨大的聲浪震動的整個星羅城都在顫抖著。

        交出白虎公爵可降?

        為什么會是這樣的條件?就算白虎公爵在這些年來,一直與日月帝國作戰,難道說,日語帝國竟然還會在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忌憚他么?

        “報——”

        傳令兵匆匆從外面跑了進來,“啟稟陛下,星羅帝國開始合圍了,南城門和東城門也被封堵。之前打算投向星羅的官員及其家眷,甚至連平民,全部被星羅帝國趕回,不讓投降、不讓出城。”

        聽了傳令兵這番話,在場眾人不禁相顧失色,連投降都不讓嗎?

        白虎公爵險些咬碎了一口鋼牙,雙拳緊握,“混蛋!”

        許家偉的面部肌肉也在抽搐著,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淪落到想要投降都不可的地步。

        滾滾聲浪再次傳來,和之前的話一模一樣。通過高空探測魂導器附帶的擴音魂導器,整個星羅城都能聽到這個聲音。

        “陛下!”白虎公爵戴浩單膝跪倒在地,“請允許臣孤身作戰,臣不降,但愿戰死陣前。”

        “胡說!”許家偉厲聲大喝,“你是帝國功臣,如果沒有你,星羅早已不復存在,朕可以把自己交出去,也絕不會將你交出。”

        “其實,我們未必也就沒有機會。”正在這時,一個低沉的有些沙啞的聲音突然響起。

        “嗯?”許家偉下意識的回頭看去,一個人,從玄老身后的人群中走了出來。

        看到他走出來,許家偉也好,亦或是白虎公爵,都不禁愣了愣。

        如果剛才那話是從別人嘴里說出來的,他們一定會不以為意,但從這個人口中說出,卻讓他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軒堂主,您有什么好辦法?”許家偉急切地問道。

        沒錯,這個從人群中走出來的人,正是唐門魂導堂堂主軒梓文。

        軒梓文看上去比以前蒼老了許多,這幾年以來,他一直在努力的研究著,卻已經很少參與魂導器的制作,尤其是最近一年多,他幾乎每時每刻都處于研究狀態之中。直到這次星羅帝國危機大增,這才和唐門眾人一起出來,也帶來了唐門魂導堂的精英,但他的研究卻一直沒有停止。但卻根本沒有人知道他一直在研究的是什么。

        軒梓文臉上有著一層不正常的潮紅,但他的眼神中卻充滿了亢奮之色,沉聲道;“離開的就讓他們走吧,不能共患難的臣子,不要也罷。陛下,我的研究成功了,日月帝國想要畢其功于一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嗯?”白虎公爵此時已經站了起來,虎目之中奇光大放,看著軒梓文,眼中充滿了渴望,他知道,這或許是星羅帝國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日月帝國大軍營地。

        橘子身穿一身火紅色的戰甲,默默的站在帥帳前方,眺望著遠處的星羅城城頭。

        三年過去,歲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她依舊是那么美,美的令人窒息。

        最后通牒已經發出了,現在就等待那邊的回應,從目前星羅城的情況來看,他們根本就沒有別的選擇。那白虎公爵自負忠良,經自己這樣一逼,必然會走出星羅城。這樣一來,星羅城投降,自己也好少造殺孽,萬一……

        想到這里,橘子的身體突然顫了顫,一種難言的恐懼在心中蔓延開來,不禁暗暗長嘆一聲:三年了,他果然一直都沒有回來,一直都沒有出現。可是,在自己攻城略地的時候,心中卻無時無刻不因為他的身影而感到恐懼。

        -----------------------------------

        下午的簽售要來哦,我會穿的帥帥的,去給大家簽售滴,小伙伴們,下午見。12月6日15點,重慶購書中心大坪時代店。地址:重慶渝中區大坪時代天街c館g層。(未完待續。。)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