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百零八章 宴襲殺(中)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沉默了一下,“希望你會遵守你的諾言。”

        橘子看不到霍雨浩,她的目光在這一瞬,突然變得深邃起來,然后用沉凝的聲音道:“我會的。”

        霍雨浩道:“一言為定。”

        徐天然這些天一直很焦慮,自從那天原本認為是天衣無縫的行動竟然出了紕漏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非常不好。

        幾乎所有明都的高端戰力現在全都用于防衛這臨時行宮,人的權力越大,就對自己的生命越是看重,這也是為什么歷代帝王年紀大了之后,都會很容易的想去追尋長生是一樣的。

        徐天然很怕死,他想做斗羅大陸歷史上的千古一帝,他要統一整座大陸,他當然不能死。

        盡管包括孔老在內的眾多九級魂導師都為他分析過,那兩位極限斗羅活下來的可能無限接近于零,就算活下來,也必然是受到了不可逆的重創,用不了多久就會死去。可是,在徐天然心中,卻依舊充滿了擔憂。他會想,如果那兩位極限斗羅只有最后的一擊之力呢?那么,他們毫無疑問的會將這份攻擊作用在自己身上啊!所以,他不惜一切代價的進行防御,就是為了防備這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想要成為千古一帝,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身上攜帶著十一件九級魂導器,包括穿著一身人形魂導器,哪怕是在睡覺的時候也不脫掉,就能夠顯現出現在徐天然的心態了。

        每天任何時候,他身邊都會至少有超過六名以上的九級魂導師守護著,而且,這些天,他從未出過行宮一步,整個人的焦慮越是越來越強。

        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的狀態要保持多久,外面根本沒有任何關于那兩位極限斗羅的消息傳回來,越是這樣,他心中的焦慮就越是嚴重。

        “陛下,您該用膳了。您邀請的諸位大人已經到了。”一名內侍恭敬的說道。

        “嗯。”徐天然點了點頭,掀起頭上的面罩。走出了房間,來到用餐的大廳。

        哪怕是在這個餐廳周圍,都有小型的魂導護罩布置著,隨時做好應變準備。

        六位九級魂導師已經來了一會兒了,他們的任務除了陪徐天然吃飯之外,更重要的任務自然是保護他,當然,在這六位九級魂導師看來,更重要的其實是讓徐天然安心罷了。

        在那種程度的攻擊之后,那兩位極限斗羅又怎么可能活的下來啊!但誰也不回去說徐天然杞人憂天,最近這位焦慮的帝王,已經先后擊殺了十幾名內侍了。

        “都是自己人,大家不要客氣,用餐吧。”徐天然的臉色有些木然,晚餐很豐盛,擺滿了一桌子,但對他來說,哪怕是珍饈美味,現在也是味同爵蠟一般。

        六位九級魂導師也顯得很沉默,也不客氣,各自吃喝起來,和一位焦慮的帝王一起吃飯,絕不是什么讓人開心的事情,他們也只想吃完飯之后,早些離開。九級魂導師的生活是非常忙碌的,制作魂導器、試驗魂導器、設計魂導器,還有他們掌管的其他事情,都需要他們去掌控。

        喝了幾杯酒,徐天然原本嚴肅的表情總算是放松了幾分。可能是因為年齡的增長,再加上掌控權勢的增加,他現在越來越嗜好這杯中之物了。尤其是最近,每天晚上,總是要依靠酒精的麻醉才能睡個好覺。

        內侍又為徐天然倒了一杯酒,徐天然端起酒杯,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道:“來,各位供奉,讓我們共飲一杯,預祝我日月大軍早日蕩平星羅、斗靈兩國,一統大陸。”

        “飲勝!”六位九級魂導師趕忙端起酒杯齊聲說道。

        聽著他們哄然應諾的聲音,徐天然的心情更好了幾分,六位如此強大的九級魂導師,不是一樣要聽從自己的命令嗎?這就是掌握天下的好處啊!

        酒杯送到唇前,和其他六位九級魂導師同時舉杯共飲。這本來是飲宴之中再正常不過的情況了,但是,沒有人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們將被子送入自己唇前的一剎那。每個人的酒杯之中,都悄然多了一個不起眼的小漩渦,這個小漩渦是深藍色的,今天的餐酒是葡萄釀,在那暗紅色的酒液之中,根本就看不到其中端倪。

        葡萄釀酸酸甜甜,味道醇hòu甘美,當六位供奉和徐天然共飲此杯的時候,酒液入喉,他們卻都有種奇異的感覺,這一杯葡萄釀,似乎格外的清涼,喝起來份外沁人心脾,說不出的舒爽。

        “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陛下請酒,這杯酒喝起來滋味兒真是不錯啊!”一位年長的九級魂導師笑道。

        徐天然卻在突然之間臉色大變,猛然扭頭看向旁邊的內侍。

        同一壺酒,怎么可能前一杯和后一杯的味道有所不同呢?他記得很清楚,并沒有換過酒壺。在這風聲鶴唳的時刻,徐天然對于一切風吹草動都是分外敏感的。

        令他較為安心的是,那名內侍并沒有因為他的注視而有什么變化,反而是有些茫然,低下頭,恭敬的道:“陛下,可要再來一杯?”

        正在徐天然略微放松下來的時候,下一瞬,他和在座的六位九級魂導師臉色卻同時變了。

        原本清涼的酒液,突然變得冰冷起來,那入腹之后本應該更加接近體溫的酒液,卻像是驟然開始冰凍一般,森寒的氣息瞬間向全身散發,令他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一寒。

        “不好!”一位九級魂導師大喝一聲,全身頓時升騰起了一層霧氣,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憑借自己強盛的魂力,將之前的酒液從體內逼迫出來。

        但是,他這一運轉魂力,就發現了不對,體內魂力雖然依舊強盛,可是,那酒液所過之處,無論是血脈還是魂力,仿佛都要凍結了似的,當他的魂力與那恐怖的冰冷酒液碰觸在一起的時候,竟然立刻也會被連帶著冰凍起來,連能量都要被冰凍,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啊!

        徐天然在做著同樣的事情,但當他的魂力和那冰冷碰觸后感到不對的時候,臉色頓時變了,變得異常難看。這種情況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劇毒?這是他首先想到的,除了劇毒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可能。可是,自己喝的酒,在上桌之前,都是由專門的人品嘗過的,并且仔細檢驗,確認沒問題,才有可能擺放到自己面前來,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啊!

        四道黑色的身影悄無聲息的來到徐天然身邊,其中一人已經一只手卡住了之前倒酒內侍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另外三人之中,一人警惕的觀察著四周,身上的人形魂導器上已經閃爍著強烈的光芒,另外兩人則是都將雙手抵在徐天然背后,催動渾hòu的魂力,向徐天然體內注入進去。

        “快,傳我命令,封鎖……”徐天然低聲喝道。他發現,自己此時說話都已經變得困難起來,因為喉嚨仿佛也要被凍結住了,在說話的時候,嘴里甚至會噴出白霧來。

        這是何等霸道的劇毒啊!竟然能夠達到如此程度。龍逍遙和葉夕水的報復,終于來了嗎?

        徐天然雖然驚恐,但總算還是鎮定的,畢竟,在這個房間之中,加上他在內,足有十一位封號斗羅級別強者,外面還有強大的日月皇家魂導師團,有這么多強者在,就算是那兩位極限斗羅動手,也沒可能在第一時間將自己擊殺的。而那劇毒無論多么強勢,以自己的修為,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事,再慢慢想辦法解毒就是了。

        “沒用的,你的命令不可能有一個字傳出去,包括這里的一切。”

        那名空閑的黑色身影剛剛彈身出去,就被一股無可抵御的力量反彈而回,全身的人形魂導器上,也隨之蒙上了一層冰霜。

        整個餐廳內,全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扭曲光芒,外界的一切,再也無法出現在眾位封號斗羅級別強者的感知之中了。

        這、這是怎樣的力量啊?

        那六位九級魂導師雖然感受著體內的血液越來越冰冷,但也絕不會束手待斃,都在第一時間張開了自己的魂導護罩,護住自己,然后團團圍繞在徐天然周圍,警惕的看向四周。

        兩道身影,徐徐從虛幻中浮現出來,平靜的出現在徐天然以及眾位日月帝國強者面前。

        當徐天然看清楚來人的時候,不禁微微一愣,眼前這個人,他談不上熟悉,但卻絕對見過。

        “你、你是史萊克學院的……”徐天然驚訝的看著面前的人。

        “是的,我是史萊克學院的霍雨浩,這位,是我的女朋友,唐舞桐。很意外嗎?陛下。”霍雨浩面帶微笑的說道。

        徐天然冷冷的道:“霍雨浩,就是你以一挑十,擊敗了我日月帝國強者?”

        霍雨浩點了點頭,“不錯,正是我。”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