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百零三章 雙傳功(上)

    作者:唐家三少

        龍逍遙背負著葉夕水,葉夕水的臉上卻閃爍著奇異的光澤,看著霍雨浩和唐舞桐,眼神卻出奇的平靜。

        “先離開這里再說!”這是龍逍遙見到霍雨浩之后說的第一句話。

        而就在之前,就在那高能壓縮陣列魂導器護罩消失的剎那,霍雨浩接到龍逍遙的傳音,他老人家只說了三個字,掩護我。

        在那一瞬間,霍雨浩其實猶豫過,盡管他只聽到龍逍遙的聲音,但他有預感,葉夕水并沒有死,至少現在還沒有死。救了龍逍遙,是不是就等于救了葉夕水。

        但在片刻之后,他就下定了決心。恩是恩,仇是仇,有恩就要報恩,有仇自然報仇。眼前這種情況,他只能選擇先報恩再說,但是,哪怕是之后龍逍遙要攔阻,他也絕不會放過葉夕水。這樣一位邪魂師極限斗羅一旦放到外面,就將是舉世矚目的大災難。

        狂轟亂炸持續了整整一刻鐘的時間才結束,無論是徐天然還是橘子,臉色都是一片鐵青,尤其是徐天然,此時的他,皮膚上已經明顯出現了一層雞皮疙瘩。

        如果、如果龍皇斗羅和死神斗羅沒死,這個代價,誰也承受不起。兩位極限斗羅的怒火,甚至有可能會讓整個日月帝國生靈涂炭,那就實在是太可怕了。

        “橘子,你說,他們死了嗎?”徐天然扭過頭,看向身邊的橘子。

        “死了,一定死了!”橘子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堅定說道。她第一次從徐天然臉上看到了懦弱,他在害怕,是的,他在恐懼!

        “對,他們死定了,他們一定已經死了。”徐天然大聲說道。

        明都城外,任何普通士兵甚至是魂導師的封鎖,對于霍雨浩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模擬魂技開啟到最大程度,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探查到他的存在,還有他帶著的人。

        百里距離,對于超級斗羅以上層次的強者來說,須臾可至。一直到一片樹林之中,霍雨浩才停下腳步。

        他必須要停下來了,他的表情和心情都很嚴峻。他即將要面臨的,將是一個大大的難題。而卻又是他必須要面對的。

        霍雨浩停下,唐舞桐自然也停了下來,和他手牽著手,兩人轉過身,面對著背負葉夕水一直走到這里的龍逍遙。

        此時霍雨浩才看到,黑暗圣龍、龍皇斗羅龍逍遙身上的鱗片,竟然已經是暗紅色的,他那蒼老的面龐也是紅撲撲的,看上去紅光滿面。但在霍雨浩眼中,他看到的,卻是縈繞的死氣。

        是啊!在那等烈度的恐怖攻擊下,就算是極限斗羅,也絕對沒可能全身而退的,更何況,在自己面前的這兩位,都已經是年過兩百歲的老人,他們的身體機能早就不是巔峰時期所能相比的。

        龍逍遙小心翼翼的將葉夕水放在地面上,想要扶著她坐下,葉夕水卻抬起一只手,緊緊的抓住龍逍遙的肩膀,硬是要站在他身邊。

        令霍雨浩和唐舞桐吃驚的是,此時的葉夕水,似乎正在變得年輕。

        龍逍遙說的沒錯,年輕時候的葉夕水真的很美,有著不遜色于唐舞桐的絕色容顏,足以令任何人為之動容。

        她身上散發著柔和而充滿光明氣息的金色光暈,神圣的不可方物,就像是霍雨浩當初第一次見到施展天使武魂時候的葉夕水。她的皮膚白皙而透明,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甚至還有一絲釋然。這一切看在霍雨浩和唐舞桐眼中,卻是說不出的詭異。

        他們都不清楚,眼前這兩位極限斗羅究竟是怎樣的狀態,只是覺得現在的他們很怪很怪。

        從葉夕水身上,霍雨浩能夠感受到的,就是純粹而浩瀚的魂力波動,而且沒有半點邪魂師的氣息,可是,卻感覺不到半點氣血波動。

        龍逍遙身上倒是氣血波動十分強盛,只是卻在不斷地下降,而且不穩定。

        “龍前輩。”霍雨浩有些艱難的看向龍逍遙。

        龍逍遙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你們今天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過夕水的。我明白你們的苦衷。你們也應該能夠看的出,我們都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了。只是,我原本的心愿不知道還能不能完成,本來是想著,等你九十八級的時候前來找我,現在看來,我恐怕是等不到了啊!”

        霍雨浩心中一片黯然,他是聽龍逍遙親口講述過他和葉夕水之間故事的,也很明白龍逍遙內心深處的那份痛苦。

        “雨浩,我能不能請求你一件事?”龍逍遙說道。

        霍雨浩沉默了,“如果不是放葉前輩離開的話,其他事情,我都可以答應您。”

        現在這種狀態的葉夕水和龍逍遙,決不可能是他和唐舞桐聯手的對手。

        龍逍遙搖了搖頭,道:“如果我死了,我自然就不能再保護她了,我只是希望你答應我,在我死之前,不要傷害她,等我死了之后,你們再動手,可以嗎?”

        霍雨浩全身一震,心中更加難受了,一位極限斗羅走到這種程度,真是何苦來哉啊!

        略微猶豫了一下后,他道:“只要葉前輩不離開,我答應您。”

        龍逍遙點了點頭,道:“你放心,你不會白白答應我這件事的,我會付出酬勞給你。”一邊說著,他緩緩轉向葉夕水,他的眼神也變得越發溫柔了。

        “夕水,你真美,你還是那么美,我卻已經老了。”他的聲音很柔和,而且說的很緩慢,就像是在傾訴。

        葉夕水的絕色面容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不,是我們都老了。沒想到,我最終終究還是能夠和你在一起,一起走到生命的盡頭,這種感覺,真的很好,不要難過,這已經是我能得到的最好結局了。”

        龍逍遙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顫抖,“夕水,你真的肯原諒我嗎?肯原諒我當初對你所做的一切嗎?”

        葉夕水笑了,她笑的很開心、很開心。

        “傻瓜,逍遙,你真的是個傻瓜,不只是你,穆恩也是。你們兩個都是傻瓜,一直以來,你們都被我玩弄與股掌之上啊!可你們卻并不知道。你真的是個大傻瓜啊!”

        她雖然在笑,但淚水卻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來。

        “為什么這么說?”龍逍遙有些呆滯的看著她。

        葉夕水輕嘆一聲,“這輩子,你已經為我做的太多太多了,我們已經到了最后時刻,就讓我也為你做一件事情吧。我能為你做的,就是讓你能夠放下一切心中的包袱,開開心心的離開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現在也終于能夠告訴你了。”

        龍逍遙愣了,唐舞桐和霍雨浩也不禁有些發愣,此時能夠從葉夕水口中說出的,必定是秘辛中的秘辛啊!

        龍逍遙吃驚的道:“你要告訴我什么?”

        葉夕水淡然一笑,道:“那件事,那件你一直心中充滿愧疚的事情,其實,是根本不存在的,或者說,你根本就不需要為了那件事而內疚,因為,那本就是我安排的,我本來要等的人就是你,而不是穆恩。我是心甘情愿將身子交給你的,盡管,那是個陰謀。”

        “你說什么?”龍逍遙大驚失色,看著葉夕水,眼中充滿了恐懼,“別說了,夕水,我求求你別說了,不要破壞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至少,在當初那個時候,你在我心中是完美的。”

        葉夕水搖了搖頭,道:“不,我要說,如果不將內心深處的話都說出來,我還舍不得死。其實,你不用擔心什么。這么多年以來,你雖然一直守護著,一直跟在我身邊,甚至是被我趨使,看著我做了很多壞事。可實際上,你并不虧,因為,你守著的,一直都是一個深愛著你的女人。你知道嗎?”

        龍逍遙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夕水,或許是因為身體的衰弱,極限斗羅修為的他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葉夕水幽幽的道:“當年,我和你還有穆恩,第一次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的時候,實際上,我就是有目的去的,那時候,我就已經是圣靈教的一份子了。我那時候前去參賽,就是去查看我們那一代年輕人之中的佼佼者。于是,我遇到了你和穆恩。”

        “你們都是那么的優秀,那么的強大,更勝于我,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我們都是年輕人,很容易的就走在了一起,更何況我本來就是有目的的要接近你們。于是,你們兩個都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我,而我其實,心中也喜歡上了你們其中之一。”

        “你是不是以為,我一直喜歡的都是穆恩,這也是你痛苦的根源之一吧?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傻瓜,你這個大傻瓜,從一開始,我喜歡的就是你,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穆恩。”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