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百章 黑暗圣龍的故事(下)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已經不忍心再追問下去了,他將自己代入進去,無論是作為三人中的任何一個,他都無法接受當時的命運。

        麥酒來了,龍逍遙又是一口飲盡,蒼老的面龐上多了一層不健康的鴻運。

        服務生趕忙道:“龍老,您慢點喝,喝的太快對身體不好。”

        龍逍遙輕輕的搖了搖頭,“杯子拿走吧,不喝了,我們再坐一會兒。”

        “好,沒事兒,您和您的朋友坐多久都行。”服務生很有眼色的拿著杯子下去了。

        龍逍遙重新睜開雙眸,苦澀的看著霍雨浩和唐舞桐,故事講到這里,似乎已經結束了。

        “我欠夕水的,永遠也換不清了。那是她的第一次。我欠穆恩的,也同樣還不清。現在你們明白,為什么我會助紂為虐了吧。明知道夕水帶領圣靈教生靈涂炭,也一直要守護在她身邊。我們曾經失去聯系很長一段時間,我也以為自己能夠忘記,可是,這真的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幾十年之后再次相見,我也依舊將當初的一切記得清清楚楚。所以,無論夕水做了什么,我都沒辦法去阻止她。因為我沒那個資格。當我犯了那彌天大錯之后,我的生命就已經不屬于自己了。”

        “相比于穆恩,夕水收到的傷害更深。是我,是我毀了她一生。我愛她,我愿意為了她而付出一切。我的生命也是她的。我只能死在她前面,如果有一天,她死在了我前面,那么,我立刻會追隨她而去。所以,沒有人能說服我離開她。我們的生命,早就已經連在了一起。”

        龍逍遙的呼吸有些急促,但眼神之中卻充滿了釋然,這么多年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將這番話說出來。

        故事雖然沒有講完,但誰都能猜得到,后面的過程必然是悲劇。

        霍雨浩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他不知道自己是該同情這位黑暗圣龍,還是為老師感到悲哀。這場悲劇,或許真的是命運的安排吧。

        龍逍遙站起身,道:“我該走了。珍惜眼前人吧,年輕人。記得,等你們修為超過了九十八級之后,就來找我。我現在去接夕水。”說完,他就大踏步的向外面走去。

        霍雨浩和唐舞桐坐在原處未動,現在的情況似乎變得更加復雜了。聽了龍逍遙和葉夕水的故事,他們固然很同情葉夕水的遭遇,但是,立場卻是不可能改變的。葉夕水畢竟是圣靈教的真正主宰,在她的帶領下,圣靈教不知道殘殺了多少生靈,哪怕是龍逍遙,也在其中有助紂為虐的嫌疑。這是沒法抹殺的事實。

        敵對的立場不會改變,但也多了一份理解,霍雨浩拉住唐舞桐的手,苦笑道:“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們的苦受的夠多了,但是,和老師、龍前輩以及葉夕水來比,我們似乎還算是幸運的。至少,我們最終能夠走到一起。我現在真的特別滿足,我甚至想帶著你轉身就跑,永遠的脫離這個世界,找一個誰也找不到我們的地方去過隱居的生活。偶爾去看看伙伴們,縱情于山水之間,那將是多么快樂的事情啊!”

        唐舞桐站起身,走到霍雨浩身邊,坐到他腿上,摟著他的脖子,將自己的面龐完全貼合在他懷中。

        淡淡的濡濕感傳來,唐舞桐的嬌軀在微微的顫抖著。

        剛才龍逍遙在講述那個故事的時候,她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此時才終于完全釋放出來。

        “老師真的是太可憐了,我都能夠想象得到,當初老師在和本體宗拼斗的時候為什么會那么拼命。老師的實力,一定不會那么容易受到創傷的。如果不是為了守護史萊克,說不定老師早就選擇了解脫吧。老師心中承受的苦楚,一定要比龍前輩更多、也更深刻。”

        唐舞桐低聲說著。

        霍雨浩默默的點著頭。

        穆恩從來都沒有對他們說過自己和葉夕水以及龍逍遙之間的事情。直到死亡,他都將這個秘密深深的埋藏在自己內心深處,沒有告訴任何人。

        腦海中,回想著老師佝僂的身影,回想著老師蒼老的面龐,霍雨浩也不禁雙眸發紅。

        日月帝國,皇宮。

        葉夕水坐在下首位,手中端著一盞茶,默默的品著香茗。

        日月帝國皇宮用茶十分考究,精選高山茶,半發酵,再以特殊方法秘制而成。每年的產量很少,只有皇室才能擁有一些。

        淡淡的茶香縈繞,葉夕水的情緒似乎顯得很平靜,沒有過多的波動。

        上首位,徐天然坐在主位上,在他身邊,坐著的正是橘子。

        “葉老。這次的事情,或許真的只是個誤會,還請葉老高抬貴手。朕愿意給貴教一些補償。貴教有什么需要,盡可以提出來。”徐天然顯得很客氣,面帶微笑的說道。

        坐在他身邊的橘子一身明黃色宮裝,一言不發,沒有任何反應。

        葉夕水放下手中茶盞,目光看向徐天然身邊的橘子,微微一笑,道:“陛下,如果我跟你要人呢?我只要一個人。如何?”

        徐天然面部表情微微一僵,雖然他明知道葉夕水說的是誰,但卻還是明知故問道:“您想要誰?”

        葉夕水冷然一笑,“我想要皇后陛下跟我上圣靈教走一趟。不知可否?”

        橘子依舊平靜的坐在那里,一副完全聽從徐天然吩咐的樣子,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徐天然卻是臉色微微一變,道:“葉老,這恐怕不行。朕后宮空虛,就只有皇后一位。我們感情深厚,這次的事情,撲朔迷離。不如,我們先將事情調查清楚再說,如何?”

        葉夕水擺了擺手,道:“不用調查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根本就沒想過你們會調查清楚什么。而且,從陛下的種種作為來看,我也清楚陛下的選擇究竟是什么了。別的不用多說了,陛下的想法,我明白,也理解。剛才不過是戲言而已。既然陛下選擇放棄我們,那老身別無所求,只是希望,陛下能夠也放過我們圣靈教。老身愿意帶領圣靈教離開帝國,遠赴他方。只求平安而已。”

        徐天然驚訝的看著葉夕水,這還是他認識的死神斗羅嗎?這真的不像是這位圣靈教太上長老所能說出的話。她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如此說?

        葉夕水重新端起茶水,又喝了一口,嘆息一聲,“老身累了。這輩子,也無所作為了,只想在最后的日子里,靜靜的度過。陛下,這些年來,雖然圣靈教給您帶來了不少麻煩,但您也不得不承認,我們對貴國還是有些功績的。希望這些功績能讓陛下給我教一條活路。老身就滿足了。”

        徐天然哈哈一笑,道:“葉老,你這是哪里話。貴教何去何從,自然是由您來決定。無論怎樣,圣靈教都是我們的伙伴。只是,這國教之名,恐怕……”

        葉夕水微笑道:“一些虛名,不要也罷。陛下盡管收回就是。我今天來,只是為了向陛下表明態度。我們不會再報復什么,只是希望,能夠獲得平安。言盡于此,陛下保重,老身這就離開了。”

        葉夕水站起身,緩步向外面走去,她的步履甚至有些蹣跚,看上去一副蒼老的模樣。

        徐天然站起身,作出一個相送的手勢,但腳下卻沒有移動分毫,只是目送著這位死神斗羅緩緩走出大殿,向外面而去。

        橘子疑惑的看向徐天然,低聲道:“陛下,她說的是真的嗎?”

        徐天然擺了擺手,臉上流露出一絲冷笑,“老hu有可能會吃素嗎?她越是示弱,就說明問題越大。她知識要麻痹我們而已,我們的計劃不但要進行,而且還要盡快。”

        橘子眼中光芒一閃,“那現在……”

        徐天然點了下頭,右手向下用力一揮。

        橘子驟然站起身,轉身向殿后走去。

        葉夕水走出正殿大門,蒼老的面龐上流露著一絲釋然之色,該說的,終于說出來了。自己真的應該離開了吧。不管那徐天然是否相信,自己所說的,確實都是肺腑之言。

        這么多年,過的真的是好累、好累。老師,還有那死貴,無論怎么樣,我都對得起你們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只想留給自己,和他!

        葉夕水再次邁開步伐的時候,龍鐘老態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輕快,一份放棄了所有之后的,輕快。

        她的面龐上帶著一絲微笑,原本的蒼白甚至都多了一絲紅潤。終于可以放下一切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