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九十八章 傷心橘子(中)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搖搖頭,道:“抱歉,我做不到。”

        “為什么做不到?我就是要!”橘子幾乎是怒吼著說出這句話,導致不遠處的火鳳凰近衛們一個個都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看向這邊。

        橘子擺了擺手,示意她們自己沒事。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看看霍雨浩,再看看唐舞桐。

        “為什么、為什么你做不到?”她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懦弱了。

        霍雨浩輕嘆一聲,還是搖了搖頭,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唐舞桐站起身,將最后一點烤魚吃掉,然后向橘子道:“因為情緒不同。你不要為難他,他并不是刻意的。只是,在給你烤魚的時候,和給我烤魚的時候,他的情緒是有區別的。所以,同樣的方法,烤出來的魚,味道卻不一樣。所以,我并不介意他烤魚給你吃。因為,除非我愿意,否則,你永遠也不可能吃到那種叫做愛的味道。”

        她走到霍雨浩面前,輕輕的在他身上靠了靠,“好好吃。我愛你。”

        簡單的六個字,卻讓霍雨浩全身一震,唐舞桐這還是第一次當著別人向他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這對霍雨浩來說,絕對是一份大大的驚喜。盡管他知道,這也有她要氣橘子的成分在。但當她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字里行間,情真意切,那是裝不出來的。

        “我也愛你。”霍雨浩下意識的抱住她,在這個時候,他的心已經被溶化了。

        橘子看著相擁的兩人,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她終于明白為什么唐舞桐肯讓霍雨浩給她烤魚了,并不是什么好意,也不是為了饞嘴,更重要的,就是為了要向他宣示主權啊!

        她根本就不是不吃醋,而是一直在吃醋。她這是在用最強烈的手段打擊自己。明知道自己越是在這個時候就越應該堅強,可是,淚水卻依舊忍不住的向外流淌。

        就算贏得了天下又能如何,我終究還是輸給了她,而且,只要他的心在她身上,我就永遠也不可能贏。

        淚水讓眼前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了,橘子轉過身去,悄悄的擦掉淚水,帶上自己的面甲,默默的走到一旁,這一次,她走的有點遠,卻什么都沒有再說。

        “我是不是有些殘忍?”唐舞桐依偎在霍雨浩懷中低聲說道。

        霍雨浩搖了搖頭,道:“讓她死心對她是好事。我和她之間,早就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我也不希望她再有什么想法。你做的是對的。橘子也是個可憐人,她心中尚存有一絲善念,至少在攻城略地的時候,沒有過度的殺戮,不然的話,我就算顧念舊情,也早就對她動手了。”

        “舊情?”唐舞桐抬起頭,眼神中頓時露出了警惕之色。

        霍雨浩掀開面頰,低下頭,吻在她的紅唇之上。

        已經走到河邊的橘子剛剛轉過身就看到了這一幕,她那明亮的雙眸漸漸泛紅,突然,她猛的朝著霍雨浩和唐舞桐這邊沖了過來,氣息中,多了一份歇斯底里的瘋狂。

        霍雨浩何等修為,對于外界的一切都有很強的感知,當橘子距離他還有一定距離的時候,他立刻就感覺到了,放開唐舞桐,扭頭看向橘子,一層柔和的魂力屏障將橘子隔絕在外。

        橘子雙目通紅的看著霍雨浩,幾乎是低聲咆哮著道:“霍雨浩,你知不知道!我……”

        她剛說到這里,突然間,唐舞桐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紋路毫無預兆的驟然浮現而出,一道金光電射而出,就落在了橘子身上。

        橘子全身劇震,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仿佛發現了什么全世界最可怕的事情似的,眼眸中滿是駭然之色,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舞桐,你干什么?”霍雨浩有些吃驚的看著唐舞桐,以他對唐舞桐的了解,唐舞桐就算吃醋,也不會去傷害橘子才對。

        “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舞桐同樣有些驚慌,上前幾步,扶住橘子,“你沒事吧,橘子,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霍雨浩對唐舞桐是絕對信任的,更何況從她的語調和情緒波動來看,都沒有說謊。可是,那金光又是怎么回事呢?

        此時,反倒是橘子恢復了正常,眼中的紅色也消失了,向霍雨浩和唐舞桐搖了搖頭道,“我沒事,抱歉,剛才我情緒有些jī動了,我沒事,讓我休息一會兒。”說著,她走到一旁的大樹旁坐了下來,一切似乎都回復了正常。

        霍雨浩和唐舞桐對視一眼,兩人都有些莫名所以的感覺。但親熱的氣氛也被破壞了,只能是坐到一旁,休息起來。

        坐在那里,看似平靜的橘子,此時心中卻掀起了滔天波浪,就在剛才,當那一道金光照耀在她身上的時候,她只覺得自己全身仿佛被壓制在一座大山之下似的。一個無比威嚴,足以震懾著她靈魂無法動彈半分的聲音向她說了一句話。

        那句話,就像是一盆冰水驟然澆在她頭上似的,讓她瞬間就從歇斯底里的情緒爆發中清醒了過來,此時此刻,心中除了恐懼,就再沒有其他東西。

        ……

        “如果你不想和你的孩子一起形神俱滅,就將你想說的話,永遠的埋藏在心底。”

        ……

        沒有了大軍的拖累,魂導師團全速行進是極快的,幾支獸王級魂導師團的魂導師全都有飛行能力,憑借著奶瓶的支持,每一次起飛都可以持續飛行一個時辰之久才需要休整。

        只用了一天多一點的時間,占地面積遼闊的明都,就已經出現在了視野范圍之中。

        橘子憑借人形魂導器飛在高空,遠眺明都,不禁心潮起伏。她很清楚這次歸來對自己來說意味著什么,這次的行動是不允許失敗的,一旦失敗,恐怕就是萬劫不復。當然,她也有把握給自己留下一些后路,失敗也不會損失太大。但是,如果失敗的話,她首先要損失的,很可能就是自己心愛之人的性命。

        哪怕,她現在對他已經有些絕望了,知道自己再怎么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可是,在心底深處,那份讓她心靈寄托的情感,終究還是無法忘懷的啊!所以,她的心情此時真的很復雜,但她也明白,從這一刻開始,自己必須要收攝心神,全力以赴的去面對將要發生的一切。

        用力的深吸一口空中有些清冷的空氣,橘子的情緒已經完全穩定了下來,為了孩子,為了自己,也為了他,這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統一大陸,對于橘子來說并非當務之急,更重要的是掌控自己的命運。統軍這么久,她當然知道日月帝國在魂導科技方面的優勢有多么巨大,而這些優勢,絕不是十年時間就能追逐上來的。所以,她一點都不急。

        而她的兒子卻等不了,兒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到了年紀,就要進行武魂覺醒的儀式,她也不知道自己兒子將會繼承的是怎樣的武魂,但她心中真的很怕。

        所以,她已經不能再等了,這次是最好的機會。

        霍雨浩此時同樣心潮澎湃,他已經記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前來明都了,每一次來的感覺都不一樣。

        從最初的震撼,到現在心中產生的毀滅與掌控感,這是隨著自身能力的強弱變化而變化的。

        在這個世界上,最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力量。當自身力量變得強大之后,信心自然而然的就會出現,更何況,在他身邊還有一個可以完全信任的愛人。經過兩位極限斗羅打擊之后,他們這些天來一直在刻苦修煉,修為提升速度決非一般超級斗羅能夠比擬,霍雨浩甚至在心中已經將他們成為九十八級超級斗羅的時間又向前提了一些。

        明都,徐天然、圣靈教,我們來了。這一次,一定要從內部徹底改變形勢。唯有如此,才能給星羅、斗靈兩國爭取時間。

        至于未來的戰爭,十年之后,霍雨浩相信,自己和唐舞桐都有沖擊極限斗羅的可能,而且都是史無前例的三魂核極限斗羅。魂導器的威力雖然強大,但個體的戰斗力依舊恐怖,到了那時候,或許他們就能夠主宰大陸的一些變化。

        霍雨浩也從不認為十年時間能夠讓魂導科技追逐上來,但是,他卻相信自己的實力,個人的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后,未必就不能改變一場戰爭的勝負。

        淡淡的光芒閃爍,霍雨浩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神光,徐天然,這次我就和你斗一斗。

        三支魂導師軍團在距離明都還有五十里的時候徐徐下降,落在地面后,沒有立刻前往明都,而是原地整編。

        明都上空是絕對禁飛的,除非是有帝王的手令。而他們這些歸來的軍隊,更是要接受整編、檢查。只有軍官才能夠直接進城,軍隊卻要留下來。這是規矩,任何人都不能破壞。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