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九十七章 合作(上)

    作者:唐家三少

        橘子沒好氣的道:“你毀我獸王級魂導師團,殺我皇龍魂導師團團長。這次又殺我千余魂導師,我還謝你?你是我帝國大仇才對。”

        霍雨浩嘆息一聲,“我也不想殺人。可是,我不殺人,這些魂導師手上,就不知道要沾染多少星羅帝國和斗靈帝國平民的鮮血。說這些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我這次來,就是想要問問你,你上次說的話,可還算數?”

        橘子愣了一下,“哪句話?”

        霍雨浩嘴角抽搐了一下,“殺徐天然。”

        橘子這才恍然大悟,微微一笑,道:“算數又如何?不算又如何?我要說不算數了,你是不是要殺了我?就怕你不舍得哦。也只有你才能無聲無息的潛入我的鳳輦之中,極限斗羅都做不到。”

        霍雨浩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鳳輦上面還有唐舞桐呢,她這話,可是一絲不落的都落在唐舞桐耳中了。

        霍雨浩嘆息一聲,道:“雖然我不該鼓勵你謀殺親夫,但是,徐天然這個人,一世梟雄,他的存在,對于星羅、斗靈兩國有著巨大的威脅。就算你反悔了,我恐怕也會對他下手。而且,一定不會因為你而手下留情。”

        橘子微微一笑,道:“我為什么要反悔?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他和我本來就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實。我的孩子都不是他親生的。”

        霍雨浩呆了呆,下意識的低聲道:“慎言啊你!”

        橘子臉上的笑容十分甜美,“這有什么,我就不相信你沒有將這鳳輦內的聲音封住,根本沒人能夠聽到我說的話,怕什么?”

        霍雨浩拍了拍額頭,一臉詫異的看著橘子。當初,橘子跟他說過,她和徐天然之間的復雜關系,但是,這卻是第一次直接說孩子不是徐天然親生的,那可是太子啊!

        霍雨浩臉色沉凝的道:“是他給你找了個人,然后……”

        橘子道:“是的,是他找了個人,然后還讓我親手殺了那個人。可惜,他聰明一世,算計一世,卻沒想到,我真正找的那個人,卻并不是他指定的。所以,他必須要死,如果他不死,當我的孩子在六歲時進行武魂覺醒的時候,就一定會暴露。那時候,我們母子就都完了,為了我的孩子,我也一定要殺死他,現在你該明白,為什么我說要殺他的話了吧。對于一個母親來說,任何人威脅到她的孩子,她都會變成瘋子,都會以死相拼。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懷疑我的誠意,徐天然,我必殺。在這一點上,我們有著共同語言,不是嗎?”

        霍雨浩吃驚的看著橘子,就像是第一次認識她似的,那徐云瀚,究竟是誰的孩子?橘子的孩子,是跟誰生的?一時間,他不禁一頭霧水。

        看著他吃驚的模樣,橘子淡然道:“你不用懷疑什么,這是我最大的秘密,現在說出來,心里舒服多了。好了,說說吧,你打算怎么幫我殺掉徐天然?”

        霍雨浩深吸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無論橘子和誰生了孩子,從理論上來說,都合他沒有任何關系,他也不應該過多的打聽,知道得太多,有的時候并不是什么好事。

        “這就要看你了。我需要你提供給我徐天然詳細的作息時間,還有整個日月帝國皇宮的布防情況。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以你們日月帝國現在內部的情況。徐天然在皇宮里的防御,一定是針對極限斗羅層次來布置的,從而確保自己的安全,在這種情況下,再加上日月帝國皇宮內本身的布置,一旦我們發起突襲,就算是成功了,想要全身而退也會很難。所以,我需要詳細信息,只有如此,才能讓我們真正的殺死他。”

        上一次,前往明都之時,霍雨浩可是親眼看著本體斗羅毒不死死在了那里,以毒不死拼死一擊,竟然都沒能傷害到徐天然,徐天然本身的防護能力可想而知。

        霍雨浩并不認為現在的自己比當初的毒不死更加強大,所以,他需要從橘子這里得到更多的情報。

        橘子點了點頭,正色道:“你說的沒錯,徐天然身邊,防御力是極強的。甚至有些東西連我都不知道。我會將我知道的全都告訴你。而想要靠近他,我建議,你最好一直跟著我,只有跟在我身邊,才有真正接近他的機會。”

        霍雨浩皺了皺眉:“跟著你?你身邊都是火鳳凰魂導師團的女性魂導師,我怎么跟著你?”

        橘子笑道:“這還能難得住你嗎?你不是會隱身么?以你現在的實力,誰能夠發現的了你?”

        霍雨浩沉聲道:“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就在幾天前,你們遇襲的時候,死神斗羅葉夕水和龍皇斗羅龍逍遙就發現了我和舞桐。不過我們沒有動手,他們就離開了。憑借直覺,極限斗羅層次強者,是有發現我們可能的。而且,你們日月帝國皇宮之中,應該還有十分強大的魂導師存在,這些站在這個世界巔峰的魂導師,未必就不能發現我們。所以,跟在你身邊,會對你的安危有很大影響,你可要想好了。”

        橘子皺了皺眉,“這倒是個問題。不過,你只要不跟的我太近應該就沒事。你只是隱藏自己的氣息總能做到吧。我身邊雖然都是火鳳凰魂導師團的女性魂導師,但你化妝一下不就可以了?哦,你說唐舞桐跟你在一起,她沒事嗎?”

        霍雨浩道:“當然沒事,舞桐好得很。”

        橘子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寒光,“那真是太可惜了。”

        “你很想我死嗎?”唐舞桐在外面早就有些聽不下去了,橘子的聲調、語氣,無時無刻不再挑逗霍雨浩。

        光影顯現,唐舞桐的身影也浮現了出來,就坐在霍雨浩身邊,挽住他的手臂,就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權似的。

        橘子臉色變了變,冷淡的道:“你死不死和我沒關系,我們現在只是合作關系。”

        唐舞桐淡然一笑,道:“嗯,說得好,我們只是合作關系。那么,就請你自重。怎么說你已經嫁為人婦,就算你的丈夫不能有夫妻之實,你也應該盡守婦道,這是一個女人的基礎道德底線。”

        “你!”橘子平時很少發怒的,但被唐舞桐的話語一刺jī,就忍不住要發作。

        “好了,你們都少說兩句。”霍雨浩沉聲說道:“橘子,你把皇宮內部的情況說說看吧。至于隱身在你的火鳳凰魂導師團內部的事,我們再商量。”

        “嗯。”橘子點了點頭,她也不想再說下去,她真怕自己忍不住,將更重要的秘密說出來。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就一點轉圜的余地都沒有了。

        看霍雨浩和唐舞桐之間的樣子,她知道,自己恐怕沒有任何機會。就算是說出那個秘密又如何呢?只能是讓自己的孩子未來坐上帝位時承擔無盡風險。霍雨浩雖然心軟,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卻絕對是有所決斷的人。如果讓他知道……,那么,后果不堪設想。

        想到這里,橘子不得不將自己內心深處最想做的事情強行壓制了下去,開始將日月帝國明都皇宮內的情況簡單的給兩人講述著。

        “……,皇宮內的情況基本上就是這樣了,所以,從理論上來說,徐天然幾乎是不可能被殺死的。你們的機會并不算很大。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進行嘗試,在這方面,我會找人和你們配合。”

        霍雨浩道:“現在你統帥大軍要直接回國?戰爭不繼續了?”

        橘子道:“我已經在你的基礎上近一步完成了對圣靈教的栽贓嫁禍,我不會將大軍直接帶回到帝國去。如果是那樣的話,徐天然一定會對我有所懷疑。等大軍到達邊境之后,我就會將軍權卸下,以悲愴之勢帶著部分魂導師前往帝都,向徐天然請罪。你們的機會,也就在這個時候了。”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確實,帝國大軍不宜帶回去,那樣做太明顯了,徐天然也必然會警覺。你還有什么計劃?”

        橘子道:“徐天然那個人的性格我很了解,這次我們栽贓給圣靈教,一千多名魂導師啊,那可都是日月帝國未來的中流砥柱,就這么死了,徐天然的性格,一定不會再隱忍下去,他甚至很可能會等我回去之后,整合自己身邊的實力,然后再對圣靈教發起全力圍剿。將他們徹底清除。在這個時候,雙方碰撞在所難免。也會是明都最為混亂的時刻,你們的機會也就在這個時候。”

        唐舞桐撇了撇嘴,“真是個毒辣的計謀。”

        橘子哼了一聲,“你要是能夠想出更好的辦法,那你來啊!”

        唐舞桐淡然一笑,道:“我根本就不需要想什么辦法,女人,本來就用不著太聰明。女人太聰明了,那自己的愛人還能體現出什么。我是傻,但雨浩聰明就足夠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