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九十一章 靈冰斗羅降臨(下)

    作者:唐家三少

        因此,當在場文武大臣們開始相信霍雨浩是極限斗羅的時候,他們再看徐三石的目光就變得不一樣了。而雪奎、雪冷父子二人的臉色卻變得越發難看。

        他們也不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更不知道霍雨浩是極限斗羅這回事兒。今天他們帶著手下強者,加上日月帝國那位九級魂導師前來,就是要畢其功于一役,畢竟,徐三石來自于史萊克學院,誰都不知道史萊克學院會對他有怎樣的支持,史萊克學院的力量,還不是他們父子能夠抗衡的,只有將徐三石掌控局面之前將他殺掉,控制皇宮,到時候,他們父子就是最后皇族,再加上掌控的軍力,接管帝國,就順理成章了。

        可惜,他們失敗了,對于失敗者來說,從來都是殘忍的。

        徐三石緩步走到雪奎、雪冷父子面前。淡淡的道:“皇室血脈凋零,你們二人,卻為了一己之私而不顧大局,在日月帝國大軍威脅之時發動叛亂,并且膽敢私自前來皇宮襲殺攝政王,罪在不赦。”

        “殿下不要……”意識到不好的首相疾呼出聲,可惜,已經晚了。

        徐三石雙手同時抬起,分別按在雪奎和雪冷頭上。

        這時,武將群中迅速沖出幾人,試圖阻止徐三石。但是,在他們面前,卻出現了一道白色身影。

        整個皇宮內溫度驟降,幾乎只是一瞬間,那幾名沖出來的武將就化為了冰雕,甚至沒有人看的出霍雨浩是怎么出手的。

        在場武將之中,也不乏七環、八環的強者。當他們感受到霍雨浩身上散發出的浩瀚魂力波動時,頓時噤若寒蟬,再不敢動彈分毫。

        “噗、噗!”兩聲,雪奎、雪冷父子二人七竅出血,倒斃于地。

        徐三石從懷中摸出一塊手帕,擦了擦似乎并沒有沾染上血跡的雙手。

        “雪奎、雪冷,謀反事實俱在,處以極刑,念其先祖曾為帝國作過貢獻,皇室血脈凋零,免去其滅九族之罪,剝奪爵位,族人貶為平民。眾卿認為,本王的審判可公允?”

        人都死了,身前還站著一位極限斗羅層次的強者,在這個時候如果誰還敢于反抗,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徐三石淡淡的道:“我知道,在座有一些人和雪奎、雪冷二人是有些關聯的,但是,目前帝國乃是用人之時,這些事情,我都可以當做沒發生過。為了給帝國保留元氣,希望你們自重。首相,就由您來決定,派遣誰去接受雪奎、雪冷二人的軍隊。”

        “是,殿下。”首相苦著臉說道。

        徐三石將手帕丟掉,正好蓋在了死不瞑目的雪奎面龐之上。

        “帝國內亂已除,外患還在。但行軍打仗,并不是我所擅長的,我相信眾位愛卿能夠處理的好。這場內亂,就是由皇位造成的,在雪奎、雪冷二人看來,我戀棧權位,以徐姓想要奪走雪家江山,這也是他們啟動叛亂時最重要的理由。可笑,真是可笑得很,我本活的逍遙自在,皇位對我來說,真的重要嗎?今天,我就告訴諸位。”

        一邊說著,徐三石抬起雙手,將自己頭上的紫金冠摘了下來,緩緩走回上首位,將紫金冠放置于皇位之上。

        “帝國內亂除去,目前也暫時穩定了。該讓何人來繼承皇位,眾位自行商量就是,我母親會留在帝國,無論是何人坐上皇位,都必須要經過她老人家同意。這攝政王之位,就還給諸位,從今以后,我徐三石和斗靈帝國再沒有任何關系,血脈親緣的情,我還了。”

        說完這句話,徐三石走到旁邊,一手拉起江楠楠,大步流星的就向外面走去。

        這一幕,讓在場所有的文官武將都驚呆了。

        這是什么情況?不干了?人家不干了,不要這攝政王,甚至是有可能落在他手上的皇位了。

        目前在整個斗靈帝國之中,還有皇室血脈的男丁,實際上就只有徐三石一個人了啊!至于雪奎、雪冷二人,他們的后代因為這場叛亂被定性,是無論如何不可能成為繼承者的。

        徐三石這一走,帝國怎么辦?皇位怎么辦?一向沉穩的首相,這時也不禁大驚失色,趕忙撲倒在地,“殿下,您不能走啊!”

        文武百官同時跪下,高呼:“殿下留步。”

        徐三石拉著江楠楠的手,停下腳步,“我是史萊克學院之中的一員,也是唐門之中的一員。平日里,我一向少思、快樂,可自從來到斗靈帝國之后,我就再沒有笑過,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你們這些人還與我離心離德,從未肯真正為我出力。我理解你們,我姓徐,而不姓雪,這是根源所在。我從未學過帝王之術,也不想學,對于斗靈帝國皇位,我沒有半點心思。我意已決,你們也用不著阻攔我,你們應該知道,這對我來說沒有任何作用,有我師弟在,我想走,沒有任何人能夠攔阻的住。如果你們還念雪家舊情,就暫時由我母親垂簾聽政吧。好歹,她老人家也姓雪,你們接受起來會容易得多。以后我和我妻子生下的第一個男孩兒,會讓他姓雪,如果到時候沒人反對的話,就將他送回來,接受帝國的教育。言盡于此,再見。”

        說完,徐三石拉著江楠楠同時騰身而起,須臾之間,就從皇宮的破洞中穿出,朝外面飛行而去。

        霍雨浩、唐舞桐、葉骨衣、南秋秋和季絕塵緊隨其后,七人化為七道光影,轉瞬間消失不見。

        雪靈薰坐在上首位,嘴角也在微微的抽搐著,在這之前,她也不知道徐三石要這么做,這個臭小子,甚至都沒有和她商量過。

        就這么走了?太混蛋了。把人家擁有繼承可能的人都干掉了,自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這就是他的報復,內部基本穩定,這是真的,可是,群龍無首啊?別看徐三石就這么走了,留下了自己,可他之前在介紹霍雨浩的時候是為什么?就是告訴在場的文臣武將們,雪家背后,還有一位極限斗羅的支持,甚至還有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的支持。他們想要撼動雪家統治,就要自己掂量、掂量。

        釜底抽薪,不可謂不狠,但讓雪靈薰暗暗感嘆的是,自己這個兒子放著唾手可得的一國之君,居然就這么拱手讓人了,真是、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沖入高空,徐三石就開始哈哈大笑,笑的是那么敞快,消失了多日的笑容,終于又重新出現在了他的面龐上。

        江楠楠也是面露微笑,這些日子以來,徐三是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壓力她是最清楚的,現在,這些壓力終于可以解除了,她又怎么能不高興呢?

        “三石,我們這么做,真的好嗎?”江楠楠低聲說道。

        徐三石收起笑聲,道:“有什么不好的?我們這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一個破皇位,搶破頭。真以為老子稀罕嗎?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親人和我最愛的楠楠之外,根本沒什么讓老子在乎的。要那么大的權力干什么?哪有帶著你游山玩水快樂逍遙。終于擺脫這群家伙了,你們沒看到,剛才那些人臉色鐵青的樣子多么好玩,就像是吃了屎似的。小師弟,那些人你處理好了吧?”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已經處理好了,那些魂師不過是聽命于雪奎、雪冷,我已經先后審訊過他們,他們都表示愿意戴罪立功,效忠皇室。我在他們身上都留下了禁制,并且將控制禁制的方法給了伯母,他們要是有二心,會死得很快。”

        身為亡靈魔法師的傳承者,這點小技巧還是很簡單的。有那些封號斗羅、魂斗羅和魂圣的支持,雪靈薰就有了足夠的保護力量,這也是為什么徐三石能夠放心走的重要原因。

        “總算是解脫了,再繼續在那個地方呆下去,我怕我會瘋掉。”徐三石感嘆著說道。

        霍雨浩有些無奈的道:“三師兄,你可把我出賣了。我什么時候是極限斗羅了。你今天說的話,恐怕會很快傳遍全大陸。本來圣靈教和日月帝國就要對付我呢,你這讓我怎么辦啊?”

        徐三石嘿嘿一笑,道:“少來這套。你雖然現在還不是極限斗羅,但你能比極限斗羅差多少?我雖然還沒到封號斗羅層次,但眼力還是有的。你剛才對付那些家伙時候散發出的氣息,比之極限斗羅也差不了太多了。舉手投足之間就將那么多強者冰凍,難道說,你戰斗力比極限斗羅還能差多少?更何況,你還告訴我,你和舞桐的武魂融合又可以了,這意味著什么,出身于史萊克學院的我們難道不知道?所以,你就別裝了,你們倆加起來,現在相當于一位極限斗羅毫無問題。以后咱們唐門,就靠你了。我看,這次回去之后,學院也不會放過你的,海神閣閣主的位置,估計用不了多久之后,也是你的。這就叫能者多勞。”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