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八十九章 徐三石之困(中)

    作者:唐家三少

        但這又談何容易啊?那支精銳大軍的統軍者本就是斗靈帝國軍方重將,在得到準確消息后,第一時間往回趕,但卻并沒有直接回到靈斗城,而是在進入斗靈帝國境內之后,在南方一座大城暫時駐扎下來。美其名曰,不參與皇室之爭。只接受最優秀的皇族統馭。

        這分明是坐山觀虎斗的模樣。這位將軍如果不是身上沒有皇室血脈,或許情況會更加糟糕。

        在這種情況下,徐三石簡直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面臨的局面極為艱難。

        在北方的兩名皇族分別以勤王之名率領軍隊發起了叛亂,斗靈帝國內部本就空虛,這兩支皇族的軍隊,都在第一時間朝著靈斗城這邊進發。其中一支軍隊更是無惡不作,一路上燒殺搶掠,不斷的通過掠奪和殺戮來壯大自己。

        徐三石這邊掌控的軍隊數量雖然不少,但因為靈斗城精銳之前都被那支精銳大軍抽調走了,所以剩余的都是普通軍隊,戰斗力只能是相當于那兩支皇族叛亂大軍之一的力量。這兩支大軍同時前來,壓力可想而知。

        對于皇帝這個位置,徐三石絕不眷戀,但是,他也不能輕易的拱手相讓。如果所托非人,那對于整個斗靈帝國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幸好,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以來,日月帝國方面還沒有對斗靈帝國發動戰爭,否則的話,情況只能會更加糟糕。

        手中掌控力量有限,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有好辦法來應對。

        徐三石在剛剛掌控了靈斗城的時候,展現出了極大的才能,迅速掌控局面。可是,要說掌控整個帝國,卻實在是威望不足,無論怎么說,他都不是和皇族一樣的姓氏。并不是真正的皇族傳承者。

        徐三石的家族并沒有前來幫助他,這一點也是徐三石沒有料到的,來的,只有他的母親,也就是斗靈帝國的公主殿下。

        而徐三石的父親卻拒絕前來救援,因為他根本不看好這種情況下的斗靈帝國,更不能將整個徐家的命運賭上,作為家主,他必須要考慮整個家族的利益。

        內外交困,徐三石又怎能不焦急?可他現在能做什么?分兵去抵抗那兩支皇族進軍,最終結果,只能是被分而殲之。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有下達命令,讓遭受荼毒那一邊的城市民眾們撤離。同時,在靈斗城為中心的防線快速布置。只有擋住那兩支皇族叛軍的進攻,他才有可能和斗靈帝國的精銳大軍談判。

        那支精銳大軍雖然坐視不管,但卻并沒有被帝國的文臣武將們更多的攻堅。作壁上觀是有原因的,皇室凋零,僅存最后的一些血脈,而且都不是直系的。

        從血脈來看,徐三石血脈還算是最純正的,但他姓徐,而不是皇族姓氏的雪。這就成為了最大問題。那么,在這種情況下,誰最優秀,誰就有繼承大統的權力。現在的斗靈帝國,最需要的就是一位優秀的君王。

        那支精銳大軍的統帥,又何嘗不是在考驗徐三石和那兩支叛軍呢?他們的爭斗中,誰能獲得最后的勝利,也就意味著誰能夠有能力繼承大統。

        同時,那支精銳大軍所處的位置,也是戰略要地,并且迅速布置,橫梗于邊疆之上,隨時準備迎接來自日月帝國大軍的攻擊。所以,他們不聽徐三石這邊的命令調遣,卻依舊沒有人能夠去怪責那位統軍重將。在很多文臣武將看來,他并沒有做錯。

        徐三石曾經想過要抽身而去,可是,真的能夠就那么離開么?那兩個皇室分支的叛軍,絕不是好的繼承者。而他身上,終究流淌著皇室血液啊!他真的不希望看到,未來的斗靈帝國就那么被日月帝國毀滅。

        所以,在和母親商量之后,徐三石決定堅持。就算未來要離開,也一定要讓整個帝國內部先穩定下來再說。

        總算處理完了各種公務,以徐三石魂斗羅級別的修為,竟是有種筋疲力盡的感覺。文武百官們紛紛退去,皇宮大殿內,頓時變得空蕩蕩的。

        “那兩個家伙身邊應該都沒有什么強者,不如,我們也進行一場斬首行動,把他們都干掉,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南秋秋攥著拳頭向徐三石建議道。

        這些天她也覺得很憋屈,剛開始的時候一切還算順利,但自從帝國精銳大軍不肯回援帝都,任由三方爭位開始,徐三石這邊一直就處于不利地位,就連靈斗城內的文武百官,態度都開始變得**起來。

        徐三石搖了搖頭,道:“斗靈皇室血脈已然凋零,不能再繼續流血了。我其實并不戀戰這個位置,只是我不認為他們能夠做的比我更好。帝國危境,他們竟然在這個時候為了權位而起兵,目光短淺,決非明君。”

        南秋秋沒好氣的道:“那怎么辦?一直等他們兵臨城下?不干掉他們,戰爭中,還不知道要死多少無辜的人。你沒聽到嗎?剛才一座城市數千名守軍竟然被屠戮一空,這種人留著他干什么?”

        徐三石看了一眼南秋秋,道:“斬首行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這兩個家伙膽敢起兵,身邊至少都有一位以上的封號斗羅支持,不然,你以為他們憑什么爭奪皇位?精銳大軍和斗靈帝國強者現在全都在邊境那邊不管。如果我們貿然行動,一旦失敗,就會更加不利。”

        葉骨衣喃喃地道:“如果雨浩在就好了,真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已經如此強大了,以一己之力向日月帝國提出一挑十之戰,只用了七場就逼迫日月帝國大軍認輸撤退。學院親自給他封號,修羅之瞳,靈冰斗羅。舞桐也被封為龍蝶斗羅。”

        徐三石嘆息一聲,“雨浩背負的壓力太大了,大師兄傳來消息說,舞桐為了救他身受重傷,小師弟帶著舞桐去尋求治療了,不知所蹤。這個時候,我們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再等等吧,唐門魂導師團已經在路上,只要他們能夠及時趕到,我們所面臨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三石,你還是太軟弱了。”正在這時,一個柔和的聲音響起。一名身材高挑的中年女子從后面走了出來。

        她穿著一身華貴的長裙,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卻依舊風韻猶存,徐三石的相貌中,至少有六、七分和她相像。

        沒錯,這就是徐三石的母親,也是斗靈帝國的公主殿下,雪靈薰。

        “媽,您怎么出來了?您身體好點了嗎?”雪靈薰來到靈斗城的時候,眼看斗靈帝國皇宮化為一片廢墟,自己的親人們尸骨無存,當時就憂傷過度昏迷了過去。直到最近幾天,精神才稍微恢復了一些。

        徐三石本來是想請母親主事的,可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只能頂在前面。

        “兒子,皇位之爭,永遠都是殘酷的。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注重血脈的問題了。那兩個趁勢作亂的家伙,本身皇室血脈早已十分淡薄,而他們能夠這么快作出反應,說明其早生反骨。在這種情況下,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時間內,將一切問題泯滅于初起之時。剛才這位姑娘說得對,你的軟弱,將會導致更多人的死亡。如果可以,就用雷霆萬鈞之勢去其首腦,收攏其兵。在最短時間內掌控國內形勢,這才能讓我們斗靈帝國有一份生機。”

        “我之前已經見過首相大人了。你不愿意更改姓氏,這也由得你。但為了斗靈,為了媽媽,媽媽懇求你和楠楠,將你們未來的第一個兒子,過繼給我們雪家,繼承日月帝國皇位,如何?只要你同意,至少帝都的文臣武將們,就會全力支持你,抗擊那兩個叛徒。”

        “這……”雪靈薰突然的建議讓徐三石有些目瞪口呆,江楠楠更是羞的俏臉通紅。

        對于江楠楠這個未來兒媳,雪靈薰還是極為喜愛的,但畢竟徐三石和江楠楠還沒有正式成親,這種直接涉及到生孩子的問題,怎能不讓她羞澀呢。

        徐三石下意識的看向江楠楠,雪靈薰也轉身面對江楠楠,她的眼圈瞬間紅了,竟是雙膝一軟,向江楠楠跪了下去。

        江楠楠何等修為,那也是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啊!一發現不對,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向前一探身,一把就扶住了雪靈薰,柔韌的腰身略微發力,就將雪靈薰扶了起來。

        “伯母,您這是干什么?”江楠楠額頭上汗都出來了。

        雪靈薰哽咽著道:“孩子,這一拜你受得,我是為了斗靈帝國數千萬民眾,為了整個斗靈帝國皇室的未來。我現在是以斗靈帝國公主的身份,請求你。”

        “阿姨,我、我答應您,您別哭。”江楠楠心地善良,面對這種情形,她又怎么可能拒絕得了。

        雪靈薰大喜,緊緊的握住江楠楠的手,“好孩子、好孩子,謝謝你。”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