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五十二章 聯動!導引炮(下)

    作者:唐家三少

        幸好這時皇宮,徐天然幾乎可以肯定,目前任何一種單一的聯動防御護罩都不可能擋得住那一擊。也就是說,如果那種定裝魂導炮彈擁有足夠數量的話,是足以顛覆日月帝國統治的。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這種定裝魂導炮彈不是來自于日月帝國,那么,必然就是來自于原屬斗羅大陸三國了,可是,那原屬斗羅大陸三國什么時候具備如此強大的魂導器研發能力了?

        徐天然身邊,站著身穿一身黑色長袍的死神斗羅葉夕水。葉夕水本身也住在皇宮之中,因此,當那大爆炸出現的時候,她也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不同的是,徐天然是住在皇宮核心處,而她卻是住在皇宮的角落里,所以,并沒有受到最直接的打擊。

        她沒有去追查敵人,在這個時候,沒有什么比保住徐天然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了。

        伴隨著徐天然坐穩皇位,身為死神斗羅的葉夕水也越來越發現,這位帝王實際上已經越來越不受到自己控制了,他所展現出的實力也越來越強。日月帝國的底蘊,遠遠比她想象中深hòu得多。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葉夕水也只能繼續這樣讓圣靈教發展下去。徐天然是她半個徒弟,同時,徐天然也是皇室之中最堅定的圣靈教支持者,至少現在是如此。目前,日月帝國對原屬斗羅大陸三國用兵,正在關鍵時刻。如果這個時候徐天然死了,新上臺的帝王還不知道會對圣靈教怎樣的情緒。

        葉夕水原本認為自己是可以掌握這一切的。但是,她現在卻已經開始不這么想了,因為日月帝國方面研制出來的最新型魂導器,已經讓她也感覺到了恐懼。日月皇家魂導師團的整體實力,葉夕水也沒有任何把握能夠完全對抗。

        而那日月皇家魂導師團卻只是聽命于日月帝國皇帝。

        因此,在多番利益思考之下,葉夕水只能是全力支持徐天然,同時想辦法繼續對日月帝國加深滲透。因此,她沒有去追。

        “咳咳!”徐天然咳嗽兩聲,頓時有血沫子從他口中噴出。旁邊的內侍趕忙將干凈的毛巾送過來。

        徐天然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拍飛毛巾,用手抹了一下嘴。

        他本身修煉天賦是極佳的,但因為早些年和兄弟爭奪皇位時斷去雙腿,極大程度的傷了氣血,就影響了他天賦的發揮。后來使用了各種最好的藥物,這才能夠將修為推升到封號斗羅層次。可實際上,他真正的實力和封號斗羅相比還有差距。

        本體斗羅毒不死以生命為代價向他發起致命攻擊那次,帶給了他相當沉重的傷勢,雖然一直在調養,卻始終沒能痊愈,而這次,他又受到了九級定裝魂導炮彈的洗禮,可謂是傷上加傷,體內傷勢已經十分沉重。雖然剛剛由治療系魂師進行了治療,但效果卻并不太好。他的武魂本源以及精神本源都受創嚴重,需要長時間調養才有回復的可能了。而且,他斷去雙腿的影響,也是對他身體的巨大負荷。

        御醫不敢告訴他實情,但死神斗羅葉夕水卻明確的告訴他,就算有最頂級的天材地寶支持,他恐怕也活不過五十年了。而他現在還不到四十歲,五十年,就是說他活不到一百歲,這對一位已經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帝王來說,實在是太短暫了。

        在這種情況下,徐天然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了?

        越來越多的身影出現在徐天然身邊,每個人都很沉默。明都這一次,可以說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打擊。甚至還要超過那一次地下軍火庫大爆炸。那次的大爆炸雖然是波及了半個明都,平民損失慘重。但那一次必竟是由內而外的,并不是明都本身的防御力不夠。

        而這一次,被直接打擊的卻是皇宮啊!單是意義上就截然不同,而且還是突破了皇宮防御。帝王直接受傷,這讓日月帝國的魂導師們受到的心里打擊就是巨大的。

        徐天然的身體完全是倚靠在椅子上,他現在其實已經完全是強打精神。在這個時候,他很清楚自己絕對不能倒下去,否則的話,剛剛營造出來的良好局面,很可能就會受到致命打擊。

        “首相來了沒有?”徐天然用有些沙啞的聲音問道。

        “陛下,老臣剛到。”首相從后面走出來,來到徐天然面前,恭敬行禮,眼中卻有些驚慌之色。

        徐天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這就是你說的海上高速改變方向的敵人?”

        首相臉上神色滿是苦澀,“臣知罪。”

        徐天然冷冷的道:“你先站到一旁。”首相這一次,再也沒有坐下的禮遇了。

        大臣們都已經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這個時候不止是表忠心的重要時刻,更重要的是,他們也要確認帝王的情況,一旦徐天然真的在這次襲擊中死亡,那么,他們就要進行其他運作了。

        皇室成員們來的是最早的,當初和徐天然爭位的那幾個皇子雖然都已經去見先皇了。但就算是徐天然,也不可能將先皇所有子嗣全部滅絕,那是皇室宗親們所不允許的。他要是敢那么做,恐怕會被這些人不惜一切的拉下王座。

        所以,盼著徐天然死的,可不只是一個人。

        “太子可安好?”徐天然沉聲問道。

        一位供奉堂供奉快步上前,“太子東宮宮殿有永恒星域守護,一切安好,請陛下放心。”

        “嗯。”徐天然點了點頭。他怎會不知道太子那邊有什么魂導器守護,永恒星域被譽為日月帝國最強防御魂導器,本來是守護在他寢宮的。但這次橘子出征之前,對太子的安危極不放心,為了讓她安心,徐天然這才將永恒星域送到了太子那邊作為防御。

        之前那九級定裝魂導炮彈的攻擊力雖強,但還不足以突破永恒星域的防御,太子自然是安然無恙。

        徐天然當著所有人問,就是說給某些人聽的。

        聽說太子沒事,果然有不少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國家只要有儲君在,就算是徐天然死了,也輪不到他們來繼承皇位。

        徐天然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戲謔之色。向身邊一名老者問道:“孔老,皇家魂導師團還有多久回來?”

        被他稱為孔老的這位,身材十分高大,一頭灰白色的短發根根豎立,身上穿的竟然是明黃色長袍,這可是只有皇室才能身穿的,而從他的姓氏就能看出,這位可不是皇室成員。

        他一直站在徐天然另一邊,臉色沉靜如水,似乎之前所有發生的一切都與他無關,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身上有一層無形的力量散發出來,將徐天然籠罩在內,就像是徐天然的守護者一般。

        孔老所站的位置,甚至要比死神斗羅葉夕水距離徐天然都更近。而他站在那里,在氣勢上,居然并不輸給葉夕水多少。

        徐天然聽了他的話,微微頷首,道:“傳我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搜尋敵人蹤跡。葉老可曾回來?”

        “陛下,老臣在此。”不遠處,兩個人快步朝著這邊走來。皇宮上空是絕對禁止飛行的。哪怕是供奉堂供奉也不例外。

        葉雨霖的臉色,也并不比徐天然好看多少,徐天然是身受重創,他則是郁悶的。

        當那場大爆炸爆發的時候,葉雨霖正在空中,他當時幾乎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掉頭落下,就算這樣,還是受到了一定波及,毀了兩件護身之寶,這才能夠平安無事。

        空中的能量風暴讓他根本就沒辦法去追蹤敵人蹤跡。他只是在落下之前看到,遠處那片光罩中的扭曲光芒在變淡,里面似乎有不少魂導器出現,卻沒有任何人的蹤跡。

        “葉老,是什么人,查清楚了么?”徐天然此時并沒有動怒,保持的十分冷靜,甚至要比平常更加冷靜。

        怒傷身,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已經十分不好了,越是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他就越是冷靜,否則也不配稱為一代梟雄了。

        葉雨霖沉聲道:“敵人實力很強,應該是來自于原屬斗羅大陸三國,他們擁有不止一支魂導師團。”

        聽到這句話,周圍眾人都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不止一支魂導師團,這意味著什么?

        如果說這次襲擊是一兩個人借助強大魂導器造成的,這還能夠理解。因為就算日月帝國的高空探測魂導器封鎖能力再強,也總有漏網之魚,可是,如果是整個魂導師團都摸到了明都周圍還沒被發現,這個問題可就大了。而且還是不止一支魂導師團啊!

        葉雨霖沉聲道:“陛下,我已經派人去那邊繼續查看了,請暫時不要攻擊。那些敵人應該已經退走,還留下了一些痕跡。”

        徐天然看著葉雨霖,道:“葉老,詳細說說,這些敵人是什么情況。”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