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三十章 蛙跳戰術!(上)

    作者:唐家三少

        “去吧,明天一早,我跟你嫂子就要回史萊克學院去了。等我下次再來,希望能看到你已經是魂帝才好。”

        “哥,我一定會努力的。”戴洛黎轉身要走,但剛走出幾步,他又停了下來。轉過身,臉色有些為難的看著霍雨浩,道:“哥,你真的不打算認回父親了么?父親這兩年,老了很多,如果有你在他身邊……”

        “夠了!”霍雨浩低喝一聲,喝止了他繼續說下去。

        戴洛黎滯了滯。

        霍雨浩臉色緩和下來,“去吧。我和他之間的事以后我自然會處理。”

        戴洛黎走了,霍雨浩搓了搓自己的面龐,唐舞桐站到他身后,幫他捏了捏肩膀。

        “舞桐,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和他之間的關系。我對他的敵意,確實是在不斷的減弱,但是,媽媽的仇就不報了嗎?”霍雨浩也只有在唐舞桐面前,才愿意吐露心聲。

        唐舞桐道:“無論報不報仇,這件事早晚要跟他說清楚。但至少不是現在。坦白說,你不覺得他現在朝不保夕么?如果日月帝國再次進攻明斗山脈,星羅帝國未必能抵擋的下來。所以,當務之急,還是要先獲得這場即將開始戰爭的勝利。”

        霍雨浩精神一震,“對,你說的對。國事未了,何談家事?”

        一晚的冥想足以讓霍雨浩和唐舞桐精神恢復了,兩人向白虎公爵告辭之后,立刻返回史萊克城而去。

        ……

        日月帝國皇宮。

        “什么?太子回來了?”看著懷抱太子站在自己面前,眼中飽含淚水的橘子,徐天然也是一臉的詫異。

        雖然他和這個并非自己親生的太子并沒有任何感情,但這太子的存在,對于他統治日月帝國還是十分重要的,是帝國穩定的基石。因為太子代表著帝國后繼有人,否則,他當初也用不著想盡辦法讓橘子誕下太子了。

        “怎么回事?”吃驚之后,徐天然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橘子淚流滿面的道:“臣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一早,臣妾前往校場閱兵,回來之后,就發現太子躺在床上,正一個人玩的開心。不知道是誰將他送回來的。”

        這完全是一個沒有任何意義的答案。

        徐天然眉頭皺起,“那些原屬斗羅大陸三國的封號斗羅劫走太子,無非是要威脅朕,既然如此,他們怎么會如此輕而易舉的將太子送回來?”

        良心發現?對于這種想法徐天然絕對是會嗤之以鼻的。他才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有良心這種東西,他相信的就只有利益。

        仔細詢問了細節,橘子的回答自然是滴水不漏,以她的聰慧,所有的細節早就都已經編造好了。她是故意拖延了一晚,才將太子回來的消息放出來。各種細節上的說法早已想的十分完善。

        徐天然在仔細詢問過她之后,又叫來皇宮內的侍衛長進行詢問。毫無疑問,這位侍衛長的日子很不好過,被人侵入皇后的寢宮竟然沒能發現,他除了篩糠之外,根本說不出任何關鍵的東西。

        侍衛長被嚴厲處罰,而徐天然也沒有就這件事在深究下去,讓御醫檢查了太子的身體無恙之后,也就不再繼續追查了。

        畢竟,他對橘子還是十分信任的,甚至可以說,橘子是他身邊最信任的人,沒有之一。而且,接下來他還要依靠橘子去給他打天下呢。

        那天太子失蹤,橘子悲慟欲絕,徐天然也覺得對她有所虧欠,太子好不容易回來了,看她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也就沒有再繼續追問。

        “看來,那些人是發現我們大軍集結,怕了。他們以為送回了太子,就能夠阻止朕一統天下的雄心壯志嗎?簡直是癡人說夢。皇后,原計劃不變,大軍整軍完畢之后,你依舊是三軍統帥。”

        橘子點了點頭,摟緊兒子,輕聲道:“陛下,臣妾有個請求。”

        “說。”徐天然道。

        橘子猶豫了一下后,才道:“這次太子失蹤,對臣妾打擊很大,都是臣妾守護不利所致。所以,這次出征時間必定冗長,臣妾想將太子帶在身邊照顧,以免再重蹈覆轍。”

        聽了她這番話,徐天然頓時勃然色變,“你說什么?你竟然要帶著一國儲君上戰場?橘子,你是不是太過膨脹了,竟然膽敢像朕提出這種要求?”

        橘子“噗通”一聲,跪倒在徐天然面前,垂淚不語。

        看著她的樣子,徐天然也是心中一軟,站起身,走到她面前道:“這件事是萬萬不可能的。太子乃是儲君,怎能擅自離開皇宮?你放心,你走之后,我會加強皇宮戒備,一定會讓人照顧好太子,再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這一點我向你保證。朕的情況你很清楚,雖然太子并非朕親生,但朕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后代,未來,整個江山都是他的,所以,這次出征,你要全力以赴,三軍就都交給你了。等你得勝歸來之時,朕會帶著太子,親自去接你,為你慶功。”

        “是,陛下。”橘子還能說什么。

        “爸爸!”這時候,她懷中原本熟睡中的小云瀚突然醒了過來,張口就叫出了爸爸二字。

        徐天然本來還是一臉沉凝,聽到這一聲呼喚,也不禁是身體一震。

        無論怎么說,他終究還是一個人,不能生育這件事,對他來說乃是這一生最大的打擊,小云瀚這一聲呼喚,頓時觸及了他內心的柔軟,心中對之前自己決絕的表示不救太子一事不禁更是多了幾分慚愧。

        于是,他親手將橘子從地上攙扶了起來,拍拍她的肩膀,“這幾天,你就和孩子好好親熱、親熱吧。”

        “爸爸!”徐云瀚再次叫了一聲。

        徐天然龍顏大悅,呵呵一笑,摸了摸他的小臉蛋,“乖,太子,你要為你母后祈福,期待她得勝歸來。”

        當橘子抱著徐云瀚離開御書房的時候,背后的衣襟幾乎已經濕透了。

        在徐天然聽來,那一聲聲爸爸的呼喚是那么的動聽,可在橘子聽起來,那卻像是催命符一般啊!因為她很清楚,小云瀚根本就不是在叫徐天然的。自從這小家伙會說話之后,就從未叫過徐天然一聲爸爸。

        這次可以說是他的第一次呼喚,但是,橘子卻知道,他是在叫霍雨浩的啊!

        孩子是不會作假的,橘子真的很怕孩子說漏了嘴。幸好,除了那兩聲呼喚之外,小云瀚并沒有再多說出什么。

        橘子一直抱著兒子回到寢宮,才算是松了口氣,臉上神色卻依舊極為緊張。

        屏退左右,她將兒子放在床上,臉上神色漸漸放松的同時,也漸漸變得悵然起來,輕輕的撫摸著小云瀚的頭發,“寶貝,你這真的是天性使然啊!你放心,以后媽媽無論怎樣辛苦,也絕不會再讓你受到半分委屈。”

        ……

        “戰爭,終究還是要來了啊!”玄老嘆息一聲。

        霍雨浩將此行的經過完完整整的匯報了一遍,也沒有隱瞞他將小云瀚送回去的事情。

        玄老并沒有多問,也沒有責怪他,只是有了這么一聲嘆息。

        “這一次,我們雖然養精蓄銳,但日月帝國也同樣經過了兩年的休養,再次發動,必定是雷霆萬鈞。而且,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他們要攻擊什么地方,這本身就是大問題。雨浩,說說你的看法。”

        霍雨浩道:“目前局勢已經很明朗了,日月帝國依舊占據著絕對的優勢,他們在魂導器方面的科技發展程度,只會在我們的判斷之上。再次前來,依舊由帝后戰神統帥,我很了解她,當初她也曾經是軒老師的學生,她在軍事方面有著遠超過魂導師方面的天賦。很難對付。擅長用各種計謀,無論是正兵還是奇兵,都運用的出神入化。當初攻破明斗山脈后震懾星羅帝國,卻悄然將主攻方向對準天魂帝國并且一擊奏效的計劃就是出自她手。她現在又掌握著強勢的實力,想要在正面對抗她會非常的困難。”

        “正面我們既然實力差距很大,那么,就只能用奇兵了。依我判斷,日月帝國方面必定會在明斗山脈外駐扎一支軍隊,監督星羅帝國軍隊,避免被他們入侵。而他們的大部隊,還是會開入已經占領的天魂帝國境內。這樣,進可以和原本駐扎在邊境的大軍匯合,威脅天魂帝國余部。側翼則可以隨時威脅星羅帝國。星羅帝國和原來天魂帝國接壤處,地勢雖然是丘陵地帶,但阻擋效果就要比明斗山脈差的多了。因此,無論如何,日月帝國方面,都不會放棄這個優勢的。”

        玄老點了點頭,道:“那你所說的奇兵又怎么說?”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