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一十章 還要過我爸爸那一關(上)

    作者:唐家三少

        唐舞桐伏在霍雨浩懷中,靜靜的感受著他熾熱的心跳,兩人就這么相擁著,在皎潔的月光下,拉出了兩道長長的身影。

        良久,唐舞桐輕輕的推開霍雨浩,從他懷中站直身體。

        霍雨浩低頭看向她,看著他的目光,唐舞桐不禁微微有些心悸,他的目光實在是太灼熱了,仿佛能夠融化金鐵一般。

        “雨浩。”

        “嗯。”霍雨浩雙手依舊攬著她的腰,一點也沒有放松,仿佛只要一放松,她就會立刻離開他似的。

        唐舞桐柔聲道:“給我點時間,好么?”

        霍雨浩微微一愣,道:“冬兒,你怎么了?”

        唐舞桐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說過了,我是唐舞桐,不是王冬兒。真的,我是唐舞桐。”

        “嗯?”霍雨浩驚訝的看著她,不解的道:“冬兒,難道你今天前來海神緣相親大會與我重逢,不是因為你已經恢復了記憶嗎?”

        唐舞桐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準確的說,應該是恢復了屬于王冬兒的那份記憶才對。”

        霍雨浩更加不解了,疑惑的看著她,“冬兒,到底發生了什么?”

        唐舞桐柔聲道:“以后都叫我舞桐吧,這才是我的真名。冬兒,只是當初的化名而已。”

        霍雨浩立刻點了點頭,對她來說,名字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唐舞桐這個人。

        唐舞桐眼中流露出幾分迷離之色,苦笑道:“坦白說,今天在海神湖上與你相見,我是思前想后才決定的。因為,我知道我自己還沒有完全準備好。聽我講講,好嗎?”

        “嗯。”霍雨浩眼神中頓時多了幾分緊張,他雖然因為和冬兒的重逢十分jī動,但從此時唐舞桐的表情來看,一切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他怎能不緊張呢?

        唐舞桐拉住他的手,拉著他走到旁邊一塊平坦的地面上坐了下來。

        “那天,還記得嗎?我們在龍皇斗羅龍逍遙的逼迫下,你為了救我,九刀十八洞。”唐舞桐說到這里,聲音中多了幾分顫抖,哪怕是已經過去了很久,每當她回想起那天的情況時,還是不禁心神俱顫。

        “那天,當我看到你表情淡漠的為我一刀插入自己身體的時候,我只覺得自己整個心都揪痛了,好痛、好痛。那時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心痛的無法呼吸。那種感覺,我永遠也忘不了。”

        “那時,我對你其實已經有著一些好感了,只是,我也無法認清這種感覺究竟是什么。但我卻知道,你為我插下那一刀時,絕對不是因為你喜歡我。而是因為我是你的伙伴,或許,還有一些是因為我和王冬兒長得很像、很像。而且,那時我從你眼中看到的不是痛苦,而是解脫,是的,就是解脫。那時候我突然覺得好恐懼、好恐懼,不只是因為你承受的痛苦,更多的是因為你那充滿解脫一般的眼神。直到那時我才真正看清楚,你對王冬兒的愛究竟有多么深刻。”

        “你每一刀插入身體,對我的刺jī就加深一分。很快,我的情緒就有些崩潰了。當我眼看著你最后一刀插入自己身體,已經是必死無疑的時候,我只覺得在自己內心深處有什么東西瞬間破裂了一般。那種痛苦,無法形容。也就在那時候,我仿佛揭開了一道封印,腦海中涌現出無數的東西,我昏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看到你就在我身邊,而且,你并沒有死,似乎情況也沒有什么不好的。我有些茫然,因為那時候我的腦子里多了很多、很多記憶,這些記憶,令我驚慌,令我整個人都混亂了。我不喜歡那種感覺,但似乎又很喜歡那些記憶的回歸。于是,我背起你,帶著你回到了唐門,送你回唐門之后,我會返回了海神島,以閉關為名,來梳理這些紛亂的記憶。”

        “漸漸的,我明白了,是的,你一開始的判斷并沒有錯,我就是王冬兒,或者說,我曾經是王冬兒,你的王冬兒。可是,在我的記憶中,并不只是有王冬兒這段記憶。難道你沒有發現么?當我還是王冬兒的時候,和你在一起那段時間里,從來沒有和你過多的說過有關我童年時候的事情。因為,那時候的王冬兒是記不起童年發生過什么的。而現在的我,是唐舞桐,不是王冬兒,是一個完整的我,王冬兒的那段記憶,是和你在一起那幾年的,除此之外,我還有幼年時候的很多記憶,甚至還有一些來自于王秋兒的記憶碎片。”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就目前來說,王冬兒的記憶在我的全部記憶中處于主導地位,幼年時的記憶和王秋兒的記憶碎片,似乎也已經和這份主導記憶融合在了一起。我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我知道的是,我不能失去你,對我來說,你是那么的重要。可是,我不能騙你,我不能對你說,我就是純粹的王冬兒,我是唐舞桐。曾經是王冬兒的唐舞桐。除了幼年記憶,和王秋兒的記憶碎片之外,我還有在和你分開那段時間中,屬于唐舞桐的記憶。這些,讓我混亂,讓我驚慌,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一個這樣的我,而我自己,也沒能將這所有的一切完全理順,我還需要時間,需要時間讓我看清我自己。”

        聽著唐舞桐的講述,霍雨浩也不禁有些呆滯了,但是,漸漸的,他的眼神重新變得柔和,不但深情,更充滿了憐惜。

        猿臂輕舒,將她攬入自己懷中,輕輕的摸了摸她那一頭大波浪粉藍色長發,霍雨浩柔聲道:“傻丫頭,你想得太多了。當我和你魂力融合,重新幻化出浩冬之力那一刻開始,你就是我的冬兒。其實,你說的這些,我都能理解,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你幼年時候那個怪病。如果我早知道你就是失憶的冬兒,就算你完全忘記了我,我也會想方設法讓你重新喜歡上我的。現在你只是記憶混亂了一些,我又怎么可能不接受你呢?只要我確定,你是我的冬兒,不,現在應該說,你是我的舞桐,就已經足夠了。我會好好的愛你、珍惜你,等待你完全找回自我,將所有的記憶融合在一起。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等待,我不急的,一點都不著急,但這一次,我卻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了。我會一直守護在你身旁,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再也沒有人能夠將我們分開。”

        唐舞桐聽著他那發自肺腑的傾訴,雙眸漸漸紅了,水霧彌漫,倚靠在他懷中,輕輕的閉上雙眸,“你知道嗎,雨浩。我本來真的沒有準備好的,我好怕,我沒有機會向你證明我就是你的冬兒,也怕你認為我不再是純粹的冬兒而拒絕我。但是,我不能不去嘗試,因為錯過這次,我不知道未來自己還有沒有機會。我好開心,我現在真的好開心、好開心。我一定會努力的,我會努力讓屬于冬兒的記憶為主,與所有記憶完成結合。但我發現,其實除了我幼年的記憶中沒有你之外,剩余所有的記憶之中,都充滿了你的身影。”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這就足夠了啊!”

        唐舞桐的嬌軀突然微微一緊,扭頭看向霍雨浩。

        “怎么了?”霍雨浩立刻就敏感的感受到她的變化。

        唐舞桐秀眉微皺,道:“雨浩,我們在一起,未來恐怕還會有一些麻煩的。你恐怕還要過我爸爸那一關才行。”

        霍雨浩笑道:“我在年輕一代中,也算是優秀的了吧。難道岳父大人還會不認同我么?”

        唐舞桐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沒那么簡單的。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兒,爸爸對我的珍愛絕不在你之下,他說過,未來誰要想做他的女婿,必須要接受他苛刻的考驗才行。”

        霍雨浩毫不猶豫的道:“這是應該的,岳父考驗女婿,天經地義,無論多么艱難的考驗,我都接著就是了。而且,我也相信,岳父大人知道我這么愛你,一定不會過于為難我的。”

        “可是,我爸爸……”唐舞桐剛說到這里,她額頭上的黃金三叉戟光紋突然閃爍了一下,她后半句話終究沒有說出來,只是俏臉微微一紅,臉色變得古怪了幾分。

        霍雨浩并沒有注意到這些,擁著唐舞桐,此時的他,心中只有滿足。

        唐舞桐也依偎在他懷中,緩緩閉上雙眼,這些日子以來,她心中所承受的掙扎可想而知,忐忑不安的感覺時時縈繞在心間,而現在,終于在他們一起參加的第二次海神緣相親大會上找回了自己的男人。心中又如何不高興呢。

        抬起手,輕輕的撫摸著自己額頭上的黃金三叉戟紋路,唐舞桐不禁撅起了小嘴,似乎是要和誰置氣一般。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