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五十四章 蘇醒,感悟(上)

    作者:唐家三少

        就在這份痛苦之中,突然,陣陣清涼傳來,將體內的痛苦之火漸漸澆熄,那種清爽的感覺份外舒適,也讓霍雨浩在沉睡中的神經漸漸放松下來。在夢中,冬兒回到了他身邊,依偎在他身旁,聞著冬兒身上淡淡的馨香,拉著她的小手,霍雨浩只覺得自己的心完全平靜了下來。有冬兒在,過去所受的一切苦楚似乎都已經不算什么,只要冬兒回來了,這一切,就都不再是痛苦,至少,苦后有甘甜。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投入到帳篷中時,正好射在唐舞桐的嬌顏上。下意識的想要抬手去遮擋陽光,卻發現,自己的手有些沉重。

        睜開眼眸,粉藍色的大眼睛還帶著幾分朦朧,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張蒼白中已經略帶紅潤的側臉。

        頓時,美眸中的朦朧消失了,她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瞬間瞪圓,腦海中一片空白。

        我、我這是在哪里?為什么我身邊還睡著一個人?她差一點就一腳踹出去了。幸好,這張側臉在她的記憶中還是有著很深刻的音響,令她明白,這人是不能傷害的。

        勉強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唐舞桐定了定神,再次認真的看向這個人,是、是他?霍雨浩?

        昨晚的記憶終于回來了,唐舞桐不禁震驚的想到,我竟然在他身邊睡著了?而且就這么睡了一晚么?盡管這家伙還處于昏迷中,可是,可是我竟然和他睡了一晚。

        低頭看向自己的手,唐舞桐更是吃驚的發現,自己的右手竟然和霍雨浩的右手十指緊扣在一起。仿佛原本就是那樣的。

        不會吧?唐舞桐,你在干什么啊?

        羞窘的做起來,唐舞桐迅速將自己的手抽回來,俏臉已經羞的一片通紅。人家霍雨浩還在昏迷中呢,這手牽著手,顯然不會是人家來握自己的。難道說,我昨天晚上不但睡在他身邊,而且還主動牽著他的手么?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唐舞桐雙手捧住自己熱的發燙的面龐,一時間不敢去看霍雨浩。正在這時,外面有腳步聲傳來。

        唐舞桐就像是觸電一般飛速的彈身而起,站在床邊,然后迅速運轉魂力,讓自己羞窘的狀態平靜下來。

        門簾掀起,徐三石、江楠楠一起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站在床邊的唐舞桐,江楠楠忍不住笑道:“舞桐,就算是看護雨浩,你也不用一直站著啊!雨浩怎么樣?沒什么變化吧?”

        唐舞桐背對著他們,點了點頭,“挺好的,一切正常。”

        徐三石和江楠楠走到床邊,徐三石瞥了唐舞桐一眼,正好看到她羞紅的嬌顏,在他看來,唐舞桐顯然還是為了昨晚給霍雨浩的擦拭而羞澀呢。心中不禁暗笑,但也不去揭穿她。

        “咦,雨浩的氣色似乎好了不少呢。你看,他臉上已經有血色了。”江楠楠驚喜的說道。

        可不是么?徐三石低頭看去,看到霍雨浩的面龐相比于前幾天紅潤了不少。氣息也明顯更加hòu重平穩了。

        “舞桐,還是你照顧的最好啊!看樣子,用不了多久,雨浩就能好起來了。”徐三石贊嘆著說道。

        “嗯,希望他早日好起來吧。”唐舞桐下意識的說道。

        江楠楠道:“舞桐,照顧他一晚你也累了,你回去休息吧。今天白天我和三石換著來。”

        “哦,好的。”唐舞桐向他們點點頭,趕忙向外走去。出了帳篷之后,立刻飛奔沖進了自己的帳篷之中。

        江楠楠看著依舊有些晃動的帳篷門簾,不禁疑惑的道:“咦,舞桐怎么像是落荒而逃似的。”

        徐三石嘿嘿一笑,道:“那誰知道?反正雨浩都這樣了,就算是想干壞事也干不了,總不會有什么事的。”

        江楠楠俏臉一紅,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也就是你,天天想著干壞事吧。”

        徐三石摟住她纖細的腰肢,道:“你昨晚不是說,壞事也挺舒服的么?”

        “呸!你這壞蛋,這種話也說的出口。你再說,以后就離我遠點。”江楠楠怒聲說道。俏臉已是一片羞紅。

        “好、好,我不說,不說就是了。”徐三石連連告饒。

        一邊說著,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因為他赫然看到,躺在床上的霍雨浩,兩邊嘴角竟然向上彎起了一些,似乎是在,笑?

        霍雨浩恢復的速度確實很快,當天下午,他終于從沉睡中清醒了過來,雖然身體依舊十分虛弱,但神志的清醒無疑意味著他開始向快速恢復的方向發展著。

        “臭小子,上午你是不是聽到什么不該聽的了?”下午是徐三石在照顧霍雨浩,剛喂著霍雨浩喝了點水,徐三石就壓低聲音惡狠狠的問道。

        霍雨浩不禁失笑,道:“沒有啊!我什么都沒聽到。”

        “真的?”徐三石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可我怎么覺得,你那時候在笑?”

        霍雨浩翻了個白眼,道:“三師兄,你這是做賊心虛吧。干了什么壞事?”

        “呸、呸,哥正大光明的,怎么會做賊心虛?對了,雨浩,不說這個。這次我們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幫助星羅帝國重新奪回明斗山脈,進而威脅日月帝國本土。戰略目的也已經達到。等你好了,我們是不是就該回去了?”

        霍雨浩道:“嗯,是差不多應該回去了。不知道天魂帝國那邊情況如何了。如果天魂帝國全境被攻陷,那么,日月帝國將直接威脅到學院,等我再好一點,咱們就盡快返回學院去吧。”

        徐三石道:“只能是如此了。對了,星羅帝國方面,嘉獎令已經下來了。給了我們許多獎賞。金錢方面的我們就收下了。但爵位都沒有要。給你的爵位是世襲侯爵,你有什么打算?”

        霍雨浩嘆息一聲,道:“別的就算了,但這世襲侯爵的位置我有用,就要了吧。前方戰事如何了?”

        徐三石道:“星羅帝國這邊重新奪回明斗山脈之后,大軍已經進駐,然后派出了幾十支由魂師組成的小隊,潛入日月帝國搞破壞去了。就是為了吸引日月帝國的注意。至于能夠起到怎樣的效果,我們就不知道了。那天之后,我們沒有再參與到他們的軍事行動中。”

        霍雨浩道:“這樣也好。相信以白虎公爵的戰略眼光,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星羅帝國精銳都在這里。就算是日月帝國調遣大軍來攻,想要重新奪回明斗山脈也要費一番手腳,更何況他們的主力全都在天魂帝國那邊。”

        徐三石苦笑道:“我看星羅帝國也不會給日月帝國帶去太大的威脅。那天那個死神斗羅太可怕了,有她在,日月帝國就很難被真正創傷。”

        霍雨浩眼中流露出一絲悵然之色,徐三石所說的情況他又如何不清楚呢?極限斗羅、死神斗羅,擁有血魂魔傀強大武魂的葉夕水,老師曾經的戀人。這位前輩強者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霍雨浩還清楚的記得,老師曾經說過,邪魂師是很難修煉到封號斗羅境界的,可一旦邪魂師成為封號斗羅,那就是一場浩劫。

        而現在的圣靈教,經過多年隱忍,隱然已成氣候。不但擁有封號斗羅級別的邪魂師,甚至還有這位極限斗羅邪魂師存在,更掌控著那件恐怕已經達到十級層次的死神塔。在人類世界中,葉夕水已經是近乎無敵的存在了。她現在更是已經直接參與到戰爭之中。這次她被獸神帝天嚇走了,可是下次呢?

        一個人的力量可能改變不了一場戰爭,但這樣一個人的威懾力,卻足以扭轉戰局啊!

        更何況,圣靈教方面,還有黑暗圣龍龍逍遙,這另一位極限斗羅。當今世上碩果僅存的兩大極限斗羅全都在日月帝國。這對于原屬斗羅大陸三國來說,實在是太不利了。

        這場戰爭的天平,已經完全向日月帝國方面傾斜了過去。星羅帝國目前雖然重奪明斗山脈,可是,未來呢?未來又會如何?日月帝國大軍雖然在天魂帝國那邊,可是,有這位死神斗羅葉夕水坐鎮,不知道有多少星羅帝國士兵和魂師要遭受滅頂之災吧。

        更可怕的是,葉夕水是邪魂師,從那天她所展現出的精神狀態就能看出,她的精神是很不正常的,這么一個人,根本就不會在乎普通平民的死亡,根本就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她的事情。

        自己的實力還是遠遠不足啊!如果自己也能夠成為封號斗羅,甚至是超級斗羅,或許還有機會阻止她吧。可是,想要成為封號斗羅又談何容易?

        徐三石見霍雨浩沉默不語,道:“我已經傳消息回去了,把死神斗羅葉夕水還在的事情向海神閣諸位宿老匯報。我看,不久后恐怕學院方面也要投入到戰爭中。不然的話,日月帝國無人能擋。”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