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五十三章 唐舞桐的擦拭(中)

    作者:唐家三少

        轉過身,遙望夜空,唐舞桐十指緊握,朝著天空吐了吐舌頭,捫心自問,唐舞桐,你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惦記那個人?難道,剛才的感覺會是嫉妒么?為什么啊!就因為他就過我?不,不能這樣。他只是個普通人,而且,他都已經有愛人了。就算他很出色又怎么樣?長得也不算特別帥啊!睡覺,回去睡覺吧!

        一邊說著,她邁開步伐,朝著自己的帳篷走去,但是,走路的速度,卻是慢的很。

        清晨,一大早。醫仙斗羅王仙兒就喜氣洋洋的來到了霍雨浩的帳篷中,再次為他檢查了身體。

        正如她昨天判斷的那樣,吸收了霍雨浩身上釋放出的純粹生命力之后,多年以來一直壓制著她的瓶頸終于在體內魂力按照那純粹生命能的方式提純轉化之后沖破了。

        九十五級到九十六級,這實在是太不容易了。接近六十年的時間啊!終于跨出了這一步。這份功勞,無疑都是來自那個昏迷中的年輕人。

        所以,她一大早就來了。雖然不需要對霍雨浩進行什么治療,但她也要盡可能保證他在恢復過程中不出任何問題,算是對欠下人情的一份回報。

        霍雨浩的情況很平穩,體內斷裂的經脈都在緩慢的恢復著,他恢復速度很快,除了體內生命力的龐大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那些經脈在破碎后立刻就在體內凝固了,并沒有因為移動或者其他什么改變位置。破碎經脈沒有位移,這對他的恢復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葉骨衣一夜未睡,看著醫仙斗羅王仙兒一邊檢查一邊默默點頭,忍不住低聲問道:“醫仙前輩,雨浩他怎么樣?不會有事吧?”

        王仙兒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小姑娘,關心則亂哦。想要在修為上有所提升,在感情這方面,你還要多努力。你體內有一股郁結之氣,似乎就是因為他吧?我能感覺到你的武魂和我有同源之處,罷了,老身就幫你一把。”

        一邊說著,這位醫仙斗羅抬起左手,輕輕的按在了葉骨衣的胸口正中。

        頓時,葉骨衣只覺得一股清涼的魂力鉆入自己體內,整個人在瞬間都覺得通透了,那種感覺說不出的舒服。如果不是霍雨浩在沉睡,她真想仰天長嘯一番。

        “藥醫不死病。心病還須心藥醫。孩子,我看得出,你很喜歡他。怎么?你這么漂亮,難道他還不滿足么?”王仙兒收回左手,摸了摸葉骨衣的頭。

        葉骨衣心中郁結解開,身體舒服了許多,眼看著醫仙斗羅眼眸中的慈祥,忍不住眼圈一紅,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他已經有愛人了。不怪他,或許,我喜歡的,正是他對愛的那份執著吧。”

        醫仙斗羅輕嘆一聲,道:“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情這個字是最難看得透的。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如此。只不過,喜歡一個人,未必要得到。而且,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多值得你去喜歡和欣賞的東西。喜歡他沒什么,只要不鉆牛角尖就好了。不然的話,你只會終生郁郁。要學會放下,明白么?”

        “嗯,謝謝前輩指點。”葉骨衣輕輕的點了點頭,但是,目光卻依舊忍不住飄向床上的霍雨浩。

        王仙兒微微一笑,她知道,感情方面的事情并不是她幾句話就能說通的。但她也看得出,葉骨衣并不是那種死鉆牛角尖的人。不然她體內的郁結之氣會更加嚴重。

        “他應該沒什么事了,但因為體內經脈破損嚴重,修復起來還是需要時間的。他這種傷勢,如果是我從頭開始治療的話,至少要半年,才有可能治得好。而且還不能保證沒有后遺癥。很可能一身修為都會廢掉。但他體內的生命力極其龐大,應該是有什么奇遇,憑借著自愈能力,我看啊,他最多十天,就能恢復如初了。不得不說,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

        “十天就能恢復?那真是太好了。”葉骨衣忍不住雀躍道。

        正在這時,帳篷門簾挑開,南秋秋從外面走了進來。

        “什么太好了?雨浩好了嗎?”南秋秋快步來到葉骨衣身邊,看向霍雨浩。見他還是昨晚的樣子,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

        醫仙斗羅笑了,“又一個。你說你們這些女孩子,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花。都喜歡一個人,未來沒有結果,豈不是都要痛苦么?不過你還好,起碼你沒有因為這份喜歡而產生郁結。”

        南秋秋俏臉一紅,道:“前輩,您不要打趣我哦,我可沒有喜歡這個家伙。是骨衣姐喜歡他。”

        醫仙斗羅微笑道:“我年紀雖然大了,但老眼未花,若是連你喜歡他都看不出來,那我這兩百年不是白活了么?好了、好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我老婆子也管不了。你們自己好自為之吧。記住,不要碰他,萬一他體內經脈位移,就麻煩了。”

        “是。”南秋秋和葉骨衣趕忙答應一聲。

        醫仙斗羅走了,南秋秋和葉骨衣對視一眼,南秋秋向她吐了吐舌頭,葉骨衣則是微微一笑。然后二女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轉向了霍雨浩。

        南秋秋撇了撇嘴,道:“這家伙有什么好的?誰喜歡他了。哼!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還不到二十歲,卻跟四、五十歲老頭子似的。”

        葉骨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怎么記得上次某人跟我說過,就喜歡少年老成的,喜歡成熟點,又有能力的。”

        南秋秋俏臉一紅,道:“有嗎?是誰說的啊?這么沒品位。”

        葉骨衣失笑道:“好吧,反正不是你。”

        笑容逐漸收斂,看著躺在那里的霍雨浩,她輕聲道:“醫仙前輩說的對,或許,我們真的該放下了。他是不可能屬于我們的。其實,我能感覺得到,他很苦。”

        “啊?他還苦?你看,我們這么多人喜歡他。而且,他還是海神閣未來的閣主,在唐門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還是那個什么傳靈塔的名譽塔主。簡直是萬千光環集于一身,他苦什么啊?”

        葉骨衣瞥了她一眼,道:“這下承認自己喜歡他了吧。他心里挺苦的,我能感覺得到。你說的這些,確實都是他的成就,可是,你想過沒有,正是因為有了這些成就,在他肩頭背負了許多常人所沒有的巨大壓力。以前還好點,自從冬兒沉睡不醒之后,他整個人的情緒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這次行動之前,我甚至感覺到過他的沉穩似乎不見了。要是過去的他,應該不會這么冒險才對。昨晚我才想明白,或許,他本身就有點不想活了,所以才這么賭、這樣冒險。他心里有多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南秋秋皺了皺眉,道:“那個唐舞桐不就是失憶的王冬兒么?之前大家不是都這么說么?”

        葉骨衣翻了個白眼,道:“拜托,你平時多觀察點好不好?難道你沒發現,最近這段時間霍雨浩對唐舞桐很客氣么?客氣的都生分,甚至還不如對我們。這意味著什么?以他的性格,如果唐舞桐真的是王冬兒,他會這樣嗎?肯定是他已經用什么方法證明了唐舞桐并不是王冬兒,所以才會這樣的。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覺得他情緒開始有些不對了。”

        聽她這么一說,南秋秋吐了吐舌頭,道:“好像是的哦。那唐舞桐要不是王冬兒,王冬兒會在什么地方啊?其實我覺得,就算王冬兒死了,恐怕我們也沒什么機會,那家伙太愛鉆牛角尖了。心里就只有王冬兒一個人。當初王秋兒和王冬兒長得一模一樣,為他付出那么多,最終都沒能讓他有所變化。”

        葉骨衣道:“所以說,或許我們該放下,就當這是一份美好的回憶吧。他和我們,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我現在只是希望,他能夠找到冬兒,能夠快樂起來。”

        南秋秋有些怪異的看著葉骨衣,“骨衣姐,我突然覺得,你好偉大哦。”

        葉骨衣淡然一笑,道:“有什么可偉大的。如果有一點機會,我都會努力去爭取。甚至不顧女孩子的臉面,但是,你都說了,我們根本就一點機會都沒有的。那么,就只有祝福他了。”

        帳篷外,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那里,當醫仙斗羅離開的時候,她就已經來了,但卻沒有進入帳篷,只是在外面聆聽著南秋秋和葉骨衣的談話。聽到這里,她轉過身,默默的走了。不知道為什么,在她心底深處,出現了一份落寞。

        南秋秋接替了葉骨衣的看護之責,一直到接近午飯時,才換了人。接替南秋秋的是江楠楠,再之后,安排的是荊紫煙。荊紫煙的看護將一直到晚上。

        “舞桐,晚上吃完晚飯你先休息一個時辰,然后換紫煙,有問題嗎?”徐三石向唐舞桐問道。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