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五十章 死神擦肩(三合一大章)

    作者:唐家三少

        如果不是他的年齡太小,白虎公爵恐怕早就懷疑到了他身上,所以才在之前送他升空的時候,心情有所不同。在白虎公爵看來,霍雨浩很可能就是救過他那個人的弟子。或許,救過他的那個人就是來自于史萊克學院。

        等待是一種煎熬。徐三石他們已經在這里等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在他們不遠處,有一扇漆黑的光門。霍雨浩告訴他們,如果一個時辰還沒有聽到他的召喚,那么,就從這個光門沖出去。

        現在已經過去了接近半個時辰了,還一點動靜都沒有。

        “三石,你說雨浩會不會有事?他這個地方,我怎么總覺得有點不對?”江楠楠低聲向身邊的徐三石說道。

        徐三石愣了一下,道:“有什么不對?雨浩既然敢讓我們參與這次行動,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你看,我們這里還有十幾位封號斗羅呢。這次任務,總要依靠他們的力量才能完成啊!雨浩不會騙我們。”

        江楠楠苦笑道:“就是因為有這十幾位封號斗羅,我才覺得不對啊!你想想,如果雨浩這次行動失敗了,會怎么樣?沒有他的召喚,那我們這些人會被完全封鎖在這里么?應該不會吧。

        因為有他留下的這扇黑色光門。可是,這黑色光門是去什么地方的?他的行動一旦失敗,自然是不可能讓這十幾位封號斗羅直接出現在敵人的炮火中。我就怕,從這光門走出去,我們就直接回到了大營啊!”

        聽了江楠楠的話,徐三石先是愣了愣,片刻后,他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扭頭向江楠楠低吼道:“你怎么不早說?”

        江楠楠一臉委屈的道:“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雨浩這小子,看來是并沒有把握啊!我們都上當了。難怪他當時答應痛快的時候我覺得有些不對。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徐三石攥緊拳頭“等,只能等了。如果這扇光門外面真的是大營的話,我們現在走出去就失去了幫助他的可能。我們現在只能祈禱他行動成功。這混小子又是自己去冒險。”

        ……

        星羅帝國,西北集團軍,帥帳。

        帥帳內,數十位魂師靜靜的站在那里,白虎公爵高坐帥位,身邊是久久公主。

        他們都在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消息的傳來。

        在白虎公爵身邊不遠處,一扇漆黑的光門赫然靜靜的凝滯在那里。這是霍雨浩臨走之前留下的。他告訴白虎公爵,就算是這次他的行動不成功,也不會給大軍造成任何損失。直接執行保守計劃就行了。

        白虎公爵很清楚,霍雨浩在說出這些的時候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當那些封號斗羅從這扇光門走出來的時候,也就意味著,霍雨浩在這次行動中付出了生命。

        接下來的攻勢,將全部由魂師軍團來完成八個魂師軍團都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等前方傳來的信號。

        許久久盡可能的讓自己保持平靜,坐在白虎公爵身邊,一言不發。但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空氣中那份窒息的壓力。

        其中壓力最大的,無疑就是白虎公爵和久久公主,因為只有他們才知道來自天魂帝國的消息。如果這次行動不能成功,那么星羅帝國就已經完全處于被動地位了。

        他們能做的,就是為霍雨浩祈禱。

        戴鑰衡、戴洛黎兄弟二人都站在白虎公爵背后。戴鑰衡雙眉微皺,似乎在思考著什么。而戴洛黎的眼神,卻是在輕微的閃爍著。

        白虎公爵和久久公主知道來自于天魂帝國消息的秘密,他也知道另外一個秘密,霍雨浩身世的秘密。

        今天上午,霍雨浩曾經找到過他。

        ……

        “洛黎。怎么樣?最近修煉的如何了?”

        “哥,你怎么來了?指點、指點我么?”戴洛黎看著掀開帳篷門簾走進自己帳篷內的霍雨浩,不禁興奮的說道。

        霍雨浩微笑著搖了搖頭道:“怎么?又想挨揍了?”

        戴洛黎臉一紅,道:“挨揍其實也不是壞事。被你揍的那段時間我進步的最快。哥,你可答應過我,要給我弄個魂靈的。等這次戰事結束咱們就去吧。我雖然一直因為缺少魂環被壓制在四十級,但我能感覺到,最近進步的速度很快哦。”

        霍雨浩呵呵笑道:“那就好。你放心,只要你肯努力,魂靈不是問題。對了,我來找你,是有點事情要跟你說。”

        “什么事?”戴洛黎好奇的問道。

        霍雨浩淡淡的道:“今晚我要去執行個任務。有可能回來,也有可能不回來了。我還沒想好。如果我不回來,那你就將我的事情告訴他吧。”

        “啊?哥,你要執行什么任務?危險不危險?把什么告訴誰?”

        霍雨浩走到戴洛黎面前,揉了揉他的頭,道:“不危險。我是說,把我的身份,告訴你父親。”

        戴洛黎身體一震,“哥,你想通了?”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不回來的話,就是想通了。我不想面對他而已。”

        戴洛黎急切的道:“可是,你要是走了,我們什么時候還能再見面?”

        霍雨浩滯了滯,“有緣的話,自會再相見。”

        ……

        腦海中回憶著霍雨浩的每一句話,此時的戴洛黎,只覺得心頭一陣陣收緊。

        任務,真的不危險么?如果任務不危險,為什么父親會帶著如此大的陣仗等在這里?哪怕是他和戴鑰衡,也不知道接下來父親會下達怎樣的命令。但戴洛黎卻完全猜得到,眼前的一切,都和哥哥所說的任務有關。

        哥,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

        身體周圍完全是一片暗紅色,奇異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涌入體內,那一瞬,霍雨浩感覺到的,是有無數冤魂要將他的身體撕碎要將他的靈魂吞噬。

        周圍除了暗紅色,他感受不到任何其他存在。是的,這就是死神的力量。盡管不是完全的死神但是,對付自己一個,這樣的力量似乎已經足夠了。

        霍雨浩甚至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這詭異而恐怖的力量中裂解,生命力在飛速流逝,精神之海正在逐漸崩潰。

        我就要死了嗎?

        在這一刻,霍雨浩腦海中浮現出無數的景象。

        母親溫柔的眼神,臨死前不舍的凝視。

        冬兒女扮男裝時傲慢的樣子,還有后來的溫柔。

        父親、父親,是的,還有他。

        不知道我的死,會不會讓他傷心。親手將兒子送上不歸路,或許,這就是對他最好的報復吧。如果他在乎的話。

        拳頭攥緊虎牙仿佛已經刺入掌心。可是,在這一刻,霍雨浩,不悔。

        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嗎?媽媽,我要來找你了。

        突然,一股冰冷的氣息驟然升騰絕望中的霍雨浩只覺得自己體內瞬間迸發出一股絕強的力量,硬生生的將那些鉆入他體內的冤魂驅趕出來。

        那份清涼首先是在霍雨浩的胸口處出現,緊接著就蔓延到了整個胸腔。一股彭湃的生命力,也趁著這個時機從他體內迸發而出。那是生靈守望之刃的力量。

        漆黑如墨的鱗片迅速蔓延全身,暗紅色的光芒分明早已消失了,而霍雨浩,卻并沒有化為飛灰,而是直接朝著不遠處的山峰墜落了下去。

        個人單兵戰鎧早已消融不見,此時此刻的他,身上就只剩下一層黑色的鱗甲。幸好,這次出來,沒有帶星光藍寶石戒指。此時的他,腦海中浮現的竟然是這個想法。

        ……

        星斗大森林,生命之湖。

        澄澈的湖水突然變成了黑色,緊接著,一聲激昂的龍吟聲響起。

        一個足有數十米直徑的巨大龍頭驟然從湖面中探出,龍頭漆黑如墨,但雙眼處卻是一片燦金。

        只不過,此時的這種燦金色卻蒙上了淡淡的血絲。

        “昂——”龍口大張,一團暗紅色的氣流噴吐而出。

        能夠看到的是,當這團暗紅色氣流噴出后,在天空中潰散的過程竟然出現了無數個冤魂的形象,一邊潰散,一邊在空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噴出這一口暗紅色氣流后,金色龍眸重新變得澄澈起來。

        “好厲害!好狠辣。這是用人類冤魂煉制而成的武器么?”

        ……

        “砰——”霍雨浩的身體落在山壁之上,此時,因為他全身都覆蓋著一層漆黑龍鱗,整個人仿佛和山體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似的。

        沒有任何猶豫,精神干擾領域再次開啟。同時,他扭頭朝著唐舞桐的方向看去。

        頓時,霍雨浩吃驚的看到,唐舞桐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強烈金光,推動著她的身體,竟然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山壁方向而來,速度之快,宛如流星趕月一般。更奇特的是,那層守護在她身體周圍的金光,竟然將飛射而來的魂導射線、魂導炮單全都彈開,也不爆炸。

        這是什么力量?竟然如此強悍?

        數百米的距離,在全力爆發的魂師面前,轉瞬即至。

        唐舞桐竟然也是沖到了山壁上。

        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共享立刻聯系上她,兩人毫不停留,一轉身,就朝著死神魂導器無法直接攻擊到的死角撲去。當他們登上山峰的那一刻,開始,主峰上的各種魂導器就熄火了。對他們無法再構成任何威脅。但是,數百名魂導師也已經沖向主峰,距離越來越近了。

        “你沒死?”看到霍雨浩,唐舞桐激動的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盡管那漆黑如墨的鱗片上散發著黑暗之力令她很不舒服,但在這一刻,她已經完全顧不上了。

        霍雨浩苦笑道:“干嘛咒我死?”

        唐舞桐用力的喘息幾下,“誰咒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剛才那力量……”

        “先別說了,趕快執行計劃吧。”霍雨浩一把拉住她的手,此時,他身上黑色鱗片已經開始褪去,他卻顧不上穿衣服了,拉著唐舞桐就朝著山峰上凹陷的地方沖去,同時,口中已經開始響起了低沉的吟唱聲。

        濃郁的精神波動圍繞著他的身體悄然釋放。

        唐舞桐被他拉著手,此時的感覺卻和以前完全不同。霍雨浩的手很溫熱,而且有力。在如此危險的地方,此時她卻感到很安定。

        剛才那一幕,已經深深地銘刻在了她腦海之中。盡管她不知道霍雨浩是如何自保的,但是,他身上的鎧甲都已經沒有了,表面看上去雖然沒什么,但她先前卻分明感覺到,霍雨浩有一瞬間似乎已經失去氣息了似的。

        他毫不猶豫的救了我!

        霍雨浩被暗紅色光芒擊中一瞬間的畫面,不斷在她腦海中浮現著。

        正在這時,遠處,日月帝國魂導師的攻擊已經到了。大片的覆蓋下來。波動探測魂導器更是全方位的圍上。

        對于日月帝國來說,現在已經是要甕中捉鱉。

        這個先后數次潛入的魂師,已經帶給了他們太大的損失,就連王奕衡都被吸引出去殺掉了。對于日月帝國來說,這簡直是奇恥大辱。現在這種情況,他們絕不相信這個人還能逃出去。

        霍雨浩在山坳處站定,將生命反射之盾釋放開來,把自己和唐舞桐保護在內,口中吟唱的咒語聲越發急促了。

        想要召喚亡靈半位面,他也需要穩定下來用咒語召喚才行。唐舞桐很主動的擋在他身前,一道道紫色龍形光影不斷伴隨著她第五魂環的閃爍向外釋放,在生命反射之盾前抵御著外面的攻擊。

        這是龍神咆哮,她的第五魂技。

        雖然不像第六魂技龍神舞天殤威力那么大,但勝在能夠持續使用。

        終于,霍雨浩的咒語完成了,一閃光門悄然出現在他身邊。正當霍雨浩準備呼喚亡靈半位面的伙伴們時,唐舞桐卻突然叫道:“喂,等一下。”

        “怎么了?”霍雨浩疑惑的問道。

        唐舞桐沒有看他,目光一直向外,從側后方看,卻能看到她的俏臉和脖頸處竟然全是淡淡的紅色。

        “穿上衣服。”唐舞桐的聲音很低,但卻清晰的傳入霍雨浩耳中。

        “呃……”低頭看了一眼,霍雨浩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黑色鱗片保護已經全都消失了。然后,也就沒有什么了。那叫一個干干凈凈。

        這次他出來,除了個人單兵戰鎧之外,甚至連當初從明德堂主鏡紅塵那里得到的護心鏡紅塵庇佑都脫下來留在軍營中了,并且叮囑戴洛黎,自己要是沒回去,就去拿。

        所以,現在絕對可以用身無長物來形容他。

        “我,沒帶啊……”霍雨浩弱弱的說道。

        “你……”唐舞桐俏臉更紅了,回手一拋,將一條長裙扔給了霍雨浩,“先圍上。”

        “好!”事急從權,霍雨浩也顧不上其他了,立刻將長裙圍在自己腰間,護住了重要部位,然后就向伙伴們發出了呼喚。

        一道道身影迅速從光門中鉆了出來。徐三石一馬當先,玄武盾墻!

        金光大放,大片的盾牌組成防御,將唐舞桐和霍雨浩保護在內。

        看到唐舞桐,徐三石也是一愣,然后他就看到了圍著裙子的霍雨浩。

        “我靠,雨浩。哥們白擔心你了。你倆這是私會啊還是執行任務?怎么玩的連衣服都沒了,哈哈哈!”

        看著霍雨浩那狼狽的樣子,徐三石著實是忍不住了。不過,他臉色也很快就白了下來。

        日月帝國的魂導師們已經圍上來了,強悍的攻擊力他的黃金玄武盾抵擋兩撥之后,魂力也是狂瀉。

        但是,這個時候,更多的身影也已經從光門中沖出。

        一團巨大的光影驟然張開,那是一張大傘,將方圓數十平方米范圍全部守護在內。

        所有落下的魂導射線、炮彈,全部被擋了下來,徐三石壓力驟然一輕。

        璇璣傘!璇璣斗羅出手了。

        沒錯,星羅帝國第一魂師軍團團長璇璣斗羅也參與了這次的行動。

        “三師兄,衣服來一套。”霍雨浩感受著周圍眾人投來的古怪目光,羞窘的向徐三石求助道。

        徐三石哈哈一笑,這時候也不是挪揄他的好時機,一套勁裝迅速拋過去。同時用玄武盾幫他遮擋住。

        霍雨浩飛速的換上衣服,此時,諸位封號斗羅和唐門眾人都已經從光門中傳送出來了。

        “這里就是主峰了?”璇璣斗羅一邊抵抗著外面的進攻,一邊向霍雨浩問道。

        “沒錯。”霍雨浩道:“大家小心,死神魂導器就在峰頂,那個紅色尖錐狀的就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死神魂導器和圣靈教有關,其中有邪魂師的力量。似乎是將怨靈和一些特殊的力量壓縮在一起而成的。十分可怕。千萬不要被命中。行動的時候,盡可能的避開死神魂導器能夠攻擊的角度。”

        “明白了,總算是能夠和這些混蛋干一場了。”一位身材高大魁偉的封號斗羅怒吼一聲。右手一抬,一團黃色光芒就在他手上亮了起來。

        兩黃、兩紫、五黑,九個魂環升騰而起。這位封號斗羅手中也出現了一柄巨槌。

        這巨槌通體晶黃色,才一出現,就散發出一股濃重的厚重氣息。

        他的封號就是自己的武魂,巨槌斗羅。

        巨槌斗羅雙臂一掄,手中巨槌頓時狠狠的砸向山壁。

        令人驚訝的是,他這一槌砸上去,并沒有任何轟鳴響起,反而是一團黃色光芒在閃避上擴散開來。

        隱約間,霍雨浩感受到,一股絕強的力量竟然向山體內蔓延了進去。

        動手的自然不只是巨槌斗羅和璇璣斗羅。

        其他眾位封號斗羅也如同開閘猛虎一般發動了。

        一道道紫光,化為箭矢橫空出世。紫光出現后,直接在空中閃爍、消失,并沒有飛行的過程。

        緊接著,遠處就是一片慘叫聲響起。

        日月帝國的魂導師們哪知道這邊一下出現了十幾位封號斗羅啊!猝不及防之下,他們能夠起到防御作用的,就只有觸發式魂導護罩了。

        可是,觸發式魂導護罩能擋住一位擅長空間之力的封號斗羅攻擊么?

        數十名魂導師直接被紫光刺穿,身體分解,化為血雨四散紛飛。

        星羅帝國這些位封號斗羅都憋壞了。這些日子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憋屈。個人戰斗力,他們敢和日月帝國任何一位叫板。可是,在魂導器和偵察的壓制下,他們每天只能苦苦等待。想要戰斗都不行。

        尤其是上次,兩千名高階魂師的隕落,對于他們的刺激是巨大的。其中不乏他們的弟子、親人。對日月帝國,可謂血海深仇。這次,終于突入敵人本陣之中,哪還忍得住。他們甚至連死神魂導器的威脅都顧不上了,只想瘋狂殺敵。

        山峰內部,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緊接著,整座山峰都晃動了一下。劇烈的轟鳴在山峰內部爆響,山頂上,頓時出現了一片塌陷。

        好強力的巨槌斗羅。

        霍雨浩眼睛大亮,星羅帝國這些位,戰斗力還真是猛啊!

        “巨槌前輩,您能隔山打牛?”

        巨槌斗羅點了點頭,道:“老子砸死他們,就是看不見,有點不準。”

        “我看得見啊!”霍雨浩哈哈一笑,精神探測立刻聯系上了巨槌斗羅,直接給出了山頂的一些重要位置。

        他們這里雖然距離死神魂導器所在位置還比較遠,但一些山體上的防御魂導器卻能夠到了。

        “好能力。”巨槌斗羅向霍雨浩比了比大拇指,手中巨槌頓時再次掄了起來。

        其他位封號斗羅也已經在山上迅速分開。那位擅長空間之力的封號斗羅威能大顯。

        經過剛才那一擊之后,他略微蓄力了一下,緊接著,霍雨浩就看到這位年約六旬左右的老者身上紫光大盛,排在第八位的黑色魂環亮了起來。

        他雙手在胸前合攏,然后緩緩向外推出。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厘米大小的紫色小漩渦悄然飛了出去。

        這位封號斗羅的封號名為碎星,碎星斗羅。

        是眾位封號斗羅中,兩位超級斗羅之一,魂力九十五級。武魂很奇特,碎星之光。

        當年,他六歲武魂覺醒的時候,出現在身上的,就是一道紫色光芒,這道光芒遇到任何東西,都會令其破碎。這碎星之光,還是他自己起的名字。

        先天滿魂力,特殊武魂。今年只有六十六歲,碎星斗羅就已經進入了超級斗羅層面。乃是星羅帝國最強大的封號斗羅之一。他這碎星之光具備的,正是空間之力,準確的說,是空間破壞之力。極其強悍。

        碎星旋渦,小小的紫色旋渦飄飛出去,在空中略作停頓,緊接著,周圍的空氣突然變得狂暴起來,強烈的紫色光芒仿佛連空氣都吞噬了似的,在那不斷擴大的旋渦周圍,一道道空間裂縫開始出現,并且不斷融合。

        周圍飛射而來的魂導射線也好,魂導炮彈也罷,仿佛都受到一種無形力量的牽引,飛入紫色旋渦,然后就被攪得粉碎,居然連爆炸都做不到,而那紫色旋渦竟然像是在吸收這些魂導射線和魂導炮彈的力量,不斷的向外擴張。

        有了碎星旋渦的保護,眾位封號斗羅行動起來就更加從容了,他們迅速分開。在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共享幫助下,避開死神魂導器的威脅,朝著四周散去。

        “轟——”接近山頂的山壁處,一聲劇烈的轟鳴響起,一臺構建在山上的大型攻擊魂導器頓時被震蕩的歪斜到一旁,眼看是不能使用了。這是巨槌斗羅的隔山打牛起到作用了。

        這還不算完,在霍雨浩的精神探測指引下,巨槌斗羅一槌槌揮出,山頂上不斷轟鳴炸響。

        論實力,巨槌斗羅可能不是這些封號斗羅中最強的,但要說此時在攻堅方面,他反而是效果最好的。

        碎星旋渦在日月帝國魂導師團的瘋狂攻擊下,很快已經擴張到了直徑超過五十米,而且還在向外不斷擴張。

        霍雨浩因為開啟著精神探測,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恐怖旋渦中蘊含的龐大能量。他知道,這玩意兒一旦爆炸開來,恐怕就是狂風暴雨。

        碎星斗羅自己也是轉過身,向霍雨浩和唐門眾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靠近自己。

        霍雨浩、唐舞桐、唐門眾人和巨槌斗羅立刻來到他身邊,其他封號斗羅早就在黑暗中分散開來了。

        碎星斗羅雙手一圈,手掌上帶起道道碎星之光,這些光芒在空中匯聚,然后悄然流入面前的山壁上。

        堅硬的巖石在碎星之光面前宛如冰雪消融一般,竟然就那么溶化了。柔和的紫色光暈,帶著點點星光將眾人身體籠罩在內。“嗖”的一下,就鉆入山體之內。

        好強大的碎星斗羅,霍雨浩心中暗暗贊嘆。以碎星斗羅這樣的實力,恐怕要是硬沖,也能從遠處、地下潛入。但是,因為沒有偵察的存在,就算潛入過來,他也只能是瞎子,日月帝國也肯定在對地下探測方面有著他們的辦法。所以星羅帝國方面才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盡管如此,霍雨浩對這些位來自星羅帝國的封號斗羅們還是大為敬佩。他們都是星羅帝國的底蘊啊!之所以拿日月帝國的防御陣地沒辦法,那是魂導器科技方面的差距。但要說個人實力,星羅帝國方面絕不比日月帝國差。哪怕是面對圣靈教,也未必就沒有一拼之力。

        周圍已經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哪怕是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在深厚的巖層中也被大幅度削弱。但他們已經進入山里,探測的范圍本也不需要太大。不用碎星斗羅提醒,霍雨浩就已經將探測的方位指向了死神魂導器那邊。

        只有摧毀了死神魂導器,才能解決對于星羅帝國大軍最大的威脅。

        就在他們深入山體內不久,外面膨脹到接近百米的碎星旋渦驟然爆炸,無數紫光帶著充滿空間破碎的強大特性四散紛飛。

        距離較近的數十名魂導師,立刻和他們的魂導器一起,被撕成碎片。周圍空間出現了大量的裂縫,這些裂縫不斷變異,一時間竟然并不收口。

        其他魂導師雖然在全力攻擊,試圖瓦解這些空間碎片,可那又談何容易呢?不掌握空間的奧義,僅僅憑借純粹實力的攻擊,對于這些空間裂縫根本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只能等待他們自行閉合。

        而碎星旋渦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等到這些空間裂縫完全消失時,先前被霍雨浩從亡靈半位面釋放出來的十幾位封號斗羅都已是鴻飛冥冥。

        大量的魂導師們落在山上,一個個臉色卻難看到了極致。他們甚至都沒搞清楚敵人有多少。

        霍雨浩剛被發現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對方只是有一個人偵察到了這里,憑借奇異的隱身能力。但緊接著唐舞桐就出現了。

        一個變成了兩個。

        霍雨浩硬受一記死神魂導器的攻擊,這在所有人看來,他已是必死無疑,唐舞桐憑借奇異的力量沖到山壁上,敵人不應該是一個么?但緊接著,巨槌斗羅和碎星斗羅接連發動的攻勢不但告訴這些魂導師,敵人不是一個,而且還具備著封號斗羅級別的實力啊!可等他們沖過來的時候,山壁上的缺口都已經閉合了。他們根本就找不到,就算知道先前霍雨浩他們消失的為之,難道自己炸自己主峰么?上面還那么多魂導器呢。

        碎星斗羅在霍雨浩的帶領下在山體內緩緩上行。這山體內的巖石雖然堅硬,但在碎星之光面前,卻只能是不斷破碎。

        “碎星斗羅,您要小心一點。操控死神魂導器的人,很可能是日月帝國首席魂導師死神斗羅。而且他身邊應該還有其他人。”

        碎星斗羅點了點頭,道:“我的能力比較擅長群戰和破壞,稍候出去,我來拖住他們,你們盡快破壞死神魂導器。不需要完全毀掉,只要讓它失去效果,我們大軍能夠沖過來就行了。”

        “好。”

        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向上涌動,覆蓋向死神魂導器的方向,但令他驚訝的是,當他的精神力接近死神魂導器附近的時候,強烈的刺痛感頓時再次出現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霍雨浩一觸即收,沒有深入接觸,但臉色也是微微有些變色。

        眼看著,距離上面越來越近了。

        “碎星斗羅,咱們停一下。我給您大概說一下上面的情況。”霍雨浩開口說道。

        “嗯?”碎星斗羅停下來,看向霍雨浩。山體內雖然黑暗,但有他的碎星之光照耀,倒也能看得清楚。唐門眾人都跟在后面。

        霍雨浩沉聲道:“通過我先前的觀察和探測,死神魂導器的威能我已經大概感覺清楚了。這死神魂導器究竟是怎樣的原理我還不明白,但它的破壞力應該是由兩方面組成的。一個,就是高溫、高壓的強大魂力,但這股力量也就是和一般九級魂導器相差無幾,最多只是強上一點。和星空斗羅葉雨霖的日月神針差不多。但是,死神魂導器內,還蘊含著另一種恐怖的力量,這種力量才是它的精髓。那就是怨靈。”

        “怨靈?”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我剛才幾次探察的時候,我的精神力一接近到死神魂導器附近,都會感受到強烈的刺痛和灼燒感。這是精神力被反壓制的結果,而壓制我的精神力不但龐大的恐怖,而且本身還具備強烈的毀滅特性以及深深怨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是來自于大量的怨靈,這些怨靈被不知名的力量壓縮在一起,凝聚成了可怕的怨靈之力,然后再和死神魂導器中本身的高溫、高壓魂力結合,就形成了死神之光。”

        “這死神之光有兩種形態,一種,就是當初殺害了我們兩千名高階魂師的完全形態,由魂力和怨力全面結合而成,另一種就是純粹的怨靈之力。剛才我承受了一下,只覺得自己的靈魂、精神之海、肉體,仿佛都要被那恐怖的怨氣裂解了似的。是我身上一種特殊的守護力量存在,才讓我活了下來。”

        “怨靈?你的意思是說,這死神魂導器周圍,很可能有一位強大的邪魂師存在?”碎星斗羅也是老牌強者了,聞弦歌知雅意,立刻就明白了霍雨浩的意思。

        霍雨浩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道:“所以大家稍候出去時一定要小心。骨衣,待會兒主要就看你的力量了。我會盡量幫助你,你的神圣之力對一切怨靈都有著最好的清除作用。還有舞桐,你的魂力中也有光明屬性在。我會掩護你們。”

        “好。”葉骨衣和唐舞桐同時答應一聲。

        霍雨浩向碎星斗羅點了點頭。

        碎星斗羅看向旁邊的巨槌斗羅,“槌子,你開路。”

        “好。”巨槌斗羅一揮手,示意眾人讓開一些,然后就掄起他的巨槌,身上魂環不停閃爍,一槌槌不斷砸向山壁。

        很快,整個山體仿佛都顫抖了起來,劇烈的轟鳴不斷在山頂方向響起,哪怕是在山體內,也能清晰的聽到外面劇烈的爆炸聲。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