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天魂帝國的消息(中)

    作者:唐家三少

        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四大魂靈也沒辦法對他有任何幫助作用。只能是他自己扛下來。

        “噗通”霍雨浩倒在床上,雙目緊閉,臉色一片煞白。他堅持不住了,真的有些堅持不住了。

        對冬兒的思念,如滾滾巨浪,不斷的沖擊著他的心。

        冬兒,你真的還活著么?他其實心中一直都有一個念頭,如果當初,昊天宗的大宗主和二宗主是因為冬兒死去才對他那么冰冷,所有的話都只是謊言,那該怎么辦?

        這才是他最怕的情況,盡管他一直心中都不敢這么去想,可是,每當有這個念頭的時候,他就會無比的恐懼。

        永遠都見不到冬兒了?還有什么比這更可怕的呢?

        “冬兒、冬兒、冬兒……”霍雨浩低聲呻吟著,“冬兒,如果你真的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那就帶我一起走吧。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獨自痛苦,冬兒,我好想你。”

        淚水,順著眼角流淌。

        星羅帝國西北集團軍的高層們恐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他們心中的少年英雄,一代天驕,此時此刻,竟然蜷縮在床上,痛苦的流著淚,甚至連神志都已經不再清醒。

        帳篷門簾輕輕的挑開了,一道修長的身影緩步走入帳篷中。聽著霍雨浩低低的呻吟聲,她的身體似乎微微顯得有些僵硬,然后就機械式的朝著霍雨浩走了過去。她的動作很慢,似乎每走一步都很困難似的。

        但是,當她真正接近到霍雨浩床邊的時候,卻又突然加快了腳步,迅速來到霍雨浩身邊,在床沿處坐了下來。

        淚水,浸濕了床褥。霍雨浩那么強的感知力,此時此刻,竟然完全不知道房間中多了一個人,他依舊蜷縮在那里,痛苦的呻吟著。他的臉色是那么的蒼白,大滴、大滴的汗水和淚水混合在一起流淌下來。

        纖細的手指,輕輕的觸摸著他的額頭,動作有些僵硬、有些艱難。

        汗水,浸潤著那白皙柔嫩的指尖,手指似乎輕微的顫抖著,濕熱從指尖傳來,她有些顫栗,又有些呆滯。

        “冬兒,不要離開我。”突然間,霍雨浩猛的一伸手,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她大驚失色,就想要將手從他的手中抽出來。但他的手握得很緊,這一握,就如同銅澆鐵鑄一般。

        沒有掙脫,但她卻感覺到他的手很冰,冰的可怕。仿佛整個人身體都沒有了溫度似的。

        難道,他每一次用完浩冬掌生生世世都會這個樣子,都會如此痛苦么?

        說也奇怪,握住她的手之后,霍雨浩明顯變得平靜了幾分,身體的顫抖變得輕微了,嘴里依舊在呢喃著,可是,痛苦卻明顯減少了似的。

        他也真是可憐啊!沒想到,愛一個人竟然會變成這樣。可是,他為什么要將自己的愛去轉化成技能呢?他怎么不去找他心中的愛人?

        帳篷外,不遠處,一個人蹲在陰影處,他是眼看著她走進帳篷之中的。

        一抹微笑出現在他的面龐上,緩緩站起身,看來,今天自己不用再守下去了。她已經這么半天都沒有出來了。

        從陰影中走出,可不正是永恒之御徐三石么?

        雨浩受到浩冬掌的反噬,身體虛弱,徐三石最為了解,所以,他其實也是跟著霍雨浩回來的,守護在周圍,保護著霍雨浩。

        不過,那個她進去之后,半天都沒有出來,今晚,似乎不用再繼續守護了。

        悄然離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帳篷內。

        霍雨浩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他的呼吸變得均勻了,身體也不再顫抖。偶爾有幾聲呢喃,但卻少了痛苦。

        他用兩只手緊緊地握著那只白嫩的小手,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說什么都不肯放開。臉上漸漸有了滿足的微笑。

        他睡著了。接著帳篷窗戶外投進來的月光,她剛好能夠看到他的側臉。她來這里,只是因為對那個時候的他有些擔心,又有些好奇他的狀態。

        可此時此刻,她卻發現自己走不了了。

        如果強行抽出,當然可以,可是,那樣的話,他恐怕會受到傷害吧。心中柔軟,她沒有那么做。他也沒有任何近一步的動作,只是緊握著她的手,蜷縮在那里,睡的漸漸沉了。

        這就是眾人矚目的天之驕子么?她嘴角處流露出一抹苦澀。原來,他背后竟然是如此的脆弱。看來,他獲得這一身強大實力的背后,付出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可是,為什么握著我的手,他就能平靜下來呢?只是因為心中得到了慰藉么?

        另一只手取出一抹方巾,為他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作出這樣親昵的舉動,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做到的。

        他的眉頭,在她的擦拭下漸漸的舒展了,仿佛她身上有著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夠讓他真正的平靜下來。

        緊握著她手的雙手漸漸有了一絲溫度,握的也不是那么緊了,他蜷縮著的身體,甚至也在身體的輕微翻動下舒展開來。

        繼續擦拭著,漸漸的,方巾落在一旁,她輕輕的撫摸著他的發。

        他長得并不難看,面部線條柔和,閉合著的雙眼,睫毛也同樣很長。蒼白的臉上已經有了幾分血色,而他身上釋放出的生命力,卻似乎比任何人都要強盛。

        不知不覺間,她看的有些呆滯了。不知不覺間,他緊握著她手的雙手,在她的輕撫下漸漸松開。

        “唔……,我終于可以走了。”她輕輕的收回被他之前握住的手,手上滿是汗水,但她卻下意識的攥住拳頭,仿佛要將那抹濕熱留下似的。

        輕輕的收回自己在他頭上的手,她悄悄的站了起來。他睡的依舊平靜,沒有任何動靜。

        她悄悄的向帳篷門簾處走去,可不知道為什么,每走出幾步,就忍不住回頭看看他。

        他的呼吸依舊均勻,并沒有任何變化。

        終于,她走到了門口,回過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一個對愛如此執著的人,應該是個好人吧。

        好人,晚安!

        清晨,溫暖的陽光透過帳篷窗戶投射在霍雨浩面龐上,陣陣暖意讓他從沉睡中清醒過來。

        睜開眼,感受到陽光的刺目,下意識的用手遮擋。

        嗯?怎么都這么晚了,我竟然還沒起來?往常的他,都是清晨就起床修煉的啊!

        翻身坐起,昨晚發生的一切迅速出現在回憶中。霍雨浩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星光藍寶石儲物戒指。儲物戒指中,十幾個超高空探測魂導器正平靜的躺在那里。

        沒錯,昨晚我們不但成功的偷取了超高空探測魂導器,還應該擊殺了那個狂牛斗羅吧。我用出了浩冬掌生生世世。回來后,似乎特別的痛苦。可是,為什么現在反而沒有任何感覺了呢?

        過去,施展生生世世后,那可不是一晚就能恢復過來的。總需要持續一段時間才行。而且,第二天必然是渾渾噩噩的。

        可此時此刻的他,卻覺得神清氣爽,全身說不出的舒服,竟然沒有任何后遺癥的感覺。反而像是美美的睡了一覺,還睡過頭了。

        奇怪!撓了撓頭,霍雨浩站起身,走出了帳篷。

        今天陽光明媚,空氣極佳。深吸口氣,清新空氣滋潤著身體,那叫一個暢快淋漓。

        為什么我會有如此放松的感覺?心情又如此之好?霍雨浩有些好笑的自己問著自己。

        但他卻沒有答案,哪怕是吃點什么天材地寶,也不可能讓自己的情緒變好吧。可今天的情緒,似乎就是特別的好啊!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皺著眉頭,冥思苦想。

        他隱約記得,自己當時特別的痛苦,但后來,好像冬兒來了,握著他的手,撫慰著他心中的思念與傷痛,后來,痛苦就變小了,就消失了。然后就睡的很舒服、很舒服。

        冬兒,難道真的是你來了嗎?霍雨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難道說,是冬兒一直隱藏在我身邊,看到我痛苦,然后她就來了?還安慰了我?是冬兒,一定是她,一定是我感受到了她的氣息。

        猛然回過身,霍雨浩發瘋似的沖回帳篷內,直接撲到自己床上,用力的深吸氣,想要尋找冬兒的味道。

        可是,一晚過去了,又哪有什么味道留下呢?床上,只有他自己的味道而已。

        難道一切只是幻覺?強烈的失落令霍雨浩不禁攥緊了拳頭,正在這時,突然間,他看到了潔白的一角。

        下意識的探手一拉,一塊小巧的方巾落入他掌握之中。

        這塊方巾是絲質的,潤滑柔軟,入手如同少女肌膚一般,上面還帶著一些汗漬。

        這決不可能是我的啊!這分明是女人的。

        霍雨浩來回來去的看了幾遍,在這塊方巾上,沒有任何標記。只有一股如蘭如麝的淡淡香氣。

        冬兒,這、這似乎真的是冬兒的味道。

        難道說、難道說我的感覺沒錯?昨天晚上真的是冬兒來了,心疼我,撫慰我。讓我才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了嗎?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