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四十章 雨浩的心情(下)

    作者:唐家三少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霍雨浩的意見正好和他相反,就是要找一個空氣能見度高的日子去進行偵查。原因很簡單,憑借模擬魂技的存在,他在空中的隱藏能力極強,那絕不是用肉眼能夠看到的。天氣好的時候,敵人一抬頭就能看到空中情況,反而更容易大意。

        整個行動計劃足足策劃了一上午,直到午飯時間,才算是計議完畢。

        走出帥帳,霍雨浩抬頭望天,天空如洗、萬里無云,澄澈的藍天猶如一塊巨大的藍寶石一般。刺目的陽光令大地充滿了光明氣息。

        今天的天色,就很不錯呢。

        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現在霍雨浩嘴角處,他轉身向自己的帳篷走去,回去稍微調整一下思路,然后再去吃午飯。

        唐舞桐是跟在霍雨浩背后從帳篷中走出來的,正好看到霍雨浩抬頭望天時的側臉。

        陽光落在他那有些蒼白的面龐上,他嘴角那一絲微笑看在唐舞桐眼中卻覺得有些怪異。為什么他的微笑中,包含著一份決絕?他不會有什么想不開的地方吧。

        回到自己的帳篷,霍雨浩洗了把臉,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唐舞桐并沒有看錯,他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奇異。

        自從昨晚發現唐舞桐的魂力無法與自己武魂融合之后,他就有點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覺。斗羅大陸如此之大,如果冬兒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話,要如何才能找到她呢?唐舞桐不是冬兒,那冬兒在哪里?還是說,冬兒已經……

        正是因為這些混亂而復雜的思想,令他有點生無可戀的感覺。最近這一年來,他承受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自從當初前往落日森林,為王冬兒尋找相思斷腸紅開始,他就沒有完完整整的和冬兒在一起過。再加上后來秋兒的獻祭、冬兒沉睡,令他整個人始終都處在一種近乎絕望的精神狀態之中。

        如果不是因為自身精神意念足夠強韌,早就崩潰了。

        他一直用忙碌在麻痹著自己,從獸潮到后來建立傳靈塔組織,再到前往前線,遇到戴洛黎。他一直都不讓自己去想冬兒和秋兒的事情。這才能夠舒服一些。

        可是,唐舞桐的出現,將這一切都打破了,驟然升起的強烈希望,點燃了霍雨浩心中的火焰。可昨天晚上,這份希望之火卻被無情的撲滅了,又一次承受了如此巨大的打擊,對霍雨浩的沖擊可想而知。他表面上的平靜,其實正是內心極度抑郁的表現。

        當一個人心中沒有希望的時候,那就是最可怕的。霍雨浩之所以執意要選擇去探察死神魂導器,有很大程度就是因為他現在的精神狀態。

        今天在帥帳中開會的時候,他有一點始終沒有提及。死神魂導器是日月帝國最強大的魂導器,同時,它還是日月帝國最強大的魂導師死神斗羅操控的啊!死神斗羅的實力達到了怎樣的程度,至今無人得知,甚至極少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在這種情況下,冒然前去偵察,霍雨浩要承受的危險可想而知。但是,他已經有些不在乎了,他甚至覺得,如果死在這份偵察之中,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戴洛黎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死了,戴洛黎一定會將自己是白虎公爵之子的事情說出來,那個時候,戴浩會心痛么?如果他心痛,也算是對他的一份報復吧。自己親手將兒子送上戰場的不歸路,想想也挺解氣的。

        至于冬兒,就算冬兒還活著,她也已經忘了自己,或許,自己死了,對她也很好吧。她的家人既然在她醒過來之后沒有告訴她有關自己的事情,就是對自己不滿意。或許,自己死了,她也將能夠擁有一個全新的開始。

        當一個人的思維進入死胡同之后,很多想法就會變得和正常時候不一樣。霍雨浩現在就是如此,對于今晚的偵察,他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午飯吃的很平靜,沒有任何人看出霍雨浩和平時有什么不同,他甚至還和伙伴們談笑風生。

        吃過午飯,徐三石向霍雨浩道:“雨浩,你今晚就要去?”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趕早不趕晚吧。早點去,也好早些了結了。”

        徐三石眉頭微皺,道:“什么叫了結了。真難聽。雨浩,你可一定要小心,今晚我們會分別在空中和地面接應你,無論偵察到了什么,一定不可戀戰,掃描一次后,立刻返回。”

        “好。”霍雨浩很從容的點頭答應著。

        唐舞桐一直坐在不遠處冷眼旁觀,不知道為什么,無論霍雨浩說什么,她都有種內心揪緊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尤其是看到霍雨浩微笑著的眼神時,這種感覺就變得分外明顯了。

        他不會有什么事吧?為什么我心中會在意他的安危呢?就因為大家算是同一條船上的嗎?

        唐舞桐也很不理解自己為什么會處于這種狀態,但是,她卻有種預感,今晚的行動,恐怕不會那么順利,或許,他真的會遇到危險。

        “晚上我來負責空中接應吧。”唐舞桐突然開口說道。

        “嗯?”正在和徐三石討論的霍雨浩微微一驚,抬頭看向唐舞桐,看到的,是她微微蹙眉的嬌顏。

        這次唐門來的眾人中,最擅長飛行的就是唐舞桐了,她不但本身武魂擅長飛行,而且,還是魂圣級別。其次是葉骨衣,葉骨衣的神圣武魂能夠釋放天使羽翼,也能夠在空中自由飛行。但是,她那神圣武魂的光輝太強烈,晚上在空中有些過于明顯,只能使用飛行魂導器輔助。

        徐三石點了點頭,道:“這主意不錯。今晚我們就全部行動起來。”

        霍雨浩想了想,道:“好吧,那我制定一下計劃。你們絕不可以冒進。”

        唐舞桐、葉骨衣,最終在計劃中負責空中接應,而徐三石和其他人則負責在地面接應。畢竟,有徐三石的玄武置換在,接應起來就容易的多了。有了黃金玳瑁增幅之后,玄武置換能夠施展的距離要比以往更大的多。

        計劃制定完畢,霍雨浩立刻返回了自己的帳篷,冥想,以恢復最佳狀態,其他人也是如此。

        冥想中,時間總是過的飛快。當霍雨浩從修煉狀態清醒過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體內玄天功魂力流淌,煊赫的魂力波動猶如長江大河一般份外強盛。體內氣血也同樣如此。

        魂力在他的控制下,不斷發生著變換,忽而和精神力完全融合,忽而轉化為純粹的極致之冰,令身體周圍溫度瞬間下降到極其恐怖的地步。他所具備的兩種武魂也在不斷的切換。

        經過一下午的冥想,霍雨浩的精神狀態已經好了許多。

        一抹淡淡的紫意在眼底閃過,霍雨浩的眼神中卻流露出一份悵然。

        似乎,我這一生,還從沒有為自己而活過。修煉,為了復仇,提升,為了幫助天夢哥它們活下去。可我自己呢?我現在,似乎什么都已經沒有了。媽媽去世了,冬兒杳無音信,秋兒獻祭。

        一抹苦澀在嘴角處綻放。

        閉上雙眼,讓這份苦澀沉淀,猛然站起身,霍雨浩大步走出了營帳,當他走出帳篷的一瞬間,臉色就已經平靜下來,變得異常冷靜。整個人仿佛都進入到了另一種狀態中似的。

        帥帳,白虎公爵早已披掛整齊,十大魂師軍團中,除了兩個去援助天魂帝國的魂師軍團之外,另外八支魂師軍團的軍團長也全都在帥帳之中。

        一系列的軍令不斷下達,就算是佯攻,也要像一些才行。至少白虎公爵下達的命令可不是佯攻,而是類似于總攻。兵分兩路,沒有普通士兵參與,完全由魂師軍團來完成。

        在白虎公爵的命令中,為了讓開死神魂導器的威脅,魂師軍團兵分兩路,分別攻擊明斗山脈兩翼。

        霍雨浩等人來到帥帳的時候,白虎公爵的命令已經下達完畢了。

        走進帥帳,白虎公爵戴浩和霍雨浩目光相對。他不禁暗暗點頭,霍雨浩的眼神很沉靜,看上去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他真的還不到二十歲么?面對如此重任還能保持這樣的冷靜態度,確實是難得啊!

        白虎公爵心中暗暗贊嘆的同時,向霍雨浩微微頷首致意。

        霍雨浩也向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一切按計劃行動,出發。”白虎公爵大喝一聲,行動開始。

        諸位魂師軍團團長們迅速行動起來,去調兵遣將了。

        白虎公爵戴浩身后跟著戴鑰衡和戴洛黎,他走到霍雨浩面前,右手抬起,按住霍雨浩的肩膀,道:“怎么樣,雨浩,準備好了嗎?”

        霍雨浩微微頷首,“一切就緒,隨時可以行動。”

        戴浩深吸口氣,道:“我們這邊的行動馬上就展開了,一刻鐘后,我們出發。”

        “我們?”霍雨浩有些疑惑的看向戴浩。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