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二十八章 死神之光(中)

    作者:唐家三少

        看到死神之光后,霍雨浩就明白,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他只是在心中祈禱,希望哪位死神斗羅不要真的達到十級魂導師的程度。

        日月帝國那邊,已經有圣靈教的支持了,龍神斗羅龍逍遙這樣的極限級別強者,如果再加上十級魂導師,原屬斗羅大陸三國,可還有未來?

        霍雨浩知道,自己不能再繼續當那個小兵下去了。盡管他很喜歡在軍營中的感覺,愿意更多的去教導自己的弟弟,可是,大陸安危卻要比他自身的心愿重要的多。

        必須要回去了,將這邊的情況第一時間告訴學院,由海神閣定奪。事關斗羅大陸未來,史萊克學院又怎么可能坐視呢?只是不知道,傳靈塔完成的如何了。幸好,暫時看來,星斗大森林那邊不會再有什么動靜。

        深深的看了一眼明斗山脈方向釋放過死神之光的地方,霍雨浩用力的抿了一下嘴唇,掉轉身形,朝著東方疾飛而去。

        這邊的戰斗已經不用再繼續看了,日月帝國在這個時候不需要攻擊,他們只要守住明斗山脈,就已經取得了勝利。至于天魂帝國一線,現在任何消息傳遞過去恐怕都已經晚了。日月帝國的攻勢應該已經展開了。

        霍雨浩現在能做的,就是立刻返回學院,將這邊獲知的一切傳回去,讓學院有個準備,同時也要有一份決斷才行。

        在返回的過程中,他顧不得跟許云打招呼了·對他來說,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越過星羅帝國大軍,很快也飛過了御明城。出了軍隊范圍之后,霍雨浩背后的飛行魂導器威能全開,將速度催發到了極致。

        腳下景物不斷飛逝,夜晚的空氣十分澄凈·還帶著幾分淡淡的水汽,深呼吸之下·會令人心曠神怡。可此時的霍雨浩·心中卻只有一片冰冷與焦灼。

        日月帝國發動之后,竟然恐怖如斯,這是任何人都猜想不到的。兩線作戰的情況下,恐怕真的要同時壓制兩大帝國了。怎么辦?

        星羅帝國臨時帥帳。

        白虎公爵戴浩臉色難看的仿佛要滴出水來,坐在他身邊,一身白色軟甲的,正是星羅帝國久久公主。

        許久久此時的臉色同樣難看到了極致·還有些蒼白。

        戰斗已經停了下來·可遠處的明斗山脈卻仿佛已經成為了整個星羅帝國的陰霾。當那死神之光橫掃而過的時候,她的心神仿佛都被撕裂了一般。兩百多名魂圣以上強者陣亡啊!其中還包括了十幾位魂斗羅。這樣的沉重打擊在星羅帝國歷史上都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

        更重要的是,在這等傷亡的情況下,他們還沒能給敵人造成任何損傷,這就是完全無法接受的了。

        戰術制定是她一力主張的。畢竟,所有魂師軍團都由她一手掌控。

        按照白虎公爵原本的意思,是要派遣強者·不惜一切代價的摧毀日月帝國的空中封鎖。然后再想辦法突破。

        但許久久一發現邊境沒有日月帝國大軍,頓時心神有些亂了,她很清楚,如果天魂帝國陷落,對于日月帝國來說,是何等危機。所以,她才一力主張派遣魂圣以上的強者進行試探性攻擊,消耗日月帝國的防御·然后再一舉建功。

        可是,最終的結果無疑證實了她的決策是錯誤的。她以公主的身份命令魂師軍團出戰·最終帶給魂師軍團的,卻是大量強者的損傷。此時,所有魂師軍團的軍團長們全都在場。每個人的臉色都難看的很,偶爾看向久久公主時的眼神也和以前有了變化。

        深吸口氣,許久久站起身,她不是個沒擔當的姑娘,“今日之敗,在我一人,是我剛愎自用,以錯誤的戰術導致我軍損失慘重。元帥,我會向陛下自請處分,同時,從現在開始,我將全力配合您,一切聽從您的安排。”

        許久久乃是皇室重要成員,她很明白現在對于星羅帝國來說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抗擊日月帝國。所以,她放下了公主的面子,主動向白虎公爵認錯。

        戴浩站起身,走到許久久身邊,雙手虛托,用魂力將她扶了起來,“公主殿下不必如此,此次損失,不是公主一人之責,身為統帥,我責無旁貸。而且,事出意外,日月帝國從明斗山脈發射的那道白光,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但卻能夠明顯感覺到,哪怕是封號斗羅也同樣擋不住。當務之急,是搞清楚那白光的威能,和日月帝國方面發射這樣一道白光需要的消耗。我們已經向天帝國示警,我建議,讓斗靈帝國的援軍先進入天魂帝國境內進行支援吧,我們也派出一部分援軍輔助。明斗山脈這邊,恐怕一時之間,很難攻破了。”

        戴浩雖然對于久久公主的獨斷十分不滿,但他同樣也明白什么時候該以大局為重。

        當務之急不是追究責任,而是如何能夠挽回戰場上的失利。

        目前的形勢已經很不利了,日月帝國用戰爭向他們展現出了魂導器的犀利,有那一道恐怖的白光威脅,想要沖破防線談何容易?那可是完全無法抵擋的攻擊啊!而且,對于他們來說,最不利的還不是那道白光,而是完全缺失的偵察。

        按照白虎公爵原本的計劃,他是想要趁著日月帝國方面沒有發現他們突然出動,請所有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一起出手,在空中盡可能的摧毀日月帝國方面的探測魂導器,從而奪回一部分質空和偵察。

        可是,許久久的急功近利,令這份機會失去了。人家的探測魂導器都已經收縮到防御范圍內。再想要通過突襲毀掉,難上加難。而且,有那道能夠威脅到封號斗羅生命的白光存在,哪還有封號斗羅愿意前往?那分明就是送死啊!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不知道日月帝國在明斗山脈的兵力部署有多少,而他們這邊卻全都在人家的監控之下,這怎么打?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突破防線的機會。

        現在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用最笨的方法對天魂帝國進行援助了,效果肯定不會太好。同時,星羅帝國北線防御也要開始加強。

        許久久沒有再吭聲,表示了對白虎公爵的全力支持后,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這次失敗對她的打擊是極大的,她原本對白虎公爵還有些不服氣,可是,此時她才發現,面對危機,自己的大腦一片茫然,而白虎公爵卻還能夠在危機中尋找不多的機會,一條條命令有條不紊的下達著。

        一直到第二天黎明,白虎公爵才結束了這次軍事會議。將領們都退走了,久久公主卻依舊坐在原位,一動不動。

        “公主殿下,您也辛苦一夜了,回去休息吧。”戴浩向許久久淡淡的說道。

        許久久身體震了震,目光有些茫然的看向戴浩,站起身,她走到戴浩面前,突然,“噗通”一聲,跪倒在戴浩面前。

        “公爵大人,我錯了。是我,讓帝國損失慘重,我······”

        戴浩趕忙將她扶了起來,皺眉道:“公主殿下,你這又是何必呢?我說過,這次的失敗不能怪你一個人,沒有人能想到日月帝國有那么恐怖的魂導器。”

        許久久凄然搖頭,道:“不,我知道,是我的錯。如果按照你的計劃,先摧毀敵人的探測魂導器,我們至少不會如此的被動。那道白光的攻擊再強,覆蓋的也只能是一定范圍。如果不是我的急功近利,令大量魂師如此集中,也不會損失的如此慘重。公爵大人,救救星羅吧。”

        戴浩輕嘆一聲,道:“公主殿下,帝國同樣是我的家。只要戴浩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讓侵略者毀壞我們的家園。您放心,戴浩一定會盡力而為。不過,還要請公主殿下回稟陛下,北線方面,必須要開始加強了。而我們這邊,也不能停止對日月帝國方面的騷擾進攻。要始終對他們施加壓力,才是給天魂帝國最大的幫助。同時,也請殿下想辦法派遣一批優秀的精英魂師,嘗試潛入日月帝國境內,沒有偵察,戰爭是不可能獲得勝利的。”

        “好,我一定全力配合您。”許久久急匆匆的去了,她又怎么可能休息的了啊!

        目送許久久離開,戴浩沉聲道:“來人,去把洛黎給我叫來。”

        “是。”

        時間不長,戴洛黎被白虎親衛帶到帥帳之中。到了前線之后,白虎公爵就把這個兒子安排給了長子戴鑰衡暫時看管,不許他亂跑。

        昨天晚上,當戴浩見到戴洛黎的時候,也是吃驚莫名。那時候,他所在的防御城市是全城戒嚴的,戴洛黎怎么進來的,居然沒人發現。

        然后戴洛黎說出的猜想,震驚了他,當時也顧不上再多做詢問,立刻就召開軍事會議,然后大軍開拔了。

        此時,諸事總算是暫時安定下來,戴浩才將戴洛黎叫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