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二十二章 霍雨浩的支援(下)

    作者:唐家三少

        白虎公爵的白虎親衛們,在這種級別的戰斗中根本沒有太大作用。下方死去的也大多數是他們。

        天空中,兩大魂師軍團里,還懸浮著七、八個人,這些人沒有出手,只是冷冷的注視著下方戰場。盡管身在防護光罩內,但霍雨浩卻依舊能感受到這些人的強大與可怕。

        其中,有三位霍雨浩都見過,就是當初在日月帝國參加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決賽時的評委,最為熟悉的,也是在這些人中為首的,可不正是當初給了他日月神針的那位星空斗羅葉雨霖。此時,在他頭頂上方,就盤旋著九級魂導器日月神針,而且,還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不用問霍雨浩也隱約能猜到,這位星空斗羅的出現,恐怕和自己當初給了白虎公爵戴浩的日月神針有關,此時,在他頭頂上方的兩個日月神針中,很可能有一個就來自于自己當初對戴浩的饋贈吧。

        這位在日月帝國排名前幾的強大魂導師坐鎮,無疑就是為了要徹底滅殺下面的抵抗。

        深吸口氣,霍雨浩盡可能的讓自己的心情穩定下來,他雖然已經是今非昔比,但在這種層面的戰場上,他的力量還是太渺小了。

        身為極限單兵計劃唯一的成品,霍雨浩深知,在戰場上,他必須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來扭轉戰爭的局面。而這些資源不只是實力。

        降低高度后,霍雨浩的精神力就朝著星羅帝國這邊覆蓋過去。他現在甚至不確定白虎公爵是否還活著。

        很快,情況就清楚了。

        星羅帝國這邊,大約還有不到兩千人。在這兩千人之中,白虎親衛大約有一千三、四百的樣子。剩余的全都是魂師。正是憑借著這五、六百魂師的全力抵御,才勉強維持著眼前的狀況。

        這些魂師的修為可都不弱,甚至比天空中兩個魂導師團在魂力實力上還要強。一個個身上閃爍著的魂環至少也是五個。

        對西北集團軍,星羅帝國皇室還是下了大力氣支持的。這么一支魂師軍團,絕對是日月帝國精英中的精英了。此時雖然減員也不少,但正是因為有他們的原因,才能拖住日月帝國這邊的魂導師團,讓西北集團軍大軍能夠撤退。

        只不過,現在這些魂師們大多數臉上都充滿了倦意,一個個更是神情凝重。

        一對一的話,他們任何一個人面對空中的魂導師都不怕。在這些魂師中,甚至還有四位封號斗羅存在。白虎公爵戴浩赫然就在其中,只不過,現在他的情況看上去很不好。半邊身子焦黑,用一柄長刀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在那里指揮著戰斗。傷勢相當嚴重。

        另外三位封號斗羅則分散開來,不斷的配合其他魂師進行著抵御。他們的消耗看上去也同樣不小啊!

        白虎公爵戴浩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的眼神依然堅毅,但已經流露出了毅然決然之色。他們被壓迫在這個小山坳中已經有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了。突逢劇變,根本不可能有援軍來救援。日月帝國大軍已經開入明斗山脈范圍內,再不有所決斷,今天恐怕就要全軍覆沒了。

        “請璇璣斗羅過來。”戴浩沉聲喝道。

        站在戴浩身邊的,正是他的大兒子,畢業于史萊克學院的戴鑰衡。五年過去,戴鑰衡現在已經是一位七環魂圣級別的強者了,以他才二十五歲的年紀,在年輕一輩中,絕對是佼佼者。當初能夠以副隊長的身份代表史萊克學院出戰,就充分彰顯了他的天賦。

        “是。”戴鑰衡答應一聲,快速將一位年約七旬的老者請了過來,正是魂師陣容中三大封號斗羅之一。

        這位老者才來到戴浩身邊,突然,眼眉一揚,右手朝空中一指,一道銀白色的光芒瞬間沖天而起,在空中張開,化為一張直徑超過五十米的大傘,擋住了大片從天而降的魂導光芒,同時也包括夾雜在其中來自于八級魂導師的攻擊。

        那些魂導射線、魂導炮并不是直接落在傘面上,而是在接觸到傘面上的銀白色光芒時似乎就被分解了,被無數細密的空間裂縫解析、吞噬。因此,并沒有什么轟鳴聲出現。

        這位老者正是星羅帝國第一魂師團團長,璇璣斗羅璇璣。在星羅帝國,他是老一代的封號斗羅級別強者,真名早已被淡忘,一直以璇璣為名。九十四級魂力。武魂,璇璣傘。他和上一代白虎公爵乃是至交好友,比戴浩高了一輩,受已故白虎公爵之托庇佑白虎一脈,乃是白虎公爵這一脈中最核心的強大力量。

        “公爵。”擋住空中的攻擊,璇璣斗羅臉色略顯蒼白,他此時的神色也十分凝重。日月帝國的這次突襲顯然是謀劃良久的,攻勢之猛烈,超出了所有人的預判。而他們沒有迅速滲入,而是將主力全部用來對付白虎公爵戴浩顯然也是有預謀的。白虎公爵身為西北集團軍主帥,更是星羅帝國西方防線的擎天之柱,一旦他隕落了,對西北集團軍以及西方集團軍的心里打擊必然是空前巨大的。對于日月帝國接下來的行動,自然就要有利多了。

        更何況,這些敵人的目標還不只是戴浩,同時也是星羅帝國第一魂師軍團,這可是相當于皇室掌控的十分之一的魂師力量。在戰場上,集團對集團的戰斗中,魂師遜色于魂導師,但這些魂師如果用另外的方式使用,威力之大,那是決不遜色于魂導師軍團的。星羅帝國十大魂師軍團中,第一魂師軍團也是整體實力最強的。

        從突如其來的九級定裝魂導炮彈打擊至今,第一魂師軍團的損失已經超過了三成,這樣慘痛的代價換來的,是西北集團軍殘軍主力撤退的時機。璇璣斗羅早就讓白虎公爵戴浩先隨大軍撤走,但戴浩卻執意不肯。率領著白虎親衛親自斷后,配合璇璣斗羅的第一魂師軍團,若非如此,恐怕第一魂師軍團已經全軍覆沒了。可是,按照眼前的情況繼續下去,恐怕依舊難逃全軍覆沒的危境啊!

        “公爵。”來到白虎公爵面前,璇璣斗羅看著他那一身傷痕的樣子不禁暗嘆一聲。

        白虎公爵身上最嚴重的傷勢,就來自于星空斗羅葉雨霖的日月神針。原本白虎公爵也是有一套不知從何而來的日月神針,可星空斗羅一出現,不但將他的日月神針收走了,更是以日月神針重創白虎公爵。要不是他身上有幾件防御類的魂導器再加上自身武魂強大,恐怕已經被轟殺。

        白虎公爵戴浩一抬手,一層白光從他手上釋放而出,將自己和璇璣斗羅籠罩其中。

        戴浩眸光依舊強盛,雙拳攥緊,道:“璇璣叔叔,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再如此下去,我們難逃全軍覆沒之危。”

        璇璣斗羅看著他,道:“你有什么打算?”

        戴浩沉聲道:“他們的目標是我。稍候,我會命令白虎親衛沖出去,四散奔逃,制造我要突圍的假象。我自己也朝著北方逃跑。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您帶著第一魂師軍團的兄弟們向東南方突圍吧。能跑多少是多少,多保存一些有生力量,也為將來反攻保留一些實力。”

        “不行。”璇璣斗羅勃然色變,怒道:“你說什么胡話,老夫受你父親之托,要保護你白虎一脈,怎能扔下你獨自逃走。要是這樣做了,你讓我未來如何在九泉之下見你父親?”

        白虎公爵戴浩冷靜的道:“璇璣叔叔,現在不是論感情的時候。我這樣決定,是為了帝國的未來。全都戰死在這里沒有任何意義,現在我們根本無法對空中那些家伙造成有效的殺傷,他們聯手發出的防御魂導陣太強了,恐怕超級斗羅都無法打破。您必須走,把鑰衡帶走吧。我死之后,由他繼承白虎公爵之位。時間緊迫,璇璣叔叔,您一定要聽我的。只有我留下,才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給你們制造一線生機。他們想殺我也沒那么容易,只要有一線機會,我也會死中求活,我們都聚集在一起,反而放不開手腳。”

        璇璣斗羅胸前劇烈的起伏著,他心中又何嘗不明白,白虎公爵所說已經是目前最好的辦法。可是,他又如何能舍棄的下這從小看著長大的戴浩呢?

        “璇璣叔叔,趁著大家還有魂力,我們必須要行動了。就這么定了,鑰衡交給您我放心。”

        一邊說著,他已經解開自己釋放的隔音結界,向旁邊的戴鑰衡沉聲道:“你跟著你璇璣爺爺走,我們分兩路突圍。突圍后,一切聽你璇璣爺爺吩咐,明白了嗎?”

        戴鑰衡遲疑了一下,道:“父親,那你呢?”

        戴浩冷然道:“我會從另外一個方向突圍,只有分散突圍才有更多沖出去的可能。去吧。璇璣叔叔,拜托您了。”

        看著戴浩深邃目光中那份決然,璇璣斗羅長嘆一聲,一把拉過戴鑰衡,轉身就走。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