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二十一章 遠方的轟鳴(上)

    作者:唐家三少

        今天的新兵訓練課程是配合戰斗。

        新兵分為幾排,有手持盾牌的,有手持長槍的,盾牌擋在前面,長搶手在后面準備。每一步推進,都要求做到整齊劃一。

        他們使用的訓練裝備,都是經過特殊加強的,重量是正常裝備的兩倍。用來鍛煉他們的身體和穩定性。

        “殺——”大隊長莊天大喊一聲。

        前方的盾牌兵頓時集體上前一步,盾牌前舉,經過這些天的訓練,也算是整齊劃一了。戰陣在戰爭中的作用是極大的,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憑借戰陣可以和幾倍于己方的散兵對抗。

        盾牌兵之后,長槍兵也迅速跨前一步,手中長槍前指。對準盾牌的縫隙處。作出隨時出擊的樣子。

        莊天每次大喝一聲,戰陣整體就向前移動一步,根據他的不同口號,移動的速度、步伐各有不同。

        其中,第一小隊的動作是最為整齊的,小隊長唐冬手持長槍,副隊長戴洛黎手持盾牌,帶著小隊把每一個動作都做的十分到位。

        經過這些天的觀察,莊天已經暗暗決定,新兵訓練結束后,要保舉這二人成為真正的小隊長。這樣素質的新兵可不多見啊!

        正在這時,遠處,一名騎士風馳電掣般朝這邊而來,看到這名騎士的身影,正在聚精會神完成訓練的戴洛黎身體猛地一僵,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霍雨浩。

        騎士來的很快,轉瞬既至。

        “立正!”莊天大喝一聲。

        盾牌兵手持盾牌收于胸前,長槍兵則是豎槍而立。

        “營長!”莊天向來人行了個軍禮,可不是么,這疾馳而至的,正是小公主許云。

        許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兩排頂頭位置的戴洛黎和霍雨浩。她今天早上才從昏睡中醒轉過來,醒來時發現外面天色已經亮了,而自己也正在自己的軍帳之中。如果不是小腹處不時傳來的劇痛,她真的要認為昨天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境了。可是,這夢境實在是太過真實。

        當她親眼看到戴洛黎完好的站在軍陣中時,大大地松了口氣,但當她的目光落在霍雨浩身上時卻不禁柳眉倒豎。

        昨晚發生的一切當然不可能是在做夢,直到現在,她被踹了的小腹還在隱隱作痛呢。

        看著那唐冬站在軍陣中一副嚴肅的模樣,許云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混蛋還真能裝啊!揭穿他?

        這個念頭才一出現在她心中,立刻就被她否決了。原因很簡單,戴洛黎和唐冬都完好的站在軍陣之中。回憶昨晚發生的一切,這唐冬究竟是什么目的加入軍營的還真很難說,如果他真是奸細,那么恐怕早就把自己和戴洛黎殺了才對,那還會這樣好整以暇的繼續參加新兵訓練啊!

        心念電轉之下,許云朝著莊天點了點頭,道:“莊大隊,新兵訓練的如何?”

        莊天恭敬的道:“這批新兵整體表現的都還不錯,其中,第一小隊表現尤為優異。是好苗子。”對于自己優秀的部下,他是從來都不吝夸獎的。

        “哦?才訓練了一個多月,就能用優異來形容了?那看來確實是不錯。軍人只有在實戰中才最容易進步。這樣吧,讓我的親衛隊陪他們演練一番。石爍,你去把我的親衛隊叫來。”

        石爍遲疑了一下,看向莊天。雖然他們不知道許云的來歷,但也隱約能猜到,這位美麗的營長應該來自于貴族家庭,很可能是來鍍金的。因此,一直以來也都只是表現著表面的恭敬而已。

        讓親衛隊和新兵演練,真虧這位營團長想得出來啊!

        到了營團長這個級別,就有權擁有自己的親衛隊了,營團長的親衛是一個中隊的配置,由該營團最優秀的戰士組成。

        “怎么?我的話不好使?”許云柳眉倒豎,一股無形的威壓頓時從她身上釋放了出來。

        莊天瞪了石爍一眼,石爍趕忙恭敬的答應一聲,跑步去了。

        莊天這才略帶遲疑的對許云說道:“營長。您的親衛隊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兵,和這些新兵蛋子演練,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些?不如讓這些新兵彼此演練吧。”

        許云擺了擺手,道:“我就是要讓他們看看,和真正的好兵相比,他們的差距有多大。放心,我的親衛們會有分寸的。”

        軍隊中,官大一級壓死人,服從命令是必須的。莊天雖然心中郁悶,但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時間不長,一隊五十人的士兵就已經整齊的跑了過來。這些士兵一個個看上去膀大腰圓,每個人都是左手盾牌,腰挎長刀,身穿皮甲。全是上等兵。再加上整齊的隊列,顯得威風凜凜。

        “報告營長,親衛隊全體到位。”親衛隊帶隊的中隊長是一名身材特別壯碩的青年,雙偶炯炯有神,看著許云的眼神中,除了下屬的恭敬之外,明顯還有一些其他東西。

        許云點了點頭,道:“莊天大隊長負責訓練的新兵表現優異,王躍,你選出三十人來,和他們的新兵第一小隊進行演練。刀不出鞘,不得傷人,明白了嗎?”

        親兵隊長王躍眼中光芒一閃,大喝一聲,“明白了。”根本不需要許云吩咐,讓他們親衛隊來對付新兵,這不是營長要收拾大隊長,就是新兵中有什么刺頭惹著營長生氣了。教訓他們就是了。

        “第一、第二、第三小隊出列。”王躍大喝一聲,很快,三十名親衛就已經快步跑了出來,排成一列。

        莊天此時也來到了霍雨浩身邊,低聲道:“唐冬,不知道營長為什么要這么演練,但你們一定要小心,以防御為主。這些親衛隊的小子手黑的很。注意別亂了陣腳。只要你們支持一會兒,我就請營長喊停。”

        “是。”霍雨浩嘴上答應一聲,心中卻有些好笑。這位小公主還真是小孩子脾氣啊!她這分明是要打自己的臉才對,誰讓自己是這個第一小隊的小隊長呢。不過,這有意義嗎?難道這些親兵還能逼出自己的武魂不成?

        “第一小隊聽令,集體上前三步,分兩列。準備迎敵。”霍雨浩大喝一聲。

        看著那些虎背熊腰的親兵們,第一小隊的士兵一個個都有些面如土色,但說也奇怪,霍雨浩這一聲大喝之下,他們竟然同時感覺到精神一振,仿佛被注入了一針強心劑似的,眼前的對手似乎不再可怕,每個人都是昂首闊步的上前三步。同時長槍兵們掉轉槍桿,這畢竟是訓練,用槍桿預防傷人。

        許云揮了揮手,道:“開始吧!”

        親兵隊長王躍親自上陣,一臉戲謔的看著眼前這些新兵們,“起盾!”

        左手盾牌抬起,親兵們右手握住連鞘長刀。他們這長刀和普通樸刀兵的刀可不一樣,樸刀兵的刀是沒有刀鞘的,親兵們的長刀不但有刀鞘,而且是用精鐵打造。連鞘的重量是普通樸刀的兩倍開外。沒有一定的力氣都拿不起來。

        “沖!”王躍大喝一聲,三十名親兵頓時朝著新兵們發起了集團沖鋒。

        別看只有三十人,但這些親兵們都是久經訓練,而且是百里挑一選出來的,戰力遠非普通士兵所能相比,大踏步前進,不但速度奇快,而且陣容保持極佳。

        “盾牌手弓步列陣,長槍兵拒馬式防御。”霍雨浩大喝一聲。他并沒有打算通過自己的實力來影響這場比拼,而是要通過自己這些天新兵訓練中學到的東西檢驗。剛才那一聲大喝喚醒了新兵們的斗志之后,他就沒打算再用任何魂力和精神力了。

        前排新兵雙手持盾,弓步將盾牌架起在身前,作出預防沖擊的姿態。在每兩名盾牌兵之間,長槍兵的槍桿探出,槍尖拄在地面上,讓長槍斜著向前,就像是拒馬一般。這種弓步盾牌配合長槍拒馬式防御,是專門用來對付輕騎兵的,此時卻被霍雨浩指揮運用出來。對抗向己方沖鋒的親兵們。當然,正常情況下應該是槍尖向前才對。

        王躍微微一愣,但也立刻反應過來,“減速,出刀。自由斬擊。”

        親兵們在距離新兵們還有不到十米的時候立刻減速,右手刀揚起,準備出擊。正在這時,霍雨浩大喝一聲,“全體沖鋒,全速。”

        弓步狀態的盾牌兵們頓時全速前沖,后面的長槍兵也是緊隨其后。霍雨浩自己也是手握長槍,直奔王躍沖去。而且,他刻意控制著自己的速度比戰友們快了幾分,與戴洛黎并行。然后在戴洛黎耳邊低聲說了句話。

        原本對這場比試毫無感覺的戴洛黎,在聽了他那句話之后,眼神瞬間就變得銳利起來了。前沖速度陡然增加,直奔親兵隊長王躍而去。

        面對突然加速的戴洛黎,王躍有些不屑的掄起長刀,連著刀鞘直奔戴洛黎劈去。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