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二十章 戴洛黎的覺醒

    作者:唐家三少

        戴洛黎最大的問題,就是武魂中只有白虎本身那一部分在修煉中被調動了,而屬于精神力的那一部分沒有。

        哪怕白虎公爵府高手如云,有人發現他這個問題,恐怕也沒人知道該怎么做。畢竟,精神力關系到靈魂,靈魂何等神妙,一個不好,很可能就會產生反效果,甚至帶給戴洛黎極大的傷害。因此,戴洛黎就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況持續下來了,任由他再怎么努力,武魂的威能只能發揮出一半,自然是不可能追上戴鑰衡、戴華斌那哥倆的。

        而霍雨浩對他武魂jī發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利用他對許云的感情。以愛來jī發,是最不容易有后遺癥的,當然,前提是,這份愛在jī發后能夠得以落實。

        所以,霍雨浩完全是將戴洛黎的精神力jī發到了極限,讓他處于一種瘋狂般的裝下。果然,武魂中屬于精神屬性的那一部分被徹底jī發了,他的魂力在這短短時間內,已經連續提升了兩級,對于這一點,戴洛黎自己是還沒感覺到的,但等他恢復了,立刻就會發現自己身體天翻地覆的變化。

        眼看著,那血虎身影就已經撲到霍雨浩面前了。霍雨浩微微一笑,腳下步伐閃爍,瞬間就到了戴洛黎背后,戴洛黎這一撲雖然強悍,但是,他和霍雨浩之間的差距終究是太遠、太遠。

        而且,此時的他,只靠一股勇氣還支撐著。霍雨浩一掌排在他肩頸處,戴洛黎身體一晃,撲跌在地面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正在這時,許云身上的禁制突然消失了,她一個趔趄,險些摔倒。發現自己能動了,她幾乎是全力以赴的朝著戴洛黎的方向跑過去。

        剛才戴洛黎看向她時的眼神,已經深深的烙印在她腦海深處。她忘不了那血眸中包含著的堅決和視死如歸。他對我,竟然……,

        此時此刻,許云心中只有濃濃的悲傷,飛速撲到戴洛黎身邊將他扶起來,大聲的叫道:“洛黎,、洛黎你醒醒。你不能死啊!你快醒過來。”一邊叫著,淚水已經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雙臂緊緊的擁抱著滿身是血的戴洛黎。

        霍雨浩站在不遠處,微笑的看著他們,他知道,至少,自己這個弟弟已經在公主殿下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了,至于接下來如何發展,似乎就要簡單了許多。洛黎,哥為你做的已經不少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要殺了你!”許云突然猛的抬起頭,怒視向霍雨浩“你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說,你是什么人?你一定是奸細,日月帝國的奸細。我要讓人殺了你。”

        霍雨浩翻了個白眼,道:“公主殿下,先不說我是不是魂師,單就您現在這樣喊,我如果殺了你,再殺了他,您認為,您能找誰來殺我呢?”

        許云呆了呆,是啊!在這里,就只有他們三人。今天為什么鬧出這么大動靜來都沒有巡邏士兵過來?那是因為事先她曾經交代過了,讓任何人都不許打擾她的修煉。

        此時此刻,面對這如同惡魔一般的男人,只剩下她一個人,她能做什么?

        霍雨浩緩步向她走去。許云雖然身為魂師,但她更多的還是一個女孩子,戰斗經驗很不豐富的她,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恐懼,緊緊的摟住戴洛黎,失聲道:“你、你別過來。”

        霍雨浩淡然一笑,道:“他還沒死。這樣吧,你讓我給他補上一下,把他殺了,然后你再發毒誓,保證不泄漏我的身份,我就饒了你,如何?”

        “不可能!”許云抱著戴洛黎的身體猛的站了起來,美眸含威,瞪視著霍雨浩,道:“我們星羅帝國皇室,只有戰死的公主,沒有忍辱偷生的公主。你要殺,就把我們倆都殺了好了。”

        霍雨浩心中暗暗點頭,弟弟的眼光不錯啊!這位公主殿下雖然有些刁蠻、嬌憨,但在大是大非上,卻是一點都不含糊。而且,他發現,許云的眼神開始有些波動了,似乎在想著什么辦法,這辦法,自然是要如何脫離她掌控了。

        微微一笑,霍雨浩的雙眸之中,亮起一抹淡淡的紫金色,許云只覺得一股異樣的精神波動突然出現,下一刻,她已經是一陣眩暈,昏倒在地。

        霍雨浩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身體,然后接過她手中的戴洛黎,這才將她放倒在地上。

        “許營長暈倒啦!”霍雨浩大叫一聲,然后抱著戴洛黎,化為一道虛幻的光影,轉眼間消失不見。

        當戴洛黎從沉睡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睜開雙眼,外面的天色已經是蒙蒙亮了。

        戴洛黎只覺得自己全身暖烘烘的,說不出的束縛,體內魂力猶如長江大河一般奔騰洶涌。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充斥全身。更為奇異的是,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對外面天色也好,周圍環境也罷,這一切的感覺都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而是冥冥中似乎有另一雙眼睛在幫自己注視著一般。

        這是……

        猛的睜開雙眼,戴洛黎一下就從鋪位上坐了起來。第一營房的其他新兵們此時正在起床,一個個穿上衣服,紛紛去洗漱。接下來就是早飯時間了。

        昨晚發生的一切,不斷在戴洛黎腦海中閃爍而過。看看自己身上,他發現,自己身上竟然一點傷痕都沒有出現,而且十分的干爽,軍服整齊的放在一旁,看上去跟沒穿過的新衣服似的。

        難道,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在做夢不成?戴洛黎一臉不可思議的想到。

        真的是做夢嗎?不,不會的。夢里怎么會那么疼。對了,是他!

        他扭過頭,朝著唐冬的鋪位看去,看到唐冬剛剛穿好衣服,正在那里伸懶腰。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投來的目光,扭過頭,向他善意的笑蕪

        戴洛黎再也忍耐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了,飛快的翻身從床上坐起來,三兩下穿好衣服,然后就跑到了唐冬鋪位旁。

        “唐冬,昨晚、昨晚我怎么了?我怎么記得,你把我揍得很慘?”戴洛黎一臉疑惑的問道。

        霍雨浩呵呵一笑,“是嗎?你說是,那就是吧。不過,你真的不記得昨晚上發生什么了嗎?走,一邊吃早飯,我一邊告訴你。”說著,他就拉著戴洛黎出去洗漱了。

        戴洛黎看他一臉正常的模樣,心中的疑惑更盛幾分,可是,當著這么多新兵,他也不好在這個時候發問。

        匆匆洗漱之后,兩人打了早飯,在食堂旁邊蹲下來吃著。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戴洛黎再次忍不住問道。

        霍雨浩微微一笑,“食不言寢不語。吃完再說。”

        燕洛黎只覺得自己胸口處仿佛憋著一團火,要不是打不過這家伙,一定要讓他好看。

        可惜,他現在也就只能這么想想而已,面對霍雨浩這個變態,他自認是沒有任何獲勝可能的。只能悶頭大吃,快速吃掉早餐之后,才將目光重新落在霍雨浩身上。

        霍雨浩道:“來,我給你看點東西。”一邊說著,霍雨浩抬手摟住了他的肩膀。

        剛開始的時候,戴洛黎對霍雨浩這樣的動作還是很不適應的。但經過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也已經習慣了。反正也打不過他。

        但是,這次卻有了不同。當霍雨浩摟住他肩膀的一瞬間,戴洛黎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的一切似乎發生了變化。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暗了下來。白晝竟然轉瞬間變成了黑夜。

        沒等他驚呼出聲,霍雨浩的聲音就已經在他腦海中響起,“不要吃驚,仔細看著。你不是想要知道昨天晚上都發生了什么嗎?”

        是的,這就是夜晚。軍營中的夜晚,校場的夜晚。

        戴洛黎很快就看到了他自己,看到他猶如瘋虎一般朝著霍雨浩沖去。卻又一次又一次的被霍雨浩擊飛。

        不是幻覺,昨晚發生的一切是真的發生了的。那并不是幻覺啊!而且,他也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到了一臉心急,卻不知道為什么沒辦法移動的許云。看著許云俏臉上的神色,戴洛黎下意識的攥緊了雙拳。

        “看你自己。”霍雨浩的聲音再次響起。

        戴洛黎下意識的將目光轉移到瘋狂攻擊著的自己身上,頓時,他發現了自己的不同。

        當他看到自己背后那血虎光影,以及感受到自己身上釋放著的強烈精神波動時,不禁有些呆滯了。

        那個,真的是我嗎?可是,為什么和我原本不一樣了?我的精神力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強大?還有,我今天的魂力提升,難道是因為……,

        正在他腦海中亂哄哄一片的時候,他已經又一次被霍雨浩擊倒,然后昏迷了。

        然后他就看到,許云飛也似的撲到他身邊,緊緊的抱著他,為了他,淚流滿面。甚至在后來霍雨浩說出要殺了他的時候,也要和他同生共死的一幕。

        接下來,就是許云暈倒,霍雨浩大叫一聲后,帶著他離開。找了個食堂那邊的水缸,給他清洗了身體,又從軍需那邊偷了一套嶄新軍服給他帶了回來。

        黑夜虛幻,白晝重臨。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有什么感覺?”霍雨浩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戴洛黎扭頭看向他,就像是看怪物似的。

        霍雨浩微笑著問道:“我是問你,看了這些,有什么感覺。”

        戴洛黎下意識的道:“如果云兒抱著我的時候,我是清醒的,就好了。”

        霍雨浩一臉無語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我就知道。你這個情種。我是問你,對于昨天晚上爆發的那段時間,有什么感覺。你難道沒有發現,自己的武魂變得不一樣了嗎?”

        戴洛黎一臉警惕的看著他,道:“你究竟是誰?剛才的幻境是怎么回事?還有,你怎么知道云兒是公主的?”

        霍雨浩失笑道:“看來,你這小子還不算太傻。我是唐冬,我只是唐冬。你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你應該感覺得到,這些日子你都得到了些什么。你的云兒,你要努力。我能為你做的,就只有這些。”

        說罷,他轉身朝著營房走去,在新兵訓練開始之前,還是可以再休息休息的。

        看著霍雨浩離開的背影,戴洛黎臉上變幻著陰晴不定的神色。

        他究竟是什么人?這時候,無論他再怎么遲鈍,也能感覺出霍雨浩的不一般了。三環的自己,不是他一個普通人的對手?這件事他本來就心存疑惑的。而四環的許云也同樣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感覺上,他們兩人和這個唐冬都相差很遠。

        我早該想到的,他一定是魂師,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魂師。可是,他在軍隊之中,究竟是做什么的?

        他說的沒錯,我能感覺得到。

        戴洛黎安靜下來,仔細的回憶著這一個多月來,自己和唐冬在一起時發生的種種。盡管,每天晚上都被他像沙包一般揍。可是,此時回憶起來,他卻驚奇的發現,這一個多月來,自己的修為提升速度,是以往任何時候都不能比擬的。哪怕是父親很偶爾抽出時間親自教導的時候,也同樣不如這一個多月來自己提升的多。

        更為奇異的是昨天晚上,那種狀態……

        他說,我的武魂變化了?

        閉上雙眼,戴洛黎默默的感受著自己的武魂。很快,他就發現了驚喜,然后沉浸在這份驚喜之中。

        是的,武魂變化了,而且變化之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這種變化,令他仿佛有種脫胎換骨一般的感覺。

        唐冬,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父親派來幫我的人嗎?可是,他分明看著和我年齡相差無幾啊!為什么,他會那么的強大,他究竟是誰?

        帶著這些疑惑,戴洛黎還是沉浸在了自己對武魂感受的狀態之中,武魂之中屬于精神屬性的那一部分已經完全覺醒了,在他的感知中,一切都變得不同,一切都變得是那么美好。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