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零六章 他和她的故事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站在一旁,心中暗暗感嘆,魂師們懼怕的十大兇獸在自己面前這一下就出現了五位,還包括排名第一的獸神在內,而在自己體內,還有排名第三的冰天雪女雪帝,以及冰碧帝皇蝎冰帝。十大兇獸,倒是有七位聚集在一起了,真是史無前例的盛況啊!

        這會兒他心中原本的一絲恐懼反而消失了,變得異常平靜,這樣的經歷,驚險之余,何嘗不是又充滿了刺激呢?

        萬妖王和赤王的臉色也很難看,碧姬更是低著頭,俏臉有些蒼白,美眸中滿是傷感。

        “坐吧。”帝天淡淡的說道。

        四大兇獸看看他,就那么席地而坐,在他身前坐了下來。

        帝天扭頭看向霍雨浩,“你也坐,把你剛才對我說的,跟他們再講述一遍,讓雪帝也出來。”

        ‘姘。”霍雨浩點了點頭,原地坐下,命運之眼開啟,將雪女釋放了出來。把之前說服帝天的話,再次講述了一遍,也包括他跟帝天先前的對話。

        “…···,戰爭只會是毀滅,創造出更高的利益,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

        聽著霍雨浩的話,翡翠天鵝碧姬的眼神漸漸變得專注。萬妖王也是若有所思,赤王和熊君,卻明顯只是聽懂了一部分,赤王偶爾皺皺眉頭,熊君看向霍雨浩的目光卻不時流露出兇厲之色,看那樣子,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暴起攻擊似的。

        霍雨浩怡然不懼,依舊侃侃而談。

        帝天道:“他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如果他說的這些能夠實現的話那么,整個大陸的格局可能都會因此而改變。他就是那個被瑞獸獻祭的人,同時也傳承了瑞獸的氣運,也就是說,如果他死了,那么星斗的氣運就會由此斷絕。”

        帝天這最后一句話,赤王和熊君是都聽懂了最直接的變化就是熊君看著霍雨浩的眼神立刻少了幾分兇光。他再兇悍,也不敢拿自己生存的地方開玩笑。

        碧姬看向霍雨浩,如此之近的距離,她那雙翡翠色的美眸著實是動人心魄,“你和瑞獸之間又是怎么回事?為什么瑞獸會為你獻祭。可否把你們之間相識的過程告訴我們?”

        霍雨浩遲疑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痛苦,這些天他為了讓自己保持冷靜一直不愿意給自己思考的工夫,就是怕想起秋兒的死。

        此時,翡翠天鵝問起來,卻又由不得他不想,五大兇獸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無疑,翡翠天鵝問出的話,也是其他四大兇獸很想知道的。

        帝皇瑞獸三眼金猊可以說,是整個星斗大森林最高貴的存在了,就連帝天,都不會認為自己比她更加高貴。可她卻心甘情愿的為一個人類獻祭,這令五大兇獸完全難以理解。

        深吸口氣,霍雨浩喃喃地道:“我和秋兒認識,就是在星斗大森林之中。那一次,我來森林中獲取魂環。赤王前輩你可還記得,那一次我們與帝皇瑞獸三眼金猊的遭遇嗎?”

        赤王眼中流露出一絲恍然,“你就是那個讓我后來送出魂獸換取三眼金猊的小子?那次,是饕餮斗羅跟你一起來的,對吧?”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是的,就是那一次。玄老帶著我和冬兒進入到了星斗大森林之中。我們偶遇三眼金猊,她被玄老所擒。我的額頭,與她的額頭碰觸。于是,我們之間,出現了奇異的變化,在我們彼此的腦海中,多了屬于對方的記憶。而我也是那次開始,開啟了命運之眼,令我在精神屬性方面的能力大增。”

        “離開星斗大森林之后,這件事對我最直接的影響還是實力的提升,雖然在我的腦海中多了三眼金猊的記憶,可是,她的記憶太單純了,全都是在大森林之中修煉的過程,沒有什么太多變化,我也就沒有仔細去查看什么。可是,她卻不同,她后來告訴我,正是因為那次的接觸,讓她腦海中有了我的記憶,讓她看到了我們人類世界的精彩。然后,她選擇化身人形,進入到了我們人類的世界之中。”

        聽他這么一說,五大兇獸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尤其是赤王,他有很長時間都是負責看護瑞獸的,可瑞獸離去,他們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霍雨浩繼續道:“她進入人類世界,按照我的記憶,化身為我內心之中最美麗的身影,然后走入了我的生活之中,······”

        他開始從自己和王秋兒第一次見面講起,再加上他和冬兒之間的感情波折,這一次,他講述的十分仔細,因為在不知不覺中,他自己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這份記憶之中。秋兒、冬兒,兩道身影不斷在他腦海中閃過,所有的記憶都是那么清晰。

        五大兇獸原本因為大戰之后,除了疲倦之外,都充滿了憤怒,可是,在霍雨浩講述的故事之中,他們的情緒都漸漸平復下來,哪怕是最為兇悍的熊君,都漸漸被帶入到了霍雨浩和王冬兒、王秋兒的故事之中。

        霍雨浩講的很投入,在這一刻,他仿佛敞開了心扉,當他講述到冬兒為了自己,在乾坤日月谷中選擇自殺,最終沉睡之時,翡翠天鵝忍不住驚呼出聲,仿佛感同身受。當他講述到自己為了救出秋兒燃燒精神之海,而最終卻為秋兒以獻祭方式救回之時。五大兇獸的神情都變得有些呆滯了。

        五大兇獸之中,哪怕是修為最弱的赤王,也已經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了二十六萬年之久,他們自然聽得出、看得出,霍雨浩所講述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真摯,他的精神力更渲染著這個凄美的故事。

        剛知道三眼金猊竟然為了人類而獻祭的時候,五大兇獸幾乎都認為是人類欺騙了她可此時此刻他們才明白,其中竟然有著如此復雜的過程。

        在這其中,有欺騙嗎?有的,只是那份魂獸世界很難理解的人類愛戀。

        碧姬的眼眸中,流淌出了淚水。赤王則是皺眉沉思,萬妖王似乎有些茫然而熊君卻是一臉的義憤。在那獸神帝天眼中,卻滿是悵然若失。錒每一個的反應都不相同·但卻都被帶入到了這個故事之中!

        “秋兒、秋兒······”霍雨浩的嘴唇抿得緊緊的·卻不斷的抽搐。無論怎樣,冬兒至少還活著,還有念想,可秋兒,卻永遠的走了,連尸骨都沒有留下。

        一片兩個巴掌大的樹葉遞到了他面前,樹葉上·一汪青碧色的生命之水散發著澄凈的淡淡光芒。

        霍雨浩扭頭看時·看到的,是同樣淚眼朦朧的碧姬。

        “謝謝。”接過生命之水,霍雨浩緩緩飲下,濃郁的生命氣息充盈全身,但卻沖不去他心中那份濃濃的悲傷。

        帝天幽幽一嘆,眼神中滿是傷感,“沒想到·瑞獸竟是因此而亡。”

        碧姬低著頭道:“但不知道為什么,我卻覺得她的選擇沒有錯。盡管時間短暫,卻是她一生中情緒波動最劇烈的一段時間吧。”

        熊君哼了一聲,道:“人類之間,真是復雜。喜歡就搶過來交配好了。”

        萬妖王撇了撇嘴,道:“你就知道交配,人類的情感不知道要比你細膩多少倍。”

        熊君兇睛一瞪,“交配怎么了?交配是天性·老子不交配,怎么傳宗接代·怎么發展我們星斗大森林?”

        萬妖王哼了一聲,但顯然有些得罪不起這家伙,沒有再說什么。

        赤王卻是不吭聲,和其他四大兇獸比起來,他的地位要低上不少。

        帝天道:“瑞獸已死,不可挽回。你們覺得他說的關于魂靈的事情怎么樣?”

        萬妖王道:“有幾分可信,至少有雪女的例子。但是,如果成為魂靈后失去神志,那不是跟死亡無異嗎?小家伙,你有多少把握能夠在我們魂獸成為魂靈后還保持神志?”

        霍雨浩道:“至少七成以上。雪帝當時的情況特殊,她那么龐大的力量爆開,若不是我那來自于另一個世界的老師燃燒了自己的神識,我早就已經死了。而普通魂獸和我們人類魂師進行魂靈融合的話,這種情況自然就不會出現,所以,我有很大的把握能夠成功。”

        他這并非虛言,在他身上,可不只是雪帝一個魂靈,天夢冰蠶也同樣是魂靈的存在啊!神志清醒的很,這會兒正在他的精神之海中不斷的詛咒著他面前這五大兇獸呢。只不過,天夢哥這會兒可不敢露面。不然的話,霍雨浩就要有大麻煩了。

        碧姬道:“我覺得可以一試,這次大戰回來,有不少族人身受重傷,已經不是治療所能挽回,只能等待生命流逝。我剛才已經命令我的族人將它們聚集在一起,集中治療。但有不少都只能是吊住命。死亡只是時間問題。如果進行魂靈試驗的話,它們會很合適。”

        帝天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進行嘗試吧。霍雨浩,希望你能成功。”

        霍雨浩擦掉臉上的淚水,微微頷首,他聽的出在帝天聲音中的那份寒意。也很明白,如果自己失敗的話,會有怎樣的后果。

        但這次,無論是對于人類還是對于魂獸來說,都是絕佳的機會。他的精神力又已經比以前提升了太多、太多,他有信心。

        “碧姬前輩,在進行魂靈轉化之前,還要麻煩您親自去說服這些參與儀式的魂獸。它們的傷勢都因為我們人類而來,肯定對我們人類充滿了憎恨。而轉化魂靈,卻是需要雙方絕對的心甘情愿,才能完成。否則,一方稍有不愿,就必定會失敗了。您必須要安撫好它們,才有成功的可能。同時,我還有個建議,除了這些參與過戰爭受到重創的魂獸之外,能否再找一些本身生命就即將走到盡頭,也沒有參與過之前戰爭的魂獸們。魂獸的天性直接,我怕它們無法釋懷仇恨。而已經瀕臨死亡的魂獸,相信情緒會平和的多。既然是試驗,我們就必須要考慮到多種可能。”

        碧姬看向帝天,帝天微微頷首,道:“可以,就按照他說的準備吧。

        赤王,你去史萊克那邊送信,讓他們三天后,帶著進行試驗的人來星斗大森林邊緣。”

        熊君撇了撇嘴,道:“他們趕來嗎?”

        霍雨浩認真的看向他,道:“一切合作,都要建立在雙方都有誠意的基礎上。這次的獸潮,給雙方都帶來了無數死傷,如果不能按下這份仇恨,那么,一切都將沒有未來。”

        帝天冷冷的道:“他說的有點道理,你們回去之后,都給我壓制住各自的手下。這件事,關系到我們星斗的未來,誰那里出了差錯,別怪我不客氣。雖然我距離第九次蛻變的時間只有一萬多年,但你們誰認為現在就可以為所欲為的話,大可以試試。”

        他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是一直盯視著熊君的,以熊君的強大,竟然有些抬不起頭來的味道。

        在星斗大森林中,論直接的戰斗力,除了帝天之外,就屬這位暗金恐爪熊之王了,帝天顯然是在警告他不要妄動。

        萬妖王在一旁瞥了熊君一眼,眼神中分明有幾分不屑。戰斗力方面,他自問不如熊君,但他卻沒將熊君看在眼里,一個腦子里都長滿了肌肉的家伙,能有多大作為?就算帝天在蛻變中死去,這星斗大森林也不會是熊君掌控。對于這一點,萬妖王、碧姬、赤王,早就已經有所約定。

        熊君面對帝天的威壓,只得低頭,不過,在他眼底深處,卻多少有著幾分怨毒閃過。

        帝天轉向霍雨浩道:“你就留在生命之水旁休息吧。你們也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去,碧姬,事情抓緊處理好。”

        “是。”碧姬答應一聲。

        四大兇獸分別離去,帝天看了霍雨浩一眼后,就像全身完全不受力似的漂浮而起,朝著生命之水所化的湖泊中央飛去。令霍雨浩驚訝的是,隨著接近生命之水中心位置,帝天的身影竟然漸漸淡化,直至消失不見。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