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四百零二章 錢多多與仙琳兒(上)

    作者:唐家三少

        當初,霍雨浩摘了相思斷腸草回來之后,就是他和玄老起,幫霍雨浩穩定住傷勢的。

        戰場之上,他也早就成為了最忙碌的人,哪里有人受傷,哪里就有他的治療。

        錢多多這邊受到重創,他自然是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

        仙琳兒看到莊老,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莊老,救救他,快救救他。多多他怎么樣?”

        莊老臉色顯得十分陰沉,輕輕的搖了搖頭,“難!”

        仙琳兒聽他這么一說,眼中淚水頓時再次奔涌而出。連史萊克學院最擅長治療的莊老都這么說了,那錢多多生命至少已經超過一半投入了死神的懷抱啊!

        “多多,你不能死,你,你怎么會死,你那么強壯,你一定會活下來的。一定會的。對不對?告訴我。你會活下來的。”仙琳兒緊緊的握住錢多度的手,泣不成聲。

        錢多多咳嗽了兩聲,吐出兩口血沫子,有莊老的治療,他看上去臉色略好了幾分。

        正在這時,又是兩道身影趕到,正是言少哲和蔡媚兒,武魂系兩大院長。

        當他們看到錢多多的樣子,也是大吃一驚。西方這邊戰場上的局面他們也注意到了。仙琳兒和錢多多被熊君全力一擊劈落,不知道什么情況,他們自然要第一時間趕過來查看。

        “老錢,你怎么樣?”言少哲在錢多多另一邊蹲了下來。

        錢多多呵呵笑道:“沒……事,這樣……挺好的。你們來……的正好趁著還有……時間,我有……話說。”

        仙琳兒淚眼朦朧的道:“多多,別說了,你趕快凝神,配合莊老治療,你不能死你……”

        正在為錢多多治療的莊老似乎加大了魂力輸出,錢多多的聲音也變得順暢了點。他苦笑道:“我修為雖然不如你們幾個但難道我連自己的身體狀態還不清楚嗎?讓我把話說完吧。”

        仙琳兒哽咽著道:“你、你說吧······”

        錢多多看著她眼神變得越發溫柔了,“琳兒,我好喜歡你,真的。從當初第一天進入學院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但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長得那么美你是萬眾矚目的焦點。我只能將這份喜歡埋藏在心底深處。也只敢在遠處偷偷的看著你。哪怕是那樣我都已經十分滿足了。”

        仙琳兒呆了呆,看著錢多多,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起來。他們雖然結婚很多年了,但這樣的話,錢多多從來沒有對她說過。

        錢多多的眼眸中,滿是回憶之色,“那時候每天上學能看到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可是,很快,這份幸福就變得暗淡了。在我默默地觀察下,我發現,你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你喜歡上了言少哲。你們都是強攻系的戰魂師,他長得英俊,武魂和天賦也好當時我們班里,喜歡他的學員真是不少啊!”

        蹲在錢多多另一邊的言少哲老臉一紅扭頭看了一眼蔡媚兒,蔡媚兒卻像是什么都沒有聽到似的,向他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示意自己不介意。

        “是啊,少哲他比我優秀的多,各方面都比我強。可那時候,我心中開始有了嫉妒。我很嫉妒他能得到你的喜歡。為了能超越他,我開始拼命的修煉,希望能夠在修為上趕上他。可就在那時,對我來說宛如噩夢一般的事情發生了。經過學院短暫的初期選拔之后,要分班了。作為防御系戰魂師的我,是沒辦法和你們分在一個班級的。當時我真的好恨自己,好恨自己為什么是防御系,我多么希望我也能夠是強攻系或者是控制系啊!那樣,就可以繼續每天都看到你了。”

        “學院的規則不能改變,我終于還是和你分開了,到了另一個班級后,我當時就想,我一定要拼命修煉。就算是得不到你的愛,我也要打敗少哲,起碼在實力上,我要比他強。”

        “每天,我都在拼命的修煉,一下課,我總會悄悄的從你們班門前路過,就是為了碰碰運氣,能看到你一眼,我都會開心半天。”

        “可是,更大的噩耗來了。不久后我就聽你們班的同學說,你和他開始交往了。你們已經成為了情侶。當時,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簡直如同晴天霹靂一般。我難過了好幾天,我那時候特別想沖到你面前,對你說一句,我喜歡你。可是,我終于還是沒有那份勇氣。照照鏡子,看看鏡子中的自己,我得到的,只有自卑。”

        “還記得嗎?學院內部第一次考核比賽。

        我終于找到了發泄的機會半決賽上,我遇到了少哲。那一戰,我打的很拼、很拼我們足足在戰場上拼了一個時辰,一直到魂力完全耗光為止。”

        “可我還是輸了。

        令我自己都很意外的是,那一戰之后,老師們說我有血性,而且肯拼搏。是個好苗子。開始對我重點培養。”

        “后來,我們全都考入了內院,成為內院弟子。我終于又有更多的時間看到你了。但是,每次看到你的時候,令我內心痛苦的是,在你身邊,總是有他。少哲的天賦實在是太好了,我一直在拼命追趕,可卻始終追他不上。每一次比拼,總是以落敗而告終。我漸漸相信了,在這個世界上有天賦這一說。尤其是在他成為了穆老的弟子之后,我們之間的差距,就開始越拉越大,我知道,或許,這一生都沒有機會超越他了。”

        蹲在一旁,默默聆聽的言少哲輕嘆一聲,道:“多多,你知道嗎?當初我同樣在拼命修煉。正是因為你在后面追得太緊,我不得不把自己全部精力都放在學習和修煉之上,為了不讓你超越。其實,你那時候已經成功了。因為太專注于修煉,我和琳兒在一起的時間實際上并不多。”

        錢多多呵呵一笑,道:“是嗎?那真的是太好了。”

        換了是別的時候,或許言少哲已經色變諷刺他幾句,可此時的錢多多,臉色如同金紙一般,身上釋放出的生命氣息也正在變得越來越弱,盡管這么多年來,言少哲和他一直因為仙琳兒而關系不睦,在這個時候,也依舊說不出任何重話。

        錢多多扭頭看向言少哲,眼眸中的溫柔漸漸變成了憤怒,“如果換了是我,哪怕是一分鐘都不修煉,我也要始終守在琳兒身邊,呵護她,照顧她。可你呢?你這個混蛋卻只會傷害她的感情。你說你被我追逐而拼命修煉,那你為什么還有時間去和別的女同學勾三搭四的?你為什么要傷害琳兒的心?哪怕是那樣,她都一直深深地愛著你。你知道嗎

        言少哲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但看著氣息越來越微弱的錢多多,卻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事實上,錢多多也沒說錯。

        蔡媚兒走到仙琳兒身邊,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轉身而去,她可以不在乎言少哲和仙琳兒的過去,但錢多多所說的這勾三搭四中,當初就有她,而且,她也是最后的勝利者。這樣的話,她不愿意再聽下去了。而且,他們畢竟同為黃金一代,眼看著錢多多正在向死亡的邊緣靠近,令她有些難以自制。

        錢多多瞪視著言少哲,臉上升起一抹潮紅,似乎因為憤怒而令他回光返照,“你一次又一次的傷害琳兒,可琳兒卻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你,直到那一次,你被她親眼看到和別的女同學親熱,她才終于忍受不住,選擇了離開。”

        言少哲痛苦的低下了頭,“是,我是意志不堅定。但那次琳兒離開之后,我真的明白自己錯了。我到處找她,卻始終都找不到。我只想再要一次機會,失去了,我才真正明白我有多愛她,可是,當她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成為了你的妻子。你可知道,當時我是有多么痛苦嗎?”

        “你活該!”仙琳兒猛的抬起頭,向言少哲怒喝出聲。

        言少哲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氣似的,垂下了頭。

        “琳兒說得對,你活該!琳兒回來之后,你可有堅持?你選擇了做縮頭烏龜,并且很快就和媚兒走在了一起,結婚了。你可有向琳兒承認過你的錯誤?你可有去尋求她的原諒嗎?你沒有,你這個懦夫!”錢多多的聲音開始顫抖,也開始變得有些斷斷續續了,“言少哲,我告訴你。我和琳兒的結合,實際上根本就是她為了氣你的,我跟她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哪怕是結婚這么多年,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是清清白白的。琳兒她,她還是處子之身。正是因為太愛你,她才受不了你帶給她的傷害,想出這種辦法,想要看看你對她究竟有沒有真愛。可你呢?你送給了她什么?你送給了她你和媚兒的婚禮。”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