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九十九章 奸詐商人軒梓文?

    作者:唐家三少

        坐在自走炮臺內的軒梓文,此時冰冷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些,一個十萬年魂環的價格,是難以估量的,而且,這十萬年魂環因為是被他特別研究出來的聚能穿刺離子射線毀滅,相當于自然死亡,任何人都能夠吸收這個魂環。絕對是無價之寶的好東西。

        這次唐門為了應對獸潮付出了這么多,有了這玩意兒,總算是有點回報了。希望弟子們也能有所收獲才好。

        一共只用了幾分鐘,所有的全地形自走炮臺,就都自己“走”回來了。那一條條長腿,攀越城墻如履平地,看的時興眼睛都瞪大了。

        這個,也太強了,不但攻擊力恐怖,對地形的適應能力在戰場上的作用,實在去……

        時興的眼睛開始有些發紅了,他猛然轉過頭,看向仙琳兒,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

        仙琳兒臉色一凝,“時興,你要干什么?”

        “就是,時興,你要干什么?難不成你還想打我老婆的主意不成?”體型龐大、魁偉,有著一個大光頭的錢多多副院長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來到了城頭之上,快步走到仙琳兒身邊,一臉緊張的看向時興。

        時興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想,也就你這家伙受得了女武神,我可是無福消受。當然,他嘴上可不敢這么說,“仙院長,錢院長,你們別誤會。”

        錢多多沒好氣的道:“看你氣粗臉紅的樣子,跟要高潮了似的,我能不誤會嗎?站在那里別動,有事兒說事兒。”

        時興氣的差點一口血噴出來,沒好氣的道:“你放心,我可不會跟你搶老婆。兩位院長,這全地形自走炮臺我要了。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們史萊克城防軍必須要進行裝配,全面裝配,有多少要多少。最好是人手一臺口那樣的話別說獸潮大軍就算是讓我反攻星斗大森林我都敢。”

        仙琳兒失笑道:“我就知道你忍不住。不過,你恐怕要失望了。這玩意兒你以為是白來的?從威力上你也看得出,它的造價有多么高昂了。綜合來評定的話除了軒老師自己的座駕是八級魂導器之外,其他的全地形自走炮臺也都是六級魂導器。自身防御力較弱,但攻擊力和移動能力都極強。每一個的造價去……”

        仙琳兒說了個數字,時興臉色一下就白了。

        “這么貴?不過,這東西確實是好用啊!不每人一臺也行,先給我來五百臺。”時興咬牙切齒的說道。反正史萊克城防軍也是為了保護史萊克城的,裝備必不可少。

        戰爭是檢驗武器裝備最好的舞臺,剛才這一輪,就令他對這強大的魂導器饞涎欲滴啊!

        仙琳兒道:“五百也沒有。我們跟唐門定購了一百臺眼前你看到的這些都是。目前唐門一共就制作出這六十一臺,這就消耗了大量的稀有金屬。錢我們都還沒給唐門呢。

        稀有金屬全都是人家墊上的。而且,你也看到了,這次唐門拿出了多少定裝魂導炮彈。天知道這一戰下來,能剩余多少。你覺得,學院現在有那么多錢給他們嗎?更別說再訂購一批了。”

        “這……”時興有些郁悶了。是啊!唐門付出了這么多,人家就算不求回報,總要回本吧。不然如何維持下去。這一戰,學院的消耗也必然巨大,可謂元氣大傷。可是全地形自走炮臺對他的吸引力又實在是太大了,一時間,這位時間斗羅真的是陷入了兩難之中。

        正在這時,已經從自己的自走炮臺中走出來的軒粹文來到了幾人面前。

        “幸不辱命。”軒梓文淡淡的說道,手中拋接著一塊紅色的魂骨,這塊魂骨似乎是手臂的,看不清是那只手。

        看到這塊魂骨,就連仙琳兒和錢多多都有些眼紅了。十萬年魂骨,這可是附帶兩個魂技的十萬年魂骨啊!

        十萬年魂環、十萬年魂骨都是當今大陸魂師界最為稀有的至寶。這玩意兒根本沒法用價值來衡量。

        軒梓文看了看他們,淡然道:“如果學院出價合適或者是用同等價格的稀有金屬來換取的話,我們不介意出售。”

        剛才那一戰,全都是唐門出的資源和人手。這魂環和魂骨他自然是不會交出去的,一定屬于唐門所有。

        仙琳兒苦笑道:“得了,軒老師您就先留著吧。我們可買不起。先把這次獸潮撐過去,再說其他吧。”

        “堂主。”正在這時,唐門魂導堂的弟子們也都紛紛出了自己的全地形探測魂導器。快速集中了過來。

        仙琳兒看到,這些學員們手中,都拿著一個體積不大的古怪儀器。

        軒梓文微微一笑,道:“我們收集了點無主的魂環,大多數是千年和萬年的。不知道史萊克城防軍和咱們學院有沒有人需要。”

        “無主魂環?”時興又一次瞪大了眼睛。

        軒梓文點了點頭,道:“被魂導器殺死的魂獸,只要魂導器內部結構經過一些特殊加工,抹去魂師本身的氣息,魂獸死后產生的魂環就是無主的。我們通過魂環儲存器將其儲存起來,可以提供給任何需要的魂師進行吸收。”

        “要!我都要了。價錢好說。”時興完全是當機立斷,甚至是搶在了仙琳兒和錢多多之前,立刻就向軒梓文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要啊!當然要,這可都是千年魂環、萬年魂環。剛才唐門收了多少這種東西他可都看的清清楚楚。

        千年魂環對于史萊克學院外院弟子們來說都是好東西,至于萬年魂環,那就更不用說了。

        學院那邊的需求量并不會太大,畢竟,學員們在學院學習期間如果修為達到了瓶頸,學院是會支持他們盡快獲取魂環的。

        但是,在史萊克城防軍中,情況可就不是這么容易了。

        史萊克城防軍有三千名魂師,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從史萊克外院出來,或者是被外院淘汰的口很多人留在史萊克城,都是為了在史萊克城防軍中打熬資歷。三千名魂師,修為達到瓶頸的不在少數。他們都是出身于史萊克多少心中都有點驕傲,魂力修為會隨著修煉積累成長,獲取魂環并不是太著急,沒有合適的,這些魂師也不愿意輕易吸收。

        可眼前,軒梓文他們弄回來的魂環雖然不知道有多少,可全都是千年、萬年層次的。這對于城防軍的魂師們來說,絕對是好東西啊!至于價格,那當然不可能是時興掏腰包。

        史萊克學院的學費多貴啊?能夠來這里上學的,哪個不是家底豐hòu?很多還是宗門弟子,買魂環當然是他們自己掏錢了。

        軒梓文點了點頭,道:“這個沒問題,稍候我讓弟子們統計一下。然后還要請您這邊派人進行一下魂環種類的分辨,也好方便魂師們進行吸收。至于價錢嘛,相信史萊克學院會給我們一個公平定價。沒事,魂師們就算一時間拿不出錢來也沒事,只要登記在冊就好,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要請史萊克學院幫我們監督收回這筆費用。還是那句話,用稀有金屬來等價交換我們也歡迎。”

        奸商!時興心中暗暗腹誹,就連一旁的仙琳兒也不禁暗暗搖頭。

        軒梓文表面看上去大方,可實際上,卻沒有任何讓步。唐門剛剛打退了一撥獸潮,才這種情況下,難道史萊克學院還會在他帶回來的魂環數量上克扣?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啊!至于價格,讓史萊克來評價,難道還能給的低了?至少也是要魂師界認可的公允價格。這個魂環價格可是按照那些專門帶人獵殺魂獸獲取魂環整個行動而訂的。價錢絕對低不了。

        不同魂環,價錢還不一樣。就看他們帶回來多少了。

        至于要錢,軒槨文更是直接把問題給了史萊克學院。你們不是想要提升城防軍的實力嗎?他們自己付錢買魂環,一時間當然很難湊齊那么多錢了。寫個保證書就行了,保證書的擔保人,就是史萊克學院。到時候錢要不回來,我找你史萊克了,可不找那些城防軍索要。

        這家伙真的只是一個魂導師,而不是商人嘛?

        仙琳兒、錢多多和時興,心中不禁都有了這樣的想法。但就算如此,這對史萊克來說依舊是一件大好事。融合魂環之后,史萊克城防軍的實力必定再上臺階。在這面臨獸潮的危機時刻,每提升一份實力,就是生存下來的一份保證啊!

        不過,如果他們三位知道這魂環儲存器只能保持魂環在一段時間內不消失作用的話,不知道對軒粹文的評價會不會再上升一個臺階。

        但不論怎么說,獸潮是暫時打退了。

        軒梓文讓唐門魂導堂的弟子跟著時興去進行統計了,他自己卻沒走,而是低聲向仙琳兒道:“仙院長,您覺得我們的全地形自走炮臺怎么樣?”

        仙琳兒微微一笑,道:“當然是好了。你沒看到,時間斗羅的眼睛都紅了嗎?你們那第一炮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不然的話,后面的地毯式攻擊雖然強悍,但魂獸如果全面沖擊,也并不是沖不過來。主要是它們被你那第一擊嚇破了膽。”

        軒梓文苦笑道:“可你知道那第一炮付出的代價嗎?”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壓低了聲音。醉心于魂導器制作,并不等于不明事理。

        仙琳兒不動聲色的上前一步,傳音問道:“你是說?”

        軒粹文道:“那一擊,是我發明的聚能穿刺離子射線。遠離是高能壓縮。以我自己的全地形自走炮臺為核心。我的自走炮臺主炮實際上是八級魂導器。卻是一件聚能壓縮類型的輔助八級魂導器,其他人的主炮則都是本身就已經進行過壓縮的穿刺炮。我用聚能離子裝置將它們整合在一起,再向外發射,進行短時間控制。”

        “這項研究,是因為我自身乃是八級魂導師,可我又醉心于九級魂導器的威力,才研制出來的。在威能方面,你們剛才也看到了,其破壞力比一般九級魂導器還要強上幾分。比之日月帝國那位星空斗羅的日月神針也是不遑多讓。但是,在攻擊距離方面,就遠遠不如了。”

        仙琳兒道:“這已經很好了啊!難道有什么缺陷嗎?”

        軒梓文點了點頭,苦笑道:“是的。缺陷就是,能耗太大。為了壓縮、和控制壓縮后的魂力不爆炸,就需要消耗更多的魂力。剛才那一擊,抽空了一百二十個六級密封奶瓶之中的魂力。后面對地面魂獸進行壓制的魂導射線,全都是學院魂導系的學員們注入魂力,以及我們唐門魂導堂弟子們自身魂力完成的。他們能夠維持攻擊,也不過就是一刻鐘而已。也就是說,如果一刻鐘敵人不退。我們的攻擊就要中斷。然后要換奶瓶才行。而現在密封奶瓶的剩余量,大概還有不到二百個。最多能夠支持一個時辰。”

        仙琳兒聽了軒梓文的話,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一擊就耗費了一百二十個六級密封奶瓶的魂力?這其中單是浪費就有多少啊?一百二十個六級密封奶瓶加起來的魂力,比極限斗羅都要強盛了。而那一擊雖猛,但總也沒有極限斗羅全力一擊的威能吧。

        軒梓文告訴她這些,無疑就是在對她說,像之前那樣的攻擊,沒辦法再復制一次了。代價太大。

        深吸口氣,仙琳兒眼神深邃的道:“軒老師,您已經做的很好了。至少有了這次威懾,下一次獸潮來臨的時間會延長許多。”

        軒梓文點了點頭,道:“我也正是出于這個目的。我們去盡快恢復魂力了。希望魂獸多休息一會兒,也讓我們有給密封奶瓶充能的時間。”

        仙琳兒也是苦笑一聲,“希望吧。”

        援軍,何時能到?

        援軍,何時能到?我們推薦票和月票的援軍,何時能到呢?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