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七十八章 蒼天有眼,劍癡開竅

    作者:唐家三少

        一邊說著,和菜頭又開始忙碌起來了。一件接一件魂導器開始布置在房間各處。

        和菜頭并不知道的是,在這次行動之后,他毀滅之源的名頭開始被廣為人知。也成為了大陸魂導師界暴力魂導師的代表人物之一。

        同樣忙碌的還有荊紫煙,她這會兒正在自己的房間內,調整著自己的儲物魂導器,不時從儲物魂導器中取出一塊塊石頭模樣的東西。

        這些石頭并不起眼,只是比成年男人的拳頭略大,但荊紫煙的動作卻是小心翼翼的。因為,她曾經親眼見識過這些不起眼的石頭有怎樣的破壞力。

        季絕塵就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默默的看著她忙碌著。突然開口道:“你能不能不要笑了?”

        他這突然一出聲,嚇了荊紫煙一跳,手中一塊“石頭”頓時滑落。荊紫煙嚇得趕忙一探身,將它重新抓回掌中,拍拍胸口,道:“喂,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弄這些東西的時候突然出聲。這玩意兒要是爆炸了,就算炸不死我們也夠喝一壺的了。”

        “我只是看不下去了,而且我記得雨浩說過,這東西是需要引爆裝置的,就算掉到地上也不會爆炸。”季絕塵淡淡的道。

        荊紫煙哼了一聲,“你看不下去什么?就算不會爆炸也要小心,萬一呢。你又不是沒見識過這玩意兒的威力。”

        季絕塵道:“看不下去你臉上的表情。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笑的有多陰險,像個小狐貍似的。”

        荊紫煙沒好氣的道:“你才是小狐貍。你見過抱著一堆炸彈的小狐貍嗎?咦,你今天怎么這么多話,不像你風格啊?”

        一邊說著,她懷抱幾個石頭炸彈,轉過身來,疑惑的看著季絕塵。

        季絕塵平時一向冷硬的臉色突然有了些變化,荊紫煙目瞪口呆的發現,他臉上這種表情似乎應該叫做扭捏?或者是羞澀?

        “天啊!你怎么了,絕塵,你不是生病了吧?”荊紫煙一邊說著,一邊快步朝他走去。

        “站住。”季絕塵突然沉聲喝道。

        荊紫煙立刻站定,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我沒事,我沒生病。”季絕塵拍拍自己的額頭,似乎是試圖讓自己冷靜一些。

        “那你這是?”荊紫煙一臉疑惑的盯視著他。

        季絕塵略微低下了頭,似乎在思索著什么。幸好,這份思索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他突然重新抬起頭來,看向荊紫煙,道:“紫煙,我們認識好久了吧?”

        “嗯,不少年了。當初剛進學院,誰都不愿意搭理你的時候,我們就認識了。那時候你是被當做添頭進入學院的。后來你自己給自己找了一條合適的路,我是看著你一路走過來的。怎么啦?”

        季絕塵的目光漸漸變得堅定起來,“我們在一起吧。”

        “我們一直不是都在一起呢嗎?”荊紫煙疑惑的說道,可是,就在下一瞬,當她看清楚季絕塵的眼神時,突然,整個人如同泥塑般的呆住了,手中的三塊“石頭”悄然滾落,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事實證明,石頭確實是摔不炸的,可此時荊紫煙的臉色卻分明要比被炸了還要恐怖,那份不敢置信,那份不可思議,簡直已經到了人類能夠用表情表現的極致。

        “你、你說什么……,你說清楚,你什么意思?”荊紫煙的聲音不受控制的顫抖著,仿佛經歷著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似的。

        季絕塵再次低下頭,竟是有點不敢直視她的眼睛,喃喃地道:“我說,讓我們在一起吧。你說得對,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我身邊,幫助我、鼓勵我、照顧我。雖然我不說,但我都看在眼中。那天看著雨浩施展了他自創的那三招,我才明白,原來我真的脫離這個世界太久、太久了。在我的世界中,不應該只有劍,因為只有劍,是永遠也無法達到我想要企及的高度。我應該像一個正常人那樣生活,也有一份感情。我認識的女人,只有你。而且,我好像能夠想到的也只有你。我們在一起,行嗎?”

        重新抬起頭,在他那雙平日里只有劍意和冰冷的眼眸中,荊紫煙看到了一抹期盼和緊張。

        “我不漂亮。”荊紫煙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幾個字的,在她那雙并不算太大、太漂亮了的眼眸中,已是充滿了水霧。

        “在我眼中的女人只有你一個,就像我的劍。還有,你認為,漂亮這種存在能夠影響到我嗎?”

        荊紫煙別過頭,看向一旁,強忍著不讓自己眼中淚水滴落。

        “我也不溫柔,我很好戰,我愛打架。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收拾你!”

        “這正是我們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吧。”季絕塵似乎也有些緊張了。“你、你不愿意嗎?”在他的情緒中,開始出現沮喪。

        今天,可以說是十幾年來,他說話最多的一次,也是心情變化最大的一次。在這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劍意似乎出現了問題,仿佛被那種莫名的東西戳破了。

        荊紫煙抬起頭,淚水終究還是順著她的面頰兩側流淌而下,“蒼天啊!你他媽的終于開眼了。”

        重新注視向季絕塵的時候,荊紫煙的眸光已經重新變得銳利,一步跨出,一閃身就到了季絕塵面前,就那么跨坐在他雙腿之上,雙手抓住他的肩膀,就這么在近距離內注視著他的眼睛。

        “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人了。不許反悔,沒有期限。你這混蛋知不知道老娘等這一天等的有多辛苦?從現在開始,雨浩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混蛋!”

        淚水再次涌出,但她卻近乎瘋狂一般穩住了他的唇,緊緊的抱住他的頭。她的淚水一下就滴落在了他臉上。

        季絕塵懵了,他完全懵了。他只覺得從荊紫煙身上似乎傳來了一股他以前從未感受過,也從未想象到的力量。這股力量與魂力無關,與戰斗無關,卻以無與倫比之勢沖擊著他的心。他的劍意在這一刻似乎溶化了,那帶著淡淡咸味兒而又柔軟的唇瓣、那生澀的吻,正在他那沉寂內心中點燃著一簇簇火焰。

        漸漸的,季絕塵懵懂的目光開始恢復了,他那雙有力的大手環繞著荊紫煙纖細的嬌軀,緊緊的摟住她,開始反客為主,同樣生澀,但卻更有侵略性和進攻性的感受著那份力量。

        劍癡的愛,就像他的劍一樣,需要的是頓悟,瞬間的頓悟。正如荊紫煙所說的那樣,他開竅了。一直以來,內心之中積蓄著的情感,猶如山洪暴發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在這充滿了危險的城市中,他們終于走出了那一步,終于捅開了那層纖薄的紙。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霍雨浩、徐三石和葉骨衣已經來到了南城,距離城墻不足五十米的地方。

        此時正是午飯的飯點兒,霍雨浩三人找了個臨街十分普通的小飯館坐了進去。這也符合他們裝扮的身份。

        隨便點了些食物,三人開始慢慢悠悠的吃了起來。

        霍雨浩坐在較為內側的角落里,外面有身材高大的徐三石遮擋著,對面是高挑的葉骨衣。很難有人能夠注意到他。

        精神探測悄然開啟,在他的控制下,猶如一柄尖錐刺入地面,朝著下方探察而去。

        想要直接穿越城墻去探察,那對精神力的消耗太大了,而翻閱城墻,又會改變精神力的方向,控制起來麻煩的多。所以,霍雨浩就選擇了直接走地下。進行探察。

        南城墻這邊,防御果然要比其他地方更加森嚴。霍雨浩先前向上掃了一遍,發現這邊的魂導探測器之中,熱能探測器和魂力探測器數量要比他們進城那邊的北城門多的多。

        而且,這邊城墻上,隱隱還藏著一些威力相當不小的攻擊魂導器。外圍防御相當的緊密。

        精神力一直向斜下方探察過去。城墻的地基是有限的,超過十米深度后,霍雨浩的精神力就已經從下面鉆了過去。

        深入地下進行探察,對精神力消耗很大,也就是霍雨浩這等精神層次修為,才有如此強度的精神力和控制力。

        鉆入地面近三十米后,突然,霍雨浩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一輕,終于鉆出泥土,進入了水中。

        護城河,這應該就是護城河了。

        心中一喜,精神力繼續向下探察,并且開始橫向探察。

        日升城護城河的河水是有些渾濁的,但精神力的感應是離體的,它不像是視線。

        很快,霍雨浩的精神力就掃過了一段差不多五十米左右的渾濁河水,但卻沒有任何發現。河底就只有淤泥。以他的精神力,在穿越了地面和河水之后,淤泥也只能再深入十米左右,就感到開始有點頭暈了。

        抬起頭,霍雨浩雙眼微閉,深吸口氣,平緩一下自己先前調動劇烈的精神力。

        “怎么樣?”徐三石低聲問道。

        霍雨浩搖搖頭,道:“不行,探察范圍不夠。南城墻的長度不短,這樣探察,只能一點一點找。三師兄,你們注意給我打掩護,我開命運之眼試試。或許能感受到更多。”

        “好。”

        霍雨浩一口將面前的清水飲盡,然后右手的手肘放在桌子上,手掌很自然的支撐著自己的額頭,卻擋住了額頭正中。

        命運之眼悄然開啟。在它開啟的那一瞬間,徐三石和葉骨衣都有種感覺,面前的霍雨浩似乎一下就變得虛幻了似的。一種奇異的氣息正從他頭部蔓延而出。這種感覺雖然只是持續了一瞬間。但他們還是清楚的發現,霍雨浩變得不一樣了,變得更加可怕。

        精神力再出,穿透力已是幾何倍數增強,幾乎是一下就穿刺而過,進入到了城墻外的護城河河水之中。

        在霍雨浩的控制下,精神力悄然橫掃,這一次,能夠探查到的面積果然更大了。

        他不可能無休止的向地下去探察。畢竟在這淤泥之下根本沒辦法建造什么東西。而風凌說話時又語焉不詳。也問不清楚具體位置。從他那里得到的消息,就只有南城墻、護城河、水牢,這三個詞最有用。

        精神力橫掃。很快就超過了兩百米。隨著覆蓋面積變大,在命運之眼的增幅下,霍雨浩能夠感受到的東西也變得更多了。

        他漸漸感到一絲絲陰沉的氣息傳來,那是一種命運低落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更多是從南城墻東側方向傳過來的。他趕忙轉移自己精神探測的方向,很快,果然,越向東側,這種命運低落的感覺就越明顯。

        精神力持續提升,霍雨浩同時在心中向天夢冰蠶呼喚,“天夢哥,幫我一把。”

        天夢冰蠶懶洋洋的聲音在他精神之海中響起,“好。”

        霍雨浩手指上天夢冰蠶所化的戒指悄然失去了光彩,精神之海內,它那巨大的身軀浮現出來,純粹的精神本源之力緩緩釋放,注入到霍雨浩的精神之海中。頓時對他的精神力再次加強。

        精神力一直向東,終于,霍雨浩在一個地方找到了可疑的東西。

        那是從他們所在位置向東大約三百米處的護城河內貼合城墻這邊的河岸下三米處。那個地方有一個鐵柵欄,鐵柵欄是由粗如手臂的精鐵鑄就,低沉的命運氣息,就是從那里傳過來的。也就是說,那個地方就算不是水牢的入口,至少也應該是水牢導引水的出入口。

        有這個發現,霍雨浩頓時松了口氣,總算是有眉目了。

        迅速收回自己的精神探測,同時也閉合了命運之眼。

        別看就是這么一小會兒的探測,對他的精神力消耗相當巨大。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已經進入到有形無質境界,早就支撐不住了。

        “走吧。咱們走走。”霍雨浩暗示了徐三石和葉骨衣一下,三人迅速結賬,出了小飯館,然后朝著南城墻的方向走去。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