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六十八章 蒸蒸日上的唐門(下)

    作者:唐家三少

        泯滅之力確實是厲害,哪怕是轉化為光明的劍芒,也在瞬間黯淡了許多。但那泯滅之體的力量也終究是有限的,南秋秋也不敢將它耗盡,那樣會傷害到她自己的本源。粉紅色光芒化為一道流光重新投回到她體內。而此時,葉骨衣也回到了她身邊。

        二女的臉色都有些難看,她們已經竭盡全力了,但卻依舊沒能占據上風。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回去努力吧。”季絕塵沒有繼續進攻,手中審判之劍一收,轉身就走。

        南秋秋俏臉頓時黑了下來,“牛什么牛啊!勝負未分,怎么就不是他對手了。”

        葉骨衣的俏臉上卻是流露出了幾分苦笑,“算了,不是對手就不是對手吧。現在不是對手,不代表以后也不是。剛才他確實是對我手下留情了。他從黑暗轉化為光明后,借了我的力量,如果那一擊他全力以赴的話,我肯定沒辦法全身而退。你的泯滅之體也難說。更何況,他還沒用出武魂真身的力量。沒想到,差距竟然這么大。”

        南秋秋摟住葉骨衣的肩膀,道:“骨衣姐別氣餒,他比我們老。我們早晚能超越他。”

        季絕塵這會兒還沒走遠呢,聽到這句話,腳下也不小心一個趔趄。跟在他身邊的荊紫煙忍不住笑了出來。

        季絕塵才二十多歲,能說老嗎?不過,在唐門這些人里面,他似乎確實是歲數最大的一個了……

        “大師兄,你回來了。”南秋秋突然雀躍的叫了起來,完全無視了某人的郁悶。

        貝貝從外面走了進來,臉色看上去有些沉凝,招呼眾人道:“走,我們屋里說。”

        他帶著眾人來到議事廳,大家都坐了下來,除了下面的弟子之外,他們這些人都可以說是唐門核心。

        南秋秋已經忍不住了,“大師兄,怎么樣?我媽媽他們有消息了嗎?”

        貝貝點了點頭,道:“已經有消息了,好消息是,他們都沒事,還活著。壞消息是,他們確實是落在了日月帝國手中。”

        南秋秋“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轉身就要往外走,幸好葉骨衣動作快,一把拉住她。

        貝貝眉頭微皺,道:“秋秋別沖動。聽我把話說完。人是一定要救的,但你認為,憑你一人之力就能把你媽媽他們救回來了嗎?”

        說到最后,貝貝的語氣已經明顯變得嚴厲起來。

        南秋秋委屈的扁著嘴,眼眶中已有水霧浮現而出,她自由和母親相依為命,在地龍門中母親對她極為溺愛,否則也不會養成現在這個傲嬌的脾氣。加入唐門,脫離母親的監管對她來說是件很開心的事,但這卻并不表示她和母親之間的感情不深,正相反,南秋秋跟母親的感情極深,母親的危機已是令她心亂如麻。

        很快,所有唐門高層都來到了議事廳中,葉骨衣拉著南秋秋在一旁坐了下來,其他人也都落座,和菜頭、徐三石、江楠楠、蕭蕭全都到了。魂導堂那邊,軒梓文和高大樓因為并不參與唐門決策,只是醉心于魂導器研究,一般不參加這樣的會議,墨軒則是在史萊克學院內院繼續修煉,他可是內院的重點培養對象。

        “大家都到齊了,開始開會。”貝貝坐在上首位,臉色沉凝的道:“根據學院那邊傳來的消息,日月帝國明確而囂張的表示,參賽各大學院和宗門的人都在他們手中。目前都還活著。”

        徐三石接口道:“他們這是什么意思?這不是主動的與我們原屬斗羅大陸三國宣戰嗎?”

        貝貝搖頭道:“還沒到宣戰的地步,但他們卻更加陰險毒辣。他們如此宣稱之后,第一個結果,就是與那些被擄走弟子、學員的宗小學院正式交惡。但同樣的,也明確告訴了我們,那些人在他們手中。這就帶來了第二叮,結果,讓我們投鼠忌器。”

        貝貝的目光掃視眾人一圈,尤其是在南秋秋臉上稍微多停留了一會兒,“你們想想,能夠代表各大學院、宗門參加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哪個不是年輕一代的翹楚?幾乎都是這些學院、宗門未來的棟梁之才。再加上帶隊的老師,或者像地龍門那樣,宗主親自出馬。這些人全都落在了日月帝國手中,意味著什么?”

        變得比以前英俊了許多的和菜頭,或者說是徐和沉聲道:“意味著各大宗門和學院將不敢輕易對日月帝國動武,至少在自己人沒救出來之前不敢。”

        貝貝點了點頭,道:“這是第一種情況,第二種情況是,有些學院和宗門冒險前去營救,那樣一來,同樣中了敵人圈套,將會被日月帝國各個擊破。同時,有這些牽制存在,各國就算現在想要對日月帝國有所行動也不得不考慮足以影響到國家高端戰力的宗小學院意見。日月帝國趁此機會也能休養生息、恢復元氣。這一石四鳥之計不可謂不毒辣!”

        “那我們怎么辦?難道就不救人了嗎?”南秋秋忍不住有些急了。

        貝貝道:“你稍安勿躁。當然不能不救人。但卻必須要謀定而后動。冒然去救人,只會適得其反。你放心,令堂暫時是不會有危險的,至少在日月帝國準備真正發動侵略戰爭之前不會。他們的利用價值也一直會持續到日月帝國真的會準備發動戰爭之時。這個時間至少是一到兩年。”

        聽著貝貝冷靜的分析,南秋秋的情緒也恢復了幾分,可憐兮兮的點了點頭。

        貝貝這才繼續道:“大家應該注意到了,剛才我說的投鼠忌器的那些人中,其實是不包括幾方面勢力的。咱們史萊克學院,還有本體宗。本體宗現在已經是天魂帝國的護國宗門,他們同樣要為了營救天魂帝國那些被抓的魂師有所作為。我們學院更是義不容辭。同時,咱們唐門也沒有那份忌諱。”

        和菜頭看了一眼南秋秋,道:“大師兄,在這種國家之間的高端斗爭中,我們唐門參與進去,會不會……”一邊說著,他已是眼有憂色。

        “砰!”南秋秋猛的一拍桌子就戰子起來,怒視和菜頭,道:“你白長這么大個子了,你怕了嗎?”

        和菜頭眉頭皺起,還沒等他說什么,蕭蕭己經不干了,也是猛然站起,“你說什么?是怕了?我們會怕?”

        和菜頭一只手摟住蕭蕭的腰,他個子高,哪怕是坐著做這樣的動作也很輕松,將蕭蕭拉回椅子,然后目光平靜的看著南秋秋道:“我是日月帝國人,準確的說,我是日月帝國皇室。十幾年前,我父親以及全家數百口,被剛剛駕崩的上一任日月帝國皇帝帶人全部殺害。”

        他只是很平靜的在講,就像是在講述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一般,表情上沒有半分波動。但南秋秋卻聽的由驚愕漸漸變成了震撼,俏臉羞的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對、對不起……”南秋秋雖然有些傲嬌,但卻并不是不講理的姑娘,趕忙低著頭坐了下來。

        和菜頭微微一笑,道:“沒什么,關心則亂。你放心,我們大家從長計議,一定要以最優的方案對你母親進行營救,營救你們地龍門也會是我們的首要目標。我只是擔心,學院會不會讓我們參與這次的行動,我們必須要有詳細計劃才能謀定后動。”

        貝貝點了點頭,道:“不錯,謀定而后動,我們唐門剛有了幾分模樣,根基不穩。這次我們只是配合行動。營救的主力將是學院。因為就算學院營救行動失敗了,日月帝國也無法遷怒于誰。但是,日月帝國方面,一定早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就等我們自投羅網了。所以,這次的營救將極為艱難,一切必須有萬全準備才能行動。所以,秋秋,我必須提醒你,你一定要相信大家,絕不能自己冒然行動,沖動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你現在只能選擇相信我們,相信大家,明白嗎?”

        南秋秋輕輕的共了點頭。

        貝貝道:“海神閣諸位宿老已經商量過了,從實力上來看,想要在日月帝國大量魂導師和邪魂師組成的圣靈教環詞之下救人無疑是十分困難的,我們已經派出了一系列的偵查人員,去摸清對方的情況。同時,現在也絕不是最好的營救時機,日月帝國膽敢以近乎宣戰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定然是有了充足的準備,所以,我們必須要等,等到他們的警惕有所放松,才能找到機會。”

        這一次南秋秋沒有再開口了,她似乎受到了先前的教訓,顯得冷靜很多。

        葉骨衣看了南秋秋一眼,道:“那我們要等多久?”

        貝貝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要等一個最好的時機。

        一切都要根據偵查得來的情報,以及學院的安排。這個層面的比拼已經不是我們所能決定的。”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