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六十五章 為了幸福而戰!(上)

    作者:唐家三少

        是我的天!簡單的幾個字,在這一刻卻像是對王秋兒!產生了很強的沖擊。她呆呆的看著王冬兒,半晌不語。

        王冬兒也有些奇怪的看向她,“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王秋兒的目光突然變得柔和了,“或許你說的是對的吧,這恐怕也是我在他心中永遠都無法和你比擬的原因。”

        王冬兒搖了搖頭,道:“我可不這么認為,我們之間的差別只是先來后到而已,我先認識他,我已經在他心中占據了位置,否則,以秋兒姐你的優秀,又怎會吸引不了他呢?那他就不是正常的男人了。”說到這里,王冬兒也不禁笑了起來,看著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容顏,卻冷冽英氣的王秋兒,心情卻出奇的平靜。

        王秋兒自嘲的笑笑,“不,你不明白的。其實,從一開始我就輸了,輸的特別徹底,無論如何,我都是不能和你相比的。”

        王冬兒愣了愣,“秋兒姐,如果不是我早就知道家里只有我這一個孩子,我真的要以為你是我失散的姐姐了,我們長得那么像。

        王秋兒的情緒突然變得有些激動,“我錯了,或許,我從一開始就不該這么做。如果我能更早的接觸他,以另外的面貌去接觸他,在你還沒有將女兒身相示之前,我還有一線機會吧。”

        王冬兒疑惑的道:“秋兒姐,你的話我怎么有些聽不懂了?”

        王秋兒默默的搖了搖頭,依舊在自說自話,“其實,也是因為我一直都沒有認清自己的心。如果我能早一點認清自己該多好。又或許,我根本就不該出來找他。我錯了,一直都是錯的。”

        王冬兒沒有再說話,只是默默的聆聽著。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在說些什么?”王秋兒笑了,笑的有些怪異,也笑的有些嘲諷可嘲諷的對象卻是她自己。

        王冬兒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秋兒呵呵笑道:“在這個世界上,又怎么會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啊!難道你真的認為,我們在沒有同源血脈的情況下會長得一模一樣嗎?難道你不覺得,我更像他心目中的光之女神嗎?”

        王冬兒一呆“秋兒姐,你是什么意思?”

        王秋兒道:“我這付樣貌,本來就來自于你。或者說,是來自于他心中的投影。在他心中記憶最深刻,也是他心中充滿了愛意的投影。所以,我才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出現在他面前。可是,我卻萬萬沒想到你曾經跟他說過的姐姐只不過是子虛烏有,根本就是你自己。而他心中的這個投影,卻根本就是你未來長大后的樣子。”

        王冬兒終于坐不住了她猛的從地面上站起來,吃驚的看著王秋兒,“秋兒,你在說什么?你……,你這相貌真的是假的?”

        王秋兒的笑容繼續綻放,巧笑嫣然的道:“你早就懷疑我了,是吧?其實,也不能說是假的,應該說是真的只不過這份真實卻是我自己賦予自己的。”

        “知道我為什么告訴你這些嗎?因為,我突然想要自私一次,今天你我之間,真的只有一個人才能活著見到他。如果我能殺死你,至少在未來我還能有一線機會我還能通過自己的不斷努力讓他來接受我。而不這么做的話,那么,我就連一丁點的機會都沒有了。對不起,冬兒,我這一生之中,就只愛過他一個。而我真正愛上他的那一刻,也正是他不顧一切為了你吞下那熾熱陽泉泉水的時候。你可知道,在他摘下那相思斷腸紅之后馬上就要死了。是我救了他,因為,在那個地方,還有另一株相思斷腸紅,是我用自己的心血摘下了它,喂給了他,否則,你真的以為他還能活著回來見你嗎?而當我為他摘下相思斷腸紅的那一瞬,我才明白,我早已深深地愛上了他,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愛是自私的、是占有的。他以前的生命已經為你而死,而他現在的生命是我用心血摘下的相思斷腸紅給予的,他應該屬于我,應該是我的。我愛他,我真的愛他。”

        笑容變成了淚水,王秋兒依舊坐在那里,卻已是淚流滿面。

        看著她的淚水,王冬兒突然變得沉默了,美眸之中,卻并沒有驚訝或者是敵視,眼波流轉,眼神卻漸漸變得堅定。

        她輕輕的彎下腰,向王秋兒緩緩躬身,“秋兒,謝謝你。謝謝你讓雨浩活下來。如果沒有你,他已經為我而死。我能感受到你對他的愛,你愛他,是那么的真摯。但是,在我心中,也同樣流淌著熾熱的血液,而這份血液中,全是他的氣!息!

        “你說得對,或者說這乾坤問情谷做的也很對。我們之間,本來就應該只有一個人才能和他在一起。無論誰輸誰贏,我相信,無論是你、是我,都會依舊對她好,深深的去愛他。秋兒,我只有一個要求。如果你贏了,如果你可以。那么,變成我的樣子去繼續愛他吧。我不想他為了我的死而傷心,你能做到嗎?”

        王秋兒的淚水突然止住了,卻是默默的搖了搖頭,“我的變化,乃是終極變身,只能有一次,更何況,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你是王冬兒,我是王秋兒。我要讓他愛上的是我。

        王冬兒道:“那么,如果我死了。你不要告訴他我是怎么死的,只是讓他當我失蹤了,這樣,在他心中至少還有一份寄托。而未來的日子里,你好好愛他,讓他的愛逐漸轉移到你身上。”

        王秋兒美眸猛然大睜,一雙美眸中,瞳孔瞬間豎立,怒吼一聲,“你說這些廢話干什么?想要動搖我的決心嗎?你做夢!”

        一邊說著,她那修長的嬌軀猛然從地面上彈起,黃金龍槍瞬間入手,化為一道金芒,閃電般朝著王冬兒刺去。

        這一槍,仿佛有萬千金蛇狂舞著聚攏,匯聚成一條巨大金龍,那煊赫的氣勢,似乎要將整個天地貫串一般。剎那間,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因它而黯淡,這一槍,也仿佛將王秋兒內心的怨憤與對愛的執著完全凝聚了一般。

        炫目的采光從王冬兒背后綻放,腳尖在地面上輕點,她整個人就已經輕飄飄的飛蕩了起來,光明女神蝶雙翼展開,帶著她的嬌軀宛如行云流水一般后退。

        黃、紫、紫、黑、黑、黑,六個魂環光芒閃耀。第二魂環更是光芒大放,無數蝶神之光不斷從那雙蝶翼中釋放,轟擊在迎面而來的金龍之上。

        劇烈的轟鳴聲不斷響起,王冬兒在空中后退,王秋兒挺槍直追,幾乎是眨眼之間,王冬兒就已經被逼到了這冰封絕地的邊緣。

        突然間,王冬兒嬌軀向下一沉,背后所有光芒全部收斂,一柄黑漆漆的錘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她掌握之中。

        橫掃!

        “當——”

        刺耳的爆鳴聲中,黃金龍槍應聲顯形,但這一錘的力量顯然不足以將它完全逼開,只是被震出了王冬兒軀干的范圍。

        “噗——”

        血光崩現,黃金龍槍狠狠的刺入了王冬兒的左臂,直接對穿。

        頓時,黃金龍槍那恐怖的吞噬生命能力全面爆發,但王冬兒左臂上卻亮起了一圈圈金色光暈,那是來自于黃金之芒左臂骨的力量,勉強抵抗著這份吞噬。可卻依舊能夠看到,冬兒的手臂上血色全無。

        “為什么?”王秋兒目光銳利,狠狠的盯視著王冬兒。她很清楚,以王冬兒的實力,只是這一槍是根本不可能傷害到她的。兩人之間就算有差距,差距也絕對不大。王冬兒雖然沒有極致武魂,但卻擁有著雙生武魂,在修為方面絕不比自己遜色什么。

        王冬兒微微一笑,“這一槍,是還你救助雨浩的那份情。不過,你放心,我絕不會放棄這場戰斗。正相反,我要為了幸福而戰。受你這一槍,我才更能心安理得的去爭取我的幸福。來吧,秋兒,拿出你最強的戰力。”

        一邊說著,王冬兒的雙眸突然亮了起來,粉藍色的雙眸完全變成了湛藍色,右手之中的昊天錘消失,蝶神雙翼再次出現,緊接著,她的嬌軀就化為一道藍金色光芒扶搖直上。

        王秋兒只覺得自己的黃金龍槍輕輕一顫,就被王冬兒擺脫了,緊接著,那炫目的藍金色光彩卻已是沖天而起。

        蝶神舞,王冬兒的第六魂技。

        這個魂技只是在當初王冬兒面對骨龍魂師言風的時候用過,哪怕是以言風魂圣級別的骨龍邪魂師實力,都險些被蝶神舞所擊潰。而這一次,王冬兒竟然在這戰斗剛剛開始的時刻,就將蝶神舞釋放了出來。

        “秋兒,小心了,我絕不會手下留情的。”王冬兒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