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六十四章 冰峰絕地

    作者:唐家三少

        這是哪里?貝貝站在熙熙攘攘人流的街道上,一時間,目光中流露出幾分疑惑之色。這個地方,對他來說很陌生。但在金光閃爍之后,他就來到了這里。

        淡淡的光芒閃爍,一道身影悄然出現在了他面前。

        “貝貝?”這個人低聲問道。

        “嗯?”貝貝凝神向這個人看去,他看到的,卻是一張微笑著的俊臉。他沒辦法形容自己在這一瞬間的感受。

        這個人有著一頭蔚藍色的長發,長發披散,猶如大海般眼神,湛藍的眼眸更是深邃的一望無際。臉上流露著輕柔的微笑,令人十分容易對他產生信任的感覺。

        “跟我來吧。”這個人緩緩轉身,一步跨出,就已是十余米外。

        貝貝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他卻很清楚,自己肯定是在乾坤問情谷的幻境之中,趕忙快步邁出,跟了上去。

        那個人走的不徐不疾,剛好是他能夠跟上的速度,而周圍的路人卻似乎對他們這驚人的速度并沒有什么感覺似的。

        這個人究竟是誰?貝貝不知道,但他卻一直跟著他向遠處走去。

        終于,那個人在一棟房子處停了下來,推開門,走了進去。

        貝貝也趕忙跟著他走了進去。

        院子里很安靜,周圍的一切都很安靜。甚至連一點蟲鳴鳥叫聲都沒有。

        那個人就那么帶著他走進了正堂,穿過堂屋,進入后院,最終來到了一個房間前面站定。

        指了指那個房間,那個人向貝貝示意了一下。

        貝貝下意識的走到房間門前,房門是開著的,當貝貝一眼看到里面的情形時,身體不禁劇震。

        “小雅!”貝貝大叫一聲,一個箭步就沖了進去。

        是的,就在這房間之中,床鋪之上,盤膝坐著一名女子,一名身上閃爍著藍黑色光芒的女子。

        長發披散在腦后,臉色平靜而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可不正是唐雅么?

        “小雅!”貝貝飛也似的沖到她面前,抬起雙手就向她的肩膀上抓去。但是,他卻抓了個空,貝貝吃驚的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就那么從唐雅的身上一透而過。

        為什么?為什么我是虛幻的?

        “小雅!”儒雅淡定的貝貝,此時情緒卻如火山噴發一般。他是多么的想要抱住他,抱住她那纖細的嬌軀,將她揉進自己的懷抱之中,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她冰冷的嬌軀啊!

        周圍的一切突然輕微的扭曲了起來,唐雅消失了,房屋消失了,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

        然后貝貝看到了一朵大花,一朵粉紅色的大花,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大花化為光暈消散,接著,他又看到了一團晶瑩的藍色,藍色璀璨,猶如水晶延伸,可那又卻偏偏是一片片草葉。

        周圍的一切,再次變得虛幻了,強烈的暈眩感襲來,貝貝失去了意識。

        ……

        “嗯?我怎么會在這里?這里不是已經毀滅了嗎?”和菜頭吃驚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警惕的一個魚躍,躲藏在一張魂導器制作臺后。

        這是一個到處都是金屬的地方。金屬的光澤,熟悉的味道,讓他立刻就認出了,這分明是明德堂的地下研究所。

        他和霍雨浩,都曾經在這里待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只是,此時的這里,卻是空蕩蕩的渺無人煙。

        “出來吧,徐和。”一個森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聽到徐和這兩個字,和菜頭不禁身心劇震,下意識的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他看到的,是坐在輪椅上,緩緩滑行而出的徐天然。

        徐天然面容冷峻,身后跟隨著一群蒙著面的黑衣人,每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強大的氣勢。

        和菜頭緩緩站起身,在這一刻,他的情緒竟是驚人的冷靜。

        “徐天然!”

        徐天然微微一笑,道:“沒想到吧,徐和,我們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相遇。沒想到,當初還留下了你這個余孽。今天,我們兄弟之間,倒是可以好好敘敘舊了。這些年,你還過得好嗎?我這當兄長的,對你實在是照顧不周啊!”

        和菜頭咬牙切齒的道:“徐天然,我要殺了你。”一邊嘶吼著,他仿佛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一名魂導師,竟然就那么朝著徐天然撲了過去。

        徐天然臉上滿是不屑之色,一抬手,和菜頭的身體就已是憑空飛出,狠狠的撞擊在后面一張魂導制作臺上。劇烈的痛苦,令和菜頭倒地不起。

        “就憑你,還想報仇?現在整個日月帝國都在我的控制之下。父債子償是沒錯,但你也要有那個能力才行。當初,我父皇滅掉你們全家的時候,真是心狠手辣啊!我還清楚的記得,你妹妹就那么被他親手用長矛挑起來,她那絕望的小眼神,真是惹人憐惜。可惜,你能做什么?你這當哥哥的能做什么呢?你能救得了她嗎?你不能,你沒這個本事。對吧。”

        “其實,你不覺得自己現在活著反而比死了更痛苦嗎?一直帶著這樣一份深仇大恨,你活的要有多累啊!還不如死了干脆。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你父親真是昏庸,說什么也要堅持當初的約定,不肯大力發展魂導器,將實驗成果變成武器,不可發動戰爭,奪回本就屬于我們日月帝國的東西。他本來就沒資格坐在帝王的位置上。雖然我很不滿意我們家那個老家伙活得太久,但不得不說,他還是成功的,對你父親的取而代之,是他這一生之中最大的成就,也從而給我掃清了障礙。未來的斗羅大陸,是我徐天然的,是我們日月帝國的。等到我征服了整個大陸的時候,我就給它改名,將它徹底改成日月大陸。我要讓斗羅大陸這四個字,在這個世界上徹底泯滅。”

        徐天然越說越是瘋狂,眼中滿是梟雄本色。

        和菜頭勉強從地上爬起來,他早已是雙眸盡赤,在這一瞬間,他內心深處一直壓抑著的仇恨,都如同井噴一般迸發而出。口中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怒吼,再次朝著徐天然沖了過去。就像是一頭瘋虎似的。

        徐天然卻是毫不在意,只是一抬手,就將他再次轟飛。

        “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可惜,你再也看不到斗羅大陸變成日月大陸的盛況了。到了另一個世界,記得告訴你那死鬼老爹,不懂的侵略的君主,根本就不配作為君主。讓他在另一個世界也好好懺悔吧。”

        泰山壓頂一般的巨大壓力驟然傳來,但也就在這一刻,一聲嬌喝突然響起。

        “不!我不許你傷害他。”一道嬌俏的身影,突然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和菜頭面前。

        和菜頭看到的,是兩黃、兩紫、四黑、一紅,九個魂環光彩奪目。

        “蕭蕭……”蕭蕭什么時候,化身為封號斗羅了?

        此時的蕭蕭,似乎長大了,嬌軀變得更加修長,少女的俏臉上多了幾分英氣與成熟的風韻,只見她右手抬起,一道刺目的暗金色光芒驟然從天而降,剎那間,山搖地動,那暗金色光芒猶如一顆巨大無比的流星一般,狠狠的砸向了徐天然和他身后那群黑衣蒙面人。

        “轟——”

        驚天動地,一個巨大的“殺”字,就那么出現在了暗金色光芒爆開的地方。恐怖的大爆炸頃刻間就將周圍所有的一切化為了齏粉。

        明德堂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有的,只是一個巨大的深坑,和徐天然與他那群黑衣蒙面人死亡時留下的凄厲慘叫。

        和菜頭呆呆的看著面前的少女,身上的傷痛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了,當他爬起來的時候,那少女也已經轉過身來。

        “菜頭。”淚水從那動人的嬌顏上流淌,在她身上那九個炫目魂環的照耀下,看上去更加晶瑩、動人。

        “你為什么那么傻?在你心中背負了如此深仇大恨,你為什么不告訴我?為什么不讓我為你分擔?難道,我就不是你的女人嗎?”

        “蕭蕭……”

        “傻瓜!雖然你不帥,雖然你也不懂的浪漫,可是,當我決定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從沒有嫌棄過你任何東西。菜頭,你這個笨蛋啊!以后無論怎樣,你都要將自己心中的痛苦與我分擔。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一邊說著,蕭蕭已經撲入他懷中,緊緊的摟著他雄壯的身軀。

        淚水,不受控制的從和菜頭臉上流淌而下,“蕭蕭、蕭蕭、蕭蕭……”

        ……

        森冷的寒風伴隨著雪花在空中jī蕩飛揚,周圍盡是白皚皚的世界,白雪飛揚,寒冰為地。

        這里是山頂,一個只有面積不到兩百平方米的山頂。

        山頂的地面,覆蓋著一層hòuhòu的冰雪,不但寒冷,而且堅硬。

        就在這個山頂之上,此時站著兩個人,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她們都有著一頭粉藍色的長發,一雙粉藍色的大眼睛。還有那絕色的面龐。

        “這是哪里?”王冬兒有些茫然的看著對面的王秋兒。

        王秋兒卻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凜然的觀察著四周。

        “這是你們真心冒險的地方。決戰!冰峰之巔。誰贏了,霍雨浩就歸誰。”平淡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著。

        王冬兒目光一凝,“感情的事怎么能用武力來解決?”

        “武力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你們同樣相貌、同樣優秀。但卻只能有一個人和他在一起,誰活下來,就有和他在一起的資格。他不會知道曾經發生過什么,而今天,你們就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這里。周圍是萬仞冰山,沒有一人死去,你們就永遠留在此處吧。”

        王冬兒和王秋兒幾乎是同時行動起來,但卻并不是沖向對方,而是掉轉身形,迅速沖到這冰峰的邊緣,向下看去。

        這一看,就算是以王秋兒那樣冷硬的心性也不禁臉色大變。

        這是一座孤獨的冰峰,向下看,壁立千仞,深淵無跡,根本不知道下面有多深。森冷的寒流,不斷從下方向上吹襲,哪怕只是探頭看了一眼,王秋兒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要凍僵了似的。

        沒錯,這是一處絕地,一個根本找不到任何逃脫路線的絕地。

        相比于王秋兒的色變,王冬兒在探察過后,轉過身時臉色反而是平靜的。

        她緩步走向王秋兒,就那么在冰峰較為中央的地方坐了下來。

        “秋兒,我們聊聊吧。”王冬兒向王秋兒招了招手。

        王秋兒的臉色重新恢復了冷峻,在她身前五米外也坐了下來。

        “你想聊什么?聊他有多么愛你?”王秋兒冷聲道。

        王冬兒搖搖頭,道:“不聊他,聊聊我們,聊聊這里,聊聊乾坤問情谷好了。”

        王秋兒眼底閃過一道光芒,自嘲的笑笑,“是啊!根本不需要聊他什么,在他面前,你永遠都是勝利者,還需要聊什么呢?哪怕我現在把你殺了,他難道就會喜歡我了?不會的,雖然我沒有你和他在一起的時間長,但我也能夠肯定,就算是你死了,他也不會和我在一起的。”

        王冬兒皺了皺眉,“秋兒,你怎么了?”

        王秋兒搖搖頭,“我沒事。”

        王冬兒抬頭看看天,呼吸著清冷的空氣,“我們不會有危險的。這個地方,雖說考驗是死亡什么的,可實際上,卻處處充滿了人情的味道。只要有真情,就不會被它真的懲罰什么。”

        “嗯?”王秋兒抬起頭,疑惑的看向她。

        王冬兒胸有成竹的道:“難道你還看不出嗎?這里,根本就是在幫我們梳理感情。乾坤問情谷,又不是乾坤焚情谷。它會討厭的,只有那些對愛情背信棄義之人。這些,從它的問題里,就都能看出來。哪怕是在冒險那一關,也只有救人而沒有殺人。”

        “所以,這乾坤問清很明顯就是問問我們是否有情。”

        王秋兒似乎又恢復了常態,“那我們應該如何離開這里?”

        王冬兒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就耗著吧。乾坤問情,問我們兩個,又怎能沒有他呢?你不覺得奇怪嗎?雨浩去哪里了?”

        王秋兒眉頭微皺,“你很聰明,也很冷靜。可是……”

        王冬兒微微一笑,“沒什么好可是的,在自己的男人面前,需要顯擺什么嗎?他是我的天。”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