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可是,我不在乎,我愛你(下)

    作者:唐家三少

        周圍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但徐三石和江楠楠的身體,卻開始發生著變化,青澀與稚嫩悄然而去,他們又變回了,二十歲的徐三石,和二十歲的江楠楠。

        床,還是當初的床,但人與心,卻在這一刻,黏合。

        他,再也不會走錯路了。

        象征著玄武進化的光暈,也又一次的,悄然出現。

        屋外,高空之中,金陽、銀月,似乎都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

        這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青碧色的藍銀草在微風的吹拂下蕩漾起層層波濤,柔和的草葉浮動,仿佛像是在往遠處無盡的延伸著。

        當張樂萱發現自己出現在這么一個地方的時候,她的美眸就不禁亮了起來,她好喜歡這種一望無盡的感覺。那無窮無盡的綠草,清新的空氣,明媚的陽光,還有空中偶爾掠過的鳥兒,無不令她心懷舒暢,仿佛在這一刻,內心深處的一切郁悶都已經隨著呼吸流逝。

        這是哪里啊?在張樂萱的記憶中,斗羅大陸上似乎并沒有這么一個地方,至少,她不知道有這么個地方存在。如果,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她相信,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地方。

        “愛情是什么?”平淡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那宛如來自于四面八方,又如同高空下壓一般的聲浪滾滾響起。

        愛情是什么?張樂萱呆呆的抬頭望天,然后輕輕的搖了搖頭,從來沒體會過愛情的滋味,又怎會知道愛情是什么?在她心中,有的只是那寄托在一個人身上的柔情而已。

        “愛情是給予、是奉獻、是無微不至、是不顧一切。”那隆隆聲浪變得溫和了,就像是春風拂面一般降在她身上,輕輕的撫慰著她的心靈。

        “愛情是自私、是獨占、是無所不在、是痛苦根源。”

        “可是,我們不能沒有愛情。沒有愛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你明白嗎?”

        張樂萱苦笑道:“我明白,可是,深入骨子里的東西,又如何忘記?”

        “你的獎勵,就是忘記。”平和的聲浪中,狂風大作,無數草葉飛揚,亦如張樂萱飛揚而起的心神。

        ……

        山風凜冽。

        “啊——”驚呼聲中,寧天勉強站穩身形,但在這一瞬,她卻已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她吃驚的發現,自己竟然是出現在一處懸崖峭壁,前方,就是萬丈深淵,如果她稍微向前邁出半步,恐怕就要跌落深淵,永世不得超生。

        向前一步是深淵,退后一步呢?

        猛然轉過身,寧天看到的,是身后群山,此時,她根本就是位于一處山頂之上。

        “你是誰?”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那深淵中響起。

        “我是寧天。”寧天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道。

        “你是誰?”同樣的問題。

        “我是寧天,七寶琉璃宗的寧天,下一任宗主的繼承人。”在這山風凜冽的山頂之上,不知道為什么,寧天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情緒有些失控,不顧一切的大喊出聲。她的聲音遠遠傳開,在山谷間回蕩著,久久不散。

        “你的壓力太大了。”那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愿意減輕這份壓力嗎?”

        “我該如何減輕?”寧天苦澀的問道。

        自幼,她就是七寶琉璃宗宗主的獨生女,七寶琉璃宗曾經在萬年前遭遇浩劫,險些被徹底毀滅,經過萬年發展,憑借著大陸第一輔助系器武魂的威能,又重新屹立,成為當世大宗門之一。可作為直系傳承,本身又是女孩子。從小到大,寧天的生活是單調而無味的。在她的生活里,只有修煉、學習,學習、修煉。

        就是在這樣枯燥的生活中,她進入了史萊克學院。原本是天之驕女,認為自己在同齡人中應該是最強的她,卻碰到了史萊克學院的黃金一代。碰到了不可戰勝的王冬兒,碰到了天賦異稟的戴華斌、邪幻月。更有著那同齡人中最奇葩的存在,雙生武魂擁有者、神奇的精神力掌控者,極致之冰的君主,霍雨浩。

        在這些同齡人中,她突然發現自己原本的優勢蕩然無存,盡管她依然優秀,可是,她的光芒卻已經完全被這些人給掩蓋了。

        寧天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她曾經嘗試過更加拼命的去修煉。但是,她必竟是輔助系器武魂啊!本來就不能直接戰斗的七寶琉璃塔,在修煉過程中難度并不比霍雨浩的極致之冰差多少。無論她再怎么樣努力,輔助系器魂師也不可能比戰魂師更加顯眼。

        眼看著,霍雨浩、王冬兒、蕭蕭,跟隨著內院學長們獲得了上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的冠軍,她心中不只是羨慕,更有著無盡的嫉妒。

        她突然覺得,自己再怎么努力似乎都是無用的,都不可能再追上那些人了,在這個時候,她想到了另一種可能。這也同樣是家族對她寄予的希望。

        作為最頂級的輔助系宗門,她的家族一向有很多強大的魂師投靠。而作為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寧天知道,對于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一天要找到一個能夠伴隨自己一生的守護者。而這個人的強大與否,不但決定了未來自己在宗門的地位,能否順利接掌宗門,甚至更關系到七寶琉璃宗的未來。

        所以,在海神湖上海神緣中,她選擇了霍雨浩,選擇了這個最有天賦,未來很可能是年輕一代最強者的修羅之瞳。

        但是,令寧天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同樣很有自信的容顏,又一次失落。她輸了,輸的是那么慘,她已經不顧少女的羞澀,主動向他表達了愛意。得到的卻是拒絕。當那份拒絕來臨的時候,她的心仿佛被萬仞洞穿一般痛苦。

        她并不是真的有多么喜歡霍雨浩,而是她接受不了這份失敗。

        對她來說,這份失敗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甚至令她在一段時間中一蹶不振。而在這個時候,始終和她在一起的,就只有巫風。

        巫風對霍雨浩咬牙切齒,比她還要拼命的努力修煉。這一切寧天都看在眼中,但是,對她來說,這只是姐妹之情。

        “從面前的懸崖跳下去,你的一切壓力就將得到釋放。”低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但帶來的,卻是死亡的召喚。

        寧天呆了呆,跳下去?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是啊!還有什么比死亡更能減輕壓力的呢?還有什么比死亡更能令人徹底解脫的呢?

        死亡?死亡,她笑了。

        那就來吧!一抹精光驟然在她眼底閃過,寧天的嘴唇抿的緊緊的。內心巨大的壓力在這一瞬間化為執念,促使著她終于縱身一躍,就那么從面前的懸崖處飛躍而出。

        就在她跳出去的那一瞬間,她仿佛聽到了一聲慘烈的驚呼。

        “不要啊……”

        山風呼嘯,更加凜冽。在這一刻,寧天只覺得自己的靈魂都要脫體而出了似的。那種感覺是那么的美妙,體內的壓力,似乎正在如絲如縷的消失著。

        對不起,巫風,如果有來生,我一定要變成男人,好好的呵護你、照顧你,讓你成為我的妻子,共同經營我們的家庭,好好愛你,好好回報你這些年對我的愛。

        淚水,順著面龐向上飛揚,在空中帶起片片精英,猶如珍珠,猶如水晶。

        強烈的失重感不斷增強著,可是,在這一刻,寧天發現,那個低沉的聲音說的沒錯,自己的壓力仿佛消失了,在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巫風站在山頂上,看著那已經失去了寧天蹤影的深淵,看著那漂蕩的云霧,一時間百感交集,淚水不受控制的彭湃而出。

        “寧天,你、你為什么要這樣?你為什么要跳崖啊!為什么?”

        她先前出現的地方,就在山的另一邊,她得到的指示就是向這邊而來,就在她即將抵達的時候,看到的,正是寧天縱身一躍的那一幕。無論她如何拼盡全力,也終究沒能來得及阻止。眼睜睜的看著寧天就那么從山頂上跳了下去,不見蹤跡。

        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似乎都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巫風猶如失去了魂魄一般,在那里搖搖晃晃,仿佛下一刻就將從那里跌落一般。

        “隨她去吧。如果你真的愛她,就和她一起去獲得新生吧。”低沉的聲音在山谷間回蕩著。

        巫風悚然一驚,看著面前的深淵,再抬頭看向天空。淚水磅礴,“寧天,我來了。”是啊!自己最愛的她都已經去了,那自己還活著有什么意思?

        一步猛然跨出,火龍光影大放,帶著那一抹炫麗,一抹熾熱,還有那滿腔熱淚,痛苦、背上與深深的眷戀,她就那么跨越而去。

        一切都恢復了寂靜,山風依舊凜冽。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