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四十六章 和時間賽跑(上)

    作者:唐家三少

        副教主冷冷的道:“他是魂導師,不是魂師。他要做的都是有創造性的事兒。給他洗了腦,記憶都會大幅度減退,魂師能力好辦,通過引導和鍛煉可以很快恢復。但制作魂導器這么精微的過程能回復嗎?這個年輕人,還是要以拉攏為主。”

        南宮碗趕忙頷首道:“是。這次我們拿出一枚九級定裝魂導炮彈,也就是為了拉攏他。屬下的意思是,萬一他不肯就范,逼不得已之下,再考慮給他洗腦。”

        “嗯。這次比賽結束后,就不要讓他再脫離視線了。”副教主冷冷的吩咐著。

        如果讓熟悉霍雨浩的人知道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那么,一定會想到,這香餑餑,走到哪里都是香餑餑啊!

        明都城內。

        一道道身影閃過,從天而降,落入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旁邊的院落之中。

        皇宮那邊的事情解決了,這些負責守衛著重要倉庫的高階魂導師們都在第一時間趕了回來。畢竟,他們這邊乃是根本重地,萬一出現問題可就麻煩了。

        負責駐守在這里的高階魂導師一共有八位。為首的一位老者,身材很高,但卻有些消瘦,眼窩深陷,皮膚黝黑。竟是有幾分皇族血統的。當然,自從徐天然之父,當今皇帝陛下篡奪了皇位之后,這黝黑的皇室膚色觀念正在被當今的皇室這一脈逐漸淡化著。

        眼前這位,雖然血統是前皇室的,可他卻是當年的背叛者之一,深受當今日月帝國皇帝寵信。不過,他卻不是太子徐天然的支持者,是徐天然現在正在努力拉攏的對象。

        此人名叫徐國忠,實際上卻是一點都不忠心。對利益看的極重。當年,正是他幫助當今皇帝篡奪皇位成功,獲得了大量的珍貴藥物·才有了今天的修為。

        別看只是鎮守這么一個倉庫,待遇之高卻是令人咋舌。關鍵是權力。想要調動這個倉庫內儲存的稀有金屬和裝備,那是必須要有皇帝手諭的。別人誰也別想動,太子都不行。

        而這里面整個的盤點、儲存數量·都在他一手控制之中。偶爾走私一些出去,那帶來的財富就是天文數字。徐國忠本身還是帝國親王,絕對是位高權重的實權派。在軍方他也有不少關系,自己還是九級魂導師。日月帝國真正的大人物。

        最近徐天然一直在努力的拉攏他,但徐國忠一直沒有明確表態。他還在期待著更大的利益。畢竟,以他在帝國的權柄,就算是徐天然登位了·也必然是需要他的。

        徐國忠是個典型的守財奴,以他的身份地位,本來是不需要天天來倉庫這邊的·在自己王府就行了。可他最大的樂趣就是清點倉庫內的寶貝。尤其是第二層和第三層。

        那李沖身為管事,能偶爾弄出去的一點稀有金屬,那也只能是第一層的。后面兩層,徐國忠可都是有數的很。

        此時,他去皇宮巡查一番,眼看那邊沒事,就立刻趕了回來。那么多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心有戚戚啊!明都內的局面突然變得撲朔迷離,他之所以這么快趕回來,除了擔心這邊的安危之外·更重要的是擔心自己的安危。還有什么地方比他那深入地下百米的倉庫更安全呢?而且,連霍雨浩都沒有發現的是,在這地下倉庫內·還有著徐國忠自己的一個地宮,里面那絕對是應有盡有,比他的王府都要豪華。

        “李沖呢?”走進胡同·眼看外面的守衛一切正常,徐國忠也就放下心來。大步進了院子。

        在這里,他是唯一一個擁有所有進門鑰匙的,而第三層和第二層的鑰匙,除了他之外,別人都還沒有。想要監守自盜都不可能。

        一進院子,徐國忠就呼喚起自己的親信手下了。李沖偶爾弄點貓膩·往外走私一點,他其實是知道的。但這李沖不但很有才干·對他也是忠心得很,他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在這里跟隨他的,都是他的親信,要是沒有點利益綁定,人家哪能一直為他賣命啊?

        不說別的,單是這里天文數字的稀有金屬,就是吸引那些高階魂導師的重要因素了。

        “李沖,死哪去了。快給本王出來。”徐國忠見那李沖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迎出來,心中頓時有些不爽。

        依舊沒有動靜。

        徐國忠那也是年老成精之輩,心中立刻意識到了什么,眼神一凜,沉聲喝道:“戒備。”

        在他身邊帶著的七名魂導師都是高階,其中有三位更是八級魂導師。一時間,鏗鏘聲中,各自釋放出了自己得意的魂導器。魂導護罩開啟,那幾名七級魂導師立刻向幾個房間內進行搜索

        可是,李沖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幾個房間全都是空蕩蕩的,沒有人影。這里也同時沒有任何其他變化。

        一名七級魂導師從房間中走出來,忍不住笑道:“王爺,那小子不會是出去喝花酒了吧。”

        徐國忠臉色連變,沉聲喝道:“不對。李沖一向盡忠職守,剛才外面又那么大動靜,他哪有那種膽子?快,進倉庫。”

        一邊說著,他自己也開啟了魂導護罩沖入中央的房間,打開柜子,按動密碼,就要乘坐電梯進入倉庫。

        很快,電梯升起。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徐國忠也帶著他這一批高階下屬們進了電梯。

        一名七級魂導師在電梯墻壁上有節奏的熟悉敲擊,正當他們準備乘坐著電梯下行之時。電梯動了。緊接著,一股強烈的失重感瞬間傳來。

        “笨蛋,你干了什么?”徐國忠大怒。

        這種失重的感覺他當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這分明就是電梯里的機關發動的局面。

        這地下倉庫的入口雖然不只一個。但這電梯卻是他們這邊唯一的入口。自然也有著防盜措施。一旦敲擊出現錯誤。那么,電梯就會瞬間下滑,卡在整個下行通道中央的位置,并且向外發出警報。而這電梯本身乃是用厚達一尺以上的合金鑄造而成,極為堅韌。有盜賊進入其中,只能是甕中捉鱉的局面。

        之前也不是沒有過自己人失誤被困其中的局面。但跟隨著徐國忠的都是倉庫老人了,竟然還出現這種錯誤,而且是在這種關鍵時刻,又怎能讓他不怒呢?

        果然,電梯在下滑數十米之后,伴隨著“咔”的一聲輕響,卡住了。

        那位敲擊電梯墻壁的七級魂導師看著同僚們鄙夷的目光和徐國忠的憤怒面龐,一臉的尷尬。

        “王爺,我好像沒敲錯啊!”

        “還沒敲錯?等出去再收拾你。趕快的,重新啟動。”一邊說著,他從懷中摸出一柄金色鑰匙。在另一側的墻壁處一個不起眼的小孔中插了進去。

        怪異的事情發生了,鑰匙是插進去了。可是,這魂導升降梯卻依舊沒有任何動靜。仿佛就那么完全卡死在了這里,不動分毫。

        這時候,一名八級魂導師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道:“王爺,您聽。怎么沒有警報聲?”

        徐國忠一愣,是啊!電梯這邊出問題的話,應該立刻就有警報響起。不但會驚動明德堂那邊的人,甚至會有警報直接出現在皇宮那邊。這也是為什么他剛才認為屬下犯錯之后發怒的緣故,自己人弄錯了機關,這可是丟人的事兒。

        又用力的扳動了幾下金色鑰匙,確認沒有任何反應之后,徐國忠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了。

        “不對。被人動了手腳。快,強行破開。近戰魂導師,動手,從下方破口。”徐國忠何等老辣,在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判斷。倉庫恐怕是真的被人入侵了。盡管他對倉庫內的各種布置和魂導器陷阱很有信心。但作為一個守財奴,他最怕的就是自己最珍惜的東西出問題啊!更何況,那地宮之中,還有他最疼愛的幾個小寶貝呢。

        “第九個了吧。”數著霍雨浩制作出的核心法陣,葉雨霖暗暗感嘆著。

        就是這不到半個時辰的工夫,那叫唐五的小子已經做完了第九個核心法陣。按照他這個速度,全部十八個核心法陣確實是來得及在三個時辰到達的時候完成的。

        半個時辰做九個核心法陣?起碼也是六級以上的核心法陣?諸位裁判都有點自慚形穢了。他們并不是沒有這種能力,但是,持續半個時辰保持身心合一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就算是他們,一年中也未必能碰到一次。可這霍雨浩就是做到了。

        這些核心法陣,就像是一個個精美的藝術品一般擺放在魂導器制作臺上。而霍雨浩則像是一臺沒有任何誤差的機器,高速運轉。

        “哎——”葉雨霖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