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強戰開始!

    作者:唐家三少

        經過詳細的分析,目前看來,最有可能隱藏著本體宗強者的應該就是天龍門、傲劍宗以及雪魔宗這三個宗門了。坦白說,無論是本體宗隱藏在哪里,對于唐門和史萊克學院來說都是巨大的威脅。

        進入八強之后,必定是場場艱難。

        當唐門眾人來到比賽場地的時候,史萊克戰隊和他們的對手明都魂導師學院戰隊已經都在熱身了。

        身在上半區,史萊克毫無疑問會最先出場。

        今天的四場比賽都是重頭戲。朝陽已經升起,今天天氣很好,明媚的陽光普照大地,給每個人都帶來溫暖的感覺。

        明都最近的天氣很是清冷,今天的陽光,卻很容易帶給人好心情。

        王秋兒靜靜的站在貴賓休息區外,看著前方已經修葺好的比賽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陽光灑在她那一頭粉藍色的大波浪長發上,給她渲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此時的她,就像是一株孤傲的寒梅,傲立于此,似乎與一切都格格不入,但又像是一切的核心。

        眾人進入休息區,跟在霍雨浩身邊的王冬兒突然向王秋兒走了過去。

        霍雨浩愣了一下,但卻并沒有阻止。這是一份信任,冬兒雖然有和秋兒比較的意思,但她一定是有分寸的。尤其是那天的事情發生之

        王冬兒走到王秋兒身邊,同樣的陽光灑落在她那順滑的長發上,反射出的光芒更加強烈,但卻少了王秋兒波浪長發反射陽光時的那一抹迷離。

        一模一樣的容顏,看上去略有差別的年齡,二女站在那里,本身就是一幅絕美畫卷。

        王秋兒感受到王冬兒來到自己身邊,扭頭看了她一眼。

        “你來干什么?”王秋兒淡淡的問道。

        王冬兒微微一笑,道:“那天我不是說了嗎?你是我姐啊!馬上你就要開始比賽了。我來看看你怎么了?”

        王秋兒冷聲道:“如果你是來示威的,可以走了。你贏了。”

        王冬兒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她是什么意思。輕嘆一聲,“你知道嗎?那日一戰之后,他罵了我。這還是他第一次對我發脾氣。”

        王秋兒眉頭微皺,“你跟我說這些干什么?他無非是怕你被我傷到。”

        王冬兒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止如此。我能感覺得到,他其實是欣賞你的。而且,你救過他那么多次,無論是他還是我,對你都是感激的。如果不是感情的事不能謙讓,我真的愿意和你做一對好姐妹。我很佩服你。”

        “你可以走了。”王秋兒俏臉上的神色似乎更加冰冷了。

        王冬兒低下頭,道:“我知道·無論我說些什么,你都會當成諷刺。

        但是,我只能告訴你·我并不討厭你。甚至,有一點喜歡你的剛強。”

        說完這句話,她終于轉過身,向休息區中唐門眾人走去。走出兩步,她腳下停頓了,扭頭重新看向王秋兒,“姐,一定要贏哦。”

        這一聲“姐”的呼喚,不知道為什么·令王秋兒的心弦猛然顫動了一下,修長有力的雙手下意識的攥緊,用力的點了下頭。

        王冬兒紅唇輕抿·走回到霍雨浩身邊。

        “你跟她說了什么?”霍雨浩一臉好奇的問道。

        王冬兒卻是很有些傲嬌的道:“這是我們女人間的事。你問那么多干嘛?”

        “呃……”霍雨浩一臉的無奈。

        坐在他另一邊的徐三石嘿嘿笑道:“雨浩,我看你是越來越像我了。妻管嚴的感覺怎么樣啊?”

        霍雨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三師兄·我起碼還是妻管嚴。楠楠姐承認做你的妻了嗎?”

        徐三石扭頭看了一眼江楠楠,向她努了努嘴。江楠楠卻像是根本就沒看到似的,喝著大賽主辦方準備的飲料,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徐三石重新回過頭來,惡狠狠的看著霍雨浩道:“雨浩你學壞了,會在別人傷口里撒鹽了。哼哼!”

        霍雨浩苦笑道:“是你先撒了我一把好不好?”

        此時,各支戰隊的人已經基本都到齊了·就連圣靈宗的人也不例外。他們依舊是那么神秘,全都籠罩在黑衣之中。唐雅坐在最前面·顯現著她在這支圣靈宗戰隊中極高的地位。

        而在這支戰隊靠后的位置,那曾經讓霍雨浩感到熟悉的女子也在,她似乎是帶隊老師似的任務,而蝎虎斗羅張鵬卻是不知去向。并沒有在圣靈宗隊伍中。

        雪魔宗的人也早早就來了,維娜和暮雪坐在最前面,低聲說著什么。在他們身后,是本戰隊的隊員們。一個個顯得精神抖擻,也不時朝著唐門這邊看過來。

        整個休息區內,人現在雖然遠遠不如以前多,但氣氛卻是相當緊張。尤其是那一支支將要在今天決出勝負的隊伍,彼此之間的氣息已經大有幾分針尖對麥芒的味道了。

        主席臺上,攝政王徐天然早早就到了。橘子挨著他身邊坐下,為他送上一杯香茗。

        徐天然喝了口茶,向橘子另一邊的明德堂主問道:“紅塵堂主。你那孫子和孫女的情況怎么樣了?”

        鏡紅塵道:“多謝殿下關心,有您派去的御醫斗羅為他們治療,情況已經穩定了。只是傷的較重,想要完全恢復,恐怕要至少一年的時間。”

        徐天然輕嘆一聲,道:“只要能不留下后遺癥就好。他們都是帝國的棟梁。麻煩你轉告笑紅塵和夢紅塵。就說是我說的。一次失敗并不代表什么,失敗是成功之母,正是因為有了失敗的慘痛經歷,才能讓他們在未來走的道路更加正確,我相信,總有一天,他們能夠擊敗史萊克學院那些人的。”

        “多謝殿下。”鏡紅塵這兩天明顯有些憔悴。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戰隊的戰敗令他承受了許多壓力。

        已經有不少大臣對他進行彈劾了。連小組都未能出線,這簡直就是帝國的奇恥大辱。而且,笑紅塵和夢紅塵傷勢都相當嚴重。若不是徐天然及時派去了整個日月帝國唯一一位治療系的封號斗羅,恐怕笑紅塵有生命之危。夢紅塵也要落下殘疾。

        徐天然的力挺,才讓他的地位穩固下來。但鏡紅塵明白·在這個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后,自己已經被完全刻畫上了這位太子殿下的烙印,未來也只能為他賣命了。對于徐天然的厲害,鏡紅塵是深深領教他很清楚,這位太子殿下的野心。原本他心中還是有些猶豫的,但現在他除了堅定信心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紅塵堂主,你說今天明都學院能贏史萊克么?”第一場比賽就要開始了,徐天然今天的情緒也很高,能夠看到這些最激烈的對決他是興致高昂啊!

        鏡紅塵道:“雖然不應該漲敵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但我不得不說,明都學院和我們皇家學院比起來,還是有一定差距的。史萊克戰隊的整體實力其實也不算特別強大。但那個王秋兒太難對付了。那天的情況您也看到了王秋兒在最后爆發出的戰斗力,已經接近八環魂斗羅級別的強者。否則也不可能戰勝我那孫子、孫女。有這么一位隊長的存在。史萊克戰隊就擁有著極強的競爭力。”

        徐天然微微頷首,輕嘆一聲,道:“史萊克學院的萬年沉淀,確實是不可輕辱啊!”

        坐在他另一邊的那位神秘國師突然開口道:“沉淀再多,也需要人才。我看,這唐門加上史萊克戰隊,幾乎就囊括了他們年輕一代最優秀的人才吧。”

        徐天然眼中精光一閃,微微一笑道:“國師說的有理。”

        橘子坐在徐天然身邊一直都沒有吭聲,俏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微笑,目光投向下面的比賽場地。在她眼神深處卻有著一絲淡淡的擔憂。

        不破斗羅鄭戰繼續擔任主裁判。自從他加入比賽之后,傷亡率極大程度的降低了。幾乎所有重要比賽都由他進行主裁。今天也不例外。

        “八強戰第一場,史萊克學院戰隊對陣,明都魂導師學院戰隊。雙方隊員進入待戰區。第一位個人淘汰賽隊員上場。”

        史萊克戰隊這邊,站起七個人,和面對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戰隊時的組合一模一樣。除了王秋兒之外,戴華斌、朱露、寧天、曹瑾軒再加上藍氏姐妹。這是一個標準的團隊戰組合。

        上一場對陣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時候,他們的配合其實并不算太過默契。因為王秋兒被衰老射線命中那一下,戴華斌與朱露提前爆發

        險些令比賽失控。為此,回去之后王秋兒狠狠地斥責了他們。

        當然,王秋兒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霍雨浩的悄然融合,那衰老射線雖然未必真的能讓自己衰老,但那時魂力已經消耗過大的她,是根本不可能戰勝笑紅塵與夢紅塵的。

        可越是這樣,王秋兒心中就越不服氣。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在霍雨浩面前示弱。

        進入待戰區,當王秋兒沒有坐下直接跳上比賽臺的時候。對面明都魂導師學院的隊員們,神色明顯有些難看。

        誰也不愿意面對這位力量無比強大的黃金龍女啊!她那柄黃金龍槍,遠近皆宜。著實是難以抗衡。尤其是在她戰勝了笑紅塵兄妹之后,已經被很多人認為,是本屆大賽全體選手中個人實力最強大的存在。

        誰愿意面對這樣的她啊!可是,在個人淘汰賽中,她已經出場。明都魂導師學院也就必須要面對。

        一名青年從明都魂導師學院這邊騰身而起,直接落在比賽臺上。

        這名青年相貌英俊,身材修長。

        大有幾分長身玉立的味道。眼神中充滿了自信,大步朝著比賽臺中央迎著王秋兒走了過來。

        “雙方通名。”

        “史萊克,王秋兒。”王秋兒的話語永遠是那么簡單直接。

        “明都魂導師學院,陸鈞。你好,黃金龍女,很榮幸能與你交手。還請手下留情……”

        陸鈞很有風度的向王秋兒說著話,可王秋兒沒等他話說完,就已經轉身向己方比賽臺的邊緣走去了。把這位帥哥曬在了那里。

        陸鈞的嘴角明顯抽搐了一下,這也太不給面子了。果然有個性,我喜歡。

        王秋兒的強勢表現,再加上她那絕世容顏,著實是吸引了不少人。一些自問有資格追求她的魂師、魂導師們,早就有些躍躍欲試了。這位陸鈞也不例外。

        不破斗羅鄭戰冷眼旁觀,忍不住道:“小伙子,不要以為你長得帥她就會對你手下留情。這姑娘脾氣犟得很,她眼中只有勝利。小心點吧。”

        陸鈞點了點頭,深以為然的道:“多謝前輩提醒,我一定小心。”

        他這樣謹慎的態度,倒是給不破斗羅留下了不錯的印象。早就聽說這一屆的明都魂導師學院出了幾名優秀人才。這陸鈞應該就是其中之一了。

        倒是可以通過今天的比賽好好考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話,自己收個弟子也不錯。

        陸鈞比王秋兒慢了一點退后到比賽臺邊緣。雙方彼此對峙。此時的陸鈞,就已經收回了先前的微笑,表情變得嚴肅起來,目光銳利的盯視著王秋兒。

        誰敢在面對黃金龍女的時候大意啊!套近乎歸套近乎。能夠成為八強之一,陸鈞作為團隊中的核心隊員之一,他自然不會有絲毫大意。

        “雙方準備。”看看兩邊,不破斗羅沉聲喝道。

        “比賽開始。”

        伴隨著他一聲大喝,王秋兒瞬間就動了。左腳在地面上用力一踏,整個人已經如同箭矢般朝著百米外的陸鈞沖去。

        對于她的爆發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百米距離在她的全力沖刺下,不過就是一瞬間的工夫而已。

        陸鈞在鄭戰高喊雙方準備的時候,就做出了一個下蹲的動作。等到比賽開始四個字一喊出,他立刻就已經騰身而起,閃電般跳起,背后,一雙飛行魂導器金屬翼瞬間張開,四道流光全力噴射,推動著他的身體朝著空中電射而起。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