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零三章 酒、媒介、化冰(中)

    作者:唐家三少

        “好,痛快。高兄加入我們宗門,你所制作出的每一件魂導器我給你百分之五的提成。材料都是我們出。你只需要進行制作就行了。而且,相信高兄剛才也看到了我制作魂導器的特殊方法。這些方法只要高兄加入我們宗門之后,都很快能夠學到。”

        高大樓眼睛一亮,道:“當然、當然。唐兄,那你看,待會兒這酒……”

        霍雨浩大氣的一揮手,道:“小冬,讓服務生再加一份全套。”

        高大樓用舌頭舔舔干裂的嘴唇,伸出雙手大拇指,“霸氣!”

        很快,矮幾上就擺上了一排排酒杯。

        “唐兄,走一個。”

        “干杯!”

        “大樓,再來一個。嗯,這酒不錯,夠辛烈。舒服。”

        “爽!太爽了。我還從來沒這么喝過酒。唐兄啊!你發現沒有,這小麥釀造出來的酒味道就是沖,葡萄釀造出來的就算是烈酒,也有著一種專屬于葡萄的柔和。喝著真是舒暢啊!”

        “咦,這酒是梅子味兒的,還帶著幾分煙熏的味道。有特點。”

        “干杯!”

        “走著……”

        “干……”

        王冬兒坐在一邊,已經完全看的目瞪口呆了。這倆酒鬼,根本就沒有半分停頓,那一杯杯不同的酒液,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不斷的被他們灌入口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霍雨浩這么喝酒,真是有些發懵。

        剛開始的時候,王冬兒認為霍雨浩這是為了誘惑高大樓故意如此的。高大樓也確實因為美酒而屈服了。可看著、看著王冬兒就覺得不對了。這人都誆過來了。他要喝就讓他喝好了。你也跟著喝什么啊!就這么一會兒的工夫,這倆人就每人三十多杯下肚了。

        比王冬兒更加震驚的還有另一位,那就是送酒的酒保了。

        一百多種酒,每樣兩杯。那就是二百多杯,矮幾上根本擺不下。只能擺滿了,喝一些,再換。

        剛開始的時候,服務生就以為霍雨浩是為了擺譜,擺著這些酒用來看的,最多品嘗個幾種也就罷了。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眼看著這倆酒柜一杯杯的灌下去,三十多杯啊!一半以上都是烈酒。這要是換了普通人,早就倒了。可這二位卻完全是混若無事的情況。

        盡管每一杯的酒液都只是剛剛漫過冰塊兒而已,但三十多杯下去,每個人怎么也有一斤多烈酒的量了。

        “雨……,少爺。別喝了。”王冬心急之下差點叫錯了。抬手就去抓霍雨浩手中的酒杯。

        霍雨浩靈巧的一躲,就避開了她的手,向她遞出一個眼神,意念微動,通過精神探測已經向她傳遞了自己的意念過去。

        王冬兒身體猛然一僵,緊接著眼眸中頓時迸發出難以形容的狂喜之色,“真、真的?”

        霍雨浩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好了。你繼續吧。反正有輪椅,我怎么都能推你回去。”

        霍雨浩為什么要那么多酒?他是要嘗試一下,究竟是每一種酒都對自己融合極致之冰天地元力有效果,還是就只有那玫瑰酒才有。如果每一種都有。那什么酒的輔助效果會更強?

        事實證明,酒確實都是有作用的。但卻并不是越貴的酒作用就越大。而是越烈的酒效果就越好。一杯烈酒下肚,感覺上就像是喝了一杯催化劑似的,在霍雨浩魂力的配合下。消化那極致之冰天地元力的速度數以倍計的增強著。這種感覺對于一個三肢都不能動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在喝瓊漿玉液啊!

        而且。因為酒精都用來去融化極致之冰天地元力了,霍雨浩那絕對是越喝越清醒,越喝越亢奮。別說三十多杯了,三百杯他也醉不了啊!

        令霍雨浩有些好笑的是,那高大樓的酒量確實是厲害,根本沒有感覺到他身上產生什么魂力波動,就是那么干喝。這家伙原本有些渾濁的雙眼竟然也是越喝越亮,大有幾分和霍雨浩一樣,越喝越清醒的趨勢。

        “好酒,真是好酒啊!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這么痛快過了。不,應該說是從來都沒有這么痛快過。今天我才明白,什么叫做酒逢知己千杯少。唐兄,認識你我真是太高興了了。”

        喝到第五十杯,高大樓終于有點晃了。但眼神中的亢奮卻是更加強烈。

        “唐兄,我真的以后跟你混了。跟你混有酒喝啊!那個什么分成我也不要了,酒管夠就行。你看咋樣?”

        霍雨浩呵呵笑道:“我這喝酒不算什么。其實,我還認識一位品酒大師,他那才是一生癡迷于美酒啊!你要是碰到他,那才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高大樓驚訝的道:“真的嗎?難道還有比你能喝的?”

        霍雨浩道:“他能喝多少我不知道,但自從我認識他以后,就從未見過他手里少過酒。以后你想喝酒了就去找他,我相信他一定會非常開心的。放心好了,我說的這位酒神和咱們宗門住的距離很近。”

        “好、好。喝,來,唐兄,喝。我以后跟你混了,跟酒神混了……”高大樓終于開始有些不清醒了。對于這種酒鬼來說,你讓他催動魂力去化解酒力,那還不如殺了他。他不舍得啊!尤其是高大樓這么吝嗇的酒鬼。

        “唐兄,你不是想知道我那魂導器的特性嗎?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了,告訴你也沒什么。我那魂導器附帶的特性叫做血凝。是我們家傳的血凝刻刀附加其上的……,厲害吧、厲害吧……”

        “告訴你也沒什么,因為只有我們家族血脈的傳承者才能使用這柄刻刀,每一次使用,實際上都是需要我用鮮血來激發的。若非如此,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搶、搶走了……”

        “哎,也幸好血凝只能被我們家族傳承者所用啊,雖然排名因此而靠后,但總算是老爹給我留下的最有用的一件遺物了。如果是別人也能使用的,我這柄血凝,起碼能排進列榜刻刀前三十位毫無問題吧。”

        聽了高大樓的話,霍雨浩心中暗暗吃驚,威能可以排在前三十位的列榜刻刀啊!難怪效果會那么強,就連震蕩彈釋放出的震蕩波都能附帶那種影響。

        又喝了三杯,高大樓終于堅持不住,倒在了酒桌上。

        霍雨浩自己又喝了兩杯,微微一笑,向身邊的王冬兒道:“親愛的,我要噓噓……”

        “……”王冬兒無語的道:“你不是可以用來修煉嗎?”

        霍雨浩苦笑道:“我利用的是酒精,又不是水。反正你也是男裝。怕什么,送我去廁所吧。不然我要尿褲子了。”

        “……”王冬兒俏臉一下就紅了,雖然霍雨浩的身體她不是沒見過,但這種事兒她還真沒做過啊!頓時支支吾吾的道:“要不,咱們回家你在……”

        霍雨浩義正言辭的道:“憋不住了。”

        “你、你就不怕我看到別人嗎?會臟了我的眼睛的。”王冬兒終于找到了理由。

        “也是啊!那你送我到廁所門口,我自己進去搞吧。”霍雨浩見逗弄的她差不多了,這才改了口。這幾天以來,自從王冬兒恢復了本心,可著實是折磨的他不輕啊!很多福利待遇那是蕩然無存,而且他現在只有右手能動,還真拿王冬兒沒什么辦法。

        一趟廁所回來,霍雨浩坐在那里繼續喝。原本服務生看倒了一個,以為他們快結束了,可霍雨浩坐在那里卻是大喝特喝起來。不過,他不再喝那些低度酒,全都向高度酒進攻。直到喝完了所有烈酒,才將服務生重新叫了進來。

        “大爺,您有什么吩咐?”服務生看著霍雨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萬年魂獸似的,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霍雨浩大刺刺的道:“哥的酒量你也看到了。這些酒著實不能滿足哥。還有沒有更烈的酒了?”

        “這個……”服務生心念電轉,突然眼睛一亮,道:“我們這里還有點凈餾,您要不要?”

        “凈餾?那是什么?”霍雨浩對酒實在是沒什么概念。

        服務生壓低聲音,道:“烈酒都是蒸餾酒。除了一些特殊釀制的以外,其實有很大一部分烈酒都是用專門提純釀制出來的凈餾進行各種勾兌和口味的搭配,然后對外出售的。這可是秘密,看在您那么多金魂幣的份上,我才告訴您的哦。”

        霍雨浩不動聲色的道:“那凈餾能有多烈?”

        服務生嘿嘿一笑,道:“比您喝的這些,最烈的都要再烈一倍。”

        霍雨浩的心明顯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你這不就是明擺著告訴我這里的酒起碼都勾兌了一半的水和不知道什么東西么?

        “你先拿點來給我試試。”

        “好嘞,您等著。不過,凈餾的這個價錢嘛……”

        霍雨浩頓時露出一臉暴發戶的模樣,“我們貴族什么時候會考慮錢的問題?告訴你們老板,只要東西好,以后我長期要,有多少要多少。本少爺的莊園光是地下酒窖就有一萬平方米。”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