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零三章 酒、媒介、化冰(上)

    作者:唐家三少

        高大樓嘆息道:“哎,算我倒霉吧。小時候,是我老爹教授我魂導師能力的。我們這一脈都是單傳。有點類似于宗門,但又沒有宗門的實力。老爹自認為以他的能力足以教導我了,就沒有讓我在最初去上初級魂導師學院。但是,在我十四歲那年,剛剛突破到了三級魂導師層面的時候。老爹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等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就連內臟都不見了。死的極為慘烈。我老爹是個守財奴,家里的財物他放在哪里都不放心,平時都帶在身上的儲物魂導器之中。這下可好,他一死,我們家就清壁堅野了。我娘死得早,家里本有幾個仆人,可沒錢給人家,很快,我就成了孤家寡人。”

        高大樓說的很平靜,但從他的表情中就能看出,他完全是那種哀莫大于心死的狀態。

        “后來,為了生存,我只能先放下修煉,開始在城里找一些零活兒干干。本來我是魂導師,找工作并不難的,但每當我提出讓對方供應我進行練習的稀有金屬時就會被對方罵出來。無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力氣活兒了。賺點小錢,維持生計的同時按照老爹留下來的那些典籍自己修煉。十幾年了,這才勉強達到五級魂導師的水準。不過,我現在也是山窮水盡了,到了我們這個級別,沒有足夠的稀有金屬就不能進行不斷的嘗試,也不能制作出更多、更好的魂導器。哎……”

        霍雨浩聽著他的講述,臉色頓時變得怪異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一位五級魂導師居然會被貧窮所約束。盡管他心中另有想法,但還是忍不住問道:“高兄,難道你制作的魂導器就沒有成品?以你的能力。就算是材料差一點,制作出的魂導器也應該能賣個不錯的價錢吧。供你修煉應該足夠才對。咱們魂導師什么時候會缺錢啊!”

        高大樓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這個……,實話實說,我也不怕兄弟你笑話我。我們家的人,都有一個臭毛病。那就是吝嗇。我充分繼承了我老爹的吝嗇本性。我作出的那每一件魂導器都不舍得賣啊!那可都是我的心血結晶。咳咳。”

        霍雨浩嘴角牽動了一下,本來聽高大樓說著他悲慘的人生時心中充滿了同情,但聽他說道竟然吝嗇至此,這才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果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悲慘啊!他這副貧窮的模樣完全是自己找的。好一個吝嗇魂導師。

        略微停頓了一下,霍雨浩道:“那高兄之后準備怎么樣?”

        高大樓嘆息一聲,道:“還能怎么樣?好歹我現在也是一名五級魂導師了,和當初不一樣了。無非就是找一家肯收留的宗門投過去。看看能不能混點稀有金屬用來練習。兄弟。我看你制作魂導器的能力那么強。起碼也是五級魂導師的水準,而且手法又那么正統規矩。應該是出身大宗門的吧,不如。你介紹我去你們那里吧。我也不要求別的,只要給我提供足夠的材料。然后我制作出來的魂導器都歸我所有。我就給你們賣命了。”

        霍雨浩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向身邊的王冬兒道:“小冬,告訴剛才那服務生,不用上酒了。我們走吧。”

        “是。”王冬兒答應一聲,強忍笑意就要往外走。她知道,自己這位另一半又要開始忽悠人了。不過,這高大樓也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可憐,這家伙心思深沉的很啊!

        “別、別走啊!兄弟,酒還沒喝呢。就算他們會黑一點,但面對你這樣的金主,酒也不會上的太差的。”高大樓趕忙說道。

        正在這時,服務生已經走了進來,托盤里放著一瓶粉紅色的酒,還有三個杯子和一桶冰。

        “先生,您的酒來了,給您打開嗎?”服務生向霍雨浩問道。

        霍雨浩扭頭看向高大樓,高大樓道:“開、開,當然開了。趕快的。”一邊說著,他已經開始在吞咽唾液。

        霍雨浩微笑道:“高兄,酒精會令我們的手麻痹,喝多了甚至會發抖,很影響狀態的。你可要注意啊!”

        高大樓毫不在意的道:“沒事、沒事,偶爾為之嘛。”

        服務生自然是毫不猶豫的開了酒,每個杯子里加了三塊冰,再倒上剛剛漫過冰塊的酒液,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高大樓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將里面剛剛被冰塊降溫不多的酒一飲而盡。頓時,臉上完全變成了一副陶醉的模樣。

        “好酒,真是好酒啊!好久沒有喝過這么好的玫瑰酒了。真是太美味了了。兄弟,你趕快嘗嘗。”一邊說著,他已經又給自己倒上了一杯。

        霍雨浩端起酒杯,輕輕的抿了一口,酒確實不錯,一股淡淡的玫瑰香伴隨著酒液入喉,香氣就像是會自行蒸發一般,很快隨著酒液的下滑而傳遍所有感官,一陣陣暖熱的氣息也隨之從胃里散開,令人有種全身毛孔都張開似的舒爽感。

        更讓霍雨浩驚訝的是,這一口酒液下去,自己體內因為極致之冰天地元力而始終存在的寒意似乎也降低了幾分似的。

        難道說,酒精可以幫助自己吸收極致之冰天地元力?有了這個想法,他緊接著就將那一杯玫瑰酒一飲而盡。

        這下不要緊,霍雨浩整個人頓時有些呆滯了。

        酒精中的暖熱瞬間增強,他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動速度明顯在增強,而那陣陣暖意順著經脈,分明就是向自己左臂和下肢沖去。雖然面對極致之冰天地元力它們只能裹足不前,但一次次的沖擊,還是輕微的化解掉了一些極致之冰天地元力,令其融入到自己的血脈、魂力之中。

        竟然可以這樣?霍雨浩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高大樓一邊喝著酒,一邊一直在觀察著霍雨浩,當他突然看到霍雨浩臉色變得陰晴不定時,也不禁嚇了一跳,這玫瑰酒雖然不便宜,但也不至于心疼成這個樣子吧。

        “唐兄,你沒事吧?”高大樓試探著問道。

        霍雨浩搖了搖頭,他本來是有打算要將高大樓引入唐門的,但從剛才的交流中他就發現,這家伙看似老實,實際上奸猾的很,再加上此時突然面臨無法想像的驚喜,他已經對這位自學成才的魂導師興趣大減了。

        “冬兒,去叫服務生進來。”心情激蕩之下,霍雨浩甚至連改變稱呼都忘了。

        王冬兒雖然不明白他為什么會突然變得這么亢奮,但還是趕快將服務生叫了過來。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服務生恭敬的道。

        霍雨浩沉聲道:“去,將你們這里的酒每一種都給我來一杯。”

        “啊?每一種?先生,我們店雖然不大,但可有上百種酒啊!單是葡萄酒就有四十多種,還有……”

        “行了,趕快去拿。”一邊說著,霍雨浩直接將整個錢袋都扔了過去。

        服務生接過錢袋,眼中的吃驚頓時變成了貪婪,連聲說道:“是,是,我這就去。您稍等。”

        一百多杯,那可是一百多杯啊!這要提成多少錢啊!

        別說高大樓一臉震驚,就連王冬兒也完全不明白霍雨浩這是要干什么,眼看著他就又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果然如此、果然是如此啊!”霍雨浩的情緒明顯變得亢奮起來,然后扭頭向高大樓道:“高兄,如果沒別的事,你先走吧。我突然想到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你重要的事情就是喝酒吧。兄弟,喝酒怎么能沒人陪伴呢。我別的不行,做酒友絕對是一等一的啊!”高大樓怎肯放過這么個品嘗美酒的好忌諱,趕忙連連自薦。

        霍雨浩卻搖搖頭,道:“高兄難道沒聽見,我每樣只要了一杯,我是要自己品嘗的。就不留你了。”

        這次輪到高大樓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了。一百多種美酒,能對比著喝,這是怎樣的感覺?自己這一輩子也沒試過啊!絕對是無敵的美妙。可人家要趕自己走。這個……

        高大樓人生只有兩個愛好,一個是成為強大的魂導師,另一個就是喝酒。

        “兄弟,我收回我剛才的話。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加入你們宗門,只要求你們提供給我魂導器制作的材料,然后我制作出的魂導器可以歸你們。但你們起碼要給我點錢讓我買酒喝。最好還能再給我找個媳婦。這樣我就跟你們混了。”

        霍雨浩愣了一下,他也沒想到,自己突然的舉動令高大樓誤會了,這家伙竟然自降身價,而且一降到底。這神馬情況?

        他哪知道,高大樓看他這喝酒的做派,真是將他當成知己了。朋友好交,酒友難尋啊!看霍雨浩這一要就是一百多種酒的風姿,高大樓已是完全心折。心中想著,要是跟這位唐兄走了,以后是不是天天都能這么喝酒啊!那還要魂導器干嘛?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