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九十四章 覺醒!王冬兒

    作者:唐家三少

        王冬兒眼圈一紅,道:“在我剛剛變回女兒身的時候,我怕你接受不了,還將我當兄弟看,所以就盡可能的讓自己變得小女人一些。后來,你又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就想著要對你好。所以才會一直那么溫柔,總想著對你更好一些。可是今天看到秋兒,我卻突然覺得,那個溫柔的我,實際上已經不是我自己了。如果你真的喜歡上那樣的我,或許,就不是喜歡的我本人。所以,我想要嘗試著變回去,變回我自己。可以嗎?”

        霍雨浩眼神一凝,一陣劇痛在胸口蔓延。是啊!為了冬兒,自己是付出了許多。可是冬兒呢?她也同樣的在默默為自己付出著。為了自己,她甚至改變著性格,這是何等的艱難啊!難怪這些天以來,自己一直都覺得,她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冬兒。你來。”霍雨浩的聲音仿佛哽住了些什么。

        王冬兒站起身,來到他身邊蹲了下來。

        張開右臂,霍雨浩將她摟入自己懷中,“對不起,冬兒,是我太疏忽了,疏忽了你的感受。你好傻,無論你是怎樣的性格,在我心中,你都是我的冬兒。快變回自己吧,我最喜歡的,是開心的你啊!只要你開心,無論你的性格是怎樣的,我都喜歡。你怎么能為了我去刻意改變自己?如此辛苦的和我在一起,我才不開心啊!”

        王冬兒也張開雙臂,摟緊霍雨浩。淚眼朦朧的道:“是啊!我真的好辛苦,尤其是在你上次失蹤的時候。我真的以為要失去你了,我不敢吃醋、不敢多想、不敢對你發怒。我真的怕失去你。而當我看到你宛如死了一般回來的時候,我真的就想,如果你不能活過來。我就跟你一起去死。而也就是那時,我又覺得好懊惱、好懊惱。我不該懷疑你什么的。我本來就不該吃醋。那段時間,我強打著精神讓自己堅強起來,全心全意的去照顧你。那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了,如果你死了,我就跟你一起死。如果你永遠殘疾下去,我就照顧你一輩子。在那時候,我就已經將自己看成了你的女人。”

        “可是,這些日子以來。在我心中卻一直都有一份陰影。一份來自王秋兒的陰影。盡管我知道,你心中只有我。可是,我從王秋兒的眼神中能夠看得出,她雖然表面對你冰冷,可實際上。她心中的痛苦正像我當初那樣,甚至比我當初還要深。她是真的喜歡上你了。但我卻不想將你讓給她,我舍不得。所以我心里特別、特別的糾結。我就想盡力的對你好、對你溫柔一些,讓你能感受到我的好。可是,越這樣下去,我就越心虛,甚至越來越不自信。我發現,我已經不是以前的王冬兒了,我似乎變了,完全變成了你的附屬品。”

        “直到今天。當我時隔好久,又一次登上比賽臺的時候。我才突然醒悟過來,我是王冬兒,我就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王冬兒。我為什么要自卑,為什么要不自信?我很漂亮。你很愛我。我根本沒有任何不自信的理由。我是王冬兒,我要讓你愛上的,是那個真真正正的王冬兒,而不是附屬品王冬兒,所以,我要變回我自己,我不要再像以前那樣了。我會用我所有的好,永遠拴住你的心。愛是自私的,是獨占的。別的都可以讓,但愛人不能讓,哪怕王秋兒再愛你,我也會用我自己的能力,用我的一切來保護好你對我的這份愛,誰也不能搶走。”

        說到這里,王冬兒已是泣不成聲,緊緊的摟著霍雨浩,說什么也不放開。

        霍雨浩的眼神有些呆滯,亡靈魔法狀態下,令他的大腦依舊在冷靜的分析眼前的一切,哪怕他的心已經在劇烈的絞痛,也沒辦法改變這個現狀。

        “冬兒,都是我不好,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是我沒能及時發現你的情況,冬兒,冬兒……”哪怕此時的霍雨浩再被魔法弄的冷靜,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來寬慰王冬兒,但這一刻,他卻明顯感覺到王冬兒在情緒釋放的過程中,整個人的氣息都發生了變化似的。

        “不怪你,雨浩。這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是因為我自己心態失衡所導致的。我想通了,就好了。你為了我受了那么重的傷勢,能活下來已經是個奇跡,你這樣的身體狀態,怎么可能關注到太多呢?別擔心,我自己能調整好的,只要你能理解我的心,一切就都會好的。”

        輕輕的撫摸著王冬兒的背,小心的不碰觸到她背上的傷勢。王冬兒擦擦眼淚,坐直身體,近距離的看著霍雨浩。

        “記著哦,以后不許再用這個能力了,我真不喜歡你這個樣子。今天你就自己在床上睡吧。”一邊說著,她雙眼雖然還有些紅腫,卻已是流露出了狡黠的神色。

        霍雨浩目瞪口呆的看著王冬兒,“這個……,冬兒,我現在能反悔嗎?”

        王冬兒毫不猶豫的搖頭,道:“當然不能,現在想要反悔也已經晚了。好啦,趕快修煉吧,你一定要早點恢復過來,不然的話,我心里始終都會難受的。”一邊說著,她抱起霍雨浩,將他平放在床上,再為他蓋上被子。自己也在床上坐了下來,盤膝坐好,開始冥想。

        看著王秋兒閉合雙眼后那長長的睫毛輕微顫抖著,霍雨浩知道,她現在的心情現在根本就沒有平靜下來,冬兒,其實我很高興你能恢復原來的樣子,是我對你的關心太少了,只要你能快樂,其實怎樣的你都是我心中至愛啊!

        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霍雨浩把右臂從被子中伸出來,輕輕的碰觸著王冬兒的膝蓋,自己則是閉上雙眼,開始催動著魂力運轉起來。

        浩冬之力依舊不能用來修煉,霍雨浩雙腿和左臂經脈不通暢,很容易導出冰屬性天地元力進入王冬兒體內,容易對她造成傷害。只有在戰斗的時候,王冬兒作為他純粹的輔助時,浩冬之力才能發揮威力。

        循環賽第一輪比賽順利結束,但所有人都忘不了第一場比賽所爆出的天大冷門。唐門這個名字,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成為了明都街頭巷尾議論的對象。而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聲威也驟然降到了冰點,甚至已經出現了大量民眾在學院門外匯集、游行的場面。

        史萊克學院第一輪的對手并不算太強,依舊是淘汰賽時的比賽方式,最終獲得了勝利。循環賽這才剛剛開始,接下來的每一場比賽對于任何一支戰隊都十分重要。尤其是已經失敗過一場的那些戰隊。更是如此。

        循環賽第一輪第二天的比賽也已經結束了,天色漸漸的黑了,人們已經重新回到了明都城內,大多數都沒有選擇休息,所有的飯館、酒樓、酒吧。幾乎都是爆滿的。

        人們的話題不只是集中在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上,同時也討論著另外一場他們能夠參與其中,甚至能夠從中獲得收益的比賽。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

        經過了資格賽和正賽第一輪之后。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的三大賽區都已經產生出了進入第二輪的名單。從這第二輪開始。投注方式變得更加多樣化了。

        魂導師的比賽和魂師不一樣,沒有那么jī烈的對抗,大家都是在公平的環境下來制作魂導器,但不確定性卻更強。因為這是黑市比賽,大多數前來參賽的魂導師們都愛惜自己的名聲。因此都是匿名參加,他們每個人都只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編號而已。而民眾們只能從三大地下勢力分發的材料中看到他們在前面比賽中的表現。

        今晚,第二輪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即將開始,最為吸引民眾們的一個賭法。就是賭第一個完成比賽的人會用多少時間。這個是有區間的。最短是半個時辰,然后是半個時辰到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到一個半時辰,以此類推。并不是時間越長賠率就月底。而是較為中央的時間賠率最低。而兩端的賠率都要高上許多。

        譬如,賭第一個完成比賽的人只用半個時辰以內。賠率高達五倍。而半個時辰到一個時辰,賠率就只有三倍了。最低的是兩個半時辰到三個半時辰這一檔。賠率只有一賠一點二。

        對于第二輪比賽的介紹也變得多了起來,第二輪比賽的比賽時間為五個時辰,從今晚開始,到明天凌晨結束。五個時辰內,所有三大勢力的參賽魂導師,都將制作一件自己滿意的四級以上的攻擊魂導器。

        如果制作出五級魂導器,那么,就會直接晉級,不需要進行威力測試。而制作出四級魂導器的魂導師們,則比上一輪多了一個魂導器對比的環節。

        每一位魂導師將拿著自己的魂導器在專門的試射區域進行發射,每一次發射都將記錄數據。威力最小的五個人將被淘汰。同時被淘汰的還有在規定時間內無法完成四級魂導器制作的。

        這一輪比賽的淘汰率還不太高,但已經開始變得殘酷起來。誰也不能肯定自己制作的魂導器威力就比人家制作的同級別魂導器威力更強。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只能是盡可能的去制作威力更強的魂導器才行。比拼的壓力,會讓魂導師們更有可能展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賭博的方式還有其他很多種,三大地下勢力對于揣摩人性這方面還是極有心得的,幾乎能夠保證每一個賭客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賭法。

        青澀酒店。依舊是那看上去簡單樸素的大堂。

        霍雨浩四人悄然而至。這一次,得到了霍雨浩叮囑后的晨安明顯低調了許多,沒有再親自出迎,而是拍了一名得力手下在外面迎接霍雨浩四人,將他們帶到了貴賓區。

        很快,一份資料就已經送到了霍雨浩手中。這份資料記錄了在前面比賽中已經出線魂師們的表現和一些評測。

        進入正式比賽階段后,編號進行了一次改變,這是從上一輪開始的。而這一輪這個編號也開始具有了實際意義。霍雨浩的編號是六十六,和菜頭是八十八。這顯然是晨安為了迎合他們,專門選來的好號碼。

        簡單的瀏覽了一下資料,通過前面兩輪的魂導師,到目前為止,夕水盟這邊還剩余六十七人。上一輪則是九十多人。也就是說,正賽第一輪就淘汰掉了三十多人。

        在這六十七人中,有十幾人是晨安施加了特別標注的,有的是標注出對方在本輪輪空,有的則是懷疑其隱藏實力。這些編號很快就一一的記在了霍雨浩腦海之中。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了解對手是很重要的事。晨安經過他大棒加胡蘿卜的籠絡方式,再加上密封奶瓶這個獨特技術的震撼,現在已經完全相信了他那個子虛烏有的身份。

        “雨浩,待會兒我也想看你的比賽。”王冬兒微笑著說道。

        霍雨浩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好,我叫晨安的人去安排。”

        王冬兒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湊到他耳邊,低聲道:“怎么這么遷就我?”

        霍雨浩苦笑道:“這不是幫助你性格恢復嗎?我的女王。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是好是壞。”

        王冬兒白了他一眼,道:“看在你這么好的份上,今晚就……”

        霍雨浩眼睛一亮,剛要問她今晚怎樣,貴賓室的門卻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行人。一共有六個人,走在前面的兩人,都是魂導師裝束,每個人胸口上都帶著一枚魂導師徽章。只不過徽章表面似乎有一層云霧般的光暈波動,令人無法看清楚那徽章象征的等級。

        另外四個人則明顯是這兩人的護衛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