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九十一章 王冬兒的第五魂技(中)

    作者:唐家三少

        帶有追蹤能力的高爆彈?那就不是四級的了。可為什么看上去威勢和四級差不多?唐門待戰區中,霍雨浩大腦中正在高速計算著。

        這一輪比賽對于唐門來說是極其重要的,第一個上場的又是王冬兒,他最怕的就是自己關心則亂,不能保持冷靜的指揮比賽。因此,就在剛才他閉著眼睛的時候,其實是施展了一個傳承于死靈圣法神、亡靈天災伊萊克斯的亡靈魔法。

        名叫亡靈寂滅之心。能夠讓自己的心態進入一種奇特的冷靜狀態,將感知的敏銳程度大幅度提升,唯一的缺陷就在于,施展了亡靈寂滅之心后,他整個人在一天時間內將不會出現任何感情波動。只會以最為理智的方式來思考問題。

        第二魂環光芒閃耀,一團金光從王冬兒背后的翅翼光斑中電射而出,瞬間就迎上了空中的高爆彈。

        劇烈的轟鳴聲中,半空中頓時亮起一團直徑超過十米的熾熱紅光。強烈的沖擊波令整個比賽臺上空大面積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果然是五級的高曝彈。這已經是接近六級魂導器攻擊的威力了。那個時興不簡單。

        時興釋放出的,只有五個魂環,而且只是兩黃、三紫,和王冬兒釋放出的兩黃、兩紫、兩黑,最佳魂環配比魂帝級別的實力,著實是相差甚遠。

        但是,他既然能夠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釋放出一顆五級追蹤高爆彈,那么,他的魂力修為就算還是五環層次,恐怕距離六環也不遠了。

        強烈的沖擊波還是波及到了王冬兒一些,令她的身體向上一沖。而另一邊,又是三枚高爆彈已是呼嘯而來,在空中呈現為品字形,正好封住了王冬兒向上的全部方位。

        王冬兒沒有急于上沖,更沒有硬拼。身體向下一沉,背后翅翼一收人就已經降了下去。但那高爆彈乃是帶有追蹤效果的,立刻就從空中向她追了過來。而王冬兒對自己的下降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筆直就向地面沖了下去。而她俯沖的方位,竟然是裁判所在的地方。一邊下沖,她還一邊喊道:“裁半小心,快躲開。”

        裁半也是大吃一驚,這只是循環賽當然不可能派太強的魂師作為執法裁判。他是七環魂圣級別的強者。那也受不了三枚高爆彈的同時爆炸啊!這唐門的家伙要干什么?難道要和我同歸于盡嗎?

        裁判大驚失色之下立刻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身形一閃,就已經在幾十米之外,竟然是敏攻系的戰魂師。

        王秋兒卻是沒有半分要放過他的意思翅翼展開,一個美妙的滑翔就朝著那裁判追了過去。

        主席臺上,徐天然淡淡的道:“這場比賽結束后,剝奪那個裁半繼續執法的資格。偏幫也要看情況。在這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只會讓帝國丟臉。真是個笨蛋。”

        “是。”楠子眼中冷光閃過,而此時她腦海中卻浮現出當年她和王冬兒一起為霍雨浩治傷時的情景。

        他應該已經知道她是女孩子了吧。他們、他們在一起了嗎?

        一想到這里,橘子的心就不自覺的悸動起來…

        “橘子,你的手怎么這么涼?”徐天然疑惑的問道。

        橘子心頭一緊,趕忙道:“比賽太精彩了,或許是因為我有點緊張吧。”

        徐天然微笑道:“你不會是看上了唐門那個青年吧。他確實是我見過的最英俊的男人。就算我沒有不良于行,也是自嘆弗如啊!”

        橘子失笑道:“殿下,您不是吃醋了吧。”

        徐天然呵呵笑道:“我也是男人,怎么就不能吃醋呢?”他表面雖然在笑但眼底的光芒卻很冷。作為一個不能人道的男人,在他內心之中,更加忌諱自己的女人不忠。哪怕只是思想上的也不行。不過,橘子下一句話就化解了他心中剛剛升起的怒意。

        “您能為我吃醋,我當然開心,這證明您在乎我。不過。您和一個女人吃醋,就沒必要了吧。”橘子失笑道。

        “女人?”徐天然愣了愣。

        橘子湊到他耳邊,低聲道:“難道您看不出那王冬根本就是個女人嗎?男人怎么可能長得那么好看。”

        徐天然一愣,“原來竟是個女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橘子微笑道:“您不是讓我去調查唐門么,我的人通過觀察之后判斷出來的。她不但是個女人,而且和那個霍雨浩應該是一對兒。他們都住在一起,每天她照顧霍雨浩的起居。”

        “女人?她如果換上女裝一定很美。”徐天然喃喃的說道。但一邊說著,他的眼神卻驟然變得暴戾起來。

        如果、如果我不是已經失去了男人的能力,那么,我將會擁有多少個這樣的美女。

        “殿下,您抓疼我了。”橘子痛呼道。

        徐天然眼神一凝,這才恢復了正常,“對不起。

        橘子反握住他的手,道:“沒事,殿下,您不要想得太多了。咱們帝國科學那么發達,遲早能夠治好您的腿傷。”

        “嗯。”徐天然點了下頭,“看比賽吧。”

        就在他們交談的工夫,比賽場地中也驟然出現了變化,從空中俯沖而下的王冬兒眼看就要到達地面,那位裁半則是飛速掉頭就跑。七環魂圣畢竟不是白叫的,哪怕是在飛行狀態下,王冬兒想要追上他似乎都不容易。

        眼看地面已經近在眼前,王冬兒身形掉轉,修長的雙腿在地面上輕輕一點,就在背后三顆高爆彈即將追上自己前的瞬間,猛然彈起,閃電般朝著空中飛去。

        “轟、轟、轟一一”三聲劇烈的轟鳴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響起,比賽臺地面盡管有魂導器加固,但也禁受不住這等程度的劇烈轟炸。頓時金屬碎片四散紛飛,強烈的沖擊波幾乎彌漫了整個比賽臺。而那沖擊波似乎也助推了王冬兒的身形,令她以更快的速度朝著空中升起,整個人身上都蒙著一層毒金色的光澤,絲毫沒有被這些爆炸余波傷到。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一股恐怖的壓迫力驟然降臨。

        在王冬兒帶著三枚高爆彈從天而降的時候,空中的時興自然也不會閑著,他前面的攻擊本來也只是打算牽制王冬兒,對于唐門眾人,笑紅塵早就將自己研究的成果告訴了自己的同伴們。王冬兒就是他們著重面對的強者,對于王冬兒修為提升到六環,他們也早就有所判斷。

        連時興都沒想到,自己只是第二輪高爆彈發射出去,就逼迫著王冬兒掉頭跑開。魂導師與魂師的戰斗,距離是極為重要的。一旦拉開距離,那就是魂導師的天下了。

        時興當機立斷,立刻收回了自己原本想要繼續壓制王冬兒的其他魂導器,一門火紅色的重炮被他扛上了肩頭。

        這門重炮長約兩米,口徑足有三十公分。才一出現,就散發出一股濃重的熾熱氣息。它的整體是用赤陽鐵鍛造而成,核心法陣更是用赤火晶雕琢而成。以晶石作為核心法陣,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有半點錯誤,必須要一氣呵成的完成,否則,想要修改都是沒辦法的,因為晶石可沒有金屬那么好的延展性。

        伴隨著時興魂力的全力注入,這門分明已經達到六級的赤火重炮開始全面充能。當王冬兒掉頭向上的時候,它已經接近充能完成的階段。

        時興眼中流露著殘忍的光芒,魂帝又怎樣?我這赤火重炮的攻擊力就算是魂圣正面面對,都不敢硬碰我看你如何閃躲。

        一個小型的金屬筒悄然從他左肩升起,一束紅光電射而出,直接落在了王冬兒身上。

        這是……,定位魂導器?

        坐在待戰區中的霍雨浩眼神一凝,定位魂導器本身更多的應用于定裝魂導器輔助上。相當于是定裝魂導器的瞄準器。此時時興所使用的這個定位魂導器顯然不是那么簡單,那一束紅光射出的同時,他的六級赤火炮中段也同樣亮起了一團紅色。

        以五級魂導師的實力操控六級魂導器本身就是極為吃力的,哪怕這時興的修為已經接近六環也是如此。自然不可能在六級赤火炮上再附加追蹤裝置了。但他卻取了個巧,以四級的定位魂導器和自己的魂導炮相結合,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達到追蹤的效果。再加上赤火炮本身就有一定的鎖定和瞄準糾錯能力,這一炮,他顯然是打算毫無花哨的完全轟擊在王冬兒身上啊!從而一舉奠定勝局。

        王冬兒似乎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原本在空中疾飛的身形突然停頓了下來,雙翼張開,目光平靜的仰頭看著空中那正在醞釀著恐怖赤火風暴的重炮。

        更加強烈的金光開始從她身上升起,就連她那以藍色為主的光明女神蝶雙翼都被渲染的變成了燦金色。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