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八十七章 青澀參賽

    作者:唐家三少

        暴利誘人,明都三大地下勢力的影響力幾乎都能遍及全國,自然要分一杯羹了。每年都會帶給他們豐厚的利潤。這還是在國家壟斷這個行業,并且將稀有金屬充當戰略物資,不允許出口的情況下。

        三大地下勢力給這次的比賽冠名為: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和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交映生輝。

        霍雨浩在權衡之下,選擇的是三大地下勢力中整體實力最強大,但卻被另外兩大勢力隱隱鉗制的夕水盟。至于為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夕水盟的預賽地點,市中心的一處高檔酒店,選擇這里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距離明悅酒店夠近,不用走太多的路。畢竟,現在的霍雨浩不良于行。路途太遠的話對他也是個負擔。總不能是王冬兒推著他在城里跑吧……

        青澀酒店,一個名字很有特色的酒店,距離明悅酒店只有一公里多點的距離,距離日月帝國皇宮也不過兩公里而已。處于絕對的黃金地段。只不過這個酒店的名字經常會被人叫錯,很容易誤會是**酒店。但也因此而得名。這里是夕水盟的產業,至于夕水盟總部在不在這里,就沒人知道了。

        青澀酒店表面看起來規模沒有明悅酒店那么大,地上只有五層,但熟知它的人才明白,它真正的實力都是體現在地下的。

        酒店正門,站著四名身高全都超過兩米,身穿黑色緊身勁裝的壯漢,目光冰冷的審視著過往人流。

        霍雨浩四人還沒來到近前,已經有一名黑衣壯漢迎了上來,一抬手就攔住了四人去路。

        “今天酒店不對外營業,請離開。”

        霍雨浩坐在輪椅上微微一笑,道:“我們是來參加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的。”

        黑衣壯漢愣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明顯柔和了幾分,魂導師在日月帝國的地位遠高于其他國家,而得罪一位魂導師,哪怕對方等級不高,也絕不是明智的選擇。

        “抱歉,魂導師先生,預賽已經開始,并且很快就要結束了。您來晚了。”黑衣壯漢滿臉遺憾的說道,但表情中卻多了幾分恭敬。或許是因為和菜頭身上散發出的那份神秘也同樣影響了他心情的原因。

        霍雨浩一臉遺憾的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原本我以為。我可以代表夕水盟去參加最后的決賽,并幫助你們取得冠軍呢。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用十萬金魂幣,壓我自己今天能夠出線。反正現在時間也不多了。如果我無法出線的話,豈不是給你們賺了一筆錢,但如果我出線的話,又意味著夕水盟多了一位不錯的魂導師參賽。對你們來說,都是很有利的結果。不是嗎?”

        黑衣大漢愣了愣,“十萬金魂幣,您確定?”對于地下世界賭博這種事兒,決非什么秘密,如果沒有上面默許,也弄不出這么大規模的比賽了。因此這黑衣大漢并不避諱。但卻被霍雨浩說出的金額嚇到了。就算是一些貴族,也很少有如此大手筆的。而且還是賭自己,難道他就不怕夕水盟用暗箱操作來獲取他這筆錢嗎?

        霍雨浩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相信夕水盟的公正。如果你做不了主,可以向上面請示。”

        “請您稍等。”黑衣大漢的表情更加恭敬了幾分,向霍雨浩簡單的行禮后快步向青澀酒店大門走去,和門口同伴交代了幾句之后就迅速進了酒店。

        時間不長,青澀酒店大門內。一名身穿考究白色長衫的中年人走了出來。看到站在酒店外的霍雨浩四人,他快步上前。滿面堆笑的道:“手下人不懂事,各位貴賓,請跟我來。”一邊說著,他已經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對于他的爽快,霍雨浩都有些意外,點頭示意后,王冬兒推著他走進了青澀酒店。

        青澀酒店內部果然是青澀的很,布置的十分簡單,絲毫看不出這是明都排名地下勢力第一的地方。而且還是夕水盟十分重要的據點。

        整個酒店的布置都有種潤澤的感覺,到處都是白瓷裝飾,白瓷的地面,白瓷的墻壁。一切顏色都以白色和紅色為主。

        看到這些,推著輪椅的王冬兒心中不禁暗暗腹誹,那些紅色的布置難道是在預示著鮮血嗎?那這些白瓷又是什么?潔白中的鮮血?

        進入酒店后,那位中年人停下腳步,道:“各位貴賓,不知道是誰要參加我們的明都魂導師精英大賽呢?”

        霍雨浩道:“我和我大哥都要參加。”一邊說著,他指了指身邊的和菜頭。

        中年人點了點頭,道:“不知道兩位先生怎么稱呼?”

        霍雨浩道:“我大哥叫唐四,我叫唐五。”

        中年人眼中光芒一閃,他當然聽得出,這根本就是隨口敷衍的味道,決不可能是真名。

        但他不知道的是,霍雨浩這兩個名字并不是隨意起的。創建了唐門的先祖名叫唐三。他們自然不能另加于其上。所以才有了唐四、唐五這兩個名字。

        中年人卻并沒有追問,很多魂導師都有特殊的癖好,而且參加地下勢力的比賽,很多人都有顧忌,用假名的人不在少數,而這地下勢力大賽能夠籠絡住他們的方法也絕不是靠名字,不打聽強大魂導師的**,這是很重要的。只有利益,才能留住他們。

        “因為比賽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不久就要結束了。所以時間有些緊張。可否請二位展現一下自己的魂導師身份。我立刻為你們安排比賽。還有剛才您說過投注的事兒……”

        霍雨浩一抬手,背后的王冬兒已經拿出一張暗金色的卡片遞了過去。

        “這是大陸通用的瑞金錢莊黑金貴賓卡。小娜,你待會兒隨這位先上去下注。”霍雨浩淡淡的說道。一邊說著,他右手微微一抬,那中年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在霍雨浩右手上就已經多了一柄短匕,一道白光驟然亮起,凌厲無匹的劍氣瞬間沖天而起。在空中發出一聲尖銳的厲嘯。

        和菜頭則更是簡單,一抬手就釋放出一門巨大的魂導炮。炮口對準了那名中年人。

        冷汗“唰”的一下,就從中年人額頭上淌了出來。趕忙道:“二位冷靜,確認了,完全確認了。”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既然你說時間比較緊張,那就趕快帶我們去吧。”一邊說著,他緩緩收起了手中的白虎匕。

        無論什么時候,這件母親唯一的遺物他都會貼身攜帶。他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青澀少年了。特意對白虎匕進行過研究。后來發現,這竟然是一件五級近體魂導器。附帶有一個名為吞噬的魂技。在對手攻擊強度不超過白虎匕承受范圍的情況下,能夠將其吞噬,并且化為自身的攻擊力在下一擊發出。

        當年。第一次前往星斗大森林的時候,他就是依靠著白虎匕這個特性才能夠在那只十年魂獸的襲擊下活下來。

        中年人一邊擦著自己的冷汗,一邊帶著霍雨浩他們來到酒店大堂內側的一部魂導升降梯前,然后拿著一個魂導通信器說了幾句什么,這才引著四人進了升降梯。

        升降梯一直向下。大約十秒后停下,門再開時,嘈雜的聲音混合著一股紙醉金迷的氣息撲面而來。

        和青澀酒店大堂的簡單截然相反,酒店地下世界的金碧輝煌一下就晃花了眾人的眼。到處都是金色,就連鏡面都是。仿佛這地下世界完全是用黃金打造的一般。

        中年人引著四人走出升降梯后,先是經過一個華麗的原型大廳。然后就進入了正前方的一扇大門之中。

        門口有兩名守衛,看到中年人之后,立刻打開大門。將他們請了進去。

        進入門內,仿佛直接來到了另一個世界,這里的光線沒有外面那么強烈,顯得柔和了許多。可面積之大,卻令霍雨浩眼中都流露出了吃驚之色。

        這是一個圓形穹頂大廳。大廳的頂部,仿佛是由無數道金線整齊有規律的勾勒而成。巨大的穹頂為整個大廳提供著足夠的光線。一排排座椅。整齊的向下延伸過去。并且在做外圍有一圈斜斜向上的滾梯。每一部魂導滾梯的盡頭,都有一個虛懸于空中的圓形房間。用肉眼完全看不出這些房間是如何懸浮在半空中的。

        這樣的懸空房間和魂導滾梯,一共有十八個。它們隱隱圍成一圈。

        而在大廳正中,是一個圓形平臺。有直徑三十米開外。雖然遠不如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比賽臺那么寬闊,但也已經是相當驚人了。別忘了,這可是地下世界。

        此時,就在那比賽臺上,擺放著數十張金屬桌,不時有魂導光芒閃爍。在圓臺周圍,也擺放著一些金屬桌。總量超過一百。有些金屬桌此時已經空了出來。

        而外圍那一圈圈寶石藍絲絨椅子上,坐滿了人。但他們卻都很安靜,聚精會神的看著中央那些金屬桌上忙碌的人們。保守估計,這些觀看的人,就要超過兩千之多。從他們的衣著、服飾就能看出,非富即貴。

        霍雨浩從娜娜那里已經知道,能夠親身觀戰的,都是投注大戶,至少也是下注一萬金魂幣以上。而普通民眾的下注都只能在這些地下勢力的外圍投注點。

        只是一個分賽區,就吸引了上百位三十歲以下的魂師參加,這地下黑市大賽的吸引力是相當不俗啊!

        “請問,這次參賽夕水盟這邊一共有多少人?”霍雨浩向那引路的中年人問道。

        中年人恭敬的道:“我們這邊一共有兩百六十四位魂導師參賽。加上二位的話,就是兩百六十六位了。已經有一些魂導師結束了自己的制作。今天是資格賽,要求制作出一件三級魂導器就可以通過資格審查了。當然,要在一定時間內。您看,每一位魂導師的桌子上都有一個沙漏。不過,現在距離最后登場的魂導師結束制作,只有半沙漏,大約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了。不知道二位是否還來得及。”

        霍雨浩微微一笑,嘴角處流露出一絲傲然,“足夠了。”他現在不是自己,而是扮演另一個人,從這一刻開始,他已經在情緒上明顯的做出了調整。

        “那就好。”

        霍雨浩又問道:“你們這里原來是干什么的?拍賣場嗎?”

        中年人眼底閃過一絲警惕,“您以前沒有來過我們的金色大廳?”

        霍雨浩不屑的撇了撇嘴,“當然沒來過,我們貴族……”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下來,眼中也同樣流露出了警惕之色。但這一抹警惕,卻令那中年人的神色放松下來。

        微微一笑,流露出幾分優雅,中年人自信的道:“那真是太可惜了了。我們這里確實是一間拍賣場,而且是咱們明都最大的拍賣場。悄悄告訴您,就連皇族都曾經有人來參加過我們的頂級拍賣哦。以后如果您有空,一定請光臨。一定會受到我們貴賓的待遇。”

        說話的工夫,他們已經來到了比賽場地靠近中央的地方。但卻被人攔住了。

        兩名穿著和引路中年人一樣的男子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在簡單的交流之后,兩名中年人中的一位道:“參賽者可以進去,閑雜人等出去等候。立刻進行下注。”

        王冬兒雙眉微抬,霍雨浩卻揮了揮手,道:“小冬、小娜,你們先出去。小娜去下注。不知道今天的賭注可以翻幾倍。”

        那名中年人淡淡的道:“如果賭中出線的準確人數,可以翻十倍。也可以賭是幾的倍數,賠率各不相同。”

        霍雨浩愕然道:“剛才我說是要賭我們兩個能出線的啊!”

        中年人淡淡的道:“沒有這種賭法,這只是資格賽。但你們說的賭注必須要完成,否則的話,你們將不得參賽。”

        霍雨浩愣了愣,道:“這個你們之前可沒說過。”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