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七位一體組合技(中)

    作者:唐家三少

        這可是沒有任何花哨的正面硬碰,雙方都沒有使用魂技,屬于試探性攻擊。至少在力量方面,高下立判。

        戴華斌的動作沒有半分停頓,一掌擊退對手的同時,大嘴一張,一道白光就從口中噴吐而出,第二魂技:白虎烈光波。

        劇烈轟鳴炸響,韓羽再次倒退而出,他身上的第一、第二兩個魂環先后亮起,天甲盾表面出現了鏡面般的效果。那白虎烈光波照耀在其上,伴隨著甲片瞬間奇詭的波動,竟是被反射出眾多細小的白光,一下就化解了大部分沖擊力。與此同時,那天甲盾驟然一震,十六片六邊形甲片驟然飛出,直奔戴華斌席卷而來。每一面甲片邊緣都是十分鋒銳的利刃。

        防御、反擊,韓羽在強勢的戴華斌面前顯得十分沉穩,無論是實力還是心理素質,俱佳。

        戴華斌卻像是沒看到這些甲片似的,身體再次前沖,他的第一魂環也亮了起來。一層白色的光暈浮現在身體表面。就在那些甲片眼看要切割在他身上的時候,白光驟然向外張開,將那些甲片全部彈開。雖然那些甲片再回旋之后重新向他飛去,但就借助這短暫的空隙,他已經再次來到了韓羽面前。

        “吼!”戴華斌一聲大吼,震的韓羽眼前一黑。緊接著,一只虎掌就重擊在了天甲盾上。

        韓羽那天甲盾的第一魂技最擅長于反射遠程能量攻擊,就像對付先前的白虎烈光波。但對這實打實的物理攻擊,卻是辦法不多。但他畢竟是防御為主的魂師。感覺到不妙。整個身體立刻下蹲,天甲盾底部鋒銳硬生生的插入金屬地面,整個盾牌后斜,以傾斜角度面對戴華斌的攻擊。同時。他的第三魂環也亮了起來。

        飛射在外的十六面甲片突然都變成了火紅色,就像是被猛火燒紅了似的,帶著刺耳的厲嘯聲加速向戴華斌席卷而去。第三魂技,流星火甲。

        攻敵所必救。韓羽對自己這千年魂技流星火甲的攻擊力還是很有把握的。在他看來,戴華斌雖然強勢,但這種近戰系戰魂師被自己前后夾攻也很難討好。

        但是,出乎他預料的是,戴華斌并沒有回身抵抗流星火甲,右掌依舊拍擊在了他的天甲盾上。

        一股恐怖的巨力驟然傳來,和先前強勁的推力不同,這一次,從戴華斌虎掌上傳來的是強烈的震蕩。

        韓羽難過的險些吐血。他只覺得自己那天甲盾像是要被拍散了似的。甚至都能聽到拼合盾牌的甲片正在痛苦呻吟的聲音。

        不過。此時韓羽的心情卻是興奮的。因為,他的第三魂技流星火甲已經到了戴華斌背后。無論是他想要轉身抵擋還是閃避,都已經不可能了。十六片流星火甲封死了他所有能夠閃避的路線。難道。他真的就沒有發現么?

        戴華斌瞬間就給了他答案,全身白色毛發驟然散發出了強烈的金光。整個人的身體再次漲大了一圈。拍擊在天甲盾上的虎掌就像是黏在了上面一般,用力向上一提,然后右肘就狠狠的再次撞擊在了盾牌之上。

        “當、當、當、當、當、當……”

        “轟——”

        兩種不同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只見那一片片流星火甲在毫無花哨轟擊在戴華斌身上的時候,竟然再次四散飛濺被彈飛到了空中。戴華斌卻像是根本沒有感覺似的,硬生生的承受了下來。而那一聲劇烈的轟鳴,卻是他的右肘與韓羽天甲盾親密接觸所發出的。

        韓羽萬萬沒想到戴華斌會以硬扛這種方式來面對自己的攻擊,對這沉重的一擊根本就沒有準備好。

        轟鳴聲中,天甲盾被驟然轟碎,化為眾多碎片四散紛飛。而戴華斌則是蠻橫無比的借勢前沖。一沉肩就撞向了韓羽的胸膛。

        天甲盾破碎,韓羽的虎口就已經被震裂了,鮮血橫流。一雙手臂更是劇痛。一切發生的太快,想要再用更強的魂技已經做不到。而他的天甲盾甲片想要回收也需要時間啊!此時的他,就像是失去了甲殼保護的烏龜一樣,以最脆弱的一面呈現在戴華斌面前。

        提聚魂力,雙掌推向戴華斌,這是韓羽唯一能做的。

        “轟——”

        在觀眾們的視線中,韓羽的身體在被撞擊到的一瞬間,就如同炮彈一般倒飛了出去,徑直飛出數十米距離,狠狠撞擊在比賽臺防護罩上,才重新反彈回地面。倒地不起。

        戴華斌收回動作,平靜的轉過身,向比賽臺中央走去。

        從比賽開始到結束,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場短暫的比賽,戴華斌用自己極其強勢的一面展現出了強大的戰斗力。

        韓羽和他魂環數量相同,身為五十多級的防御系戰魂王,在同樣是魂王級別的戴華斌面前,竟然連第四、第五魂技都沒釋放出來就輸掉了。這完全是實力上的差距。戴華斌這種給人以充滿野性味道的戰斗方式,也令許多人倒吸涼氣。

        “這個……”王冬兒訝異的道:“他受到秋兒的影響可真不小啊!”

        霍雨浩嘴角牽動了一下,“他的實戰能力增強了很多。雖然戰斗方式簡單、粗暴,但比以前要冷靜的多了。白虎金剛變的使用恰到好處。”

        王冬兒點了點頭,道:“是啊!不過這也是好事,怎么說他們都代表著史萊克。秋兒帶給他們的變化看上去真是不小。”

        史萊克學院對天甲宗的第二場依舊沒有任何懸念,憑借著強橫的實力和彪悍的戰斗風格,戴華斌再次以壓倒性的優勢獲勝。

        觀眾們的噓聲明顯變小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噓聲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就在大家認為戴華斌會繼續連勝下去的時候,不等天甲宗第三名隊員上場,他竟然主動認輸,走下了比賽臺。

        “咦,這是什么節奏?”徐三石好奇的自言自語道。

        史萊克學院那邊,巫風已經上了比賽臺,走到臺中央。

        “戴華斌分明可以再戰的,怎么這就認輸了?難道他是因為沒把握繼續下一場?不可能啊!以他的性格,哪知道什么叫審時度勢。”蕭蕭也是一臉的不懂。

        霍雨浩卻是雙眼微瞇,“這應該是秋兒安排的戰術吧。她這是要練兵。讓大家都登場適應一下比賽的節奏。畢竟,他們也都是第一次來參賽的。”

        霍雨浩所說的,正是王秋兒的想法。以戰養戰,這就是她制定的比賽策略。通過不斷的比賽,來增強大家的實力,把這段時間集訓獲得的成果展現出來,同時也堅定他們的信心。否則的話,以王秋兒的實力,面對天甲宗,她一個人出場基本就夠了。

        巫風面對的天甲宗青年同樣是使用的天甲盾。

        “比賽開始。”伴隨著裁判一聲大喝,巫風的雙眼瞬間就亮了起來。熾熱的龍鱗浮現,從臉部一直向身上眼神,在身形躥出的同時,她身體周圍的空氣都產生著輕微的水狀波紋,可見她此時身體周圍的溫度有多么熾熱了。

        天甲宗這第三名隊員吸取了前兩人的教訓,一上來就釋放出了自己的攻擊技能。

        連續兩個魂技釋放,流星火甲在空中完成,正面朝著沖上來的巫風就覆蓋了過去。

        一向脾氣暴躁的巫風,竟然沒有選擇硬碰,曲線玲瓏的嬌軀在前沖的過程中迅速閃動起來,她的動作沒有唐門鬼影迷蹤步那樣飄渺玄奇,但卻速度極快,一聲聲龍吟從她身上迸發,身體每一次扭動,都能產生出完全超出人類正常范疇的變化。驟然看去,似乎她只是扭曲了幾下,就從流星火甲中鉆了過去。可實際上,在那一瞬間,她的身體不知道動了多少次。從那幾乎不存在的縫隙中硬是鉆了出來。

        看到這里,霍雨浩的目光不禁投向了史萊克學院待戰區中的王秋兒身上。他在王秋兒那里,也曾見到過類似的閃避動作。這分明就是王秋兒教她的吧。同樣是龍類武魂,作為極致力量的擁有者,王秋兒能夠教導巫風的東西應該是最多的。看來這巫風的收獲比起戴華斌來一點都不小。

        巫風口中響起一聲低沉的龍吟,鉆過流星火甲后,她整個人的速度再次暴增,直奔對手沖去。

        那天甲宗青年已有了準備,毫不猶豫的就釋放出了自己最強的第四魂技。是的,他和先前出場的第二名隊員一樣,只是一名魂宗。

        天甲盾的盾面由外凸突然變成了內凹。眾多火屬性的紅光從那一塊塊鏡面般的甲片上反射而出,驟然凝結于一點,化為一道火線朝著巫風電射而去。

        天甲針,擁有強大破壞力的單體攻擊魂技。其威力之強,堪比萬年魂技。尤其是穿透力,將天甲盾這火屬性盾牌的威能幾乎是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