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七十六章 童養媳……(上)

    作者:唐家三少

        “大師姐雖然那時候只有十一、二歲,可她也知道史萊克學院。就跪求玄祖為她復仇。玄祖那時候因為受到我父母相繼離去的打擊,答應了大師姐復仇的心愿,并且告訴她,史萊克學院會盡力培養她成材。但有一個條件,她必須要終身守護史萊克學院,并做我的童養媳。大師姐當時毫不猶豫的發下誓言。”

        說到這里,貝貝停頓了一下后,道:“后面的事情你們應該也能猜到了。玄祖為她報了仇。大師姐也留在了學院苦修,并且有了今天的成就。后來,隨著我逐漸長大,玄祖的心態也平和了下來。后悔了讓大師姐發下的誓言,不止一次表示,大師姐可以不用再遵守那份誓言,畢竟,她和我年齡相差了十歲有余,等我根就是不現實的事情。”

        “但大師姐卻執意遵守誓言。并且告訴玄祖,無論我未來如何選擇,她都只會是我的童養媳。如果我不喜歡她,那她就獨身一世,將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史萊克,以報答玄祖的恩德。”

        江楠楠臉色有些不善的道:“你都有了童養媳,還招惹小雅……”

        貝貝苦笑道:“我不知道啊!直到我和小雅在一起后,玄祖才告訴了我關于大師姐的誓言。當時我的感覺就是匪夷所思。我那會兒才十四、五歲,大師姐已經二十七、八了。我們的年齡真的不合適,而且,我對小雅的感情,難道你們還不清楚嗎?我只能跟玄祖據理力爭。也是那時候才搬出內院的。后來。玄祖因為學院虧欠于唐門,也就默認了我和小雅的事。直到去世前,玄祖才再次跟我說了這個事情,讓我如果可能的話。對大師姐好一些。說是他對不起大師姐。”

        “我也曾經找過大師姐,想把這件事跟她說清楚。在學院里,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的學長們喜歡她啊!我真不愿意看到她的終身幸福受到當年一個有些荒唐的誓言影響。可大師姐性格十分倔強,她說。我可以不要她,但她不能違背諾言。然后就拂袖而去了。”

        “說實話,我雖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但卻依舊會對她有歉疚感。可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才能讓她放棄那份誓言。這幾年,盡管小雅一直都不再我身邊,可我心中也依舊無法容納下他人。”

        說到這里,貝貝的臉色中除了尷尬以外,更多的是糾結與為難。

        王冬兒道:“大師兄。那你對大師姐究竟有沒有好感啊?”

        貝貝毫不猶豫的道:“當然有。我小時候。都是她守護著我長大的。我自幼就沒有母親,大師姐對我來說,如母如姐。在我心中,除了小雅以外。她就是第二重要的女人了。只是,這種感情卻不是那種感情啊!我和大師姐之間,是親情。你們也幫我想想,我究竟要怎么辦才能既不傷害大師姐,又能讓她得到幸福啊!”

        在貝貝一臉期待的目光中,眾人的表情相繼變得古怪起來,怎么破?

        霍雨浩咳嗽一聲,道:“大師兄,您看,過兩天我們就要比賽了。您有什么建議嗎?”

        貝貝嘴角抽搐了一下,再看看其他人也都是各自把眼神飄向別處,沒好氣的道:“你們這些沒義氣的家伙啊!”

        和菜頭嘿嘿笑道:“清官難斷家務事,大師兄,這種事兒你讓我們怎么幫你啊!”

        貝貝無可奈何的道:“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不過,你們可一定不要外傳,事關大師姐清譽。雨浩,你說說吧,比賽方面你有什么計劃?”

        霍雨浩道:“具體的計劃我還沒有。只是有一點想法。屆大賽,因為有宗門加入,參賽隊伍高達一百六十七支。其中,前面幾輪都將是淘汰賽,直到決出三十二強,才進行小組賽。目前主辦方還沒說前面的淘汰賽如何進行。相比于之后的小組賽,淘汰賽是我們首先要過關的。”

        “我們代表唐門出戰,就并非種子隊伍了,在賽制上也一定不會有任何對我們有利的傾向性。我們現在還不清楚將會碰到怎樣的參賽隊伍。一旦遭遇到一些實力強大的宗門,對我們來說就是不小的考驗了。所以,我認為我們首先就要在淘汰賽階段,盡可能的隱藏實力。”

        “隱藏實力?”貝貝愣了一下,“雨浩,你這話不是自相矛盾么?你剛說了淘汰賽的重要性,怎么又要隱藏實力呢?”

        霍雨浩道:“大師兄,并不矛盾的。我的意思是,在我們能夠取勝的情況下,盡可能的隱藏實力。相比于五年前,我們的外貌其實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而且這一屆參賽的又有很多宗門。認識我們的人并不多。我們首先就可以通過一些化妝的技巧,略微改變一下自己的樣貌。讓上一屆對我們熟悉的那些人認不出我們,至少是不能確定是我們。只要不是運氣太差,一上來就碰到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被認出來的幾率就不高。”

        貝貝眼睛一亮,道:“這是個好辦法。上一屆參賽的,能對我們有印象的大多也是那些預備隊員,他們這一屆成為正選。五年來,大家的變化都很大,略作調整再加上我們代表的是唐門,確實有很好的隱藏作用。”

        徐三石皺眉道:“相貌可以變,但武魂卻變不了啊!我們幾個的武魂一出,難道人家還認不出來嗎?”

        霍雨浩神秘的一笑,道:“當然是要讓他們盡可能的認不出來了。我們可以這樣……”

        戰術的討論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時辰,為了讓貝貝更好的休息才結束。

        接下來的一天,霍雨浩和其他伙伴們又進行了幾次討論和演練,確定了初期的比賽方式。

        明悅酒店頂層。

        王秋兒靜靜的站在寬闊的半圓形陽臺上眺望著遠方。這個位置的視野極佳,幾乎能看到小半個明都。

        明悅酒店頂層的房間一共也只有八套而已。被成為空中別墅,極其奢華。據說,住一晚需要花費三千金魂幣之多,可以說是絕對的天價了。甚至很可能是大陸上最貴的酒店。

        每一間空中別墅都有巨大如城堡般的拱門進入,里面有會客廳、起居室、大會議室、二十個大小不一的臥室、健身房、茶室、一個超過兩百平方米的空中花園、甚至還有一個二十米見方的空中游泳池位于別墅中央。碧藍色的池水上方,是玻璃穹頂。如果是晚上游泳的話,泳池周圍會有柔和的淡藍色光芒亮起。向上看,則是無盡星空。那份美感,足以令任何人迷醉。

        除此之外,別墅里甚至還有一個小型的演武場,用特殊材質和魂導器防御體系建造而成,能夠防御魂圣以下級別的絕大多數魂技攻擊。

        剛入住這間別墅的時候,史萊克學院代表隊的所有人都為之動容,這么奢華的酒店,就算是戴華斌這位公爵之子都還是第一次住。二十個房間,對于全部只有十幾人的隊伍來說每人一間都足夠了。每天的食物,可以自行定制,并且全部免費由酒店提供。

        這就是屆參賽隊伍最頂級的服務與配置。只有八支參賽隊伍能夠享受到。而史萊克學院代表隊入住的,正是一號空中別墅。在這方面,日月帝國顯得十分大氣,這一號別墅不但是最豪華的,也象征著他們是上一屆的冠軍隊伍。

        回過身,王秋兒看向那奢華、巨大的空間,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茫,自言自語的道:“這就是史萊克榮耀賦予的嗎?就是他們在上一屆大賽中爭取來的么?”

        “是的。正是如此。如果沒有他們上一屆大賽的完美表現,我們根不可能入住這里。而實際上,他們才更有資格住在這里,而不是下面那些逼仄的小房間。”張樂萱從不遠處走過來。手中捏著一個纖薄的紅酒杯,里面卻是如琥珀一般顏色的陳年白葡萄酒。淡淡的芬芳,在杯口處回蕩,卻并不外溢,這是天魂帝國瑞都商會制作的,最頂級的酒具。

        “要來一杯嗎?”張樂萱淡淡的說道。

        王秋兒搖了搖頭,道:“我不希望被這些東西影響自己的心志。”

        張樂萱抿了一口杯中的白葡萄酒,略帶酸澀的酒液充滿了濃郁而豐富的果香,淡淡的腌梅味道更是回味悠長。

        “有的時候也要學會放松自己。你的精神繃的太緊了。我以前也有段時間像你這樣。但后來我發現這樣不行,對自己的修煉反而有副作用。你現在甚至比我那會兒更加嚴重。你的情緒,已經緊繃到了一定程度。繼續這樣下去,很可能會出問題的。”

        “我沒有。”王秋兒冷冷的說道。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