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七十一章 劍癡的劍(上)

    作者:唐家三少

        季絕塵沒有離開,手中提著審判之劍就跟隨在那風凌胖子身后朝著那群重天門的人走了過去。季絕塵和荊紫煙這對兒被霍雨浩成為狗皮膏藥的組合什么時候怕過事兒?他們從來都是怕事兒不大啊!有人送上門來挑釁,劍癡戰斗的欲望那還止的住。主動出擊才是他的性格。

        荊紫煙甚至都沒跟上去,她今天受霍雨浩的刺激太大了,一時間還沒恢復過來。而且,她從霍雨浩帶給她那強大的精神壓力中,也感受到了一些東西,需要時間進行消化。

        風凌胖子很快就跑回了本方陣營之中。他這邊和唐門的人叫囂,重天門的人自然也聽到看到了。此時包括那帶隊的兩名中年人在內,立刻就聚攏在一起。

        季絕塵就那么一個人提著劍走了過去,貝貝本來想要跟過去,卻被荊紫煙阻止了。

        “讓他爽一下吧。不然,他就要發泄在你們頭上了。”

        貝貝立刻重新坐下,輕嘆一聲,看著遠處重天門的人,眼神中滿是憐憫。

        荊紫煙嘴角牽動了一下,“什么人啊你。”

        貝貝展顏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好人唄。”

        娜娜別過頭去,肩膀一抽一抽的。自從來了唐門之后,她的笑容都不知道比以前多了多少。

        “你們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重天門為首的一名中年人看著大步而來的季絕塵沉聲喝道。

        季絕塵手提審判之劍,在前行的過程中,整個人的氣質都在發生著奇妙的變化。他就像是在與周圍的環境同化著似的,但卻并不是環境同化了他,而是他同化了環境。

        周圍所有的一切都變得無比的安靜,就連原本的蟲鳴鳥叫之聲都消失了。甚至分明多彩的世界,在他經過之后,都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灰色。

        這種感覺令重天門為首的兩名中年人臉色都變得嚴肅了起來。

        季絕塵終于停下了腳步,“打倒我,要么,我打倒你們。”一邊說著,他手中的審判之劍就揚了起來,雙手握住劍柄,將這柄強大的八級魂導器緩緩高舉過頭。

        一層奇異的光澤從劍柄處向上延伸,兩黃、兩紫、兩黑,六個魂環從季絕塵腳下迅速升騰。但這些魂環在下一刻卻完全變成了灰色,亦如他整個人也是如此。

        劍癡領域:寂。

        這一層灰色,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向外擴展著。周圍的一切也在以驚人的速度變成灰色。

        躺在王冬兒大腿上睡的香甜的霍雨浩終于睜開了眼睛,臉上流露出一絲欽佩之色,“季兄的領域,越來越圓融了。”

        這邊起了爭斗,天甲宗的人自然不會看不到。韓戰虎此時已經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盯視著這邊。

        當他眼看著季絕塵單人獨劍走向重天門,并且釋放出足足有六個魂環的時候,也是臉色微微一變。雖然季絕塵看上去應該是不止二十歲了。但也絕對超不過三十歲啊!在這個年紀就擁有魂帝級別的修為,絕對可以說是同年齡人中的佼佼者。更何況,當季絕塵舉起審判之劍,身上魂環竟然都變成灰色的時候。韓戰虎的眼神也變得凝重起來。

        身具異象,必有異能,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

        重天門那些人自然也不會任由季絕塵宰割,年輕的迅速向周圍散開,那兩名中年人也是各自釋放出自身的魂環。和季絕塵一樣,也都是六環魂帝級強者。但他們的魂環顏色,可就要差一些了。

        兩名中年人,一個是三黃、三紫的魂環搭配,另一個則是三黃、兩紫、一黑。這兩人顯然也不是第一次配合了。三黃、三紫那位魂蹈速后退,同時,一門魂導炮已經被他扛上了肩膀。身上魂環交替閃爍,他的魂力波動頓時以驚人的速度增強著。這分明是一位十分正統的魂導師。

        另外一名中年人則是站在原地沒動。鏗鏘聲中,一身厚重的鎧甲就出現在了他身上。鎧甲黝黑之中帶著點點銀光,顯然是用特殊金屬制作而成。這包括頭盔的鎧甲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覆在內。不僅如此,這位魂帝級別的近戰魂導師手中還多了一面重盾。

        重天門顯然是一個魂導師宗門,除了這兩名中年人之外,其他人也都是各自釋放出自己的魂導器。那位先前挑釁叫囂的風凌胖子,也是一身重鎧,一面重盾。而且,他的鎧甲看上去似乎比那位中年人還要好一些。只不過,他身上的魂環卻只有四個。再加上手中重盾,把自己保護的像個烏龜殼似的。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怕死。

        “轟——”一團強烈的白光驟然從那名退后的中年人魂導炮中爆發而出,正所謂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季絕塵如此強悍的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且還是最佳魂環配比的魂帝級強者,這兩位重天門帶隊的中年人可是絲毫不敢大意。這一炮,也同樣是試探性攻擊。其他重天門的弟子們散布在周圍,雖然都取出了魂導器,但卻并沒有一起發動攻擊。

        季絕塵可不是一個人在這里啊!還有那么多正在休息的同伴,當這些重天門弟子看到他六環魂帝級修為的時候就有些傻眼了。在他們這些人中,除了帶隊的兩名中年人是六環以外,其他人最多的也就是四環,甚至還有一些是三環的。手中魂導器到是還算精良。

        季絕塵站在原地,手中審判之劍前斬,他的動作依舊是那么的簡單直接,審判之劍驟然變成了一片漆黑,極其準確的斬中在那枚魂導炮彈之上。

        發炮的中年人明顯愣了一下,面對魂導炮攻擊不但不閃躲,反而硬碰?這是什么節奏?要知道,他肩膀上扛著的,也是一件五級魂導器啊!爆炸力相當驚人。

        但是,就在下一刻,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漆黑的長劍與白熾的炮彈形成鮮明對比,但也就在雙方接觸的一瞬間,那枚魂導炮彈顯示輕微的停滯了一下,似乎是想要爆開,但就在下一瞬,它竟然被那長劍中蔓延而來的黑色悄無聲息的吞噬了。甚至連一點能量都沒有爆發出來。

        季絕塵似乎對這一切早已成竹在胸,左腳跨前一步,依舊是雙手握劍,橫斬!

        先前的漆黑,瞬間變成了刺目的明亮,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仿佛變成了一顆金色的太陽一般,向外綻放出的強烈光明令所有重天門弟子的視覺瞬間失去。

        悶哼聲中,金光收斂。那手持重盾,擋在前面的近戰魂導師,已經偏離了之前的位置。足足倒退出三米之外。

        季絕塵靜靜的站在他先前所在的位置,手中審判之劍已經重新變為了暗淡無光的樣子。

        “鏗!”一聲脆鳴從那退后的魂帝級魂導師身上響起。緊接著,震撼全場的一幕出現了。

        一道金光瞬間從他手中盾牌上綻放,然后就像是龜裂一般向周圍延伸,伴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那厚重的盾牌居然變成了一堆廢鐵墜地。不止如此,蔓延的金光還出現在了他那身重鎧之上,從面罩開始,一直向下延伸,整個前身的厚重甲胄,全部破碎、墜落。但詭異的是,人卻是一點傷勢都沒有。

        在這片空地上,此時足有近四十個人,可就在這一剎那,整片空地都出奇的安靜。就連蟲鳴鳥叫聲都在那灰色的劍癡領域中毫無動靜。灰色似乎在無盡延伸,重天門所有人,全部被覆蓋在內。

        季絕塵的目光依舊冰冷,但此時卻多了幾分失望之色。輕輕的搖了搖頭,轉過身,將審判之劍扛在肩膀上,朝著唐門這邊走了回來。那片死寂的灰色也如同長鯨吸水一般跟隨著他一同回歸。他本就極為英俊,在這短暫的戰斗中,那冷峻的風華更是震撼全場。

        劍癡只是劍癡,為劍而生,為劍而戰,卻并不是劊子手。更何況,那瞬間的控制,也正是他自身的追求。至于那些重天門弟子,在他眼中,還不夠資格讓他出劍。

        天甲宗的韓戰虎此時眼中滿是震撼,在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如果換做是我站在這個年輕人面前,面對他的劍,會怎樣?

        季絕塵的這種戰斗方式,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魂師不像魂師,魂導師不像魂導師。但卻出奇的強大。尤其是對自身力量的控制,更是妙到纖毫。他能展開對手的盾牌與甲胄,難道就不能斬開對手的身體嗎?

        但是,他沒有,沒有傷人。只是這一劍的威懾,卻令重天門所有人都像是瞬間變成了雕塑一般。

        風凌胖子此時只覺得兩股顫顫,胯下一陣濕意傳來。我、我剛才得罪的,這究竟是什么人啊?

        那釋放遠程攻擊的中年人快速上前兩步,來到同伴身邊,低聲問道:“師兄,你沒事吧?”

        他看到的,是自己師兄一片蒼白的臉色。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