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六十六章 醒轉、溫馨

    作者:唐家三少

        “雨、雨浩……,你終于醒了。”王冬兒再也忍耐不住自己內心的jī動。盡管她無數次告訴自己,等雨浩醒來的時候,自己不哭。但這個時候,她又怎么可能克制得住啊!

        猛的撲倒在霍雨浩身上,放聲大哭起來。多日的擔心與心疼,在這一刻全都化為了淚水傾瀉而下。

        霍雨浩重新閉上雙眼,他依舊很疲倦、很疲倦。傷勢終究太過嚴重了。盡管外傷已經都好了。但元氣大傷再加上體冇內魂力與寒冰元力的相互傾軋,熾熱陽泉的搗亂。都對他有著極大的影響。

        王冬兒足足哭了有一刻鐘,淚水沾濕了霍雨浩的胸襟,這才勉強止住。

        抬頭再看霍雨浩的時候,發現他已經閉上了雙眼,頓時有些慌了。趕忙擦擦自己的淚水,輕聲呼喚道:“雨浩、雨浩,你、你還好嗎?”

        霍雨浩有些困難的睜開雙眼,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給她。“我很好。你說話要算數啊!”經過了這幾分鐘的休息,他的精神也略微恢復了一點。

        王冬兒愣了一下,道:“什么算數?”

        霍雨浩微笑著道:“你說過,我只要醒了,你怎樣都愿意。還說要陪我睡覺。以后一直都是。說話要算數。”

        王冬兒破涕為笑,道:“你都這樣了,還惦記著這些。”

        霍雨浩勉強笑道:“這是我的幸福。我再睡一會兒。”說著,他重新閉上雙眼。

        王冬兒趕忙在他身邊躺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胸口,用自己的光屬性魂力把他胸前淚水造成的濕潤吸收。

        當霍雨浩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他的精神也明顯好了許多。王冬兒依舊像以前那樣侍候著他。當她為他擦身體的時候,已經有幾天沒有出現的羞澀。再次出現了。

        畢竟,人醒著的時候,和睡著的時候,那肯定是不一樣的啊!

        低著頭,王冬兒不敢去看霍雨浩,為他輕輕的擦拭著身體。

        “水溫可以嗎?”王冬兒輕輕的問道。

        霍雨浩微笑道:“挺好的。”

        “哦。”

        “冬兒。”

        “嗯?”

        “你很喜歡我的屁股嗎?都擦了六遍了。”

        “啊?”

        王冬兒俏臉大紅,趕忙收回毛巾,拿被子給他蓋上。

        “冬兒。”看著王冬兒俏臉上的羞紅,霍雨浩忍不住又叫了她一聲。

        “嗯。”王冬兒低著頭。那如同紅蘋果一般的俏臉上,羞紅更加濃郁了幾分。

        霍雨浩道:“我想吃藥了。有點餓了。”

        “哦。”王冬兒趕忙拿過藥瓶,將一粒丹藥送入自己口中。但是,當她下意識的抬起頭,湊到霍雨浩面前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他那有些火熱的雙眸。

        霍雨浩微笑的看著她,眼中滿是溫馨。

        當他眼看著冬兒如同一個小女人似的,收拾房間、侍候自己。那種感覺,令他內心充滿了感動。這就是他心中最完美的生活啊!有一個家冇,有一個愛著自己的妻子。以后還會有幾個可愛的孩子。

        妻子,只要一個就好了。絕不能像白虎公爵那樣濫情。如果不是他的濫情,媽媽又怎么會受那么多苦?

        “再不喂我。就都被你吃了。”霍雨浩似笑非笑的看著王冬兒。

        王冬兒閉上雙眼、紅著俏臉,將嘴湊過去,輕輕的把自己的丁香小舌送到霍雨浩口中,渡過藥液。但她的舌尖有些敏感。碰到霍雨浩舌頭的時候,明顯有些躲閃。

        霍雨浩輕輕一吸,就用自己的舌頭卷住了王冬兒忐忑的小香舌。王冬兒原本閉著的雙眼頓時瞪大了。

        “嗚嗚!”

        霍雨浩卻是吸住不放,輕輕的吸吮著。

        王冬兒趕忙又閉上雙眼。她不敢掙扎,唯恐弄疼了他。

        這一吻。一直吻到兩人呼吸都變得急促才停下來。

        王冬兒坐直身體的時候,已是鼻息咻咻,微嗔的瞪視著霍雨浩,“你好壞,你舌頭都能動了,自然也能吞咽,下次自己吃。”

        霍雨浩嘿嘿一笑,道:“不對吧。你答應過要一直這樣喂我的。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哦。”

        王冬兒哼了一聲,“我幫你擦身上。”

        好不容易幫霍雨浩清理完身體換上干凈衣服后,王冬兒又開始幫他按摩身體肌肉。

        一邊按摩著,王冬兒問道:“雨浩。你究竟是從哪里知道我身上有暗傷的?”

        霍雨浩有些無奈的道:“秋兒真是多嘴啊!她不該告訴你的。冬兒,等我的傷好一點,就陪你回昊天宗。那相思斷腸草的使用方法不知道會不會關系到你的傷。還是讓牛天叔叔和泰坦叔叔來把關比較好。”

        王冬兒疑惑的看著霍雨浩,“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誰告訴你我有暗傷的?”

        霍雨浩搖了搖頭,微笑道:“你就別問了。反正相思斷腸草我也采回來了,一切不都很好嗎?”

        “很好?”一層水霧瞬間彌漫在王冬兒雙眸之中,看著躺在那里一動不動的他,眼看著淚水就要滑落。

        霍雨浩頓時慌了,“冬兒,不哭。你放心,我一定會好起來的,為了你我也要好起來啊!其實,我這次也沒有受多嚴重的傷。就是吧、就是吧……”剛醒過來,腦子還不算太清醒,編瞎話總要組織一下語言。

        王冬兒貝齒輕咬下唇,“別說了,我什么都知道了。王秋兒都告訴我了。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隱約能夠猜到。是不是那個錦囊?”

        霍雨浩沒有吭聲。

        王冬兒紅唇輕抿,小手緩緩攥緊,“大爹!二爹!你們……”

        霍雨浩感到氣氛有點不對,趕忙道:“冬兒,你別亂想啊!兩位叔叔也是為了你好。那相思斷腸草不是誰都能摘下來的,只有我才行。我去也是應該的啊!只要你能沒事就好。”

        “嗯。”王冬兒的嬌軀放松下來。沒有再說什么,微微一笑,道:“他們是我的大爹、二爹,我怎么會怪他們呢?好了,你才剛醒過來,少說話,先休息吧。我還沒將你醒來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呢。”

        霍雨浩道:“嗯,那你回頭先去告訴大師兄他們吧。他們忙著修煉,別讓他們來看我了。我這剛醒過來。什么都做不了。等我先恢復一些再說。”

        “好。我也是這個意思,還是先不要讓別人打擾你休養才好。你先躺著,我去把你的衣服洗了。”

        “嗯。辛苦你了,冬兒。”

        王冬兒輕輕搖頭,“這是我應該做的。你閉會兒眼。休息一會兒。”

        一邊說著,她端起裝有霍雨浩換下來衣服的盆,走到洗手間去了。

        關上洗手間的門,王冬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雙拳緊握,俏臉更是因為憤怒與痛苦而微微有些發紅。

        “大爹、二爹,你們、你們為什么要這樣對雨浩啊!難道當初在昊天峰上對他的考驗還不夠嗎?”

        王冬兒冰雪聰明。霍雨浩沒有多說,但她也能猜到幾分了。是那錦囊告訴了他那些,先不管自己身上是否有暗傷。就算是真的需要霍雨浩才能摘取那相思斷腸草,那么。以自己大爹、二爹的修為,為什么不能陪同他一起去呢?聽了王秋兒的講述,她已經完全知道落日森林中有多么危險了,在見到相思斷腸紅之前。霍雨浩就已經是多次遇險啊!

        霍雨浩絕對不傻,王冬兒知道。或許,他在位自己摘冇回那相思斷腸草的時候,冷靜下來,也已經猜到了大爹、二爹讓他去尋找相思斷腸草帶著一份考驗。可是,這份考驗也實在是太艱難了。如果、如果雨浩不能活著回來,我該怎么辦?

        深吸口氣,王冬兒看著面前鏡子中的自己,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從此以后,我再不是昊天宗的小宗主,我只是霍雨浩的妻子。雨浩為我付出的一切,我要用一生的愛去回報。”

        說完這句話,她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但眼神卻有些冷,“大爹、二爹,等我回去,再和你們算賬。你們祈禱雨浩能夠完全恢復過來吧。”

        某兩位正在喝酒的壯漢,幾乎是同時機靈靈打了個寒顫,酒都灑了出來……

        霍雨浩此時的心也很平靜,盡管身體狀態很差,但他現在真的很開心,也很平靜。

        能夠活著回來,能夠再見到冬兒,能夠將相思斷腸草帶給她,他已經十分滿足了。起碼,他還活著啊!

        我一定會好起來的。霍雨浩閉上雙眼,腦海中悄然浮現出一道身影,一道帶著凄然淚光的身影。

        秋兒!她,究竟是怎么救活我的?那時候,我分明感覺到,自己就要死了啊!

        心中的疑問,和那同樣絕色的身影,令他重新睜開雙眼。嘆息一聲,霍雨浩知道,自己欠王秋兒的又多了一份,如果沒有她,他是不可能活著回來的。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救了自己。

        救命之恩,還不止一次的救命之恩啊!秋兒,你這份情,我該怎么還?

        緩緩深吸口氣,霍雨浩立刻感覺到胸腹之間傳來一陣劇痛,為了不讓王冬兒擔心,他強忍著沒有呻冇吟出聲。

        放松身體,疼痛漸漸減輕,霍雨浩凝神內視,檢查起自己的身體狀況來。

        當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狀態時,整個人都有些驚呆了,甚至不禁苦笑著問自己,這還是我的身體嗎?

        他體冇內的情況,簡直就不能用一個壞字來形容了。用亂更為恰當。

        體冇內經脈的紊亂程度,就像是原本一團正常的毛線被散開后又糾結在一起。根本找不到頭緒。

        那一口熾熱陽泉,他沒有用魂力去抵抗,喉冇嚨、氣管,甚至是內臟,全都燒壞了。而在一股莫名力量的幫助下,這些燒壞的器官勉強修復,但是,因為修復的時候,沒有他自身的引導,長了個亂七八糟。五臟六腑都快粘連在一起了,經脈更是極為紊亂。在這些經脈中,還徘徊著不同的能量。有他自身的魂力,有那熾熱陽泉的火毒,還有雪帝弄進來的天地元力。怎一個亂字了得啊!

        從表面上看,他跟沒事兒人似的,可他體冇內的情況卻也只是能夠維持著不死而已。這還是那股神奇的力量護住了他體冇內最重要的器官,這才讓那些能量彼此不會產生沖突。否則的話,就算是有十個他,也早就爆體而亡了。

        這也太糟糕了。盡管霍雨浩的心態還算不錯,但這會兒也只能暗自苦笑。

        正是因為他體冇內情況太亂,莊老才沒有下手為他治療,他現在的情況,雖然混亂,但體冇內各種能量和那股守護著他的神奇能量,以及生靈之金所附帶的龐大生命氣息,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這才保證他還活著。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冒然治療,一個不好,就會給他送命。

        莊老在私下里已經跟玄老溝通過了。除非有奇跡發生,否則的話,霍雨浩恐怕是廢了。就算能夠活著,也很難再站起來,只能是保持著這個微妙的平衡。直到那股神奇力量什么時候消失,他的生命也將走到盡頭。

        對于這一點,目前也只有莊老和玄老兩個人才知道。哪怕是史萊克七怪的其他人,玄老都沒忍心對他們說。更何況,玄老也不相信霍雨浩就這么倒下了。這小子一向是擅長于創造奇跡的啊!

        該怎么辦呢?霍雨浩在短暫的苦笑無奈之后,開始想辦法了。正如玄老所想的那樣,他從來就不是個甘于被命運征服的人。

        體冇內那份平衡,霍雨浩也感覺到了。其實,他身體的混亂程度比莊老探察的還要厲害。別忘了,在他身體里本身就還有冰帝、雪帝和天夢冰蠶的力量。尤其是壓縮在魂骨中的那些極致之冰天地元力。還有小雪女吸收走的那一部分。如果這些爆發出來,他也一樣要完蛋。

        霍雨浩在短暫的思索之后,漸漸理清了思路。他首先告訴自己的就是,不能急。無論如何也不能急于求成。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