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六十四掌 熾熱心血,生死之間(中)

    作者:唐家三少

        全身充滿了極致之冰天地元力的他,就像是能夠引爆定裝魂導炮彈的引線一般,雙掌入湖的一瞬間,熾熱陽泉轟然炸響,熾熱的泉水沖天而起。那恐怖的氣息,甚至將沖過來的王秋兒都掀了個跟頭。

        霍雨浩全身都冒起了濃郁的水霧,那是極致之冰與極致之火在對抗的結果。而此時此刻的他,卻如癡如醉,對這一切都完全沒有感覺似的。就用他的雙手,緩緩掬起一捧熾熱陽泉的泉水,送到自己面前。

        大量的水霧,不斷從他雙掌中蒸騰而起。盡管有極致之冰護體,可此時的他,根本沒有半點保護自己的意思,他的雙手迅速起泡,就像煮熟了的蝦子一般通紅。

        “冬兒!我對你的愛,絕對沒有任何雜質。我一定會成功的。”跪在陽泉旁邊的他,就在幽香綺羅仙品以及萬千仙草、毒草的注視下,就在王秋兒只差一步就能抓住他的瞬間。仰起頭、抬起手。將那一捧熾熱的極致泉水送入了自己口中。

        一股火紅色瞬間從霍雨浩的頭部向身上蔓延,一層濃重的冰霧瞬間從他身上爆開,將王秋兒抓來的手彈開在外。

        霍雨浩沒有停頓,他的臉色已經是一片通紅,他整個人就像是喝醉了酒似的。但他卻依舊猛然回轉過神,激發了自己左腿魂骨的瞬間轉移。

        金光一閃,他竟然超水平發揮的傳送出遠程距離,重新來到了那黝黑色的大石頭面前。來到了那相思斷腸紅的面前。

        他的雙眼此時都已經變成了一片紅色,他整個人臉上卻有著一種滿足的微笑。只是這份滿足在他那通紅的面龐上,顯得有些詭異,但是,也有些神圣!

        “不要,你會死的。”王秋兒悲呼一聲,她也激發了瞬間轉移可她終究沒能像霍雨浩那樣突破自我的傳送到那么遠。一切都來不及了。她眼睜睜的看著,霍雨浩的右手,第二次拍擊在自己胸膛之上。

        眼看著那一口因為吞入熾熱陽泉而變得滾燙的心血從他口中狂噴而出噴灑在面前的相思斷腸紅之上。

        這一瞬,時間似乎已經定格,那么強悍的王秋兒,居然撲倒在地,淚水已經布滿了她的面龐。在這一刻,她已經完全無法想象自己所經歷的一切。但也同樣在這一刻,她覺得,自己的心,碎了。

        “霍雨浩、霍雨浩啊!”王秋兒輕聲悲呼著,悲呼著閉上了雙眼。

        霍雨浩的眼睛卻瞪得大大的瞪視著面前那株白色的小花,瞪視著自己的鮮血。

        冰、化了。兩次噴吐的血液悄悄的融合在一起,在悄悄的滲入到那小花之中。一層圣潔的光芒,靜靜的從那小花中散發出來將霍雨浩籠罩在內。

        它輕微的顫抖著,輕微的向上掙扎著。花瓣上那一抹代表著傷心的血絲居然敲敲褪去。

        盡管它看上去依舊是那么的纖弱,但是,就在它掙脫了烏絕石飛起的那一瞬,山谷之中,冰火兩儀眼周圍所有植物的花朵,包括幽香綺羅仙品、烈火杏嬌疏、八角玄冰草、奇茸通天菊這些仙品草藥在內全部閉合,全部低垂。就像是臣子們在向著自己的君王行禮一般。

        那朵小花,那朵白色的小花,靜靜的漂浮到了霍雨浩面前,靜靜的貼合在了他的面頰上,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愛人一般,散發著如玉光澤。

        霍雨浩癡了,他的眼神癡了。盡管他的雙手已經布滿水泡,并且正在潰爛。盡管他的口鼻甚至是七竅都在不斷的流出血液化為冰屑飛散但他依舊笑了,滿足的笑了。

        他張開嘴想要說話,可是,他的喉嚨,卻已經被那熾熱陽泉燙壞,只能發出沙啞的“呵呵”聲,只能勉強從他的嘴型上辨別出,他似乎在說。

        “冬兒,我成功了。”

        那朵白色小花就靜靜的貼合在他的面龐上,沒有掉落,如玉的光澤悄然閃爍,就像是要安慰著他充滿創傷的身體一般。

        霍雨浩的身體晃動了一下,險些摔倒。他勉強扭過頭,將目光看向了王秋兒。眼神中,充滿了懇求。

        王秋兒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在這一刻,無論她的內心有多么孤傲和悲傷,也完全說不出半句拒絕他的話語。

        “我、我答應你。”王秋兒泣不成聲的說道。

        霍雨浩的嘴唇動了動,一大口鮮血從他口中涌出,他的身體,終于緩緩傾倒,跌落在地。但哪怕是在倒地前的一瞬間,他依舊能夠勉強扭轉自己的頭,不讓有相思斷腸紅的那一面落地,生怕壓壞了那看似孱弱的小花。不,應該是怕壓壞了王冬兒生的希望。

        王秋兒一步一步,緩緩的走到霍雨浩面前。

        他的身體,不規則的倒在地上,鮮血依舊從口鼻處不斷的流淌而出。他的生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消失著。他的雙手潰爛,已經漸漸能夠看到骨頭。一股股濃烈的寒氣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在他體內膨脹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他、他要死了。他竟然要死了嗎?

        王秋兒的心在顫抖,她猛的回過身,回過身看向幽香綺羅仙品。

        “什么可以救他,可以救他。”她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吶喊著。一邊說著,她猛然抱起霍雨浩,飛也似的回到幽香綺羅仙品面前。

        幽香綺羅仙品的聲音中同樣充滿了悲傷,“他的傷太重了。他喝下的那口熾熱陽泉,已經燒壞了他的喉嚨、氣管,甚至是心脈。他根本就沒有調動體內的極致之冰來對抗熾熱陽泉。因為那樣,他將沒法噴出那口滾燙的心血。這真的是心血啊!他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類。他對愛的執著,絕不亞于當年的唐三和小舞。”

        “別說這些廢話了,能不能救他?如果他死了,我讓你們這里所有的一切為他陪葬。”王秋兒的俏臉上依舊帶著淚水,但在這一瞬間,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嚴驟然從她身上爆發而出。她那原本粉藍色的長發迅速變成金色,在腦后飛揚而起,粉藍色的眼眸也同樣是化為金色。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開始從她身上散發出來。金色也開始從她的身上向外蔓延,以驚人的速度蔓延著。將周圍的一切都染成了金色。

        植物們開始顫抖了,恐懼的情緒開始迅速蔓延。

        “停下、你先停下。”幽香綺羅仙品聲音顫抖著說道。

        王秋兒冷冷的道:“他死,我死,我們大家一起死。”金光停滯,從她口中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是那么的堅定。堅定的可怕。

        幽香綺羅仙品似乎有些呆滯的道:“他、他愛的似乎并不是你。”

        王秋兒冷冷的道:“這和我說的話有什么關系嗎?他愛不愛我并不重要,但是,就在剛才那一刻,我已經明白,我愛上了他。他既然能夠為她奉獻生命,那么,我也可以為我愛的人而奉獻。你,有沒有辦法?如果你沒有,我有。但是,我的辦法如果用了,你們,都要死。”

        幽香綺羅仙品嘆息一聲,道:“本來,是沒有的。但是,既然你這么愛他,或許,還有一線機會。除非你能……”

        ……

        史萊克學院。

        海神湖上海神島。海神島上海神閣。

        黃金樹散發著柔和的生命氣息,但在這柔和的氣息之中,卻有著一絲不同。

        王冬兒靜靜的坐在霍雨浩的房間之中,窗戶是打開著的,讓她能夠看到外面郁郁蔥蔥的植被。可此時此刻,在她眼眸中的一切卻似乎都是灰色的。

        在這里,她已經坐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紋絲不動。

        過去的十天時間,她和伙伴們找遍了史萊克學院方圓百里,找遍了史萊克城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搜索了星斗大森林的一片范圍。

        可是,卻依舊沒有他的半分消息。

        王冬兒的雙眼是有些紅腫的,她已經不知道哭過幾次。

        當她最初發現,他是和王秋兒一起消失的時候。她的心中除了一片冰冷之外,更充滿了憤怒。他、他背叛了我嗎?不,我的雨浩不會的。這兩個不同的念頭,不斷在她內心傾軋著。

        牛天恐怕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當初他給王冬兒的錦囊,也成為了對她的一份考驗。一份令她痛不欲生的考驗。

        最初的憤怒與冰冷,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發生了變化。憤怒變得越來越強烈了。她恨不得立刻找到他,抓住他的胸襟,問他,你為什么要離開,為什么要和王秋兒一起離開。難道真的是我不夠好,她真的比我更愛你嗎?

        憤怒,甚至曾經險些令王冬兒失去理智。

        可是,當憤怒褪去之后呢?憤怒退卻之后,她心中剩余的,只有濃濃的恐懼,

        在這次之前,她從未想到過,有一天自己會失去霍雨浩。可是,真的失去了,她發現,自己已經不能沒有他。沒有他的日子,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灰色。

        變得暗淡無光。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