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六十四掌 熾熱心血,生死之間(上)

    作者:唐家三少

        幽香綺羅仙品哼了一聲,道:“你真的不要我的仙丹?”

        霍雨浩微笑道:“如果我以后有需要,一定會來向你求取的。謝謝你,幽幽。”

        幽香綺羅仙品哼了一聲,道:“那你就趕快去吧,我看你也要待不住了。”

        可不是么,從史萊克學院出來已經有一周的時間了,霍雨浩雖然明知道王冬兒那體內的暗傷不會有事,但卻依舊心急如焚。為了能夠更好的準備獲得那相思斷腸紅,他必須要做足準備,不能讓自己的心神有半分偏差。否則的話,一旦失敗,那么,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啊!這才是他最怕的。

        淡淡的光芒閃爍,霍雨浩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神光,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光芒每一次閃爍,空氣都會輕微的扭曲一下。

        他沒有急于來到相思斷腸紅面前,而是站起身,遙望著遠方,那屬于史萊克學院的方向。

        漸漸的,他冷靜的眼神開始變得柔和起來,在他眼底深處,只有一道身影。他的嘴角處開始有了一絲微笑。他回想著自己第一次見到王冬兒的時候。

        那時候的她,是那么的驕傲啊!她分明是個女孩兒,卻要女扮男裝,難怪她會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

        一起學習、一起修煉,一起擁有武魂融合技,一起施展那璀璨中的凋零、黃金之路。

        一路走來,一路相伴、一路彩虹。

        在那美麗清澈的海神湖上,在那場海神緣相親大會之間。

        她的女兒身終現。海神湖上海神緣,從一見鐘情到再見傾心,再到三生有緣,終成百年好合。

        冬兒,你終于是我的女友。是我笨,我真的好笨,直到那一刻,我才能真正肯定你的女兒身。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在你心中,我并不是兄弟、不是伙伴,而是……

        冬兒,我好傻,對不對?在你心中,我一直很傻、很笨。可你就是喜歡上了我這個傻瓜加笨蛋。以你昊天宗少宗主的身份,你有無數選擇的可能,以你那光之女神的容顏,更是能夠傾倒眾生。

        可你卻選了我,選了我這個相貌普通,剛入學時甚至是全班最差的家伙。

        冬兒,為了我,你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多。你心中承受著怎樣的壓力啊!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哪怕牛天叔叔和泰坦叔叔曾經對我那么質疑的時候,你也義無反顧的站在我身邊。

        你是我的女神,是我用一切去守護的女神,我的人、我的心,還有我的靈魂,都已經屬于你。冬兒,我愛你。

        腦海中,浮現著光之霓裳中翩翩起舞的身影,霍雨浩帶著滿足的微笑,他動了。

        他一步步,向著前方走去,此時此刻,他的精神與靈魂似乎已經迷失,迷失在自己的感情世界之中。在他的眼神之中,只有那濃濃的愛意。

        王秋兒就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在這一刻,她已經明白,自己恐怕這一生都無法像那個女人似的進駐這個男人的內心了。

        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她哭了,她哭的很傷心。在遇到他之前,她從未想過自己會為了一個男人而哭泣。可她現在真的哭了,就為了那個執著的傻瓜。

        短短七天時間內,這個傻瓜已經有數次面對生死危機,可他都闖過來了,就憑借著那份對愛的執著,他闖過來了。他對她的愛,竟然深刻如此。為什么,讓我那么晚才遇到他?

        王秋兒哭了,她哭的很傷心。在這一刻,她再沒有黃金龍的霸道與強悍,有的,只是一名少女失去心愛之人的痛苦與悲傷。

        霍雨浩繼續向前走著,幽香綺羅仙品并沒有幫他,但那一株株早已擁有了智慧的植物卻像是感受到了他內心深處安份至愛一般緩緩向兩側分開,為他讓開了一條通路。

        終于,他來到了那塊黝黑的大石頭面前,來到了那看上去孱弱的仿佛一陣風都能吹倒的白色小花面前。

        白色的花朵形如牡丹,但卻比牡丹更要單薄。它沒有香味兒,沒有其他任何的裝飾,甚至連一片葉子都沒有。有的,只是那一抹淡淡的血紅,充滿了悲傷的血色。

        相思斷腸草、相思斷腸紅。只為至愛而生,為至愛而去。

        仙草中的神品,同樣有著十萬年境界的它,卻并沒有屬于自己的智慧和魂獸的力量。并不是它不可以進化,如果它選擇進化,那么,它必將成為這所有仙草之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但是,它沒有,因為它不愿進化。它想要的,只是默默的守護著那一份對愛的執著。就像當年的書生、曾經的小舞那樣,靜靜的等待著有緣人的到來,一旦決定,那么,它就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這,就是相思斷腸紅對愛的那份執著。

        停下腳步,霍雨浩低著頭,默默的看著白色小花上的那一抹殷紅,淡淡的光芒閃爍,在那殷紅之上,似乎真的有鮮血在流淌似的。

        “冬兒、冬兒。等著我,我馬上就回去。”帶著那一腔摯愛,霍雨浩緩緩抬起頭,一層淡淡的金光緩緩在他身上升騰而起。奇異的是,那金色的光芒竟然在出現后呈現火焰狀的的輕微波動著。就像是他在燃燒著自己的生命一般。

        霍雨浩的精神之海,就在這一刻劇烈的波動起來,純粹的精神波動,漸漸令精神之海化為平滑的冰之海洋。一道金色身影,就那么在冰之海洋中翩翩起舞。濃濃的愛意,伴隨著那光之女神的身影,在他心中蔓延。

        王秋兒呆滯的看到,在霍雨浩背后,伴隨著那金色光焰的升騰,居然出現了一個和王冬兒一模一樣的身影。是的,盡管相貌一樣,可她卻可以肯定,那必然是王冬兒,而不是她王秋兒。

        就連氣質、氣息,以及每一個眼神,都和王冬兒那么的神似。她也在笑,在溫柔的微笑。就像是在感受著什么似的,靜靜的懸浮在霍雨浩背后,和霍雨浩自身散發出的金色光焰交映生輝。

        此時最為震撼的,是從霍雨浩體內鉆出來,化為戒指的天夢冰蠶,它目瞪口呆的看著霍雨浩背后那王冬兒的身影,喃喃的自言自語道:“有形無質,他、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將一切集中與愛戀之中,極致于愛,幻化成神。精神化焰,有形無質。他居然就這么真正的進入到了有形無質的境界之中。他那君臨天下從此不復存在了,有的,只是他這自己領悟的光之女神啊!”

        是的,霍雨浩的精神力進化了。就像極致于劍的季絕塵那樣,他也找到了自己精神與魂力融合的那條真正道路。不再是君臨天下,君臨天下下是穆老所創,但卻并不是他真正的路。君臨天下引領著他走上坦途,這一刻,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的那條路。路的名字,就是他的愛人,就叫做:光之女神。

        反掌一擊,霍雨浩的右手,重重的拍擊在自己的胸口處。

        “哇——”的一聲,一口帶著冰藍色的血液狂噴而出,噴灑在相思斷腸紅表面之上。

        頓時,那相思斷腸紅劇烈的顫抖起來。而霍雨浩背后的金色身影也是瞬間淡化、消失。

        他死死的盯視著面前這株仙草中的神品,盯視著那能夠帶給王冬兒重生的極致愛之仙草。

        這一口心血,充滿了他對王冬兒的濃濃愛意,那一掌毫無保留的拍擊,此時甚至已經令他體內壓制著的極致之冰天地元力瘋狂肆虐,沖擊著他的經脈。

        可是,對這一切,霍雨浩就像是全無所覺一般,只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那落在相思斷腸紅花瓣上的鮮血。

        他的目光下一刻呆滯了。因為他吃驚的看到,自己的血液竟然凝結成了冰,受到極致之冰天地元力的影響,它們根本就沒有融合到相思斷腸紅之中。而是凝結成冰,靜靜的停止在花瓣之上,沒有滲入其中。

        “不……,不,不能這樣。”霍雨浩慌了,在前一刻臉上還滿是對愛憧憬微笑的他慌了。

        怎么辦?我該怎么辦?居然會這樣,我的心血竟然凍結住了。不能這樣、不能這樣的。

        猛然間,他轉過身,飛也似的跑向冰火兩儀眼方向。腳下植物迅速分開,讓開路給他。

        “霍雨浩,你干什么?”幽香綺羅仙品和王秋兒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因為他們眼睜睜的看著,霍雨浩竟然向那熾熱陽泉沖去。在他們看來,霍雨浩,竟然失敗了,沒有摘下那相思斷腸紅的他,似乎要瘋狂了一般。

        霍雨浩的速度太快了,等王秋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沖到了那熾熱陽泉面前。毫不猶豫的跪倒在那充滿了熾熱之力的陽泉面前。竟然將他的雙手,同時探入那極致之火凝聚的熾熱陽泉之中。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