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五十九章 幽幽

    作者:唐家三少

        這一次,懸浮在粉紅色大花前方的火紅色花朵動了,它輕輕一轉,就將那冰藍色光暈接了下來,冰藍色光芒隱沒,而這朵火紅色的花卻只是暗淡了幾分而已。

        要知道,雪女發動的攻擊雖然不強,但那也是極致之冰啊!被這樣輕而易舉的接下來,可想而知,那紅色湖水的溫度有多么可怕了。那必然是有著極致之火高溫的存在。

        就在這時,那粉紅色大花似乎被激怒了,它所有的花瓣都輕微的震顫起來,然后緩緩律動,作出向上托舉的樣子。

        緊接著,霍雨浩就張大了嘴,駭然看到,在這粉紅色大花背后,一朵朵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紅色湖水花凝結而成,只是一會兒的工夫,竟然有千百朵之多,密密麻麻的散布在那粉紅色大花背后。

        天啊!這家伙竟然能夠操控那古怪的湖水。

        霍雨浩可不認為自己同時應對這么多極致之火會有什么好下場,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要跑路。可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溫和的女聲卻清晰響起。

        “人類。能夠來到這里是你的幸運,但如果你再試圖挑釁于我,那么,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霍雨浩原本已經充能準備爆發的魂導推進器驟然停下,他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朵粉紅色大花,喃喃的道:“你、你會說話?”

        會說話的魂獸霍雨浩見過,但會說話的植物。他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金光一閃,王秋兒就已經來到霍雨浩身邊。一把拉住他的手。俏臉上滿是緊張之色,“十萬年植物系魂獸。準備跑。”

        是的,十萬年,一般情況下只有十萬年修為的魂獸才能會說人類的語言。霍雨浩當初曾經見過的三頭赤魔獒就能說人言。可眼前這朵奇異的大花居然也可以,這就意味著,它很可能會是十萬年植物系魂獸啊!

        無論霍雨浩和王秋兒對自己有多么自信,也絕不會認為自己能夠和十萬年魂獸相抗衡。

        十萬年魂獸,那是等同于人類封號斗羅層次的強悍存在。一些特別強大的十萬年魂獸甚至而已和超級斗羅抗衡。這下。可真的是撞中鐵板了。

        “我可不是十萬年魂獸。”粉紅色大花的花瓣略微開合,聲音依舊溫和,聽起來給人的感覺十分舒暢。

        “嗯,你身上有和冰眼類似的氣息,難怪能夠破開外面的碧磷毒陣來到這里。”大花喃喃的說道,語氣中似乎還流露著幾分興奮。

        霍雨浩和王秋兒的魂力已經完成了溝通,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神中的驚訝。這分明是十萬年魂獸的大花卻說自己不是,而且,聽它的語氣十分溫和,并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意思。

        霍雨浩何等聰明,立刻試探著問道:“前輩您好,我們是誤打誤撞來到這里的。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并不是有意冒犯。還請前輩原諒。”

        “唔。原來是這樣啊!那也沒什么啦。就原諒你們吧。”粉紅色大花很好說話,話音一落,先前飄蕩在空中的那些火紅色花朵全都重新落回紅色湖泊之中隱沒不見了。霍雨浩和王秋兒之前所面對的壓力也在頃刻間蕩然無存。

        眼看這粉紅色大花很好說話,霍雨浩警惕不減,再次問道:“前輩。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您既然能夠口吐人言,為什么說自己不是十萬年魂獸呢?”

        粉紅色大花道:“這里是冰火兩儀眼。那個人說,這里是人間三大聚寶盆之一呢。你們既然是誤打誤撞來到這里的,那就快走吧。你們運氣好,這是碰上我了。如果碰上那些脾氣不好的家伙,它們可就會直接將你們殺死做肥料了哦。不過,好多年都沒有人類來過了呢,見到你們,我很高興。快和我多說說話。說不定,我考慮給你們點好處。”

        霍雨浩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因為他驚訝的發現,這個攻擊性不強,也很好說話的粉紅色大花,竟然有點嘮叨的特質。

        “好啊!那我就陪前輩說說話吧。在您周圍這片空地,都是安全的范圍吧。前輩,還沒請教,您叫什么名字?”

        大花歪了歪,就像是人類在外頭思考似的,道:“那個人說我是仙草,管我叫幽香綺羅仙品。你就叫我幽幽吧。嗯,這個名字好聽吧。是不是很好聽?”

        “嗯,好聽、好聽。”霍雨浩趕忙順著大花的話說下去。心中卻在暗暗思附,幽香綺羅仙品,看來,它應該也是一種仙草了?仙品草藥。進化成為植物系魂獸的仙品草藥。

        “前輩,您還沒告訴我,為什么您說自己不是十萬年魂獸呢?”霍雨浩立刻又問道。

        幽香綺羅仙品“嘻嘻”一笑,道:“那是因為我并沒有活十萬年啊!我才一萬歲呢。還是一萬零幾歲,有些記不清楚了呢。”

        霍雨浩身邊的王秋兒突然脫口而出,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才只有一萬歲?一萬歲的話,你甚至還沒有進化成為植物系魂獸擁有靈智吧?可你現在卻已經會說話了。”

        幽幽明顯有些得意的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我雖然不是十萬年魂獸,但我自身的能力卻已經達到了那個層級啊!在我們這里,因為冰火兩儀眼的滋養,所有植物生長一天,都相當于外界生長十天。所以,我雖然才只有一萬歲,但卻可以相當于十萬歲的嘛。你們這些人類也好笨哦。”

        震撼!幽幽說的輕松,但聽在霍雨浩和王秋兒耳中,它的話卻充滿了震撼。

        在這里生長一天,相當于外界十天。植物系魂獸十倍的成長速度,這是一個多么可怕的數字啊!也就是說。這里的植物系魂獸數量比他們想象中恐怕還要更多,也更加可怕。正像幽香綺羅仙品所說的那樣。他們先來到這里,運氣真的很好。不,應該說是牛天在信中的指點救了他們。如果換另一個地方,要是遇到一位脾氣暴躁的十萬年植物系魂獸,他們恐怕就要完蛋了啊!

        “喂,你們怎么不說話了?你們倒是說話啊!快陪我聊天,不然,我可不保護你們了哦。沒有我的幽香保護。單是這里各種植物的氣息以及冰火兩儀眼的氣息,就會傷害到你們了。”

        霍雨浩心念電轉,突然有了決定。他向著幽香綺羅仙品躬身行禮,道:“對不起,幽幽。剛才我騙了你,我向你道歉。其實,我們并不是誤打誤撞來到這里的。而是特意找來的。是有人讓我來這里拿一本書,你見過那本書么?”

        幽香綺羅仙品的大花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啊、啊、啊!原來你竟然是那個人派來的。竟然是那個人啊!他還好嗎?好久都沒見到他了,他也不來看看我們大家。真是的、真是的。”

        說實話,霍雨浩不知道它說的那個人是誰,究竟是王冬兒的父親還是牛天呢?

        “他、他應該還好吧。那本書真的在你這里嗎?”霍雨浩繼續試探。

        “嗯。是的。在呢。”幽香綺羅仙品中央的紫色花蕊輕微律動,一本看上去古色古香不知道用什么材質制作而成的書浮現了出來。

        霍雨浩心中大喜。牛天叔叔所說果然都是真的,只是沒想到,那本書竟然是被一只十萬年植物系魂獸收藏著。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昊天宗竟然真的這么強大么?

        盡管他還不知道這里都有什么植物,但他卻完全可以肯定。在這山谷之內,絕對是充滿了天材地寶啊!任何植物都能有著十倍的生長速度。那是什么概念?

        “幽幽,能把它給我嗎?謝謝。”一想到有可能為王冬兒帶回救命仙草,霍雨浩的情緒也不禁有些激動起來。

        “不行呢。我都保存了一萬年了,哪能那么容易就給你呢。”幽幽很是不舍得的說道。

        “一、一萬年?”霍雨浩呆住了。他突然發現,幽幽空中所說的那個留下書的人,似乎并不是牛天,也不是冬兒的父親。那會是誰?一萬年啊!一萬年前就將書留在這里?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都一萬年了。那個人說,這本書只能留給他的后人,留給有緣人。而且,他的后人必須要經過考驗,才能拿到這本書呢。所以,你想要拿到的話,必須要做兩件事,證明自己是他的后人,然后經過考驗。就可以拿走了。”

        霍雨浩疑惑的道:“那我怎么來證明呢?”

        幽香綺羅仙品的聲音突然變得嚴肅起來,道:“要證明的話,會有危險哦。如果最終你沒能證明成功。那么,你可能會死的。這是那個人留下的規定。他說,這里是世外桃源,絕不能讓不好的人類知道。如果有人冒充他的后人,那就必須要死了。我不會殺你的,但其他那些家伙就很難說了。你確定你要證明自己是他的后人嗎?”

        霍雨浩心頭一緊,他明白,幽香綺羅仙品說的是實話,而在這個到處都有可能是植物系魂獸的地方,如果這些植物系魂獸真的全力以赴對付他,恐怕他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這個時候,霍雨浩的冷靜就顯現出寶貴的地方了,他略作思考后,道:“幽幽,能不能告訴我,要如何才能證明我是他的后人。是有人指引我來這里的,但我是不是他的后人,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死,所以,我能不能先知道要如何來測試我是不是他的后人。這樣我也多少有些把握。”

        “嗯,好吧。測試你是否是他后人,是要讓你吃一種藥草。如果你吃下去以后,沒死。那就證明你是他的后人,如果死了,那就證明不是。”

        “啊?”霍雨浩萬萬沒有想到,測試竟然是這樣的。這完全沒有任何線索啊!冒然吃下一株藥草,這要是死了,就實在是太冤枉了。

        “是什么藥草呢?”霍雨浩向幽香綺羅仙品追問道。

        幽香綺羅仙品搖了搖自己的大花,道:“這我就不能告訴你了。反正你如果決定要測試,我就把它拿給你吃。”

        “不行!不能吃。”王秋兒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道,同時一把抓住霍雨浩的手臂,眼中滿是焦急。

        霍雨浩扭頭看向她,眼中流露著復雜的光芒,“秋兒,有很大可能我會成功的。雖然我不知道這后人的說法是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萬年前留下這本書的人是誰。但是,只有得到這本書,我才能找到可以救活冬兒的仙草。牛天叔叔指點我來到這里,我相信他不會害我,他一定是認為我就是留書之人的后人,所以才讓我前來的。所以,我至少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不會有事。”

        “不行!絕對不行。”王秋兒斬釘截鐵的說道,“五成?另外五成就是送命,你知不知道?就這樣白白死了,你覺得值得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這里的藥草,沒有一種是簡單的。我自問對植物系魂獸還有一定研究,但這里的植物,我卻有超過三分之二都不認識。你根本沒有五成存活的幾率,恐怕連三成都沒有。萬一你死了,我……”

        王秋兒說到這里,她卻發現,霍雨浩似乎并沒有在認真聽自己的話。他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茫然,視角朝著斜上方。似乎在想著些什么。

        是的,霍雨浩是在想,在想王冬兒。

        在他腦海中,不斷出現著自己從認識王冬,到后來王冬變成王冬兒的過程。

        曾經高傲的室友到最好的伙伴,一起修煉、一起學習,一起遲到被周漪老師罵……

        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上,他們一起共抗強敵,一起為了史萊克的榮耀而拼搏……

        海神湖上海神緣,光之霓裳,她早已深深地刻在他的內心深處。

        其實,他早就有點感覺到她的不對了,再次重逢,他本就想要探究她的性別。還沒等他去探察,她就已經在那海神緣上告訴了他自己的女兒身。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