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五十七章 碧磷七絕花

    作者:唐家三少

        實際上,霍雨浩心中又何嘗不忐忑呢?王秋兒的身體抱起來比想象中還要柔軟許多,當然,柔軟只是持續了一瞬間就變成了僵硬。他也很怕王秋兒會突然發飆,但她冷靜的話語,無疑令霍雨浩心神大為放松了。真是個聰明的姑娘啊!霍雨浩心中暗暗感嘆。

        點了點頭,霍雨浩雙眼閉合,額頭上,金光閃過,命運之眼徐徐開啟。他沒有再向前移動,而就是站在原地。永凍之域帶來的極寒是能夠維持一段時間的,這讓周圍毒瘴的侵襲會慢一些。

        他先前的判斷完全正確,冰與火,對瘴氣都有著相當不錯的限制和破壞作用。可惜,他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足,如果他已經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那么,說不定他全力施展雪舞極冰域,就能大范圍的帶來一場暴風雪,真的去摧毀一部分瘴氣。如果能夠長期在這邊進行這種掃蕩的話,用不了太久,他就能讓這里的毒瘴消失。到時候只要找到源頭,這片大自然形成的災難之地也就不會再吞噬生命了。

        淡淡的光芒閃爍,霍雨浩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冷意,額頭上命運之眼金光閃耀,在王秋兒的武魂融合輔助下,他的命運之眼威能幾乎是幾何倍數的提升。

        同樣是武魂融合,王冬兒帶給他的是更全面的提升,而王秋兒帶給他的,則是一種近乎于爆發性的增強。主要就體現在力量和精神力上。就像兩人的武魂融合技也那么單純一樣。

        如果說王冬兒與霍雨浩的武魂融合是面的提升,那么,王秋兒和他在一起就是點的提升。提升方向不同。妙用也有所不同。而此時,對于極限探測來說,顯然王秋兒的這種爆發性作用更強。

        霍雨浩全力催動命運之眼,一道強烈的金光驟然從他那豎眼中電射而出。金光悠遠、深邃,哪怕是王秋兒都此時都不敢直視他那燦金色的眼眸。

        景物在精神探測中迅速掠過,霍雨浩的頭部也開始緩緩轉動,搜尋著。就連他自己都已經開始震驚于探測的距離了。他吃驚的發現。自己的思感竟然很快就超越了五公里的極限,向著更遠的方向搜尋。盡管魂力下降的速度也很快,但這種超遠距離的探測無疑會給他節省太多、太多的時間。

        增幅竟然會這么強?似乎比上次在星斗大森林的時候還要增加了許多啊!這個念頭在霍雨浩心中一閃而過,下一刻,他的目光瞬間凝滯了。豎眼金光迅速消失,重新合攏,在一道金光閃過后閉合、消失。

        “怎么樣?”王秋兒低聲問道,她似乎也顯得有些疲憊。畢竟,消耗的不只是霍雨浩一個人的精神力。

        霍雨浩眼中異彩連連。道:“應該是找到目標的準確方向了。那邊的毒瘴有變化。似乎毒性更強。而在那片毒瘴之后,我看到了厚實的毒云下沉,很可冇能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山谷。快走。”

        一邊說著。他拉著王秋兒的手朝著自己剛剛尋找到的方向快步飛奔。

        有了目標,速度自然也就放開了。霍雨浩不惜耗費魂力也將自己的魂導護罩提升到了最強的程度。將毒瘴完全阻擋在外。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那個方向前進著。

        剛才他的極限探測距離已經超過了七公里,而他發現的目標也正好是在那個范圍的盡頭。

        七公里,哪怕是在這充滿劇毒的地方,對于霍雨浩和王秋兒來說,也不過就是一刻鐘的工夫而已。

        第二個奶瓶已經在王秋兒手中了。終于,遠遠的,他們看到了一片和先前不同的世界。

        那事兒一片碧綠,一片驚人的碧綠。

        碧綠色的光澤遍布大地,一株株碧綠色的植物看似凌亂,但卻完整的鋪在了大片、大片的土地上。淡淡的碧綠色霧氣向上蒸騰,再逐漸向外擴散開來。

        “這是什么植物?”霍雨浩不敢冒進,停下腳步,眼中充滿了震驚。

        這些碧綠色的植物一直向兩側延伸開來,它們并不高大,大約只有半米左右高度,每一株碧綠色的植物都有九片奇形怪狀的葉子,這些葉子有點像是人手,但卻有七指,有一些體積較大的,甚至是九指。而在它們的頂端,則綻放著一朵朵碧綠色的大花。那些碧綠色的霧氣,就是從這些大花的花蕊中散發出來的。它們緩緩向外擴散,然后就融入到那些七彩毒瘴之中。

        這里的七彩毒瘴,綠色都占據了很大成分。

        目光向更遠處眺望,憑借著驚人的目力,霍雨浩能夠看到,大片的瘴氣毒云就在這些碧綠色植物背后。它們緩緩向下方沉積,但其濃郁程度似乎一點都不比之前天空中的要少。

        難怪先前在空中沒有觀察到,原來這里最為濃厚的毒云是下沉的。毫無疑問,在它們下沉的地方,一定是一座山谷。

        王秋兒目光直直的盯視著那些碧綠色植物,似乎在辨認著什么。霍雨浩則是飛快的從自己的儲物魂導戒指中取出一塊亮銀色的金屬,遠遠的朝著那些碧綠色植物的方向拋了出去。

        那是一塊白金,是一種抗腐蝕能力極強的金屬。

        白金掠過空中的七彩瘴氣,很快顏色就變得斑斕起來。但是,就在它抵達那些碧綠色霧氣上空的時候,卻出現了令人震撼、恐懼的變化。

        當它與碧綠色毒霧接觸的瞬間,一股股濃郁的碧綠色煙霧驟然從那塊白金上冒起,然后它的體積就開始以驚人的速度變小著。當它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體積只剩下了一半大小,又過了三次呼吸的時間,那么堅硬、抗腐蝕極強的金屬,就那么消失了。

        “這……,這腐蝕性也太強了。”霍雨浩倒吸一口涼氣。他只覺得雙腿如同灌了鉛一般,說什么也不敢向前邁進。從白金被腐蝕的情況就能看出,這些碧綠色的劇毒霧氣,絕不是他那六級魂導護罩所能抵擋住的。

        從空中掠過去?可是。那碧綠色的霧氣卻升騰的很高,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光罩般倒扣在那有著濃厚毒云的山谷之中。這究竟是什么玩意兒啊?毒性竟然恐怖如斯。

        一邊想著,霍雨浩取出一件魂導器,朝著遠方碧綠色毒霧方向轟出一記魂導射線。

        紅光遠遠飛去。在空中劃出一道烈焰光彩。這是魂導烈焰射線。只是三級魂導器,用來燃冇燒東西的效果是極好的。

        七彩毒瘴遭遇到這熾熱的火焰,頓時有所涌動、潰散的跡象。可是,當這后眼射線接近那碧綠色毒霧的時候,沾染了更多碧綠色的七彩毒瘴,對它的抗性就明顯增強了。

        而當火焰準確抵達那些碧綠色霧氣之中的時候。霍雨浩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發生了。碧綠色的毒霧在火焰的燃冇燒之下竟然猛的變強了。而且周圍的碧綠色毒霧還以驚人的速度朝這邊涌動了過來,并且朝著霍雨浩和王秋兒的方向反撲而至。“快跑。”霍雨浩拉著王秋兒,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跑。他很清楚,這些碧綠色毒霧是絕不能沾染半分的。否則兩人就將永遠留在這里要化作肥料了。

        轉身疾奔。一邊跑。霍雨浩已經將自己之前使用過的定裝魂導炮取了出來。背后的碧綠色毒霧猶如有生命一般鋪天蓋地而來,比他們冇奔行的速度更快,他那還敢有半分猶豫。

        兩炮轟出。在空中毒云炸開一條通道。霍雨浩拉著王秋兒騰身而起。永凍之域瞬間開啟到最大護體。他將王秋兒摟在懷中。飛行魂導器全開。背后四個魂導推進器更是瞬間迸發,將他的速度驟然提升到最大。推動著他的身體破空而出。在碧綠色毒云撲上來之前,和王秋兒一起從炸開的毒云空隙中沖了出去。

        這一飛,霍雨浩一直飛到了八百米高空,才敢降低速度。額頭上更已經是遍布冷汗。

        王秋兒一直沒有什么動作,除了和他完成著武魂融合之外,就任由他擺布著。

        這一次,他抱著她的時間更久了一些。王秋兒的臉色在平靜中,似乎多了一分什么。

        “太可怕了。這碧綠色毒霧竟然不怕火,而且還會反攻。”霍雨浩松開王秋兒的懷抱。這才發現,這姑娘竟然連飛行魂導器都沒開,美眸中已然流露著若有所思的神色。

        “喂。開飛行魂導器。我的魂力已經消耗的七七八八了。”霍雨浩趕忙提醒道。

        “哦。”王秋兒答應一聲,將魂力注入到自己背后的飛行魂導器之中。和霍雨浩一起穩定著在空中的身體。

        霍雨浩向下面看去。看到的,是一團奔涌而起的碧綠色蘑菇云,這團毒云足足沖起到五百米高空后才緩緩回落。周圍的七彩毒云和它接觸在一起,立刻就會被同化,甚至周圍方圓幾十里的瘴氣毒云全都隨著它的爆發而變得涌動起來。就像是被激怒了似的。

        “為什么我覺得這些毒云就像是有生命似的啊!我完全可以肯定,我要找的目標,就在那碧綠色毒云護著的山谷里面。”霍雨浩眉頭緊皺。

        就在這時,王秋兒突然沉聲道:“我想起來了。我知道那碧綠色的植物是什么了。”

        霍雨浩驚喜地道:“是什么?”總要先了解這些毒物,才好布置針對性戰術。

        王秋兒道:“那好像是碧磷七絕花。”

        霍雨浩一愣,“碧磷七絕花?那是什么?”史萊克學院的課程中也有教導辨識植物的,畢竟,植物中也有一些魂獸存在。

        王秋兒目光嚴肅的看向他,道:“有一點你說對了。那些毒霧,就是有生命的。而它們的生命,就體現在這些碧磷七絕花上。”

        霍雨浩心中一動,道:“你是說,那些碧綠色毒花本身就是植物系魂獸?”

        王秋兒點了點頭,道:“至少有一部分是。”

        “碧磷七絕花,乃是當世最毒的幾種植物之一。它的劇毒不但擁有著強烈的腐蝕性,被稱之為腐蝕第一。更有著極強的神經性劇毒。一旦被沾染,不但身體要被腐

        蝕,更要承受瞬間極其劇烈的痛苦。但是,這種碧磷七絕花也是極其稀有、珍貴的。幾乎是所有植物系魂師的夢想。如果植物系魂師能夠找到一株已經成為植物系魂

        獸的碧磷七絕花并且將其融合成自己的魂環。那么,他就將擁有碧磷七絕花的劇毒。剛才那劇毒的威力你也看到了。”

        霍雨浩目瞪口呆的道:“你不會告訴我,剛才那看上去至少有一公里寬,兩側延伸很可能是包圍了整個峽谷。成千上萬株的都是碧磷七絕花魂獸吧?這么多,還能說是珍稀物種?”

        王秋兒眉頭緊鎖,道:“這也正是我吃驚的地方。也是我一開始沒敢認的原因。按照我的記憶,碧磷七絕花雖然性喜群居,但繁衍能力很差。它們對環境的要求極

        為嚴苛,而且生長過程中還需要吸收大量的養分來滋養自身。雖然我們剛才看到的碧磷七絕花中,并不是所有的都進化到了魂獸層面,但有很大一部分已經完成進化

        了。否則的話,怎么可能操控那么強的碧磷毒云來攻擊我們?”

        “你剛才應該注意到了吧。在那些碧磷七絕花之中。有一部分的葉子是九

        指形態。這種被稱之為碧磷九絕花。也就是已經成為植物系魂獸的層次。而且。因為碧磷七絕花本身在植物界的層次極高,因此,只要是能夠成為魂獸境界。那就意

        味著,它的修為就是萬年級別的。也就是說。剛才我們面對的那些碧磷七絕花中,至少有成百上千的萬年碧磷九絕花。別說是我們了,就算是一群封號斗羅來到這

        里,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那些萬年碧磷九絕花同時催動的碧磷毒云,幾乎是無敵存在啊!”

        聽了王秋兒的解釋,霍雨浩倒吸一口涼氣。在拿到了牛天那封書信之后,霍雨浩一直認為,既然牛天敢把這個任務給他,總是要讓他有能夠完成能力的。哪怕困難一些,應該也有機會才對。

        可是,此時聽王秋兒講述了碧磷九絕花的恐怖,他也明白,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已經是微乎其微了。硬沖,無疑只能作為碧磷九絕花的肥料罷了。

        那可是成千上萬的萬年植物系魂獸啊!而且還是頂級的萬年植物系魂獸。它們還能同仇敵愾,向軍隊一般發起大范圍的攻擊。可以說,毫無破綻。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哪還有半點機會?霍雨浩沉默了。甚至連眼神都有些暗淡了下來。他已經看不到半分希望。

        看著臉色灰敗的他,王秋兒眼中流露出幾分掙扎的神色,似乎是在猶豫著什么。

        霍雨浩嘆息一聲,道:“這個地方我已經記住了。我們先撤出去休整吧。”奶瓶已經用掉了兩個。盡管他的火屬性定裝魂導炮彈還有一些,但對于碧磷毒云毫無作用,反而會有助燃效果。再向里面冒進,那就是單純的送死了。為了救冬兒,他不怕死,但卻絕不能白死。

        一邊說著,霍雨浩拉著王秋兒的手,轉身朝著遠處飛去。一直飛出瘴氣毒云覆蓋的范圍,這才重新落入落日森林之中。

        降落在地面上,霍雨浩從王秋兒手中接過兩個已經耗盡魂力的奶瓶,一邊緩緩的向奶瓶中注入魂力,一邊靜靜的思考著。

        他此時的精神狀態很不好,也沒辦法好。面臨絕境,根本沒有前進的可能。聰明如他,也有些黔驢技窮了。

        王秋兒站在那里,看著他陰沉的臉色,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輕嘆一聲,道:“我剛才用珍稀來評價吧碧磷七絕花是絕對沒有錯的。哪怕是在星斗大森林深

        處,這種強大的毒花也極其少見。就算是出現,也很少有超過三株的時候。它們對于環境的苛求,也導致自身進化極其困難,想要成為魂獸更是千難、萬難的。如果

        眾多的碧磷七絕花存在,只能證明一件事。”

        霍雨浩抬頭看向她,“什么?”

        王秋兒沉聲道:“證明,在它們背后的那個峽谷之中,擁有著真正的天材地寶,而且數量應該是極為龐大的天材地寶。或者是有著極其利于它們生長的環境,所以才能提供給它們足夠的養分。”

        “剛才在你帶我飛起來的時候。我仔細觀察了一下,我發現,那些碧磷七絕花雖然密布在山谷周圍。可是,在接近山谷邊緣的地方。卻并沒有它們生長。這就是

        說,在那山谷內,應該是有什么東西克制著它們才對,令它們不敢向山谷內蔓延過去。而我們先前所面對的瘴氣毒云。恐怕就是這些碧磷七絕花帶來的。如此大面

        積、數量眾多的碧磷七絕花,導致魂獸大量死亡,周圍大量植物被腐蝕,再加上森林的特殊環境,令瘴氣形容的更是容易。長年累月的積攢之下,才有了今天瘴氣毒

        云的程度。”

        霍雨浩沉聲道:“也就是說,我的判斷是正確的。那能夠救冬兒的仙草,肯定就是在那擁有天材地寶的山谷之內。可是,我

        們現在根本沒辦法越雷池一步啊!碧磷七絕花。還有那些進化了的碧磷九絕花。根本不是我們所能對抗的。那么濃郁的碧磷毒霧。恐怕我的六級魂導護罩只要一接觸

        就會潰散。到時候,我們兩個一時三刻就化為膿水了。”

        王秋兒皺了皺眉,道:“別說的那么惡心好不好。你難道沒聽過那句話么?世間萬物。相生相克。碧磷七絕花再強,也一樣有能夠克制它的東西。譬如那山谷中就有。而且。我也還知道它的一個弱點。”

        霍雨浩大吃一驚,不禁急切的道:“你、你怎么不早說?”

        王秋兒冷冷的道:“是你要救那王冬兒,又不是我要救。如果不是看你愁眉不展的樣子,我還不想告訴你呢。”

        霍雨浩愣了一下,眼神頓時略微波動了一下,“秋兒,請你告訴我。我……”

        王秋兒卻有些粗暴似的打斷他,道:“告訴你可以。除非你跪下求我。”

        霍雨浩愣了一下,緊接著大怒:“你瘋了嗎?”

        王秋兒用一種十分高貴冷艷的眼神看著他,“我沒瘋,是你瘋了。就算你沖入碧磷毒云又怎么樣?后面還有什么危機你能預料嗎?反正你都決定要去送死了,還要尊嚴有什么用?跪下求我,我就告訴你。不然,就給我滾回學院去。”

        霍雨浩的臉色漸漸平靜下來,輕嘆一聲,“真的要這樣嗎?秋兒。”

        王秋兒冷哼一聲,卻不說話。

        霍雨浩轉過身,面對著瘴氣毒云的方向,“我跟你解釋了那么多,你怎么還不明白。”

        王秋兒索性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就走,想著落日森林外的方向走去。她完全不認為,霍雨浩有活著找到那株仙草的可能。

        “等一下。”霍雨浩喚道。

        王秋兒轉過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吧。”

        霍雨浩深深的看著她,“既然這樣,那好吧。”

        王秋兒的臉色微微一松,這家伙,終于妥協了嗎?但不知道為什么,在她內心深處卻多少有那么一絲絲的失望。終究,還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啊!

        但是,就在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在他腦海中的剎那,突然,她那雙粉藍色的大眼睛驟然瞪大了。因為,她眼睜睜的看著,霍雨浩高大的身影宛如推金山倒玉柱般,朝著她的方向跪了下來。

        霍雨浩的臉色依然很平靜,是的,他跪下了。除了母親,他第一次給另外一個人跪下了。

        男兒膝下有黃金,而在他膝下,有的,是決心!

        “秋兒,我請求你,告訴我碧磷七絕花的弱點。謝謝。”他的聲音依舊很平靜,平靜的卻令人心碎。那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柄尖刀般狠狠地扎在王秋兒心頭。

        他、他竟然真的跪下了。真的向我跪下了。就為了救她,他竟然連一個男人的尊嚴都不要了。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啊!

        王秋兒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有些涼,下意識的抬手去摸,摸冇到的是水跡。

        我哭了,我竟然哭了?是為了他嗎?不,為了他我為什么要哭?為什么?

        她的唇瓣在顫抖,顫抖中有淚。她猛然邁開大步向他走去。一直沖到他身邊,一把抓住他的前襟,硬生生的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然后重重的撞擊在一旁一株粗壯的大樹樹干上。

        “砰——”大樹顫抖。樹葉簌簌而落。經過他們身邊,讓他們看上去就像是沐浴在一場葉雨中似的。

        霍雨浩的臉色依然平靜,而王秋兒那布滿淚水的俏臉上情緒卻在瞬間迸發。

        “你是在向我示威嗎?”她歇斯底里的沖他大喊。

        霍雨浩沒有吭聲,只是微笑的看著她。這一刻,他的微笑很平和,很淡然……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為她如此付出?她值得嗎?”

        他依舊在微笑,依舊沒有吭聲。在他向她跪下的那一瞬。他就已經表明了自己的心跡。無論千難萬阻,他也依舊要去。

        “你去吧、你去吧、你去吧!”王秋兒大喊道:“你就去送死吧。碧磷七絕花畏寒。你領域的最強狀態,就算是那些碧磷九絕花也要畏懼。你這個混蛋,你去吧,本姑娘不會陪你去送死的。要為了她去死,你自己去吧。你永遠都不要再回來了。”

        一邊說著,她猛的將他向外拋出,一直飛出數十米,撞斷了一株大樹才停下來。

        從始至終。霍雨浩都沒有說一個字。他只是靜靜的、微笑的注視著她。直到撞斷那株大樹。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依舊在微笑。

        “謝謝。”他終于開口了。說完這簡單不過的兩個字,他朝著瘴氣毒云的方向走去。

        這一次。王秋兒沒有跟去。

        走出幾步,霍雨浩停下腳步。轉過身,看向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肩膀卻在輕微顫抖的王秋兒。

        “秋兒,你是個好姑娘。無論此行生死,我們都是朋友。”他留下這句話,向她再次展顏一笑,然后轉身,這次,他沒有再停步,大踏步的走了。走的很堅決,也很堅定。

        “混蛋!”王秋兒突然爆喝一聲,右拳猛然揮出,重重的捶擊在先前她將霍雨浩頂住的那株大樹上。

        那足有一人多高合抱的大樹應聲折斷,上半部分倒飛而出,遠遠的飄飛,樹身在撞擊到另一株大樹的時候,更是潰散、破碎成了漫天碎塊。一拳之威,力量如斯。

        貝齒輕咬下唇,王秋兒頹然倒地,淚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著,“為什么啊?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笨蛋、這樣的傻瓜?他怎么會為了一個女人甘愿舍棄自己的生命?哪怕明知道是送死也依舊要去。他真的、真的瘋了嗎?”

        在她眼前,不斷浮現出霍雨浩先前流露出的微笑,那可惡的微笑啊!最終,畫面定格在他跪下的那一瞬間。

        王秋兒知道,自己這一生恐怕永遠也無法忘記他為了另一個女人向自己跪下的那一刻了。永遠也無法忘記。

        “霍雨浩。你,真的是個混蛋!”王秋兒朝著霍雨浩離開的方向大叫。濃烈的金光驟然從她身上迸射而出,將周圍數十平方米范圍內映照的一片燦金。

        霍雨浩才走出不遠,當然能夠聽到她的聲音,嘴角處依舊浮現著那一抹淡淡的微笑,但他卻沒有回頭。

        秋兒,對不起了。或許,這是最好的結局。本來,這次冒險的就應該只有我一個人。

        原來,碧磷七絕花不畏火焰,畏懼的卻是寒冷。難怪牛天叔叔會認為我有能力前來。竟是如此啊!

        霍雨浩并不知道的是,牛天之所以決定將錦囊交給王冬兒,還和他的雪帝魂靈有關。極致之冰雪,他都具備了。對這里的毒瘴,本身就有很強的克制作用。當然,前提是他的實力要足夠才行。牛天也想不到,他身上還有天夢冰蠶存在,能夠破解精神封印,讓霍雨浩提前來到了落日森林。

        霍雨浩沒有走出太遠,找了個相對平坦的地方坐了下來,通過冥想恢復自身魂力,同時也將那兩個奶瓶灌滿。

        閉合雙目,腦海中重新編排自己心中的計劃,萬無一失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要盡可能的排除那些有可能出現的危險。

        今天的闖入絕不是白費的。至少讓他摸清楚了一些東西。也看到了碧磷七絕花這個瘴氣毒云出現的真正始作俑者。這些對于他接下來的行動都是極為寶貴的資料。

        王秋兒似乎真的已經放棄他了,并沒有跟上來。對于剛才那一跪,霍雨浩其實是有些特殊感覺的。他不只是要告訴王秋兒自己的決心。同時也是堅定自己的決心。而且,現在的他也變得越發冷靜起來。

        他現在已經想通了,這一次,不一定非要直接找到仙草。不成功則成仁這種心態只能是不負責任。他應該做的是。不惜一切代價、不擇手段的去獲取那株仙草才對。

        求援并不可恥。實在不行,他就要向學院方面請求幫助了,以史萊克學院的實力,如果全力針對這些瘴氣。并不是完全沒有辦法。而且,碧磷九絕花對于學院的植物系魂師們來說,也是極好的福利。

        按照昊天宗大宗主牛天所說,王冬兒的暗傷會在二十歲左右發作。而現在的她才十七歲。牛天絕不會拿冬兒的生命開玩笑,這個時間應該是準確的。也就是說,他還有兩年多的時間。

        反過來想,如果不是因為有天夢哥幫自己開啟了那精神封印,他起碼一年以內是決不可能自行開啟封印發現這些的。也就是說,時間并沒有那么緊迫。

        這一切都是在面對了碧磷七絕花之后。霍雨浩心中漸漸明白過來的。內心的焦急、痛苦和迫不及待。甚至是視死如歸。都在內心通明之后好轉了許多。他現在要做

        的,就是趁著這次機會盡可能的去探察那山谷中的奧秘。只要得到足夠的資料,那就已經足夠了。如果實在沒有找到仙草的實力。憑借自己的能力想要脫身應該也不

        算太難。活著回去,再找機會。要把找到仙草的可能提升到最大程度。這才是他想要的。

        至于他為什么那樣對王秋兒說,是因為他真的不

        想欠下王秋兒這份人情啊!從王秋兒的情緒、態度上,霍雨浩已經能夠隱約感覺到了些什么。可是,他已經有了冬兒,王秋兒的這份情意他不能去觸碰。尤其是在這

        有著生命危機的地方。哪怕他明知道有王秋兒幫助,自己要進行的一切會容易的多,他也不敢去要她的幫助。

        這份情意他欠不起,所以,

        他寧可讓她離開,也不愿意她再繼續卷進來和自己一起去冒險。如果說,之前他還將王秋兒完全當成朋友看待的話,當兩人在先前沖入毒云之中,霍雨浩為了釋放能

        力抱住她,而她卻下意識的靠在他肩膀上的時候,霍雨浩就已經感覺到了那分不對。對不起了,秋兒……

        此時正午剛過一點,霍雨浩并不打算再等到明天,將兩個奶瓶魂力補充完畢后,他又用了半個多時辰的工夫讓自己狀態恢復到最佳。

        現在正好是白天溫度最高的時候,瘴氣毒云并沒有增強多少。霍雨浩重新檢查了自己的裝備之后,這才再次展開飛行魂導器騰空而起。朝著自己記憶中的方向飛去。

        精神探測的準確定位,讓他很快就找到了在那片最濃重七彩毒云中塌陷下去,隱隱散發著碧綠色的光暈的地方。

        但他并沒有從這里突入毒云之中,而是在距離目標地點大約一公里外,懸停在半空。

        “這里應該差不多了。不會觸動到碧磷毒云。”霍雨浩喃喃的自言自語了一句,緊接著,那門定裝魂導炮就已經被他扛上了肩膀。

        和之前的方式沒有任何區別,一枚炮彈甩出,緊接著,他手中重炮轟鳴。兩顆高爆燃冇燒彈疊加,在那瘴氣毒云中轟出一個大洞。

        有了之前的經驗,霍雨浩并沒有再轟上兩炮。因為他已經對毒云的強度和厚度都有了足夠的判斷。不需要再浪費定裝魂導炮彈了。那可是突圍時保命的玩意兒啊!

        毒云空洞轟出,霍雨浩毫不猶豫的掉頭向下,以最快速度向下撲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光突然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身邊,和他一起憑空而落。

        那金光的主人身上燃冇燒著淡淡的金色火焰,已經變得稀薄的瘴氣只要一接近到她身邊立刻就會潰散、消失。

        “你……,怎么還是跟來了。”霍雨浩的聲音中充滿了無奈。

        毫無疑問,這道金光的主人正是王秋兒。霍雨浩為了節約魂力,之前根本就沒有開啟精神探測,所以他確實不知道王秋兒竟然跟了來。而且還選擇了如此“恰到好處”的時刻。鉆入瘴氣毒云,他已經沒辦法拒絕她的參與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