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冰火破毒瘴(上)

    作者:唐家三少

        王秋兒當然沒有走,跟在他身邊來到全地形自走炮臺旁邊,道:“你不會認為憑借這玩意兒就能闖入瘴氣地帶吧?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別說里面瘴氣毒霧濃重,你根本沒法辨別方向。就算你能辨別方向,進入其中,你總是要呼吸的。這里面的空氣呼吸完了,你怎么辦?到時候你別逃都逃不出來吧。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有一些蘊含劇毒的瘴氣腐蝕性極強,就算是金屬都會在它的腐蝕下逐漸失去作用,甚至是融化。你這玩意兒的密封能夠抵擋住所有瘴氣?別做夢了。”

        霍雨浩沒有吭聲,依舊在全地形自走炮臺上忙碌著,正如王秋兒所說,他確實是在加強自走炮臺的密封性。

        對于這件魂導器他太熟悉了,憑借著星光藍寶石儲物戒指的龐大空間,他自身所帶的材料也是相當不少。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的工夫,就完成了對全地形自走炮臺密封裝備的改造。

        霍雨浩還自己入內進行了嘗試。通過精神探測檢查了每一個細節。在確認內部確實已經完全密封之后。這才從里面出來。又開始在外部搗鼓些什么。從王秋兒的角度看,他不斷從這全地形自走炮臺上拆卸下一些什么東西,然后又安裝上一些什么。

        看上去很是復雜。

        等他將這全地形自走炮臺改裝完畢時,已經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天色都已經開始有些暗下來了。

        然后他就開始不斷從自己的星光藍寶石儲物戒指中取出一件又一件魂導器,在地上排列整齊。

        整整十六個奶瓶,剩余的,都是一些定裝魂導炮彈。有著不同符文標示的定裝魂導炮彈一共四十六枚。霍雨浩將其中有著紅色標示的九枚選出,再將其他定裝魂導炮彈收起。然后又取出一枚普通的儲物魂導戒指戴在右手中指上,將這九枚炮彈收好。

        很顯然,他真是在整理裝備。十六個奶瓶檢查了一下,其中有一部分儲存魂力不夠滿。他立刻開始向這些奶瓶里補充魂力,將其一一灌滿。這都是接下來他行動的重要保證。這些六級奶瓶,每一個在一定時間內都能為他補滿一次魂力。

        王秋兒看著霍雨浩認真的做著這些,臉色也是在不斷的變化著。

        在她腦海中,始終徘徊著霍雨浩先前說的那句話。

        “我嘗試過想著如果失去她我會怎么樣?我發現,我的世界會變成灰色。在我心中將了無生機。甚至是生無可戀。那時候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在我心中,她的生命已經比我自己的更重要。”

        她在他心中竟然是那么的重要,為了她,他甚至甘愿冒著生命危險要沖擊這到處都是毒瘴的世界。一個人,竟然可以為了另一個人付出至此。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就是在這樣復雜的心情中,她默默的看著霍雨浩做完了這一切,當他將奶瓶全部整理完畢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直到此刻,霍雨浩才騰出時間來休息,抬起頭,看了王秋兒一眼,他輕嘆一聲,道:“你怎么還不走?”

        王秋兒冷哼一聲,道:“我為什么要走?我要看看,一個傻瓜是怎么去送死的。”

        聽到傻瓜這兩個字,霍雨浩竟然笑了,因為在這一刻,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自己和王冬兒在海神湖上的一幕幕。

        “我不是傻瓜,我是笨蛋才對。”霍雨浩笑著說道。

        王秋兒愣住了,“你腦子壞掉了?”

        霍雨浩搖搖頭,道:“這是她說的。她說過,我是笨蛋,是她的笨蛋。我這個笨蛋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再笨一次。天色晚了,明天一早你就走吧。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在落日森林外面等我。三天內如果我還沒出來的話,你就回去吧。不過,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就讓他們當我只是消失了吧。”

        王秋兒的情緒突然又一次爆發了,她向他大喊道:“笨蛋,你果然是個笨蛋。無可救藥的笨蛋。值得嗎?真的值得嗎?”

        霍雨浩斬釘截鐵的道:“值得,當然值得。為了讓冬兒能夠活下去。無論這次有多么冒險,我都必須要進行嘗試。至少我要去探察這里真正的奧秘所在。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不會放棄。難道我能眼睜睜的看著冬兒在暗傷中死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世界變成一片灰暗?我不能。”

        王秋兒貝齒輕咬下唇,“笨蛋、笨蛋、笨蛋!”

        霍雨浩卻不再理她,從周圍找來一下較為干枯的樹枝,堆積在一起點燃了篝火。

        既然這落日森林中已經沒有什么魂獸了,就算點燃篝火自然也不怕了。同時,他也在默默的觀察著,篝火點燃后空氣中那淡薄瘴氣的反應。

        烤熱的干糧總是好吃一些的。霍雨浩沒敢就地取材制作食物,這里的植物都被瘴氣浸入久了,多多少少都會有些毒素。他只是用自己帶的干糧和食物簡單的做了一鍋濃湯,就著吃些干糧。

        王秋兒在情緒短暫的爆發之后又恢復了平靜,坐在他身邊跟著他一起吃著。

        落日森林的夜晚要比星斗大森林冷的多,雖然沒什么風,但陰冷中帶著幾分潮濕的環境卻依舊令人有些難以忍受。

        幸好有這堆篝火,圍坐在篝火旁,喝著熱氣騰騰的濃湯,寒冷自然也就被驅散的多了。

        “唔……”喝光碗中的濃湯,霍雨浩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站起身,開啟精神探測又向周圍掃了一遍,確認沒有什么危險之后,才重新坐下。

        王秋兒小口、小口的喝著湯,她喝的很認真,仿佛自己手中拿的是什么寶貴的珍饈。

        “秋兒,瘴氣在一天之中,什么時候會最濃郁?什么時候又會最淡薄?”

        王秋兒冷聲道:“早上最濃,正午最淡。”

        霍雨浩瞇起眼睛,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應該是因為早上的濕氣比較重。借助夜露,這些瘴氣傳播的會更容易一些。而正午時陽光充沛,在陽光直射下,瘴氣中的水分會被蒸發一部分,沒有大量水霧的幫助,它們的濃郁程度就會降低。是這樣吧?”

        王秋兒點了點頭。

        “那就好。”霍雨浩閉上雙眼,坐在篝火旁似乎開始了冥想。

        “喂!你這沒頭沒尾的是什么意思?”王秋兒氣結道。

        霍雨浩重新睜開眼睛,輕嘆一聲,道:“秋兒,我是認真的。明天一早,天亮了你就走吧。”

        王秋兒冷哼一聲,“你憑什么管我?就許你當笨蛋,就不許我也做個笨蛋嗎?”

        霍雨浩搖搖頭,道:“可是,你沒這個必要。太危險了。我連一成把握都沒有。在我的計劃中,很多東西也都是靠猜的。”

        “別墨跡了。說吧。你的計劃到底是怎樣的?我既然都已經跟你來到了這里,難道真的看著你一個人去冒險?你當本姑娘是什么人了?”王秋兒冷冷的說道。盡管她的語氣很冰冷,但聽在霍雨浩耳中,卻要比面前的篝火更加溫暖。

        人在困境的時候,當有人愿意伸出援手、雪中送炭,往往是最為珍貴的。

        “謝謝。”霍雨浩深吸口氣,道:“如果有你幫我的話,我找到目標的可能將提升到三成以上。而這里的危險如果只是毒瘴的話,我們保命的可能至少有八成以上。我現在唯一擔憂的就是,除了毒瘴之外,這里還有其他的危險。”

        聽他這么一說,王秋兒不禁吃了一驚,“你不是在盲目樂觀吧。你哪來的把握能夠有八成機會保命?”

        霍雨浩道:“或許我對魂獸森林和這些瘴氣沒有你熟悉,但我的判斷力應該還是可以的。給我這份地圖的人,是一位長輩。我可以肯定,他是不會害我的。所以他才在給我這份地圖的時候在上面施加了封印,要等我實力足夠的情況下,才能來這里為冬兒尋找救命仙草。我雖然是機緣巧合之下,在實力未曾達到的情況下就已經將封印開啟。但是,按照這里面的記載,我此行的目的地,不可能所有地方都被這些毒瘴所籠罩。否則的話,就算我已經是封號斗羅了,都未必有把握在里面尋找到那樣東西。瘴氣的覆蓋,對我的精神探測影響都是巨大的,又如何找到目標呢?我相信那位長輩給我的信息不回艱難到那種程度。”

        王秋兒哼了一聲,道:“這只是你的臆測而已。”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嘛。而且,我還有一些其他的保障。剛才你也說了,這瘴氣在清晨最為強盛,而到了正午就相對會削弱一些。那么,毫無疑問,我們就應該選擇正午時刻行動。不僅如此,既然陽光帶來的暖熱對這些瘴氣有影響,那么,我們為什么不人工制造一些高溫來減弱這些瘴氣呢?”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