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一十二章 惺惺相惜(中)

    作者:唐家三少

        徐三石的方式就和他們不一樣了,他一點都不著急,優哉游哉的落在了最后一位,兩黃、兩紫、兩黑,六個魂環全部釋放出來。瞄了一眼前面,眼看著飛在最前面的學員即將抵達,他這才猛的躍起,手中玄冥龜甲盾釋放而出,盾牌在水面上一擊,就已經借勢再次彈起。如此三下,也已是躥出了七、八十米的距離。而這時候,他依舊是落在最后面,前面擁有飛行能力的四名學員都已經朝著睡蓮葉片上落去,霍雨浩、和菜頭也勉強在第一排最后的位置找到了空位。

        一抹得意的微笑出現在徐三石臉上,只見他身上第四魂環光芒一閃,遠處落在第一排第一位的那名學員身體驟然一僵,下一瞬,兩人竟然瞬間出現了位置對調。徐三石提起輕身,穩穩的落在排名第一的睡蓮葉片之上。而那位修為足有七環的內院弟子卻是出現在了最后的位置。

        幸好徐三石還算是厚道,選了這么一位武魂會飛的學長,雖然猝不及防被玄冥置換換了位置,但總算沒有跌入湖水之中。再加速飛過去時,悲劇的只能出現在第三排了。

        “徐三石,你這家伙!”這位七環魂圣看上去年約三十上下,此時是一臉的抑郁,不但首位被搶了,甚至連第二排的位置都沒搶到。可郁悶歸郁悶,他還真拿徐三石沒辦法,按照海神緣相親大會的規則,只要是落在睡蓮葉片上,就算是定位了,不能再換。

        徐三石轉過身,一臉笑容的向那位七環魂圣躬身一禮,“學長,得罪了。誰讓您占據了這么好的位置呢?您放心,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大家都知道我的目標。誰都別跟我搶啊!不然我可是要發飆的。”

        看著他那搞怪的表情,眾位內院學員們頓時哄堂大笑起來。

        徐三石雖然在內院也算是后輩,但他和貝貝的上升勢頭極猛,人員又好,大家幾乎都認識這家伙。也知道他被江楠楠屢屢挫敗的事跡。那位原本有些憋悶的魂圣忍不住笑道:“你小子給我等著,就算楠楠從了你,我也要給你來一出搶親。”

        “不是吧,大哥。你是認真的嗎?大師姐,有人人身威脅我。

        而且,我沒記錯的話,他還是你的擁躉啊!你管不管啊?”徐三石一臉夸張表情的向不遠處的張樂萱叫道。

        “三石,別鬧。”張樂萱輕笑一聲,淡淡的說道。她這一開口,湖面上,無論是男學員這邊,還是早已站定的女學員那邊,每個人都能清晰的聽到,但卻絕不刺耳。就像是在耳邊輕聲所言一般。

        女學員那邊還好,男學員這邊頓時一個個挺胸疊肚,各自站好。似乎唯恐給這位大師姐留下壞印象似的。

        在內院,要說哪位學員具有絕對的統治力,那一定非張樂萱莫屬。她不只是實力強,而且性格極好,從不吝惜對其他內院學員的幫助。溫柔、賢淑,是不少內院學員心中女神啊!她這一開口,就連徐三石都趕快收聲,笑容中甚至帶著幾分諂媚。

        張樂萱似笑非笑的道:“三石雖然有些取巧,但在這也是為了爭取幸福。而且,你們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權力,只不過沒有他那么陰險罷了。這才剛開始,第一個環節,還需要你們精誠團結。可千萬不要最后連姑娘們的面都看不到哦。那樣的話,后面你們可是要大大吃虧的。貝貝,開始吧。”

        “嗯。”貝貝答應一聲,朗聲道:“海神湖上海神緣,今晚,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海神緣相親大會的時候。相信大家都期待了很久了。相親大會一共分為五個環節。大家可都準備好了。我再次強調一下,一旦落水,無論男女都將出局。”

        張樂萱接口道:“今晚,我們還將評選出最美的海神仙子,以及最幸福的男學員。不過,首先你們要做到的,是揭開海神仙子們的面紗才行哦。”

        霍雨浩腳踏睡蓮,這睡蓮的承重能力果然是相當不錯的,只要提聚魂力,以他的修為也能穩穩的站在上面,但前提是不能亂動。

        他此時倒是沒有認真聽張樂萱和貝貝的話,而是開啟著精神探測數著人數。

        “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是三十九個啊!可是,怎么沒有王冬?難道,大師兄說的三十九名男學員中,并沒有包括王冬么?這種時候他怎么還沒趕回來啊!這可是很好的機會,以他的相貌,只要他自己愿意,一定能找到一個好姑娘吧。真是太可惜了了。”

        剛才來的時候他就在尋找王冬的身影,貝貝之前告訴他,王冬是一定會及時趕到的,可現在確實事與愿違了十九個位置全都占了人,就算王冬現在趕到,也已經沒有他的1位置了啊!

        “好了,下面我們開始第一環節。惺惺相惜。從第一排左側開始,每一位男學員都可以盡情發揮自己的能力。不過。表現的可不要太過分哦。否則的話,萬一女學員忍不住對你動手。我也只能裝作看不見了。”張樂萱微笑著說道。

        男學員這邊,徐三石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了,他可是占據了第一位置的。這惺惺相惜的環節,他自然也是第一個出場。

        “三石,準備好了嗎?”貝貝向徐三石問道。

        徐三石做了個沒問題的手勢,貝貝道:“良宵苦短,那我們就開始吧。三石,加油,上!”

        徐三石動了,這一次,他卻并沒有像先前那樣手持盾牌拍擊水面沖過去,身體先是高高躍起,然后手中玄冥龜甲盾就飛了出去,飄然落在水面之上。

        徐三石憑空而落,正好落在盾面處,只見他雙掌后拍,盾牌頓時如同小船一般迅速在水面上滑行起來,帶起兩道水線,迅速朝著女學員那邊接近了過去。

        “好!”男學員這邊已經有起哄的叫起好來。徐三石用這種方式前行,無疑是相當有講究的。以盾牌作為載體,他不但能夠節省魂力,而且前行的也更穩,如果像之前那樣以盾牌拍擊水面,雖然也能持續前行,但到了女學員們面前,恐怕也就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了。更是只能驚鴻一瞥。

        徐三石好不容易才爭取到這第一環節的第一個出場,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表現自己的機會。

        “楠楠,我來啦!”只聽這賤人大喊一聲,玄冥龜甲盾驟然加速,已經迅速的來到了女學員們面前。

        也看著還有十米左右,徐三石雙掌輕輕一帶,穩穩的控制著玄冥龜甲盾停了下來,唐門絕學控鶴擒龍被他運用的爐火純青。

        這家伙一點都不著急,站在這里從左向右認真的看著。

        一邊看,還一邊念叨,“這個不是,胖了點。這個也不是,又瘦了。咦,這個身材真好啊!不過,比楠楠那里大一點。不是、不是。”

        女學員中,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徐三石,你要想直接入水就直說。”

        “呃!我錯了。”徐三石立刻閉上了嘴,而也就在這短暫的時間里,他已經鎖定了自己的目標。玄冥龜甲盾再動,推動著他的身體朝著右邊第三位女學員的方向沖去。

        那名女學員站在睡蓮上的身體似乎輕微的動了一下。徐三石距離本就已經很近了,十米不過是轉瞬就到。

        腳尖在玄冥龜甲盾上一點,真家伙竟然直接朝著人家站了姑娘的那片睡蓮葉子上落去。

        葉子上的少女明顯不能忍了,腳尖在睡蓮中央承重能力最強的位置輕輕一點,緊接著,整個人騰身而起,右腿高高抬起,竟然直接過了頭頂,大腿修長筆直,白色長裙頓時揚起。

        “喔、喔!”遠處,男學員們頓時口哨聲一片。不過,他們想要偷窺春光的打算瞬間就破滅了。人家那長裙之下,竟然還有著一條長褲。

        長腿下劈,直奔徐三石砸去。

        雖然在規則上女學員在第一環節不能直接攻擊。可一旦男學員侵入到睡蓮的圓柱體范圍內,卻是可以反擊的。因此,大多數男學員在這個階段都會使用遠程攻擊手段,而女學員只要對自己的相貌有信心,一般也不會太過抵抗,誰不希望露出自己的美麗容顏啊!

        像徐三石這種單刀直入的做法,可是相當少見的。

        面對那下劈的長腿,徐三石做出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動作,他沒有用玄冥龜甲盾去抵擋,也沒有閃避。而是任由人家那一腿劈在了他的肩膀上。

        半空中,徐三石身體向下一蹲,化解了一部分下劈的力道,此時,他的雙腳腳尖已經點在了睡蓮葉片上,葉片頓時傾斜,眼看著湖水就要漫入其中了。徐三石身上卻突然涌起一層黑光,整個人仿佛都被這一層光芒托住了似的。睡蓮葉片瞬間穩定,而他的雙手向上一合,就抓住了劈在他肩頭的腳脖子。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