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一十章 海神湖上海神緣?

    作者:唐家三少

        因此,霍雨浩打算用一個月的時間少將唐門這邊的事情做到走上正常軌跡,把昨天他們的計劃實施下去。唐門分部也建立起來。這樣他才能踏踏實實的去閉關修煉。而且,在大賽開始之前,他也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獲得自己靈眸的第五魂環。

        星斗大森林總是要比當初星羅帝國的景陽山脈魂獸質量要高得多。花時間去尋找,應該還是能夠找到的。

        對大師兄所說的活動,他也沒有太過在意。那天見到的少女他甚至都已經忘在腦后了。

        在霍雨浩心中,一直有一個理想,那就是將唐門發揚、壯大,重鑄唐門輝煌。這不只是因為他身入唐門,學會了唐門絕技,對唐門的感情。同時也是為了一個人,那就是唐雅。

        唐雅,是霍雨浩第一個叫老師的人,盡管貝貝教導他的都比唐雅要多一些。但霍雨浩心中,對唐雅和貝貝都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

        當初,在他最困難、最痛苦的時候,遇到了他們,是他們將霍雨浩帶入到了史萊克學院,并傳授給他唐門絕學。霍雨浩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天,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他的人生發生了轉變。

        唐雅失蹤,霍雨浩心中的難過與痛苦其實一點都不比貝貝少。但是,貝貝已經那么傷心難過了,他又怎么能再表現出來?

        時至今日,唐雅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霍雨浩看得出,大師兄即使是在微笑的時候,眼中也始終存在著一抹淡淡的悲傷。兩年多的時間過去了,貝貝看上去遠比他實際年齡要成熟許多。這兩年多來,他的內心經受了多少煎熬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找不到唐雅,霍雨浩現在能為小雅老師做的,就是去完成她的夢想,也是唐門所有人的夢想。重鑄唐門輝煌。貝貝也正是因為有這個目標支撐著,才堅強的從當初的痛苦中走了出來。因此,無論自己的修煉有多重要,霍雨浩都將唐門擺在了更靠前的位置。哪怕是耽誤自己修煉也在所不惜。

        貝貝瘦了,霍雨浩看在眼里,卻不知道該如何勸慰,他只能盡自己所能多為唐門做一些。他只是希望,自己所作的這些能分擔一些大師兄的痛苦。

        當貝貝第二次來到鑄造堂找霍雨浩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他正坐在那里專注的銘刻著手中的核心法陣。

        這位海神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成員,此時就坐在鑄造堂門口處的一個木墩上,身上的衣服早就占滿了各種污漬,頭發也是亂蓬蓬的。但他那雙特別明亮的眼眸中,卻只有專注。

        小師弟也長大了啊!貝貝眼中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但很快,他的眼角處就出現了有些晶瑩的東西。

        小雅,你在哪里呢?你一定還活著,對不對?等咱們唐門走上正軌,等我完成了對你的承諾之后,我就去尋找你。一日找不到,尋找一日,一年找不到,尋找一年。如果一輩子都找不到,那我就尋找一輩子,直到再見你的那一天為止。如果始終都找不到你,那么,就讓我在尋找你的路上最終與你會面吧,哪怕是在另一個世界。

        深吸口氣,貝貝強行壓下自己內心中劇烈波動的情緒,身為唐門大師兄,至少在表面上,他絕不愿意讓自己這些師弟、師妹們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更不愿意自己的悲傷感染到他們。盡管他知道那并不可能完全做到,但至少他努力的去做了。

        “小師弟,你怎么還在這兒?快去洗洗,換件衣服。咱們回海神閣了。”貝貝走到霍雨浩身邊,輕聲說道。

        “嗯、嗯。”霍雨浩嘴上答應著,手上動作卻是絲毫不慢。

        貝貝能夠清楚的看到,霍雨浩手中刻刀宛如筆走龍蛇一般,速度奇快又極為精準,金屬碎屑不斷的滑落,精美的核心法陣漸漸呈現出來。

        沒有再催促,貝貝知道,身為一名魂導師,在制作魂導器的時候一定要專注,最怕被打擾。他就站在旁邊靜靜的看著。

        霍雨浩確實是長大了,相比于兩年多前,他長高了許多,也更加健壯。那份沉穩,甚至有的時候貝貝都會覺得自己是在看著徐三石。

        兩年多來,他們師兄弟之間從未斷過書信,霍雨浩雖然在字里行間從不提到自己所面對的困難。但貝貝的消息來源卻并不只是他一個人啊!

        但是,令貝貝吃驚的是,在霍雨浩身上,他感受不到半分的疲憊,只有勃勃生機和活力。仿佛他已經成為了不知疲倦的永動機一般。

        對于他的這種狀態,貝貝心中實際上是非常擔心的,但一想到馬上就要開始的活動,貝貝那份擔心也就自然而然的化解了。嘴角處漸漸勾勒起一絲玩味的笑容。明天,一定會是相當精彩的一天吧。

        足足一刻鐘過去,霍雨浩手中的核心法陣終于刻畫完成了,他快速起身,回轉鑄造堂內,將自己刻畫的核心法陣交給一名唐門的工作人員,這才長出口氣。

        “大師兄,你來啦。”看著站在那里的貝貝,霍雨浩趕忙打了聲招呼。

        貝貝一臉無奈的道:“我說小師弟,你這是直接把我當成空氣啊!我都來了好一會兒了。剛才叫你的時候你還答應呢。”

        霍雨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在大師兄面前,他永遠都覺得自己還是當初的少年。

        “你太專注了。小師弟,你這才剛回來,可不能那么累。要是累壞了,我們大家可都會心疼的。學院也不會放過我的。走吧,快去洗一下,換件干凈點的衣服。咱們回海神閣了。”

        “哦。”霍雨浩答應一聲,趕忙去洗了個澡,換了身干凈的史萊克學院校服。

        貝貝、徐三石、和菜頭都已經在等他了。

        看著清清爽爽的霍雨浩走出來,徐三石吹了聲口哨,道:“六師弟,不錯嘛。兩年多不見,也長成男子漢了。”

        和菜頭沒好氣的道:“你這叫什么評價?難道小師弟原來就不是男子漢了嗎?”

        徐三石嘿嘿笑道:“我的意思是說,六師弟也到了可以找妹子的時候了啊!”

        和菜頭臉色一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求助似的看向貝貝,道:“我行么?”

        貝貝笑道:“這個我可不知道,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不過,我覺得你有自信點,臉皮再厚一點,成功的可能性就會大一些。”

        “哦。”和菜頭黝黑的面龐就算是紅了也不太明顯,但如果仔細看,卻有點像是個紫茄子了。

        對于二師兄那靦腆的樣子,霍雨浩也是大為驚奇,走到三位師兄面前,忍不住問道:“大師兄、三師兄。二師兄這是怎么了?你們在打什么啞謎啊!”

        徐三石嘿嘿笑道:“還不是明天的活動。走啦,咱們邊走邊說,不然趕不上海神閣的晚飯了。”

        兄弟四人走出唐門,延著史萊克城的街道前行。在貝貝和徐三石輕車熟路的帶領下,明顯比霍雨浩來的時候要節省了不少時間。

        “大師兄、三師兄,究竟是什么活動啊!”本來霍雨浩也沒往心里去,可看著和菜頭明顯不正常的樣子,作為年輕人,他的好奇心自然也被充分的調動了起來。

        徐三石道:“小師弟,我給你講個笑話吧。正好咱們也是四個人,應景。”

        霍雨浩疑惑的問道:“和明天的活動有關系?”

        徐三石道:“沒關系啊!”

        “……”

        貝貝笑道:“小師弟,你沒看出來么,他這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打算告訴你啊!”

        徐三石語重心長的道:“我也是為了你好。你沒看到菜頭已經變成了悶葫蘆么。你要是知道了活動的內容,我估計也和他差不多吧。誰讓你們都還是處男呢?”

        “這和處男有啥關系?”霍雨浩突然覺得似乎有些不妙。

        一旁的貝貝嚴肅的道:“不許歧視處男,哥也是。”

        “咳咳!其實,我也是……,起碼精神上是。”徐三石立刻為自己正名起來。

        貝貝不屑的道:“你?你要還是處男,楠楠能那么排斥你?還好意思笑話別人,我倒要看看,明天你這關怎么過。”

        徐三石被他打擊的頓時垮了臉,一臉的抑郁。

        霍雨浩終究還是做了好人,趕忙道:“二師兄,你不是要講個故事嗎?講吧。”

        徐三石這人,沒別的優點,就是臉皮厚。要不也不能在江楠楠那里越挫越勇了。聽霍雨浩一問,頓時又來了精神。

        “這是個笑話……”

        “閉嘴。”貝貝突然打斷了徐三石,“待會兒回去就要吃完飯了,你那惡心人的笑話就不要講出來了。以免影響大家食欲。我告訴你,我明天可是主持人。你要是得罪了我,就算楠楠那關你過了,我也給你攪黃了。”

        “呃……,貝貝,你有沒有人性啊!”

        “對人當然要講人性,對那些在地上爬的,就難說了。”貝貝優哉游哉的說道。

        “你說誰在地上爬?”徐三石大怒。

        貝貝道:“當然說某只烏龜啊!又不是說你。有撿金魂幣的,沒想到還有撿罵的。”

        “老子跟你拼了。”徐三石直接就要沖向貝貝。

        貝貝卻是毫不在乎的自言自語道:“海神湖上海神緣,我看有些人是不想好了。”

        “我……”徐三石悻悻的停下腳步,“算了,哥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不過說真的,貝貝,明天你可一定要幫我啊!這次要是再不成,我就被打擊的沒信心了。”

        貝貝翻了個白眼,道:“就你那比城墻拐彎還厚的臉皮,會沒信心?也不知道誰昨天還跟我說,不死纏爛打到得手是絕不會罷休的。不過,我真的很好奇,你當年到底對楠楠做過什么啊!你這兩年對她也真是不錯,可為什么她就是接受不了你呢?我私下里也問過她,她說什么都不肯說。”

        徐三石嚴肅的道:“那我就更不能說了,否則的話,就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看著他們哥倆斗嘴,霍雨浩臉上的笑容也變得越來越濃郁了,回家的感覺真好啊!大師兄和三師兄還是那樣子。不過……

        突然意識到什么,霍雨浩在一旁插言道:“大師兄,剛才您說的,海神湖上海神緣是什么意思啊?”

        貝貝嘿嘿笑道:“就是明天的活動。小師弟,你可要加油了。”

        霍雨浩苦著臉,道:“大師兄,你到現在都沒告訴我這活動是什么,我怎么加油啊!”

        徐三石接口道:“用兩個字來形容其實就夠了,相親!”

        “相親?”霍雨浩頓時瞪大了眼睛,“相什么親?”

        徐三石道:“這你都不懂?對你來說,就是找妹子啊!明白了吧。”

        “這個……”霍雨浩頓時一囧,“學院怎么會舉辦這種相親活動啊!還是在咱們內院里。”

        貝貝微笑道:“這是咱們學院的傳統活動。目的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也知道,咱們內院學員,才是學院真正的精英。而常駐內院的學員很少超過百人。一般都是五、六十人的樣子。而咱們內院又肩負著監察團的任務。大家又都在刻苦修煉。因此,除了彼此之間還算熟悉之外,跟外界幾乎沒有長時間打交道的機會。而內院學員又是不限定年齡的。因此,學院就注意到,很多內院弟子都是大齡青年了,卻還沒有合適的伴侶。”

        “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學院就有了這個海神緣的活動。每年都會舉辦一屆。正常時間會是在新一屆內院弟子參與考核之前,內院原本的學員們進行這場在海神湖上的相親。在海神緣活動上,大家可以盡情的展示自己的能力。可以大膽的去追求自己喜歡的對象。只要對方也同意,那么,就可以嘗試開始交往。大家都是內院學員,有著近似的經歷,相近的實力。般配的自然就多。說起來,咱們這海神緣可著實成就過不少學院情侶呢。”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